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炒鍋闖江湖》序之二 洞穴攻防戰

新人×文龍 | 2020-12-12 17:30:06 | 巴幣 1010 | 人氣 195

連載中炒鍋闖江湖(序)
資料夾簡介
武俠x守城x山海經,以及料理。想打造一個很特別、會吃飯的武俠故事

  收店日本該是是最為忙碌的時候,不過當送走所有客人、清理完廚具、收拾好所有家當以後,突然發覺無事可做了,明天沒有要開店那就不需要醃製明天的食材、不需要維護灶台、不需要準備廚具,也不需要考慮食材的打獵計畫。
  
  當手中的所有事情做完時,夜晚徹底走入了寂靜。
  
  無事可做的陳廚子就在地上仰望著夜色。
  
  或許是太過安靜了,他喃喃自語的說著:「墨無棘……墨無棘……我怎麼可能忘了?」
  
  陳廚子的本名叫做墨無棘,因為一些原因加上「墨」姓不好說出來,於是就化名為怪廚陳廚子。
  
  他知道今天蕭大哥說的真假論就是在告訴自己,自己到了異地披上其他名字就沒有人可以認出自己來的。但……真的能看見真實?看見答案嗎?墨無棘不知道能有看破真假的那一天,他現在能做的就只有繼續當個怪廚在山中遊蕩,繼續等待著不確定到來的契機。
  
  ……
  
  就在墨無棘受不了安靜,想要進入背後的山洞屋睡覺時,他聽見了聲音。
  
  「吼~~~~」野獸的嘶吼聲響徹了夜晚。
  
  不知道是狼是虎是山豬還是其他猛獸的喊聲,但墨無棘知道,這聲音是狩獵的聲音!
  
  在追什麼?人還是動物?在那個方向?
  
  「快跑!別回頭!」「我們往哪跑?」「呼、呼、呼!」
  
  「三個人……兩個小孩!」
  
  墨無棘聽到了小孩的咽泣聲?!
  
  時間刻不容緩,他當機立斷的做出行動。
  
  ——墨無棘一腳踹碎了灶台,伴隨著石塊的紛飛,裡頭燃燒的木炭被踢飛了出來。
  
  接著扛起身旁的竹籃把所有枯葉到入火中,火苗開始吃食起枯葉緩緩壯大。
  
  墨無棘深吸一口大氣,胸前被他這過份吸氣而膨脹,接著他一口吼了出來:「來這裡!!!」
  
  他運足內力吼出肺裡所有氣體的呼喊聲蓋過了所有聲音傳片整個山頭。
  
  回音在山中蔓延了一段時間,那彷彿風雲變色般讓所有生物都噤若寒蟬。不過沒多久又聽到了嘶吼聲,這種嚇唬的小伎倆對於猛獸是沒有用的。
  
  這樣的吼聲是傳達給山裡逃亡的人,不過並無法指引方向,於是他立刻撿起地上的半截竹子,敲打向立在石洞邊的另一根竹子,發出「咚、咚、咚」的規律聲響。
  
  墨無棘是用一隻手完成敲打的,他的另一隻手跑去拿著立在柱子上的鳥籠。
  
  他慶幸今天晚上就有按慣例把自己的位置紙條放進信鴿腳上的傳信桶中,他一打開鳥籠就可以放牠飛鴿傳書了。不過牠似乎有些害怕,不安的不斷顫抖著。
  
  「去吧,天空是安全的。」不管有沒有傲送信,他都不想讓這小生命陪自己面對接下來的局面。
  
  小傢伙離開鳥籠後試揮了幾下翅膀,牠終於適應的張開翅膀騰空飛起,帶著訊息奔向山下。
  
  飛鴿傳書需要一些時間,就算這座山離城市不遠,援軍至少要天亮後才能到達。
  
  「守得住吧。」墨無棘握起拳頭,拳頭被他用力握到發紅,冷聲道:「一定要守住!」
  
  這時他感覺到野獸嘶吼聲逐漸接近這裡,已經依稀的可以聽見人慌亂的腳步聲。此刻枯草堆的火焰逐漸越來越大,此刻已經不需要聲音引導,墨無棘雙手拿起兩根竹子把枯葉與火一同打散,他不能讓火燒太大一瞬間把枯葉燒光了那就沒法持續燒下去,運用著廚師的良好空火技巧將火苗平均分攤為扇行如同一片火地毯。
  
