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炒鍋闖江湖》第一章 12-1.愚蠢的好人

新人×文龍 | 2021-06-20 22:19:54 | 巴幣 102 | 人氣 88

連載中炒鍋闖江湖
資料夾簡介
武俠x守城x山海經,以及料理。想打造一個很特別、會吃飯的武俠故事

  書生驚呆了,他完全沒意料會變成到這種發展,看著躲過一劫的少女,他急忙再補上一劍,不過一個身影已經堵在去路上了,自然是墨無棘。
  
  噹~鐵釺柄處一敲劍尖,一聲脆響後劍刃應聲斷裂。
  
  「我……」書生身軀巨顫,望著斷掉的一截的劍刃發呆,剛剛保護自己的壯漢現在反過來對付自己,他這才意識到自己刺出的兩劍造就的結果,驚顫的後退:「我…………
  
  墨無棘並沒有繼續動手,他靜靜看著書生,靜靜看著這位始作俑者,輕輕嘆了口起。這個嘆息可嚇死書生了,他立刻腳軟的跌在濕潤的地面,要不是先前已經失禁過了那他現在又要尿一次了。
  
  書生掙扎的喊道:「我、我又沒有錯!我這是自當防衛,她想要殺我所以我才要反擊啊,你會受傷那是你被她砍的啊,要怪也該怪那個妖女,你應該要替天行道殺了她的……
  
  看到墨無棘平靜的目光後書生知道自己言詞沒有用,不再掙扎的躺回濕潤發臭的地面,手中的斷劍也扔了,破罐子破摔像個無賴似的說:「好吧,你比我厲害,荒郊野外的我只能被你殺了還能怎樣?你強你厲害你可以為所欲為。」
  
  ……」墨無棘。
  
  見墨無棘面孔微微的反應,書生繼續道:「我就是個一般的讀書人,十年寒窗只為考取功名報效國家,然而妖怪亂世讓科舉沒得考了,我的一切努力都功虧一簣,十年寒窗毀於一旦!我必須做點什麼不然我會餓死啊,我也想出人頭地啊,我又沒殺人又沒犯法,我做錯了什麼嗎!難道別人可以我就不行?
  
  「我什麼也沒錯!我做的行為跟你們武者有什麼差別?沒有!我一切都是在學你們啊,學你們拉幫建派、學你們收取保護費,但就因為我是個讀書人,我就要受你們欺負,我的弟兄不但要被鎮壓還要被殺光光,我怎麼做都是錯的!我怎麼樣都活不了的——殺我吧!就讓我好去跟弟兄們團聚!」
  
  這是個矛盾的畫面。弱小,傷害人的一方,躺在地上趾高氣揚的大罵別人欺負自己;強大,被傷害的一方,流著血站著被罵,被指責欺負人。
  
  換做其他武者大概一怒之下上去一刀斬了這只會嚼舌根的傢伙,但墨無棘不會,他只是平淡的回應:「妖怪亂世,我知道你的苦衷,我不會殺你的。」
  
  「你、你不殺我……」書生身軀一顫坐起身,撒潑打滾的模樣頓時不見。
  
  「嗯。」墨無棘點頭。
  
  書生如獲大赦,爬起身猛力磕頭說:「恩公、恩公,謝不殺之恩!」
  
  墨無棘嘆息的說著:「但錯就是錯,就算妖怪亂世你也沒有任任何理由搶人錢財,我還是會送你去官府的,由官府決定你的罪。讀書不是為了科舉,好好記得聖人的教誨,做學問前先學會做人。」
  
