小說 達人專欄

《炒鍋闖江湖》第一章 2-1.迷之少女

新人×文龍 | 2021-01-10 23:28:42

連載中炒鍋闖江湖
資料夾簡介
武俠x守城x山海經,以及料理。想打造一個很特別、會吃飯的武俠故事

  墨無棘護著身後的少女李蘇梅,應對身前的畸形怪物。
  
  沒有人知道妖怪從何而來,只知道牠們會在山中的夜晚裡突然出現,實際上墨無棘在這座山已經待了近一個月,翻片了這座山沒有發現到妖怪,然而今天就突然遇上妖怪了。
  
  猩紅的目光注視著倆人,妖怪興奮的叫著:「汪——汪、汪。」
  
  雖然長成豬的模樣,叫聲卻似犬吠。
  
  「雞爪豬身狗吠,是『狸力』。」墨無棘道。
  
  「我該做什麼?」李蘇梅在背後問,不知何時她手裡已經抓著一把菜刀了。
  
  那菜刀切肉時一同拿出來的,上面還沾著一些血跡。
  
  拿菜刀當武器?墨無棘想一想點點頭,少女的握刀方式透露她是徹頭徹尾的門外漢,他現在手邊的武器並不適合給門外漢使用,所以少女握著菜刀防身也不錯。
  
  「沒事,待在原地就行。」墨無棘道,然後他又回頭補充一句:「菜刀不是那樣握的。」
  
  「喔……」李蘇梅低頭研究著。
  
  少女已經明白狀況並沒有想像中的危急。墨無棘並非只是個一般的廚師。
  
  狸力開始奔跑,牠的速度越來越快,畸形腳並沒有阻礙牠的行動,反而更適應崎嶇的地形。
  
  墨無棘只是站在原地,而李蘇梅也只是站在背後看著。
  
  狸力已經奔跑到前面,牠腳踏之處地面土石紛飛,那都是都被銳利的腳爪給刮破的。兩隻如鐮刀的雞爪腳以及兩支銳利山豬牙對準墨無棘,那模樣像是要把他大卸八塊似。
  
  鏮——!!!
  
  巨大的撞擊聲響起,墨無棘在千鈞一髮之際迅速拿起腳邊的圓盾阻擋了衝撞。
  
  衝撞的力道相當強大,站在背後睜大眼睛看著的李蘇梅感受到地面一陣搖晃,她看到紛飛的灰塵因為衝撞力量而四散,那模樣就像是空氣被空氣撞破了一樣
  
  然而更讓她驚訝的是身前的墨無棘,雙腳就像穩穩扎根在地面似,將怪物的衝撞完全隔絕了。
  
  墨無棘推開手中的盾牌,李蘇梅看到了是一個慘不忍睹的豬頭,高傲的豬牙都已經歪了,滲出大量的藍色血水,身軀不斷顫抖看起來隨時都要倒下了。墨無棘抽出背後的斧頭,一斧砍在妖怪的右腿上。
  
  「藍色的……」李蘇梅不解的看著妖怪流出的血。
  
  「妖怪的血都是藍色的。」墨無棘解釋。
  
  他也確認少女不是當地人,這兩年來妖怪留著藍血是人盡皆知的,只有外來者才會不知道。
  
  「要注意牠們兇性十足,用一般狩獵術是無法制服牠們的。」墨無棘把少女當作大家閨秀,多加說明。
  
  刷——又是一斧直直劈在豬頭腦袋上,瞬間引來牠劇大的哀嚎。
  
  然而狸力並沒有因此倒下,妖怪是比一般野獸更兇狠的,頂著卡在腦袋上的斧頭就直接衝了上來!然後又再次發起與盾牌的衝撞聲,所有的掙扎都隔絕在圓盾後方。
  
  吭~~!!!盾牌落在地上發出巨響在山中迴盪,墨無棘空出的左手握起、握拳,他的身材並不算魁梧不過卻格外的結實,那一塊塊鼓起的肌肉與凸出肌膚的血管都在流蕩著無比的力量,那握起拳頭落在身後的李蘇梅眼中是巨大的,比他身前凶猛的妖怪還巨大,那就像是一個巨人。
  
  碰!!並沒有想像中的巨響,因為這一拳下去並沒有妖怪的哀嚎聲,拳頭打在豬頭腦袋上的斧背,這拳下去後斧頭深深打進牠的腦袋裡,連哀嚎機會都沒能發出的直接剝奪了生命。戰鬥僅僅交手幾回合就結束了。
  
