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炒鍋闖江湖》第一章 6.一同餐風露宿的日子

新人×文龍 | 2021-04-03 06:16:03 | 巴幣 102 | 人氣 140

連載中炒鍋闖江湖
資料夾簡介
武俠x守城x山海經,以及料理。想打造一個很特別、會吃飯的武俠故事

  弟子已向西走了十日,路途上遇到許多野獸入夜需要格外注意,不過一路都沒有遇到妖怪。
  
  這些日子與少女李蘇梅一同旅行,在一路上教導她。
  
  她的資質真的很好,不但能舉一反三還可以自行領悟。
  
  
  
  「陳大哥,我知道怎麼『內視』了,是看又不是看,其實只要把頭套帶起來蓋住眼睛,我就不會老是想著閉上眼睛,這樣我就能感受身體裡的狀況了。」李蘇梅歡快的說著自己的發現。
  
  因為她前幾日用連帽蓋住眼睛,就領悟了內視。
  
  ——
  
  「原來輕功就是哪種,要跌倒結果又沒跌倒,然後又快跌倒,啊……就是像溜冰一樣!」
  
  因為絆倒石頭跌倒,她就領悟出了輕功的竅門了。
  
  
  
  什麼是溜冰?什麼是快遞?什麼是電腦?
  
  她看我在寫字,感慨的說:「要是有電腦就方便了。」
  
  電腦是更好的書寫工具嗎?可惜她一樣還是不願意細說。
  
  ——
  
  少女識字,她認識的字很多,有些字不懂也只是一時沒認出來。
  
  她雖然很多時候說話顛三倒四,但卻瞭解很多事情,還特別會算數,應該是讀過不少的書,不過卻特別不通世事,連牙具都不知道要怎麼使用,讓我要像對待幼兒一樣手把手教導她如何使用。
  
  她如此不通世事,隨我旅程露宿風餐吃了不少苦頭,然而她始終笑著接受了,好在她聰明伶俐事情學的快並且能做到舉一番三,不出幾日便已經適應了野外生活。
  
  這位姑娘真的很聰明,不只是武學悟性極佳,任何事物都學的很快,而且能言善道無論遇到官兵還是地痞都能在她的巧言下,就算是凶神惡煞也會對她眉開微笑。善言,這是愚昧的弟子我學不來的。
  
  ——
  
  弟子不時在想,或許即使不需要我引路,少女也可以安然的過日子。
  
  只是……她失憶了。
  
  今天她睡醒時又露出失神的模樣。
  
  
  
  「……」
  
  「李蘇梅?」
  
  「……啊?喔喔,在叫我。」
  
  
  
  弟子有時候在想,這位神秘少女,是不是假裝失憶來掩蓋自己的神秘經歷?
  
  然而閱人無數的弟子,無法在少女身上看到絲毫虛假。
  
  弟子覺得……
  
  
  