  人人都懂的道理,書生卻像是茅塞頓開露出恍然大悟,猛力磕頭道:「感謝恩公提點,小的日後一定會好好做人!不愧對恩公的救命之恩。」
  
  頭磕的很用力,發出碰碰聲響,就算額頭磕在因拉尿而濕黏腥臭的地面也不介意。那模樣就像恨不得把自己的心也掏出來,來表達自己的敬意。
  
  表現上來說是很有誠意,至於心裡怎麼想……
  
  在磕頭時書生是在竊笑,他贏了,好人就是這麼容易呼嚨,磕幾個頭就願意放過自己了,左手那深近骨頭的刀傷也不追究了。送進官府根本不會怎樣,在這亂世裡官府忙著對抗妖怪,基本上犯人沒有犯下重大案件隨便就會放人了。
  
  書生當然在說謊,他那浮誇的演技便已經說明一切了,而他自己到不知道自己的演技有多糟糕,都覺得自己比台上唱戲的還好啊。不過他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因為他現在這番演技,通常都是欺騙那些老實的好人啊。
  
  面對好人只要表現出自己很可憐,那些好人就算餓肚子也會分出自己一半的糧食的。書生知道眼前的壯漢也是那種沒腦子的好人,所以再次施展演技,再次勝利了。
  
  書生竊笑,笨便是錯誤,那麼笨又自以為是的當個好人,那更是錯上加錯了。他心中發誓,日後一定要讓眼前這個笨蛋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價的。
  
  墨無棘道:「……你有為自己的行為後悔嗎?」
  
  對於這個問題,書生猛力磕頭:「對不起、對不起,我知道自己走上了歪路但不知不覺就一路歪下去的,小的以後定會重拾孔孟聖人的教誨,不貪圖捷徑一步一腳印的培養浩然正氣成為一名君子的!」
  
  後悔,書生確實很後悔。
  
  他非常後悔剛剛那一劍沒有先刺死眼前的壯漢才是,假如刺死了壯漢在去面對無力女魔頭他就有機會逆轉雙殺了,很可惜當時的判斷錯誤才鬧得自己必須如此卑躬屈膝。
  
  可惜時間無法從來,他只能暗自在心裡後悔,再下一次遇到一樣局面時做出正確的選擇。
  
  當然,這些憤恨的情緒只能埋在心裡深處,書生丁點都不會表現出來的。
  
  「我想你在後悔剛剛沒有先殺了我吧。」墨無棘語氣平的說:這樣你就有機會把我們倆人都殺了。」
  
  這句話一出口,跪在地上的書生如遭雷劈,身軀劇震,忙道:「我、我才沒有……
  
  書生說的話是真是假呢?
  
  感覺他像是在說謊,可是這就像典故疑鄰竊斧,心中有著主觀想法那自然會覺得別人的每個舉止都像是撒謊,然而心裡想什麼這只有書生自己知道自己有沒有在撒謊。
  
  墨無棘自認自己並沒有看穿他人心思的智慧,不過他有著豐富的經歷。
  
  相似的場面,相似的磕頭聲、相似的保證,同樣的場景墨無棘經歷太多、太多次了……
  
  書生、農民、工匠、商人、流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由作惡,每個人都會磕頭表達後悔,而事後找到他們時,他們依舊重操舊業,證實了他們一個個都是滿口謊言。另外還有好幾個反過來策劃暗殺墨無棘的……
  
  墨無棘不知道眼下的真假,可是這畫面落在墨無棘眼中是無數相似場景的重疊,同樣的情景他真的遇過太多次了,經驗已經告訴他這個書生心裡定然不知悔改。
  
  墨無棘嘆道:「你這樣的人我見過很多,我想你心裡沒有半點悔意……不,我也不確定你心裡怎麼想,雖然我以前遇過的多是在說謊,但我還是希望你說的都是真心話,所以我還是會放過你的。」
  
  ……」書生想說些什麼反駁,但是感受墨無棘身上的氣勢時,他聰明的知道這時候不要多說,重新的把腦袋深深的磕在濕潤的地面上,重複道:「我、我一定會改過自新,重新做人的!」
  
