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六百四十三章 一次修練二槌招

草士 | 2024-04-20 20:00:08 | 巴幣 2 | 人氣 466


第六百四十三章 一次修練二槌招

「妳說⋯⋯咳、咳咳!妳、妳⋯⋯咳咳!令、令謙姑娘,妳⋯⋯妳簡直瘋了!」

被口水嗆得無法呼吸的袁昊,吐出腹中僅存空氣,艱難地開口說話,不敢置信的臉頰因憋氣變得又通紅又猙獰。

「真沒禮貌。」

竹令謙似乎也不介意,淡笑說道。

「反正你也沒事可做吧?與其放任你打混摸魚,欺負那些弟子,鬧得外院雞犬不寧,不如由我這位畫瓊親自督促,加快你修行的腳步。」

義正嚴辭的正論,毫不意外而不信任的平靜眼神,氣得袁昊又嗆了一口口水。

什麼叫打混摸魚?什麼叫欺負別人?

明明所為之事是毫無疑問的善舉,但到了竹令謙嘴裡,怎地通通變成傷風害俗、不倫不類的惡事。

若是這樣也就罷了,區區好惡虛名,如過眼雲煙,袁昊本來就沒放在心上。

自外院弟子排行賽落幕過了三日,離與內院女弟子比武的日子尚有二日,前二十名外院弟子為了成為女弟子隨從,人人都在潛心修練,盡可能精進修為,二大家族也為此操碎了心,是以袁昊確實過上難得沒有二大家族找麻煩的平穩日子。

據雪無過二人聲稱,每逢到女弟子揀選隨從的階段,二大家族的氛圍都會變得格外凝重,肅然之氣久久難散。

理由無他——位於靈瑤宮雲端之巔的四朵瑰麗異花,始終沒有正式指名自己的隨從。

靈瑤宮女弟子的隨從,作為藝陣的「盾」,將會永遠伴隨她們一生。按照門派派規,這點同樣適用於靈瑤宮的四朵異花。

靈瑤四瓊不單單是天下女流的佼佼者,顛覆「女弱男強」既定印象的希望,同時也是集天下所有男人嚮往、愛慕、欲求等眾多思念於一身的星辰之月。

在一切塵埃落定前,無論是名門望族、商家及平民子弟,所有人均有做夢的理由,夢的彼端是好是壞,是喜是悲,無人能提前知曉。

未知的背後確確實實存有一絲可能,因此誰也無法剝奪他們的機會。

而身為無數男人冀望對象之一的竹令謙,卻開口要求袁昊,要他一口氣領悟二招判官槌法槌意。

儘管袁昊不怎麼在乎成為誰的隨從,但竹令謙的話,無異於要他放棄進入內院的機會。

『笑老頭說過,「紫氣槌來」的槌意,相較其餘判官槌法,已算是簡單的一招⋯⋯上次為、為了悟出槌意,不知死在畫中那位前輩手中多少回,最終還是用了點小聰明才僥倖勝出。』

憶起那位鼻頭微扁,以銳目瞧人的判官,袁昊心中百感交集,附著在感謝之情背後甩也甩不掉的淤泥,是名為敬畏的恐懼心。

僅僅學成一招「簡單」的槌法,就幾乎磨掉袁昊半條小命,要想在二日內學成兩招判官槌法,簡直堪比一步登天的可笑偉業,哪怕最終僥倖學成,代價則是直接丟掉寶貴性命,怎地想都百害無益。

袁昊用不著動腦多想,就知道這是絕無可能之事,興許因愛衝昏腦兒的傻子為博得美人歡心就會答允,不過,他可不願為這種事付出性命,當下正想回絕竹令謙。

哪裡知道對方率先開口,道:

「放心,我事先吩咐希顏和福兒二人替咱們送飯和水。為防萬一,我也會陪在你身邊。」

倩影款步輕移,巧妙地擋在藏書庫的唯一出入口。

袁昊暗叫道:『龜、龜爺爺的——遭啦!』

後路被截斷。

行動被預判。

一切盡在竹令謙掌握之中,逃不出她的五指山。

「呵呵……這下你就沒後顧之憂。」

這話明明是說「後顧之憂」,但聽在袁昊耳裡,卻像是在嘲笑不可取的逃跑念頭,不過是「徒勞無功」。

竹令謙的五指山徒留一條縫隙,惟一暢通無阻的明路。

於是,萬般不樂意的袁昊糾結好一會兒,期間軟硬兼施試著說服竹令謙,無奈兀自敗給對方毫不退讓的威壓,終於死心地垂下腦袋,哀嘆一聲,打坐於地。

竹令謙蹲坐在他身側,道:「請。」雙手掌心朝上遞前,纖細蔥指輕輕碰觸到袁昊掌背。

在她兩掌之間,恭恭敬敬捧著二幅畫卷。

袁昊滿臉悲壯,道:「令謙姑娘,要是我不幸殞命……」

「你不會死的。按你自己的話,夢中一切虛無荒誕,不是嗎?」

「妳、妳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被那些前輩痛揍而死的是我!」

「你可是威震天下的判官,萬民惡敵的瀛海島民,我相信你——你的『畫者』如此相信你,支持你,你說你一個男人還怕甚麼?」

袁昊頓時氣得齜牙咧嘴,笑盈盈的竹令謙抬高捧著二幅判官畫卷的雙手,他自暴自棄似的接過畫卷,伏下目光。

揭開二幅判官畫作的頃刻,意識直接中斷。

當回過神來時,袁昊發覺自己置身於熟稔的奇妙空間。

睽別一年,再次進入畫中世界,不知從何而來的清風搔弄耳根,拂來獨特的淡淡墨香。

灰白色的霧海籠罩大地,半空中迸著光芒的星輝,那微弱光芒本應無法驅散大得漫無邊際的霧海,此刻,卻見比上一回明亮不少的星輝之光射穿部分霧海,照亮隱藏在霧海腹裡的陸地。被洞穿真身的霧海迅速向後收縮一圈,像在忌諱星輝,霧海的另一端,依稀可見陸地的輪廓。

靜謐,安詳,儼如死者的陵墓。

再次造訪判官的世界,袁昊隱然覺得畫中世界與之前略有不同,該說是整體氛圍發生變化,還是應該說是……顯露出隱藏之物。

「——喔?很不錯的洞察力。可惜……這份洞察力若是能注意身邊變化,那就完美無缺了。」

「唉,你這毛小子還說這種話,完美無缺像話嗎?吾等判官,應該要『大成若缺』才對,看似完美而不完美,不完善而完善。」

二道彷彿評斷甚麼的話聲,從袁昊左身方位傳來——便是適才星輝光芒射穿,霧海遮蔽的那片陸地。

袁昊趕緊轉過身,見信步走近的二道人影,明明尚未開口交談過,他內心已然充滿敬佩之情,不禁用力挺起背脊,抱拳低頭,道:

「晚輩袁昊,見過二位前輩……」

嗡……

就在此時,赫然響徹整個畫中世界的異變聲響,打斷袁昊的話語。

『這是……小破槌的聲音?』






這是「俠的故事」,望諸位朋友滿意!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