  墨無棘在一塊石頭上墊著木板,這成了他簡易的桌子讓他在上面寫著字。
  
  一張信紙寫到最後該是收尾了,墨無棘習慣一封信一張信紙,在一張信紙寫完時交代所有事情這樣是最節省的,若無重要的事情就用一張信紙就好,這也是他的習慣。
  
  只是寫到了最後,墨無棘遲遲思考想不到最後一句該怎麼落筆。
  
  「陳大哥,又在寫信了?」少女似銀鈴笑聲傳來。
  
  枯葉飛舞,她矯健的森林中奔跑的兔子,身形輕盈腳步飛快,一晃眼就已經來到身前。墨無棘注意到她的腳步聲就知道,這小傢伙功夫又更上一層樓了。
  
  來人身形嬌小秀髮及肩笑容如花,是位喜歡笑的少女,來人正是李蘇梅。
  
  「對。」墨無棘點頭。
  
  他將信紙收起隨手晃了晃,要將墨跡用乾。
  
  「嘻嘻,是在寫我嗎?」李蘇梅對信上的內容很感興趣。
  
  「……不是。」墨無棘把信給收起來來。
  
  看少女笑盈盈的神情他就知道,自己這謊言說跟沒說沒兩樣。
  
  「陳大哥,你跟你師父真要好啊,每次都在寫信給他。」
  
  墨無棘雖然每次都在李蘇梅到來時把信紙收起來,不過還是被她看看了幾眼看到幾個關鍵字。幾天下來被她看了數次,也就確定墨無棘是要寄信給誰。
  
  他伸手用指關節敲了下少女的腦袋。
  
  「啊!痛!」
  
  「記住,不可以隨便看別人的信,尤其是江湖人士的,門派機密信看到會引來不必要的禍端。」
  
  少女不瞭解很多規矩,墨無棘有機會就要教導她一下。
  
  「喔……只是眼睛就長在這裡,看過去就都看到了,又不能像吃飯還可以挑食。所以以後是要我假裝沒看到嗎?」李蘇梅嘟著嘴揉揉腦袋說。
  
  「……」聽到少女這樣一說,墨無棘也覺得很有道理,想了下。
  
  假裝沒看到,這並非正人君子的作法,只是就像少女說的眼睛看什麼哪裡是能控制的,況且假如自己真要寫些不想讓人看到的信,那就應該偷偷寫才是。
  
  墨無棘別開臉說:「妳就……假裝沒看到吧。」
  
  「收到!」李蘇梅抬手比出奇怪的敬禮姿勢。
  
  她這動作很特別,五指併攏把手指放在眉前,這是墨無棘從未見過的姿勢。是些地方的習慣嗎?墨無棘前幾日看到便暗暗記下打算在路上多留意下。
  
  「王先生呢?」墨無棘問。
  
  王先生是他們今日出村時遇到的採藥人,路途相同也就結伴同行了。
  
  王先生的藥園在一處山丘上,墨無棘在斜坡上注意有沒有妖怪,而李蘇梅是一起去幫忙採藥。
  
  李蘇梅放下背後的大藥籠,那藥籠裝的滿滿對於李蘇梅這小傢伙來說稍大且稍重,她一點也沒有氣喘的伸手撫去額頭上不多的汗水,道:「王先生說要整理一下藥園,讓我先回來。對了,這個是王先生給我的——」
  
  她在大藥籃中拉出一條大蘿蔔,得意的說:「剛剛發現的,王先生說可以送我們晚餐加菜!」
  
  「蘿蔔,可以取些做蘿蔔干。」墨無棘點點頭。
  
  他漆黑如墨的目光落在李蘇梅抓著白蘿蔔的細細蔥指,少女的雙手細皮細肉就像大家閨秀的手,全然不像練武之人。在十日前她確實就是個一般小姑娘,連個弩弦都無法拉動,如今背著裝滿草藥的藥籠也不見任何吃力,這進步真是神速的讓墨無棘都有些羨慕,遙想當年要修練到如此程度不知花了多少年頭啊。
  
  「ㄟ……陳大哥……幹嘛這樣盯著我看,我可沒偷吃香菇干喔。」李蘇梅小臉泛紅的說。
  
  「今天我們來修練武術吧。」
  
  「啊!可以修練了!」李蘇梅開心的抓著蘿蔔蹦蹦跳著。
  
  「先讓我看看妳這幾日學的。」墨無棘接過那大大的白蘿蔔。
  
  「好!」話音剛落,蓬勃的內力從她身上冒出。
  
  李蘇梅修練起這幾日所學會的功夫,她揮出的拳頭不成章法以能看到力量、她揮出的菜刀毫無技巧卻也透出鋒芒、她移動的身法雖然很粗糙卻也有野獸般的敏捷,而內力……堪比墨無棘習武十年。
  
  墨無棘教導李蘇梅武學基礎數日,李蘇梅總是想要更進一步修練武學但都被他以「需打好功底」拒絕,可實際上這程度早該學武了,然而墨無棘可沒忘記她才練個十天而已……
  
  功夫很需要打實基礎,應該說任何事物都不可好高騖遠,而功夫若基礎不好反而容易弄傷自己,若是按照墨無棘的想法至少要教導一個月的基礎功夫才可以教導更進一步功夫。
  
  其實一個月的基礎功夫已經相當快了,許多大門派習武都要從外門弟子當起,基礎功夫練個數個年頭才可以修練些入門功法、內功,然後又得花上數年表現出足夠的悟性才有機會入內門碰觸門派進階功法。
  
  師父以前批評「底子打這麼久那上戰場每個都老頭了啊」,只要練一個月就會教導練體功法,兩個月便會教導內功及輕功,這作法被其他門派得知被批評揠苗助長。
  
  是否揠苗助長這不確定,而更讓那些門在意的其實是這麼做很容易被偷走功夫……不過墨無棘的門派比較特別,並不怕武學被偷,所以他現在才會將自己門派裡的功夫拿出來教導李蘇梅。
  
  只是如今才練個十日……
  
  墨無棘也知道不該故步自封,應該隨著少女修練速度提早教導她其他功法,可是才十日……其實練五日她就已經全部掌握,如今多了五天李蘇梅不但把「健行功」跟「吐納法」都完全掌握,並且還自己領悟出輕功與內視來了……
  
  「怎麼了?」李蘇梅見墨無棘搔著頭,停止揮舞菜刀問道:「難道我做的不好嗎?」
  
  「不……妳是太聰明了。」墨無棘繼續無奈的搔著頭。
  
  「聰明……我還真是第一次收到這樣的誇獎,謝謝。」李蘇梅收到誇獎小臉一紅。不過隨即她又睜眼露出狐疑的神情說:「該不會這是在挖苦我吧?雖然挖苦不像是陳大哥的畫風啊。」
  
  「沒有挖苦,妳真的是又聰明又漂亮,是我平生少見的天才。」墨無棘繼續低頭。
  
  太聰明就是一個問題啊,這逼的讓墨無棘不教少女武學不行了。
  
  武學是防身健體之法,然而一個腳步沒踩穩、拳頭揮的用力過猛都反而會傷了身體,而使用武器那就不只是傷害自己還會誤傷他人,若是可以墨無棘希望李蘇梅可以再繼續熟悉基礎功法。然而如今墨無棘已經不教少女武功不行,因為她悟性太好了,悟性太好學的快總是能舉一反三,只是舉一反三、舉一反五、舉一反七……可不代表一定是正確的啊,若是領悟錯方向這反而容易傷害到她自己。
  
