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炒鍋闖江湖》序之四 辣個遲到的女人

新人×文龍 | 2020-12-26 13:13:43 | 巴幣 8 | 人氣 155

連載中炒鍋闖江湖(序)
資料夾簡介
武俠x守城x山海經,以及料理。想打造一個很特別、會吃飯的武俠故事

  山洞不再寒冷,墨無棘在外面又堆了個簡陋的石灶,熱氣讓山洞變得溫暖許多。
  
  兩個小孩子以及負傷的白蓮教三弟都已經睡去了,而五妹則坐在通道尾端抱著弓箭閉眼休息。在她身前是被斬首的大怪物犀渠,那龐大的身軀阻擋了大半的通道,這成為了洞穴最好的屏障。
  
  而外邊則是大哥與墨無棘輪流首夜著,不過白蓮教大哥則是自願攬下首夜活,注意外面數個火堆及石灶的燃燒狀況,以及注視著這漫長夜晚的變化。
  
  白蓮教大哥一個人在周遭巡視著,他看著在洞邊閉眼沈睡的男子,他知道這人並沒有真的睡著一有騷動就會醒來。他究竟是什麼人呢?身懷武功卻不像門派之人,一般門派之人可不會打扮成村夫模樣,而且也看不出他所施展的是什麼門派的招式?
  
  自己修練的江湖散人?但他身則不像許多散人一樣招式帶著花俏。
  
  白蓮教大哥希望可以把此人拉入白蓮教中,這是報答他也渴望他的力量可以讓白蓮教所用。
  
  ——
  
  寅時,一絲白芒融入天空淡化了夜色,墨無棘悄悄的拿起自己收拾好的行李。他習慣了旅行,習慣帶個小包袱就上路,山洞裡的一些毛皮、乾糧、武器,他本就不需要帶上路,想留在山裡讓給有需要在山洞中借住的人,現在剛好可以給那五人用上。
  
  「陳廚子,要走了?」坐在門邊睡覺的白蓮教大哥睜眼道。
  
  墨無棘本來想要悄悄離開,結果還是被歹到了。
  
  「本來就要走了,再者我不想跟官兵打交道。天已經亮了,這邊已經安全。」墨無棘解釋。
  
  他不喜歡說太多話,但該說明的時候他會好好說的。
  
  不過其實也沒說多少,該解釋的地方都沒有好好說明。
  
  白蓮教大哥點點頭,識趣的不去多問。
  
  「閣下有沒有興趣隨我回教壇?我可以將您舉薦給聖女,憑著閣下的身手,必然穩座本教高位。」
  
  ……」搖頭。
  
  「那不需入本教,當我們的門客隨我們救世濟民,這保你吃喝無憂。」
  
  ……」搖頭。
  
  「我知道了。」白蓮教大哥抓抓自己的白色頭巾,這是一點也不意外的結果。
  
  這人的古怪作風必然有他自己的原因,白蓮教大哥知道自己不該多說什麼。他會說這些也是因為這是他最能拿出的謝禮,倘若這男人不想要那他只拿些俗家的方式。
  
  「這裡有些碎銀,就當作房租吧。」白蓮教大哥拿出身上的盤纏。
  
  這些錢對於一般家戶來說相當多的,不過對於救命之恩來說這遠遠不夠。
  
  ……」墨無棘並不想拿。
  
  救人拿錢這是武林常見的狀況,許多武林人士的收入就是憑著拳腳功夫保護百姓賺點錢。俠客不該貪圖於錢,但俠客還是需要錢,這道理大家都懂的,也有相應的淺規矩。
  
  只是墨無棘並不想拿這些錢,他會待在山中救助路過的人並不是為了錢,而是一些……其他原因。
  
  「拿去吧,山裡能住到有如此宅院是我們賺到了。」拋出錢袋。
  
  白蓮教大哥活到現在這把年紀已經閱人無數,他知道這時候不要說救人反而去提理由反而比較好說服。果然在強調一次「房租」,墨無棘抵觸的臉色少了許多,伸手接住了碎銀袋。
  
  墨無棘掂量一下重量覺得不多也就收下了。
  
  白蓮教大哥抱拳行禮,在不言中表達自己的感謝。
  
  墨無棘點點頭,在天未明知刻踏入森林中。
  
  「淤泥源自混沌啟,白蓮一現盛世舉。」白蓮教大哥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像在唸咒又像在高唱,聲音在森林中迴盪:「黑暗即將過去,光明將要到來。」
  
  ——
  
  黑暗即將過去……光明將要到來……
  
  墨無棘心中重複想著白蓮教的口號。
  
  黑暗真的會過去,光明真的會到來嗎?
  
  墨無棘看著漸漸變亮的天空,他選擇丑時上路就是因為知道天即將亮了。
  
  凡是只要等待就可以迎來黎明嗎?那麼大理國連續兩年的災難,何時才會看見「黎明」呢?
  