  李蘇梅看著結束的場面,大氣中依稀可以看見無形的拳印。
  
  「妖怪……很兇?很危險?」李蘇梅歪頭說。
  
  「……」墨無棘擦去左拳上的藍血。望著地上被自己打到變形的狸力,點頭說:「很危險。」
  
  「喔喔。」李蘇梅點點頭。
  
  她向前走了幾步望向地上的狸力,她伸手摸著藍色的血水,喃喃道:「還真的是藍色的血……對了我問一下,你的血是什麼顏色?」
  
  「……啊?」
  
  墨無棘被這問題問得一愣,道:「當然是紅色,只有妖怪的血會是藍色。」
  
  「哈哈,抱歉。」她抓抓頭不好意思的笑道:「因為看大哥你這麼厲害……就……」
  
  墨無棘更聽不懂了,厲害跟血的顏色有什麼關係。
  
  「就是我老家的電影……不,我是說故事,故事裡面的人都很強大可以跟大怪獸戰鬥,那是因為他們身體裡也有著妖怪的血,血也是藍色……」
  
  她說著說著頭就低了下來,不好意思看墨無棘了。
  
  看少女三言兩語沒法說清楚,墨無棘接過話說:「還真是怪異的故事啊。」
  
  名為李蘇梅的少女真的很怪異,好在墨無棘雲遊四海到處開店,與各式各樣的客人打過交道,很多地方就算語言相同也會因為風土民情不同而讓溝通上出現落差,遇到這種狀況他習慣不深究,隨意接過即可。
  
  這時少女又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
  
  「那大哥我想知道,你為什麼這麼厲害?」
  
  「……」這種事情要怎麼自己解釋啊……
  
  「我是說你剛剛的拳頭,砰了一下,力量超級大的。」李蘇梅晃著左拳說。
  
  她說的是最後給予狸力的最後一拳。
  
  墨無棘看懂少女是在說最後那一拳,可是那一拳並沒有什麼高明之處,充其量就是蘊含內力打出十成功力的拳頭。要細說其中的門道,那是必須談到「意」的境界,那必然是少女無法理解的……
  
  「就是那種從身體裡咻、咻、咻,冒出的力量。」李蘇梅配音的說,雖然實際上並沒有聲音。
  
  「……」墨無棘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握了握拳。
  
  他攤開手,如少女配合配音的描述,運轉內力從掌中流洩出來,掌上彷彿托著一層霧氣。這只是尋常的內功修練到一定程度外放為真氣,多數武師都可以鍛鍊到這種境界的。
  
  面對這很尋常的內功,李蘇梅興奮手足舞蹈的說:「對、對、對,就是這個!」
  
  少女滿臉寫著驚喜,那神情……那神情就像是從未見過內功一樣。
  
  墨無棘不解的皺起眉頭,道:「內功修練一定程度便可以做到這種程的。」
  
  就算外行人胡練個十、二十年也可以累積足夠內力做到內力外放,少女不應該露出初次見過的神情。
  
  「內功!真的是功夫啊!」少女眼睛張大眼睛,清澈的眸子像在發亮似。
  
  「妳不知道內功?」墨無棘眉頭皺的更深了。
  
  「喔喔,我老家沒有這些東西的。」李蘇梅抓抓頭尷尬笑著。
  
  「……」墨無棘實在不解,他感覺少女不像說假,可這樣一來言行就太矛盾了。
  
  墨無棘並不喜歡探究他人底細,但他還是忍不住問出口:「妳不知道內功,那為什麼身懷內功?」
  
  「…………啊?」
  
  墨無棘重說一次,「妳不知道內功,那為什麼身懷內功?」
  
  「啊,不用複製貼上了,我不是沒聽清楚是沒聽懂。大哥,你剛說我身懷內功?」
  
  複製貼上?墨無棘聽不懂,不過大概知道又是地方用語吧。而從李蘇梅驚訝的表情可以知道,她似乎真的不知道自己擁有內功。
  
  她看著自己小拳頭然後向前空揮了一拳,那一拳墨無棘能看出她的認真,但更看到門外漢中的門外漢,不提內力了,少女大概連拳頭都沒有揮過幾次,或許連粗活都沒有做過多少。
  
  這點到是與他先前猜想的大家閨秀差不多,不過更說不通為什麼擁有內功?墨無棘能感覺到李蘇梅丹田中的內力是有調有理的運作,那必然是修練過某種內功,也因為這個內功墨無棘先前對她運氣時才耗費多了許多內力才能推動她的氣血。
  