  墨無棘是如此推算的……他其實也沒這麼確定,因為他可沒見過「悟性太好練錯方向」的狀況,她那修練速度真的是世間奇葩啊。
  
  「唉……我真不適合教導……恩?妳怎麼了?」
  
  墨無棘抬頭發現李蘇梅蹲在地上縮成一團,還用斗蓬的連帽蓋住了小腦袋。
  
  「我……沒事……就是突然被直球命中。」李蘇梅緊緊抓著連帽遮住小臉。
  
  「???」
  
  就算一起待了十日,還是很難瞭解這小姑娘在想些什麼。
  
  ——
  
  「倆位俠客,送我到這邊就可以了,謝謝護送我走這段路。」鬍子般白的王採藥師向倆人點頭道謝。
  
  「沒有、沒有,我們也沒做什麼事啦,而且我也學了很多藥草的知識,以後不會不小心亂吃吃壞肚子了。」李蘇梅調皮的吐舌說。
  
  「……」墨無棘愣了下。
  
  李蘇梅她獨特的內功免疫了一般毒素,這些天與自己風餐露宿也沒有不習慣飲食出現水土不服問題,準備的藥材都沒用到,所以她說的吃壞肚子是完全沒發生過的。
  
  隨即墨無棘就懂了,這是李蘇梅自己編出來的,為了哄王先生開心說的話。
  
  「倆位要繼續西行?繼續西行的路可不容易,距離下個村步行要三日,而且多是山路不好行走且容易迷路,或許可以隨我回村裡待個幾日,與商隊一起前行。」王採藥師告誡。
  
  「您的好意我心領了,這裡我走過知道怎麼走。」墨無棘婉拒,他指著身後的一個麻布袋道:「而且我們有接下行夫活,要早日送去下個村裡。」
  
  墨無棘跟李蘇梅身上都背著一個不屬於他們的麻布袋,那是他們受委託要送的貨物。這種送貨工作叫做「行夫」,習慣四處奔走的散修武者就會順手接些送貨雜活賺點零錢。
  
  「不用擔心啦,陳大哥很會認路的。」李蘇梅附和。
  
  王採藥師見自己無法說服倆人也就沒在多說,抬起手用手中的鐮刀指向一個方向,道:
  
  「那我就不挽留了,倆位西行進可順著山腰走,在那有邊有條新路,若入夜前無法下山那可以在那附近一處山洞休息,夜裡可在那裡躲避猛獸及妖怪。」
  
  「有山洞!」李蘇梅興奮道。
  
  初次旅行的李蘇梅才瞭解到野外過夜並不容易,一陣陣涼風總是會將自己冷醒,而且還會遭遇蚊蟲騷擾,若有個遮風避雨處那就會有個舒適的夜晚。
  
  「那不是一般的山洞。」見少女開心,王採藥師神秘的一笑,道:「那是由人鑿出來的石室。」
  
  「……」墨無棘。
  
  「石室?那不就是別人家了?」李蘇梅收起興奮的心情思索。
  
  旅行在外若有個遺棄的破屋可以過夜那會相當方便,但要確定那是否真的是無主的破屋,尤其是遇到妖怪出世的大理國,有些山嶺中的房屋是避難者離去留下的,裡頭還留著許多未能帶走的物品。
  
  墨無棘告誡過李蘇梅,所以她特別注意的多加詢問。
  
  「不不,那裡早已沒人,那是之前妖怪盤踞時某位俠客留下來的,而那位俠客應當是『墨者』。」王採藥師現在化身為說書人,語氣抑揚頓挫的說著。
  
  而李蘇梅不讓他失望的露出又驚訝又疑惑的神情,問道:「墨者?那個『兼愛非攻』的墨者?」
  
  「是的,小姑娘知道的挺多的。」王採藥師滿意李蘇梅這位盡責的聽眾,望著山嶺悠悠說道:「墨家是非常古老的門派,其門生就是『墨者』,他們精通機關之術,雲遊四海行俠仗義並傳遞墨家思想。我年輕時也有遇過一位墨者,在手臂上藏著小弩發射如筷子大小的細箭,那『咻——』的一下就刺進牆壁裡了。」
  
  「哇,那不就是神不知鬼不覺了!」
  
  「是的,就是神不知鬼不覺!真的一點徵兆都沒有。我那時原以為他只是位尋常挑夫,哪知遇到山賊時他突然從袖中彈出小劍,見血封喉的立刻殺死兩個山賊,之後又拿出奇怪的手弩,手弩裝箭奇快無比,那時我這把鐮刀才砍了兩個他就把十來個山賊射倒在地上。
  
  「我也是那時與他同行一段時間,所以看到那山洞便認出裡面安置過墨者的機關,可惜機關都帶走了,沒能再見到那墨家特別的機關之術。」
  
  「喔……真可惜——啊!」李蘇梅失望神情突然被欣喜取代,道;「『最近挖出的石室』,那是拿來對付妖怪的吧,這麼說我有可能遇到墨者嘍?」
  
  「嗯,自然是有這個機會。墨者各個都是風骨傲然的俠者,若能結交自然是最好的。」
  
  「太好了,我真想找個墨家傳人要個簽名,嘻嘻。」
  
  「呵……嗯?簽名?」
  
  
  