  原以為大理國的黎明已經來了,但今天又遇到一大群的妖怪。
  
  墨無棘已經與牠們交手了一整年了,可依舊不瞭解牠們。妖怪,從哪裡來的?為什麼出現?
  
  一切都不明……
  
  墨無棘越跑越快,運行輕功下他就如道風的在樹林中飛奔,他目光注視著地上的無數足印,足印有大有小形狀各異,這些都是妖怪的足跡。
  
  他順著足跡尋找妖怪的源頭,他想知道妖怪到底是從何而來的?待這座山的一個月他已經幾乎把山中潛藏的妖怪都殺光了,不只是他自己,蕭大哥、宋大哥,以及其他武林人士、官兵,已經把這座山的妖怪都擊殺了,結果今晚又遇上如此多的妖怪!
  
  今晚擊殺的妖怪比他這個月看過的還多!倘若有村民誤以為這座山裡已經安全而重新上山定居……一隻妖怪就足以造成一戶人家的悲劇了。
  
  妖怪始終都是這樣無聲無息的在夜晚出現在大理國周遭的山脈中,所以只要待在大理國都知道「晚上不要到山裡」。牠們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實在不知道。
  
  墨無棘瞇著眼睛注視,今天是不幸的一天,也是好運的一天,今日他終於遇到「妖怪出世」日。天未亮便離開,這不只是因為墨無棘不想與官府打交道,他今天想要好好確認妖怪是如何出世的。
  
  ……
  
  「就是這裡?」
  
  墨無棘的身前一帶有著大大小小的足跡,這裡就是妖怪出現的地方,但……什麼也沒有。
  
  傳言妖怪會從裂開的地面中湧出,但這邊可什麼裂痕都沒有。
  
  傳言妖怪是生活在凡人難以到達密境,然而眼前只是非常普通的樹林,地勢如同一望平川,什麼奇怪之處都沒有看見。找來找去也只有看見白蓮教一眾人留下的器物,武器、法器,任何不好拿的東西全部都丟在地上,上頭盡是妖怪啃咬的痕跡,除此之外這裡真的沒有特殊之處。
  
  還有一個說法是說妖怪是從土裡面長出來的,但就算長出來地面也該會有破土而出的模樣。
  
  從天上掉下來的?墨無棘仰望著天空,看著逐漸亮起的天空他笑了。
  
  「呵……牠們可沒有翅膀啊。」
  
  墨無棘在心中嘆息,這次又撲空了,他還是沒有找到妖怪出世的真相。
  
  黎明逐漸來了,但大理的朝陽依舊沒能看到。
  
  ……咦?」
  
  墨無棘在微弱天色中看到飄舞的冰霰。
  
  沒有涼風吹拂卻感覺到溫度驟然大降,如同來到冬季。
  
  「天色乍變……如初冬的冰霰……嘴中吐出白霧……」墨無棘眼睛睜大,他想到自己讀過的一篇文章。
  
  望像天空,他看到了——月亮!
  
  時間彷彿回溯了好幾個時辰,夜色重新降臨,接著他發覺月光逐漸變淡……
  
  光消失了?或者說黑暗來了!
  
  跟典籍說的一樣,這是妖怪出世的現象,這一次讓墨無棘遇到了。他忽然想到昨日傍晚時李大哥說的印堂發黑,說不定現在臉真的很黑啊,才能遇到這連續一年也沒遇到妖怪出世。
  
  ……」墨無棘閉上眼睛,兩手的拳頭狠狠攥緊。
  
  然後兩手鬆開,隨著拳頭鬆開緊張的情緒也放開,呼一口氣穩定自己的情緒,他不知道自己是開心還是害怕,不管是何種情緒他都必須放掉,面容恢復到以往的古井無波,而全身的經脈開始加速運轉。
  
  千錘百煉功・六重,運轉。真氣透出肌膚,頭髮與衣服無風自動。
  
  墨無棘心思如鏡水的開始動作,他飛快從行囊中拿出裝著火把的袋子,從袋中抽出兩根捆上浸油布條的火把上,接著一甩另一手中的火折子快速將兩支火把給點燃。
  
  隨著兩支火把亮起,墨無棘重新籠罩在光芒中,而此刻周遭已經徹底進入極致的黑暗中,還好火把點燃的即時不然就真的是伸手不見五指了,而且墨無棘可以確切的感覺到火光的微弱,明明熊熊燒起的火把卻沒什麼光,這種異樣是他此生第一次見到。
  
  好似前方來了什麼怪物,把光給吃了。難道這回遇上了食日的天狗?
  