  書生用更用力的磕頭表現他的無比誠意。
  
  只是書生努力做出的誠意表現,落在墨無棘眼中他就像活脫脫的在自己身上寫著「我、在、騙、人」,他看過太多人用同樣的姿勢同樣的台詞在騙人了……但即便如此,墨無棘還是選擇放過眼前的書生,畢竟他確實罪不至死。
  
  所以就算這書生是在騙自己也沒關係,只要他以後有所悔悟不在欺騙人就好。墨無棘真心希望此人可以抓住這機會悔悟,好好做人。
  
  「你叫什麼名字?」墨無棘語氣帶點了一點審問似的威嚴。
  
  「王……王……」書生報上名字。
  
  王倫?他不是姓朱嗎?也有可能是武俠名吧。
  
  墨無棘不介意,反正以後還是可以查到這書生的本名的。
  
  「王倫,以後好好做人吧。」
  
  墨無棘舉起右手,一技手刀精準披在書生的後頸上,隨著手刀落下書生立刻暈眩的趴在泛黃的濕潤的土地上。其實以前墨無棘也不擅長用手刀將人打暈,然而隨著同樣的經歷遇到許多次時他也就學會了。
  
  這就像餐廳裡的奧客,即便墨無棘不擅長應對,久而久之也知道該怎麼做了。
  
  經驗是墨無棘最大的倚仗,因為無數的經歷才造就他現在這身強大的功夫。
  
  ……應對李蘇梅,應對這樣的狀況他就真的是第一次了。
  
  
  李蘇梅跪坐在地上,她像失了魂一樣望著手中染血的菜刀久久不語。
  
  墨無棘走了上去從腰間拿出一小包的錦囊,遞了上去:「吃一顆,然後調息治療內傷。」
  
  這話一說完少女立刻抬起頭,她的雙眼依舊是紅色,此刻雙眸如同火焰似滿滿的怒氣,她憤怒的抓住墨無棘的領口,咬牙怒吼道:「你是白癡嗎!都這樣了還要關心我!我可是砍你了一刀啊!」
  
  「這沒傷到骨頭,很快就好了。」墨無棘平靜的說。
  
  李蘇梅無語。
  
  然後她放開抓住墨無棘領口的雙手,拿起落在地上的菜刀,眼也不眨一下的往自己的左手劈下——還好少女因為前面戰鬥身體已經無力,在千鈞一髮之際被墨無棘抓住手腕,奪過菜刀阻止她做傻事。
  
  墨無棘嘆道:「抱歉,我不太會說話,我只想說我真的不介意,剛剛也只能這樣才能救妳的,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
  
  ……為什麼要救我,你完全不用救我的啊!」
  
  「不可能不救的。」墨無棘語氣平淡中帶著斬釘截鐵。
  
  ……」李蘇梅再次無語。
  
  簡單的一句話讓少女數次張口但又不知如何反駁,最終少女閉上小嘴咬著牙舉起右拳搥打在墨無棘的胸口上發洩自己的情緒。拳頭帶著內力打出「碰、碰、碰」的響聲,她現在實在沒力了,打出的拳頭空有氣勢沒法真的打傷無棘。
  
  李蘇梅低頭嘆道:「你…………你這樣的濫好人不可能不救我啊。」
  
  「不,我也不是好人。」墨無棘搖搖頭道:「抱歉,在剛才我遲疑了,我當下居然在猶豫要不要救妳。假如沒有那瞬間的遲疑,我就有機會不受傷的救了妳,所以這傷完全是我自己的疏忽,妳不用放在心上的。」
  
  這番話讓李蘇梅愣住了,她搥打拳頭停了下來,那雙紅眸直顫著,道:「……陳哥哥你真的非常非常不會說話啊,你心裡想的事情完全可以不用讓我知道啊!你都已經為了救了我而受傷了,為什麼還要難為自己啊。不,這種事情你連自責都完全不需要啊!你只是想想而已,誰不想自己當皇帝、開後宮,為所欲為啊!」
  