  弟子開始教授少女武學了,
  
  弟子一番權衡下,決定先教授防禦術。
  
  防禦也是弟子擅長的門入,弟子覺得自己能教導的好。
  
  然而……
  
  
  
  山豬,因為是豬總是被人小瞧。
  
  深山野嶺遇到猛虎、巨熊、群狼都是無比致命的,然而這些兇獸可也不多見,所以虎皮、熊掌、狼牙才會如此珍貴。而獵人時常獵捕的山豬,總讓人覺得這餐桌上美食並不難獲得,卻不知獵人是用多少經驗、伎倆才能搏殺山豬。
  
  看到山豬龐大的身軀一般旅人會知難而退,然而有些本事傍身的新手獵人、武者,在挑戰時才意識到那龐大的身軀可沒這麼容易擊倒,那笨重身軀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那撞擊力道足以給人留下可怕內傷。
  
  所以山豬又被稱為寡婦製造者。
  
  如今李蘇梅就在對抗著山豬,右手持菜刀、左手持鍋蓋。
  
  山豬眼睛泛紅喘著粗氣,牠雙腳都已經染血了,身體因為麻藥以及傷口而不斷顫抖著,牠已經被墨無棘重傷了,如今已是強弩之末正好給李蘇梅練手。
  
  李蘇梅右手一台,寒茫乍現,配合步伐不快不慢輕巧的送出手中的菜刀。
  
  「不需要攻擊,防守就可以。」墨無棘忙喊。
  
  「喔……忘記了。」李蘇梅調皮的吐舌回應,又跳了回來。
  
  少女的刀法悟性極佳,不需要教導就已經有模有樣,教導後境界更是一日千里。山豬已經不是她的對手,受傷的山豬更是沒有多少威脅。
  
  但教導數日的盾術……
  
  「小盾在於靈活,可防在身前也可以迅速抵在敵人動線上。」墨無棘講解。
  
  李蘇梅左手的鍋蓋是特製的,內有繩子可以套在手掌上當面小盾牌使用。墨無棘背上的大盾牌自然不適合李蘇梅使用,所以給她使用靈活輕便的小盾,可是比菜刀還輕的鍋蓋,握在少女手中卻像是抓了個大石頭,不只是手的動作慢了下來,身體也跟著不動。
  
  當山豬有動作時,李蘇梅動作又更是慢了一拍,隨即右手甩出刀子在山豬頭上劃初一道紅痕,有驚無險的阻止了山豬的反擊,也讓墨無棘準備拋出石子的手收了回來。
  
  「注意,你不該在意手中的盾,要做到『手中無盾,心中有盾』。」墨無棘再次吩咐。
  
  「嗯……」李蘇梅沉思,晃著手中的鍋蓋再次思索。突然身子一震,道:「等等,『手中無盾,心中有盾』,那不是最高境界了嗎!」
  
  「嗯?」
  
  李蘇梅在試了幾次以後,她用盾的技術真的是慘不忍睹,全然忘記墨無棘教過的所有技巧。
  
  她不滿的嘟嘴說:「不是俗話說攻擊就是最好的防禦嗎?我一刀下去把牠變成午餐不就得了?」
  
  墨無棘沒有否定,而是反問說:「但妳也有可能遇到妳沒能對抗對手,像是更大的山豬、或者熊。」
  
  「嗯……對啊。」李蘇梅左手撐著下巴思索著。
  
  當她沒有繼續使用小盾時身行就不在僵硬,山豬猛力撲來時她輕踩蓮步如陣風就輕鬆躲過了。
  
  看到此景的墨無棘心裡一陣無語,小盾一收起動作立刻變得敏捷……不拿盾反而更安全了?
  
  「我會躲起來。」李蘇梅回答前面的問題,並且又再次轉個圈躲過山豬的猛衝。
  
  墨無棘點點頭,道:「那妳就躲起來吧。」
  
  「喔……喔!」李蘇梅皺起眼睛頓時一亮,身形一轉立刻躲到一個樹後面。
  
  山豬追著她走,而李蘇梅也順著樹繞,讓她與山豬之間保持著樹木這巨大障礙物,而手中刀子順著樹幹揮出每每都能讓追擊師。
  
  這是墨無棘之前教的躲避技巧,現在李蘇梅想到把樹幹當成盾牌就可以很好的躲避山豬,她的出色悟性立刻瞭解到「手中無盾,心中有盾」的部分道理。
  
  「還是甩不掉啊。」李蘇梅苦惱。
  
  她已經巧無聲息跑去另一棵數後,這動作可以騙過人但騙不了動物,所以山豬總是能再次找到她。
  
  不過李蘇梅此刻想到另一個方法,他繞了幾圈後山豬就跑至墨無棘身前了。
  
  「嘿嘿嘿!」李蘇梅笑著從墨無棘身邊繞過。
  
  山豬也追著過來,此時山豬雙眼通紅完全被李蘇梅的戲弄憤怒沖昏了頭,完全忘記對墨無棘的忌憚,只將他當作障礙物的筆直衝撞了過來。
  
  墨無棘也沒想躲開,道:「鍋蓋給我。」
  
  「你還記得這是鍋蓋啊!」李蘇梅迅速甩掉手上的鍋蓋,扔回給墨無棘。
  
  倆人一同旅行十來日,怎麼扔怎麼接都有了默契,墨無棘接住鍋蓋並快速抓在手中當上盾牌。
  
  小盾並不適合抵禦衝撞,所以墨無棘先是稍微側過身避開,但又同時用左手的盾牌擋路與山豬擦撞,讓山豬身行一阻無法繼續追李蘇梅。這一阻就讓山豬目標轉向墨無棘,然而手中鍋蓋已經阻在牠的身前。
  