  兩支火把被他穿進泥土地面中立在地上,背上的鍋子被他握在前頭,這次鍋子裡頭已經安裝握帶,被他套在左手臂上像正常的盾牌護在身前,而右手則是拿著炒瓢,不過不適合應戰的瓢身已經拆下只留棍身。
  
  身子微微壓低,墨無棘已經做好應對任何妖怪。
  
  溫度降至冰點,周遭不大的火光此刻又再微弱了幾分,隱隱火光照出了無數飛舞的冰霰,這些冰霰許多落在墨無棘身上,但半點也不會引他去的注意,落在髮絲上冰霜被流洩出的內力給融化,化為水滴的從他臉頰上滾過。
  
  而他眨也不眨的盯著前方,他知道前方黑暗中有某種東西。
  
  某種他從未見過的東西,那是連火光也無法照出來的某樣東西。
  
  突然,墨無棘雙眼瞳孔一縮,他看到了光,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前方突然突然出現了一顆光球。
  
  乍看之下覺得是螢火蟲的光芒,但他立刻意識到那並不是螢火蟲的光芒,灰銀色的亮光……墨無棘從沒看過這種顏色的光!雨後的七色光也沒有這樣的顏色!
  
  那光球膨脹、在膨脹,沒多久已經變成西瓜大小,那光球好似有生命一樣,不過墨無棘卻感覺到那是比沙漠還更空洞,毫無生機的存在。
  
  這時光球又有變化了,這次不是膨脹,而是收縮了?就像掉入漩渦一樣的旋轉收縮,然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圓有著無形紋路的銀色漩渦。
  
  「這……到底是什麼?」
  
  自認見多識廣的墨無棘對眼前的東西毫無頭緒。只是直覺告訴他,不要貿然前進。
  
  然後他看到了永生難忘的畫面——
  
  一個人影從中跨了出來,那是位短髮女子。
  
  ……人?」
  
  墨無棘想揉揉自己的眼睛,自己究竟看到了什麼啊!
  
  難道是鬼?雖然常聽到有人看過鬼但墨無棘還真從未見過,一時間無法確定。
  
  ——一聲脆響,女子身後的銀色漩渦消失了,銀光化為無數光點飄散開來
  
  漆黑的世界隨著這銀色光點的擴散變得明亮許多,墨無棘不確定銀色光點有沒有沒危險於是先行向後跳跨了數步。這是相當保險的動作,只是這讓他心裡有些五味雜陳,因為那位迷之女子正沐浴在銀色的光點中。
  
  灰銀色的光芒……他想到灑落的飛雪。
  
  女子沐浴在銀雪中,並沒有什麼發生什麼異樣,而也因為那些光芒讓墨無棘看清女子的面容。
  
  白衣黑裙,兩種簡單的色彩勾勒出整齊的美感,仔細一看發現她是位年紀,年紀約十五十六,是花瓣剛張開準備綻放的年紀,她柔順的烏黑秀髮及白晰肌膚就如大家閨秀,不過他可沒看過大家閨秀會穿短裙……說起來那樣的服裝是墨無棘從未見過的,她究竟是從哪裡來的人呢?
  
  最讓墨無棘在意的還是那少女是閉著眼睛,好似睡著一樣。接著她就像睡醒一樣的張開像兩片小扇子的睫毛,透出底下清澈的雙眼以及彎起一抹淺淺的笑容。
  
  然後他看到,少女清澈的眼眸中,溢出一滴淚珠順著臉頰滑下。
  
  ……
  
  突然天空變亮了,隨著天色恢復暖陽的照耀下,那些銀色與夜色一同消失了。如同鬼魅與到白日全部化為虛無,一切都在一瞬間就消失了,連驟降的溫度也恢復平常,好似一場夢一樣。
  
  是作夢嗎?然而眼前那位衣著奇怪的少女並沒有消失。
  
  此時少女就像斷線的木偶,雙腳一軟的倒下了。
  
  砰隆!重量十足的鐵鍋在地面敲出劇烈聲響,而墨無棘一手接住了倒下的少女。
  
  「妳……好冷!」手臂上的少女身體發寒,她的嘴唇發白的缺乏血色。
  
  「啊……」少女如說夢囈的,閉眼說著:「早餐想吃……火腿……蛋餅。」
  
  「火腿?」
    
  
  墨無棘抱著迷之少女沐浴在黎明的朝陽中。
  
  此刻便是倆人初次相遇的時刻。




  女主的出場應該看得很清楚吧,她就是穿越者XD
  

創作回應

冰鳩
 「拿去吧,山裡有如此豪宅是我們賺到了。」拋出錢袋。 XD 豪傑吧?
還有你後半段的字形跟前半段的不一樣 變小了很多
2020-12-26 19:51:50
新人×文龍
大概是在google文件寫的時候調到
哇……帶筆電沒帶線,沒法處理Orz
2020-12-26 20:47:54
冰鳩
噗噗噗 豪宅真的很好笑...
2020-12-26 19:52:06
新人×文龍
豪宅這詞聽起來太現代了點……想一下怎麼改
2020-12-26 20:45:08
冰鳩
華麗的宅院或是固若金湯的宅院就好了啊
2020-12-26 20:47:07
新人×文龍
好,就用宅院來稱呼
2020-12-26 20:48:3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