  「恩,我感覺到了,小腹裡有股力量湧出來!」李蘇梅訝異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道:「難道這就是——」
  
  咕嚕~~少女小腹中發出聲響。
  
  「啊……」李蘇梅吐舌尷尬的笑道:「啊,原來是我餓了。」
  
  「……」墨無棘不忍直視了。
  
  還真的是個奇怪無比的少女啊。
  
  咕嚕~~咕嚕~~咕嚕~~
  
  肚子叫的聲音繼續迴盪,如同重重的雷聲,這聲音羞的讓李蘇梅裡都發紅了。不過她隨即就發現異樣的說:「我必須堅決澄清,這一次可不是我肚子的聲音喔!」
  
  「是那邊。」墨無棘已經撿起他的圓盾套回左手。
  
  他右手一甩數顆石頭從他手掌中甩出,石頭如飛箭擊射進樹叢中。
  
  「嚄——嚄——」豬鳴聲響起,樹叢中竄出一道黑影。
  
  被石頭打出來的黑影是一隻似狼的生物。
  
  「這隻紅毛狼剛剛發出豬叫聲?」李蘇梅瞇眼看著遠方的那隻似狼的動物:「啊,有紅色的狼嗎?」
  
  李蘇梅並沒有看過狼,但她知道這深紅毛色毛皮絕不是一般狼該有的,而且狼也不會發出豬叫聲!
  
  「那不是狼,是『猲狙』,外型似狼的模樣長著似鼠的雙眼,頭部毛色赤如火。」
  
  「喔……喔!真的只有頭部毛皮是紅色的。」李蘇梅墊著腳尖遠遠眺望看著。
  
  墨無棘看著身前活潑的少女,他冷冷道:「妳會輕功嗎?」
  
  「啊?」李蘇梅不解的回頭看墨無棘,搖搖頭道:「不會。」
  
  「那我們得趕快逃了。」
  
  墨無棘語氣依舊平淡,這讓李蘇梅愣了一下才疑惑問:「逃?」
  
  「對,要逃了。」
  
  「為——啊!」
  
  李蘇梅還想問,結果突然發現視線一晃身體突然飄起,回過神才知道自己被墨無棘像扛米袋的背在肩膀上。接著李蘇梅感覺身邊風聲陣陣,墨無棘已經開始飛奔。
  
  李蘇梅感覺到周遭畫面開始飛速移動,速度不是一般的快,驚訝道:「真的是輕功啊!」
  
  「恩。」奔跑的墨無棘沒有多說話,專注於逃跑中。
  
  被倒背的李蘇梅能看見後面的狀況,她看到猲狙也飛奔而來,速度相當的快且無比靈活,不過彼此始終保持著相等距離,所以墨無棘的速度並不輸給猲狙。
  
  狼的奔跑時數是……李蘇梅想不出來確切數據,不過想到人可以跑的跟狼一樣快那真的不是一般的厲害啊!
  
  「陳大哥,你這麼厲害為什麼要逃?」
  
  李蘇梅可沒忘記不久以前那像豬又像雞的怪物,那時候墨無棘可是隨手幾下就打倒了啊。
  
  「必須逃,我護不了妳。」墨無棘簡短的說明。
  
  墨無棘似乎不喜歡言語總是話說半句沒有解釋清楚,不過李蘇梅立刻就意識到問題了,四周樹叢在竄動,細細一聽會注意到其中的豬吠聲——還有其他的猲狙!
  