  山豬不懂架開盾牌的方法只知道用豬鼻子碰撞眼前的障礙物,但撞了幾次沒用後就憤怒的想踏著豬蹄要直接衝撞開來,結果墨無棘手向前一探小盾完全蓋住那對豬眼睛。
  
  而他這樣一遮,山豬動作便是突然一頓的停下動作。
  
  「野獸比人更知道怎麼用聽覺、觸覺、嗅覺,但不管是人還是野獸,都不習慣視線被遮蔽。」
  
  「吼~吼~」山豬不滿的吼著,晃蕩豬鼻撥開身前的鍋蓋。
  
  豬鼻子撬開了遮住眼睛的鍋蓋了,牠成功了,只是撥雲見日後看到的便是一道致命的銀光。從盾牌後刺出的斧頭從山豬身下探入抵在柔軟的下腹處,唰——斧頭從下至上,割開脖子了結了牠的生命。
  
  盾在前斧在後,就如軍陣的防守與進攻,這就是墨無棘的戰術。
  
  其實只要瞭解其中的道理就知道這並不是什麼武學技巧,也非特別的戰術,只是單純流暢的攻守轉換罷了,可惜這是用盾延伸出的戰術跟李蘇梅相當不合。
  
  「學會了嗎?」
  
  「嗯!嗯、嗯,那樣揮上來還真帥呢!」李蘇梅有樣學樣的揮舞菜刀。
  
  這一刀看似普通也是墨無棘揮斧、揮柴刀數年的經驗所得,其原本也是某刀法的其中一式,如今少女看一眼便已經學會期中的要領,真的是刀法上的天才啊。
  
  「那會用盾牌了嗎?」
  
  「喔……啊……我知道躲在陳大哥背後就安全了。」
  
  「嗯。」
  
  
  
  不知是弟子愚笨,還是她真的學不來用盾,不過既然知道躲藏那應該就能避開多數禍端了。
  
  這幾日也已經教導她許多世俗道理,弟子認為她足以獨自生活了。
  
  一路南行也遇到什麼妖怪,南方苗族應當是不錯的安身之處,她那天真的性格很適合哪裡的。
  
  可惜這些日子依舊沒有找到名為「火腿蛋餅」的料理。弟子只能盡可能的守信,護送她至苗族部落時在試著製作火腿蛋餅。
  
  
  
  「陳~大~哥~我想洗澡~想洗衣服。我們去昨天裝水那邊,讓我裝些水擦一擦身子可以嗎?」李蘇梅拉長音淚眼汪汪的說。
  
  她相當注重清潔,用餐時會洗手,遇到河流就會想也身體清潔,注意乾淨是很好的行為這樣才不會時常生病,只是外出實在沒辦法提供時時清潔。說來也真特別,她習慣任何餐風露宿,吃、住、行,都沒有任何怨言,唯獨不能天天洗澡她不時就會抱怨一下。
  
  「不。」墨無棘收起書信。
  
  「耶~!陳大哥對我最好的……ㄟ,我被拒絕了?今天怎麼不按劇本演出!」
  
  墨無棘不理少女說的那些稀奇古怪的話,他望了眼天空的太陽然後指向反方向說:「在前行幾個時辰就可以到達下個村莊了,到那裡在做清洗。」
  
  「啊!!!終於可以在盆子裡洗澡了!!!」李蘇梅如同獲得什麼天下至寶似的高聲歡呼,舉起雙手用力跳起來,開心到直接跳到樹上去了。
  
  只是聽到能洗澡就如此開心這真是墨無棘平生第一次看到,少女真的很容易滿足。
  
  他希望像這樣天真的小傢伙能夠不要捲入武林紛爭中。
  
  躂、躂、躂——躂、躂、躂——躂、躂、躂——
  
  突然樹林中船來陣陣馬蹄聲。
  
  「是猛獸?還是妖怪!」李蘇梅從樹上落下,嘻笑的神情收起,菜刀已經握入手中。
  
   她聽不出這是馬聲所以就像尋常遇到猛獸時那樣警戒。
  
  「是馬,人騎著的馬,妳先去後面躲著。」墨無棘吩咐。
  
  李蘇梅將菜刀收回腰間,她但並沒有要到後面躲的意思,道:「不用啦,我知道怎麼應付。」
  
  「……好,妳留下來。」
  
  墨無棘想到這些日子以來,其實遇到官兵、地痞流氓李蘇梅都可以很好的解決,反倒是墨無棘自己話說不好。他習慣讓李蘇梅躲起來,實際上靠她的能言善道更能解決問題。
  
  躂、躂、躂——躂、躂、躂——躂、躂、躂——
  
  那是一支黑色的部隊,黑鎧黑馬,無比整齊的部隊,沒有任何言語變透露出一股非凡的氣質。隨風飄揚的旗幟已經說明了他的身份——「高」字旗。
  
  「『高』?我還以為是『段』啊?」李蘇梅不解,道:「我記得只有官兵才可以使用盔甲的,難道大理不一樣嗎?一般人可以穿這麼酷的裝扮?」
  
  段,那是大理國國軍的姓氏,也就是掌握大理國權勢的家族,所以看到官道上不凡的部隊,李蘇梅就認為那應該是段家部隊。而且他們全副武裝身著黑色精甲,這也不是一般人能持有的部隊。
  