  看到墨無棘平淡的目光,李蘇梅知道自己多說也沒有用,彼此的價值觀差太多了。她閉上眼睛一身怒氣隨之消失,化為一聲嘆息:「唉……陳哥哥,你真是笨蛋,大笨蛋,超級大笨蛋,比笨驢還笨一萬倍的笨蛋……
  
  滴答、滴答,墨無棘的手掌又流下血了。他雖然已經用內力壓制傷口,不過人刀合一的傷口可沒這麼容易恢復,一會兒傷口又裂開流出血來。
  
  ……」李蘇梅的紅眸蕩漾著自責。
  
  唰!的一聲,她伸手一把撕下自己裙子的一角。
  
  「手。」李蘇梅。
  
  墨無棘聽話的伸出左手,李蘇梅飛快的用裙子碎布做止血包紮。
  
  在包紮過程中李蘇梅看到墨無棘的左手臂上一條圓弧狀的疤痕,那是倆人見面時墨無棘保護李蘇梅而被妖怪咬了一口。這半個月一來墨無棘只受兩次傷,結果都是因她所受傷的……
  
  「謝謝。」墨無棘,收回左掌。
  
  「恩……
  
  ……
  
  ……
  
  倆人突然一起沉默了,應該有很多話想說、想問,可是同時卻也不知道怎麼開口,剛剛彼此的廝殺還歷歷在目,李蘇梅現在還保持那非常人的紅色眼眸。
  
  墨無棘一時間也還無法接受李蘇梅冷血的殺了十來人。
  
  以後該怎麼辦呢?還可以繼續一起旅行嗎?一時間倆人都沒能問出口來。
  
  達、達、達,馬蹄聲打破了平靜,隨後是呼喊聲:「手弩準備,包圍這裡!」
  
  李蘇梅一路斬殺的眾多山賊屍體已經被發現了,很快官府與村民就會找到此處。
  
  此刻墨無棘有所猶豫,該不該隱瞞李蘇梅屠殺山賊的事呢?往李蘇梅身上一看,她那一身血紅的模樣看起來著實嚇人,尤其是那對紅眼不方便跟村民解釋。
  
  李蘇梅的呼吸已不像野獸那般恢復平穩,以然脫離瘋狂狀態了,紅眼也逐漸變淡,但要恢復以往黑色還需要段時間。墨無棘知道紅眼是功法造成的,也知道少女跟魔門、妖怪化人,哪些八竿子打不著,但其他人會如何想就不得而知了。
  
  當墨無棘正要開口要李蘇梅先行迴避時,她早先一步做出決斷,拔起地上的菜刀,運起輕功一溜煙的消失了。
  
  ……」墨無棘抬起手,將那裝著內傷丹藥的錦囊拋了出去。
  
  消失的少女突然出現在民宅屋頂上準確接住了錦囊,墨無棘想再次囑咐少女調養內傷,可是隨即他便想到村民就要過來了,現在出聲了那少女可就沒有躲藏的意義了,所以他只能靜靜的目送少女消失於視野。
  
  隨著李蘇梅一離開,無數人影也出現在在圍籬外。
  
  官兵與村民們都趕來了,見到地上的屍體以及唯一站著的墨無棘,他們鬆一口氣的放向手弩。
  
  ——
  
  「都是我做的。」墨無棘。
  
  一路上的山賊屍體、自己左手上的傷痕,墨無棘決定說謊將所有事情都攬在自己身上。
  
  對於手刃數十條人命村民對此倒也沒有太多看法,個個讚聲說「殺得好」。村民才沒有像墨無棘的俠者思維顧忌以武犯禁不輕易奪人命的想法,村民雖然不會有嫉惡如仇趕盡殺絕的想法,但對於打擾他們山賊絕不會有丁點的憐憫。
  