  「他們是群居動物!」
  
  「群居動物?」墨無棘在心中重複咀嚼這詞,理解這意思,點頭道:「對,他們會一起行動的。」
  
  墨無棘衝到一個空曠處時數道黑影也一起跑出來,李蘇梅一眼掃去發現那些黑影全是紅首鼠目狼身的妖怪。
  
  「有五隻!」李蘇梅喊道。
  
  「五隻嗎……」
  
  墨無棘聲音平淡聽不出喜幽,不過被背著的李蘇梅能感覺到速度加快了。
  
  李蘇梅看著背後追來五隻怪物,五對腥紅的目光看來都露出無比貪婪之色,口水止不住從畸形的獠牙大嘴中溢出來,不時吼出幾道興奮的豬叫聲。
  
  「我應該不好吃吧?」李蘇梅自言自語說著,拍了拍墨無棘的後背問道:「陳大哥,我們丟出食物,牠們會就不追我們了?」
  
  「……」墨無棘想了下,搖頭道;「沒用,猲狙是嗜好為吃人怪物。」
  
  「啊,這麼挑食,難怪一個個瘦得皮包骨的。」李蘇梅吐嘈。
  
  吐嘈歸吐嘈,眼下的狀況可不樂觀,李蘇梅一直在寫著自己能做些什麼,也想著自己會不會是個太拖累墨無棘,在必要的時候自己應該主動留下來的……
  
  這時她注意到墨無棘後腰上掛著的武器——弩。
  
  「弩借我一下!」李蘇梅攀著墨無棘的後背,抓住他腰肩上的手弩。
  
  她慶幸拿到的是弩不是弓,假如是弩的話她大概還會使用。
  
  她瞄準正後方的猲狙,心中盤算那隻猲狙有多少種移動的可能,還有考慮到弩弓的后座力不應該瞄頭而是瞄準狼頭而是下額處,只是又想到自己目前是被墨無棘扛在肩膀上,居高臨下射擊角度會向下……
  
  她一直在思索該怎麼射擊才可以準,然後忽然看見猲狙因為地形而跳起。只要跳起來就沒辦法又左閃右閃的,而且跳起來時彼此的高度差不多。時機機不可失,她立刻調整角度,扣下弩弓扳機。
  
  啪——
  
  弓弦聲響起,弩矢飛出,射進樹幹中,箭矢進了樹幹好幾分,完全失了準頭沒有擊中猲狙。
  
  「痛——」李蘇梅咬牙努力不讓自己哀嚎出聲影響到墨無棘。
  
  她感覺到右手虎口發麻,左手被麻繩摩擦出火辣感,她低估了弩弓的后座力,且自己又是被扛在肩膀上導致握弩的姿勢錯了,強大的后座力讓她弩立刻脫手差點砸在自己臉上。手弩沒有脫手掉落那是因為李蘇梅拿到弩時注意到上面的麻繩,小小的繩節是墨無棘用來套在腰帶上的,這小圈剛好可以讓李蘇梅的小手穿過幫助自己拿穩,還好這舉動彌補了自己的錯誤,但也因此左手被麻繩勒的一片紅。
  
  「可惡,再來。」李蘇梅再次拉長身子要在墨無棘腰上的的箭匣中拿取箭矢,不過這次卻沒能好好摸到,放的位置太低了。就在她指尖快要處碰到時,小腹傳來一股巨力傳來擠壓她的五臟六腑,痛得她叫出聲:「唉呀~」
  
  墨無棘正在爬山坡,這讓他沒辦法在平穩奔跑,於是李蘇梅小腹就被他肩膀直頂的感覺剛剛的早餐都要被壓出來了。這崎嶇的山路可折磨的她沒法在把弄手弩了,努力支撐小肚皮不要在讓早餐噴出來了。
  
  「嗚——呀——啊——可惡,電影的飛車槍戰是假的!」
  
  「……啊?」

-------------------------------------------------------------
寫女主被男主背在身上用輕功……意外的有趣啊XD
武俠最重要的是輕功,不然地圖這麼大怎麼趕路呢?
不過想說乾脆讓男主背著女主跑好像也不錯啊,熟練了以後女主可以好好用弩箭變成輕型戰車了XD

我寫女主穿越突然想到一個問題,穿越者要怎麼瞬間認出穿越呢?又怎麼認出穿越到什麼世界?科幻、武俠、仙俠,能穿越的世界可多了。所以就會問男主血是什麼顏色XDD

話說字數又爆了,所以這回拆兩段發030
185 巴幣: 114

創作回應

冰鳩
對口號阿:天龍蓋地虎,寶塔鎮河妖
2021-01-14 13:30:27
冰鳩
紅燒翅膀,我喜歡吃 對:但是你老娘說你快升天 我:越快升天就應該要拼命吃 對:如果現在不吃,以後就沒機會再吃 這樣就知道是老鄉了XDD
2021-01-14 13:41:43
新人×文龍
提到雞翅,突然想到可以寫麥當勞傳說中的多翅雞怪物XDD
2021-01-14 23:40:1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