  李蘇梅的判斷都沒有錯,只是顯然她不太清楚目前大理的政局。
  
  「在妖怪出世以後大理已開放民間能使用部分盔甲,可持有重甲、精甲以外的裝備。重臣、部落領袖則能編制小規模精甲部隊,而『高氏』……」墨無棘把聲音壓低了幾分,道:「高氏為大理國丞相,掌握大半政權,雖非君主但可說是目前大理政權的真正掌握者。」
  
  「丞相?真正掌握者?所以是比皇上還有權力?」李蘇梅聽不太懂。
  
  李蘇梅的反應顯然是不清楚內情的,不過這也是自然的,多數老百姓都不清楚政權鬥爭的狀況。
  
  高氏與段氏的關係挺複雜的,但現在並不適合讓墨無棘介紹——馬蹄聲停下了。
  
  冰冷的氣息撲向樹林中的倆人,同時數把手弩已經對準了他們。
  
  「沒事,對方只是在戒備我們而已。」墨無棘抓住李蘇梅的肩膀提醒她不用太衝動。
  
  墨無棘能判斷出對方這是久經沙場所鍛鍊出的殺氣,雖沒有動殺念卻已有著凌厲殺氣。那些弩矢並不會射出,不過若有任何不好的舉動他們就會立刻扣下扳機的。
  
  為了以防萬一墨無棘已經把大盾套在左臂上,若對方有敵意他會立刻帶著李蘇梅逃跑
  
  就在劍拔弩張之際,一道呼喊聲傳來。
  
  「森林中的朋友是何許人啊?」
  
  輕佻的男子聲音在森林中迴盪,那是在黑騎中的一位男子,他穿著一套醒目的金甲。
  
  「就他穿金色,就他不一樣,這是要逼死強迫症嗎?」李蘇梅看不順眼的小聲說著。
  
  「……」墨無棘摀住自己的嘴,差點被她這番話逗笑出聲了,笑著拍了下她的小腦袋。
  
  叮囑李蘇梅不要亂說話後,墨無棘便從樹叢後走出來了,盾牌護在身前望著黑騎中那醒目的金甲男子,道:「我們只是路過這邊,沒有任何意圖的。」
  
  墨無棘這時也看清楚了那位金甲男子的長相,是一位英俊瀟灑舉止到位的公子哥,不過他也非一般大家公子,左手牢牢握住韁繩右手已經放在劍柄上,他也是受過軍武訓練的軍家之後。
  
  黑騎是高氏的部隊,高掛高氏旗幟又表現出如此教養,應該是現任宰相高泰明的八位兒子之一,至於是哪一位墨無棘就不確定了。
  
  「你說『沒有意圖』,呵呵,那你知道我是誰嗎?」金甲公子比著自己喊道:「我就是『高智昌』!」
  
  高智昌——墨無棘想起來了,這是八子之末,是一位……沒有太多事蹟的公子,沒有像是他的其他哥哥在文武上有特別的造詣。唯一值得一提的是他特受高泰明疼愛,很可能成為下一任宰相。
  
  「那麼……」高智昌聲音壓低了幾分,語氣變的嚴肅了:「諸位要來殺我了嗎?」
  
  此話一出氣氛頓時變的冰冷與肅殺。
  
  殺?墨無棘自然沒這想法,只是現在場面全然是把他們倆當成暗殺者了。
  
  「我……真的只是路過的。」墨無棘原本要說「我們」,只是想到既然李蘇梅還沒出現,那就不要說出來好了。
  
  只是他這一動作反而被誤會,高智昌不屑的說:「每一個想殺我的都不會承認,還有每一個暗殺者也都只會說自己只有一個人來,你還真以為你這樣說我就認定你沒有同夥嗎?小姑丈這回派來的殺手真不乾脆。」
  
  「……」墨無棘嘆氣道:「我……們,真的只是尋常路人。」
  
  「呵,你處的地勢騎兵上不去,盾又能阻擋弩史,那位置又適合防守貿然接近定會罋中捉鱉,然而當我們一露出後背又會用地勢之便快速衝下山打的我們措手不急,在配上從上至下的手弩我們必然要折損大半,那麼只要前方有個包圍網……呵呵呵,你覺得尋常路人能恰好站在如此戰略位置嗎?」
  
  「……」墨無棘。
  
  「原來陳大哥你位置都有挑過。」李蘇梅小聲問道。
  
  墨無棘無力的點點頭,這位子確實如高家公子哥所言是個相當好的守備位置,墨無棘也是因此挑選這裡過夜的,結果被軍武之人看出來反而被以為是埋伏之地……這下他也理解為什麼會特別被警戒了。
  