  身穿護甲的一個個官兵則是對墨無棘投來不悅的神情,他們就像多數的官府一樣不喜與江湖人士,俠客們仗劍相助固然是好的,但對於官府而言這等於是諷刺他們不做事。
  
  墨無棘不像許多江湖人士那般耀武揚威,在加上滲血的左掌讓他們目光稍微好了點。
  
  另外這些官兵有注意到山賊屍體上都是刀刃痕跡與墨無棘的武器不相符,加上墨無棘身上血味太淡讓他們有所懷疑。不過官府通常是不參伙江湖事,他們確認下沒有殺良冒功的狀況便沒有多加理會了。
  
  討伐山賊通常會有些獎勵,可是由於白衣書生所建立的狂虎盟還尚未立下威名也就夭折於此,所以官府都還沒有造冊更沒有什麼懸賞。但通常來說還是會發些獎勵,畢竟這群山賊人數不少且都是有兵器存在不小危險性的。
  
  然而領隊百長似乎不想發這獎勵,誇獎幾句後人就調轉馬頭走了,壓根不提獎賞的事情。
  
  墨無棘看到那百長與自己說話時都沒有下馬,就知道官兵們是多麼不待見自己了。這倒也正和墨無棘的意,能不被追問也就不用說更多謊言了,至於獎賞墨無棘壓根就沒有想要索取。
  
  「小傢伙呢?」
  
  剛剛一同奮戰的村民壯漢詢問。
  
  官兵們壓根不在意是誰、有多少俠客參與山賊討伐,但村民們可沒忘記還少了一人啊。
  
  「她……先離開了。」
  
  墨無棘看著消失李蘇梅消失的地方。
  
  走了啊……
  
  空氣中蕩漾一絲少女幽香,述說著她曾經站在身邊。
  
  「離開?村裡可是準備豐盛慶功宴,還準備她會喜歡的有趣料理啊!她晚上會回來嗎?」村民壯漢露出惋惜神情,他真的很希望少女參加慶功宴啊。
  
  李蘇梅留在村人眼中是位討人喜歡的少女,每個人都把她當孫女、女兒、妹妹來看待。他們大概壓根也想像不到李蘇梅的真面目何等的可怕啊。
  
  「應該會回來吧?」墨無棘道。
  
  應該……
  
  他也不確定露出真面目的李蘇梅,是否就此一去不復返。
  
  說不定這就是倆人最後一面了啊。
  
  墨無棘回想起李蘇梅那充滿靈性的雙眸,在剛才變得邪惡瘋狂。
  
  然而現在回想起那對紅眸……那是受傷的眼神啊。
   

  

或說上禮拜就準備發了,卻怎麼感覺都寫不完,原來這段就有五千字了啊,加上分開獨立的第十一章也就七千字了,字數又炸了囧
之後的倆人對談……希望下禮拜可以發030

寫這一段想到re:0的雷姆,李蘇梅算是一口氣好感被刷到破表了吧。
原本故事中李蘇梅稱呼主角都是叫「陳大哥」,而說「陳哥哥」的時候都是帶著一些調戲,
不過後面開始則是都喊陳哥哥了。

墨無棘的善良是一種「對自己的殘忍」毫不在意自己的感受,在故事中他都幾乎不在意自己有沒有受傷,反而會因為自己有「不救人」的念頭而懺悔,這種算是精神潔癖了。他可以稱為「博愛而無愛」,將愛分擔出去以後不會特別愛一個人,更不會愛自己,這也像「墨攻」裡面說的不懂愛啊。

書生說自稱叫做王倫是一個伏筆,王倫是水滸傳中梁山泊的原本擁有者,他是科舉考不上落草為寇的讀書人,書生就是以他當原型。但書生是姓朱,考的是大理的科舉,剛梁山泊八竿子打不著,會用同樣名字便是一個伏筆。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好險喵族人安全下莊![e12]
2021-06-20 22:38:4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