  如同預料的三道身影穿出了森林,那是穿著白衣的三人其中倆人手中抱著小孩,
  
  他們見到一片火海的他們先是一愣,不過隨即馬上看到墨無棘在他們身前留下的一條沒有燃燒的路,在危急時刻他們沒有猶豫的踏進火海,來到墨無棘身邊。
  
  雙腳用力的甩去腳上的些許火苗,他們每個人都彎著腰用力的喘息著,道:「恩公,謝謝。」
  
  然而墨無棘的面容並沒有任何喜悅,目光冰冷卻能感覺到其中隱隱燃燒的怒火:「白蓮教的人?為什麼你們帶著小孩到山上?」
  
  「他們……是我們偶然在山中找到的。」其中一位喘息的矮個子男子道。
  
  ……」墨無棘閉上雙眼,緊握右拳頭也鬆開了。
  
  兩個小孩為什麼獨自在山中?有太多傷心的可能了。
  
  「唉……」墨無棘沒問,也沒時間問了。道:「帶他們到石洞裡面躲起來。」
  
  「石洞?這抵禦的了那些怪物嗎?」白蓮教女成員充滿擔憂,她手牽著兩個男孩但沒有進去。
  
  矮個子的男子道:「恩公,請問有什麼逃脫的路嗎?」
  
  ……叫我陳廚子。」被一個比自己年長許多的人叫恩公實在不習慣。接著說:「有,但帶著你們逃不了的,這裡有足夠安全支撐到天亮,那時候山下收到我飛鴿傳書的官兵就會派人上來。」
  
  「官兵?他們能信嗎?」女人繼續說。
  
  「妹啊,你就別多嘴了。」矮個子斥責。
  
  「唉……我不捨這些孩子啊。」女人嘆氣道。
  
  那兩個孩子衣著破爛,身體消瘦無比,他們雙眼泛紅,然而他們已經害怕到連哭都做不到,倆人雙眼已失了神,就如同木偶一樣。墨無棘想到今天來的倆位充滿元氣的小客人,跟這倆為還真是天壤之別啊。
  
  墨無棘低下身拍拍倆人的小腦袋。
  
  「你們快進去,我跟三弟留下來一起想辦法。」矮個子的大哥與高個子的三弟各自拔出搖上的佩劍。
  
  「不,我們都進去,他們進房間中,而我們在通道中作戰。」墨無棘道。
  
  「通道作戰?」白蓮教的大哥發出質疑的聲音。
  
  「信我。」墨無棘不容質疑,轉身進去。
  
  白蓮教的倆人面面相覷,他們充滿猶豫但沒有猶豫的時間,倆人只能進去了。
  
  通道狹長,倆人並排走將會不時碰到肩膀,通道長度細算下來也僅僅十五、六步而已,這樣的通道能作戰嗎?能抵禦那些即將衝出森林的怪物?
  
  倆位白蓮教成員滿是不安,但他們卻在眼前青壯年身上看見無比冷靜。
  
  當他們進來時立刻就發現到,這通道內有乾坤!
  
  墨無棘在地面一塊木板翻開,裡面放滿了好幾支長槍,以及數副弓箭與箭矢。他是早有準備的。
  
  「吼~~~」嘶吼聲此刻已經相當近了。
  
  火光照耀下看見數個龐大的黑影已經穿出了樹林,牠們在扇行火焰前停下腳步。感受到外面投來兇狠的目光時,眾人都知道這火焰並沒辦法阻擋牠們,只要火勢稍小或者牠們一轉念便會衝過火海的。
  
  「剛剛應該把火燒大點……」白蓮教的大哥暗罵自己剛剛沒想到。
  
  「在大點,風向一變黑煙就會灌進洞穴裡,到時全部人都會中火毒。」墨無棘冷靜回應。
  
  ……」白蓮教大哥雙目瞪大,這點他剛剛全然沒想到。
  
  「大個子,你受傷了吧?」墨無棘道,他聞到了血味。
  
  「你受傷了!」白蓮教大哥也不知道自己的三師弟受傷了。
  
  高個子一言不發的拉開衣服,衣服下是一片血紅,在他的左腰邊有三道怵目驚心的傷痕,傷痕歪七扭八撕裂著他的皮肉,要做一個確切形容那就像是被鉤子給撕開。
  
  「我已經使用了聖藥,可以繼續戰鬥的。」他的臉色平淡,一點也不像受傷過。
  
  白蓮教的「聖藥」,墨無棘有聽聞過,那是一種白色藥粉用捲紙包覆,使用時是用鼻子將捲紙中的藥品吸入身體中,使用後可以讓人忘記傷痛的密藥,像喝過酒一樣讓人忘記傷痛但又特別的清醒。不過墨無棘知道那密藥只能暫時壓制傷痛而不是治癒,他的喘息已說明他的狀況並不樂觀。
  