  「這是為了防備妖怪。」墨無棘。
  
  「妖怪,呵呵呵,他說妖怪?我完全沒聽過西邊有妖怪啊。先不說妖怪,若說你是俠客跑來西邊就很有問題,俠客都去北、去南、去東除妖,就你們跑來西邊?若說你不是俠客,也不是馬幫也不是商家護衛,那麼跑來這窮山僻壤之地,除了暗殺我還要做什麼?難道你要說來探親……呵呵,真有這麼巧的事情嗎?」
  
  「……」
  
  墨無棘真有一種秀才遇到兵的感覺,如今他也只能實話實說:「其他戰線並不需要我,而西方多日無妖怪這並不尋常,所以我想過來看看狀況以防萬一。」
  
  這番話似乎有稍微打動高智昌,但過了片刻他又說:「真是好人啊……呵呵,可是你要我怎麼相信你們呢?若是暗殺者說出這番話讓我相信,那我不就一命嗚呼了?」
  
  還真的是沒辦法說通啊……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表現出誠意,卸下武裝的走出森林,但倘若這支黑騎別有用心,那麼自己也難以保護李蘇梅逃離了。墨無棘思索一番後覺得還是自己一人下去就好,若有問題他在立即返回即可,在這山野之地他並不畏懼騎兵。
  
  墨無棘暗暗轉頭向李蘇梅使了個眼色,然而她現在卻沒在看自己沒接到這個暗號……
  
  李蘇梅正看著下方,用力吸氣——
  
  她這是要……不等墨無棘阻止她已經喊出聲來:「呵妳妹啊!你這金閃閃是有被害妄想症啊!」
  
  先前好整以暇的高智昌被李蘇梅這一吼給愣住了,整齊劃一的黑騎部隊也被這句話出現小騷動,紛紛再尋找李蘇梅的位置。
  
  李蘇梅跑到墨無棘身邊,身形躲在大盾牌後,探出腦袋說道:「我們說什麼你都不信,都覺得自己一定會死,那你怎麼還沒死啊!你沒死不就早已經說明我們不是埋伏,到現在還不願意相信是這麼想死啊?既然要死那就趕快自己死一死啊!」
  
  「這……」高智昌一時語塞。
  
  「哼,都篤定我們是暗殺者,那你就別廢話上來幹掉我們啊!我們都耐心跟你解釋還這麼挑剔是想幹嘛?賣弄自己的智商?明明就是智障!高智昌,高智商,虧你還有這麼屌的名字,實際上就是『高智障』!」
  
  「那個,姑娘……」高智昌尷尬開口。
  
  但他的聲音立刻被李蘇梅的聲音壓過:「閉嘴!老娘還沒罵完!我說你是想避開暗殺還是想被暗殺啊,在一群黑黑的部隊穿的金閃閃,是把自己當成靶子是嗎?怕暗殺又不低調還到處惹人厭,你完全就是個被虐狂,想死想瘋了是不是!有這種奇怪癖好怎麼不趕快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這段話吼完後氣氛變得寧靜而詭譎,情況實在太特別了讓那些黑騎都不知道該怎麼做,而他們的主子高智昌也一樣一臉尷尬的。
  
  而李蘇梅似乎還沒有住口意思,她又開始深呼吸了。墨無棘趕緊拍拍頭要她嘴下留情:「好了,好了。」
  
  「在讓我在說一句啊,剛剛忽然想到『找塊豆腐撞死』是不對的,怎麼可以這樣浪費豆腐呢!應該找三色豆、火鍋裡的芋頭才比較符合資源妥善利用。」
  
  「……」墨無棘真不知怎麼回答,只好又揉了揉李蘇梅頭髮,說:「挑食不好。」
  
  「嗯嗯,好吃我就不挑食。」
  
  下方狀況變了,黑騎收回了對準倆人的手弩,冰冷的殺氣也在此時消散。
  
  高智昌最終還是決定退了一步,他雙手抱拳做出歉意的的手勢,道:「如姑娘說的,我確實不該把倆為當作暗殺者,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抱歉了。」
  
  「我們不會介意。」墨無棘回答,只要沒事就好。
  
  李蘇梅想說些什麼,墨無棘看她調皮的神情就知道不會說什麼好話,所以就又把她小腦袋壓下去。
  
  「敢問倆為朋友,如何稱呼。」高智昌又道。
  
  「……」
  
  這回讓墨無棘糾結了,告訴高氏公子自己的名字,那自己就再也無法低調了。他沒有跟官兵冊子上留下多少記錄,也沒在武林中留下名號,此刻他自然也不想留下名字。
  
  這回李蘇梅掙脫墨無棘的大手,道:「我才不會告訴你啊,你家大業大找我們報仇輕而易舉!傻子才會隨便就講出自己的名字來啊。」
  
  「……」高智昌嘴角抽了抽。
  
  雖然她這話這幫墨無棘解了危,但也讓氣氛尷尬了幾分。
  
  好在高智昌不以為意,繼續開口:「好吧……無名的倆為朋友,想問下河村是在何處?」
  
  下河村,那是倆人準備去往的村子。
  
  墨無棘伸手指向西邊:「順著官道往西走,出現下坡時就能看見,順路而下在走岔到前往。」
  
  「謝謝。」高智昌拱手道謝,並向身旁的黑甲士兵使了個眼色。
  
  一個小袋子從黑甲士兵手中拋了出來,落到倆人身前的斜坡上,落地時響起了錢幣碰撞聲。
  
  「一點謝意請笑納。」高智昌再次拱手。
  
  不等回話,他便已指揮部隊繼續前進了,規律的馬蹄聲漸漸的聽不見了。
  
  「哼!」李蘇梅冷哼,她依舊相當不悅:「死有錢人。」
  
  「高氏是大理最有權勢的家族,別得罪他們。」墨無棘告誡。
  
  「所以我才不說名字,等下換個髮型他們就認不得我了,哼,區區二世主我才不怕的!」李蘇梅不以為意。
  
  「小心,他剛剛那番作為可能是假裝的。」墨無棘望著官道上飄盪的沙塵瞇起眼睛。
  
  「裝的?」
  
  「他知道我們不是暗殺者。」
  
  「知道我們不是暗殺者?那他幹嘛……」李蘇梅說到一半便停下,手撐著下巴思索著:「是故意表現的自己有在注意暗殺嚇退其他暗殺者?還是說故意表現的像二世主刁難我們?還是……」
  
  李蘇梅想不通的看向墨無棘,對此他也搖搖頭道:「我也不確定,只知道肯定有些目的。」
  
  八公子高智昌,享受家業不知進取的紈褲子弟……顯然這街坊流傳的說法是錯的。
  
  「啊,對了!」李蘇梅想起剛剛一個沒聽明白的地方,問道:「他說自己是被『姑丈』刺殺,他的姑丈是誰啊?陳大哥知道嗎?」
  
  「就是大理現任的段皇。」墨無棘回答。
  
  「喔……啊?!」
  
  高氏、段氏,墨無棘真不願意看見飽受妖怪禍害的大理,又遭逢一場災難啊。
  
  「下河村,我們還要去嗎?」李蘇梅問著。
  
  「這個啊……」
  
  這個真的必須思考一番。 
  
  
  
  
  偶爾回想起那一天,弟子就在想。
  
  若是我換了選擇就會不一樣嗎?還是說這已是注定的結果……
  
  
 


這是難得的一起發啊!上禮拜加班實在沒辦法,這禮拜連假就把他肝出來了。
因為篇幅不長也就沒分上下章了,畢竟才六千多……這麼變成一萬多了,囧!
我是最後看字數統計才知道今天寫了五千多字啊,難怪感覺作了老半天了就是寫不完啊。

老樣子,來說些劇情內提到的有趣事物。
故事裡的採藥師是中國古代真的存在的職業,類似是故事常提到的「藥童」在山中尋找草藥,其形象就是背著大竹籠。當出覺得這職業很武俠也就打算寫進來了,後面登場的無量派就是種藥、採藥為主,跑山壁的輕功特別好。

另外故事中還有提到一個職業是我最近找到的——行夫。挑夫是固定距離的送貨通常不會太遠,而行夫就是靠雙腳幫忙跑腿的,這距離就可以很遠,不過沒這麼穩定且送貨量自然不大。
工作性質比較像零工任何人都可以接,像是我正好要去那個地方順便幫你帶貨過去,另外最常見的是幫忙送信,古代的郵差是「驛站」但那只位朝廷服務,平民要寄信就會請些信的過的人來送,也就是常聽到的「捎個口信」、「捎封信」
就武俠故事來說,順手送貨算是很方便的零工了,所以就讓主角順便做做。不過主角的想法比較像是怕下個村子會有物資短缺,所以幫忙送貨,這倒是比較像《死亡擱淺》中的送貨源。

其實旅行的部分想寫像《死亡擱淺》一樣描述克服路途,遮風避雨、感謝前人留下的簡易住處那種感覺,可惜字數不夠發揮只好作罷了030
原本山洞就是準備寫旅途遇到前人挖出的山洞是多幸福的事,但考慮字數只好直接說那是墨者用的並提到墨者的存在,而去洞裡尋寶的部分也只好直接跳過了030
對了,採藥師說的墨者繡中劍,其實就是模仿刺客教條XD
以後再看有沒有要這樣玩吧XDDD

故事最後被女主角嘴泡的「高智昌」其實是真有其人,故事提到的高氏與段氏的關係也是真有其事,這創造了大理特別的政局並維持數百年(維持到被蒙古人滅亡),其狀況真的很特別有興趣的可以自己搜尋看看,。


最後讓我哀悼一下,願普悠瑪號的亡者安息,願這種災難不會再發生啊。
我原本還以為是愚人節玩笑……可惜並不是。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這篇寫得流暢感十足,請收下老宅女的GP![e34]
2021-04-03 18:21:02
新人×文龍
謝謝稱讚!
2021-04-05 19:38:44
冰鳩
你知道我是誰嗎?((如果有車蓋下一秒就會搥下去
2021-04-06 11:33:06
新人×文龍
下下回就這樣玩吧ヽ( ° ▽°)ノ
2021-04-10 21:05:2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