  「你在後面調息,用弓支援我們即可。」
  
  「我可以的!」高個子喊道,表現出自己可不是貪生怕死之輩。
  
  他是目前所有人中體格最高大,最可以抵禦攻擊的人,倘若他退縮了那誰來保護大家。
  
  「這裡我熟。」墨無棘說出了讓人無法拒絕的理由,而他也毅然決然地站在洞口處。
  
  「聽話!」白蓮教大哥喝斥,現在可沒有時間爭吵。
  
  ————腳步聲在洞穴中迴盪,一道黑影出現在洞外。
  
  洞穴牆上掛著燈光依稀外面來者的模樣,首先落入眾人眼簾中的是「雞腳」,是雞腳沒錯,三隻枯瘦的爪子落在地面上,但那雞腳的大小粗如手臂,每隻爪子都像一把鐮刀利刃坎入地面中。
  
  ————雞腳帶動身體向前,落入大家眼前的是一隻山豬模樣的生物,其樣貌似豬但同時能看出他有非常多地方與認知不同,一般的豬可沒有雞一樣的腳,那是「妖怪」,留著藍色血液的迷之存在。
  
  在森林中遇到山豬就已經很危險了,然而眼前還是長著雞爪的妖怪。
  
  猩紅的目光映出三人的身影以及牠的喜悅,張開的山豬嘴露出個歪七扭八的笑容。
  
  「汪——汪、汪。」他發出了類似犬的叫聲。
  
  「雞爪豬身狗吠,是『狸力』。真聰明懂的繞過火。」墨無棘認出來者的妖怪名字。
  
  「小心,我師弟身上的傷就是——」白蓮教大哥出聲提醒,手中已經握好長槍了。
  
  然而提醒的話還沒說完,後面的話已經徹底說不出口了。
  
  牠的雞腳縮起讓身體匍匐在地,就像在做什麼準備的壓低身體。然後一柄長槍飛來貫穿了牠的身體。
  
  「汪啊~~汪⋯⋯」這是,哀號聲。
  
  一柄長槍狠毒從他肩膀貫穿進身體裡,巨大的傷害讓他張開的嘴巴流出大量的藍色鮮血。牠來到這世界還來不及大潰朵頤一番,馬上就遭受了如此致命傷了。
  
  「在一槍吧。」墨無棘彎腰撿起地上木箱的長槍,握起長槍的右手肌肉脹大,他跨出步伐迅如狂風般的擲出手中的長槍。
  
  ——長槍這次從狸力的身體上方斜角穿入,然後槍尖直接從腹中穿出,藍色的血水嘩啦啦的流下。而這次牠連哀嚎的力氣都沒有,躺平在地上喘息著等待生命終結。
  
  砰!一隻腳猛力踩在狸力的豬頭腦袋上,強勁力量能聽到清脆的骨碎聲響,這下連最後的哀嚎都沒有了。墨無棘並沒有多在意腳下淌著藍色鮮血的妖獸,他雙手抓住槍身從妖獸身上給拔了出來。
  
  「還好,還可以用。」墨無棘慶幸眼前是獨自前來的妖獸,這樣一來他就有時間回收武器了。
  
  背後的白蓮教的兩人完全看呆了,僅僅一眨眼的功夫一隻妖獸已經死在眼前其貌不揚的男子手中了,其手法老練得讓人無法置信,而且那態度就像是習以為常一樣。這男人絕對不是尋常的鄉野村夫。
  
  「牠們要來了。」墨無棘提醒。不過與他言行相反的,他沒有表現絲毫警張,從容不迫的進行著準備。
  
  擺在通道兩側的六支等長的木條,被墨無棘雙手一撈就全部放入懷中,他將木條分三支三支的卡在牆面上的左右縫隙上,當木條橫放卡入後就成為簡易的防禦障礙物了。
  
  啪!!!橫在洞口中間處的三片木條發出巨響,巨大的妖怪已經來到洞穴前了。
  
  外面閃塑的火光依舊燦爛,一般的野獸會被火焰嚇退,但妖怪就不一定了。
  
  龐大身影出現在洞口,那撞擊力量讓整個山洞都為之顫抖,那看進來的紅色雙眼就像在看獵物似充滿戲謔。但三人並沒有露出任何懼怕,墨無棘再次扔出他長槍,他的可怕力量讓外頭的妖怪發出刺痛哀嚎聲,緊接著數支箭矢擊中在他身上,尤其是那雙眼經更是成為了靶子。
  
  「啊…………」沒過多久。那隻妖獸哀嚎的跑了。
  
  白蓮教的倆人握弓的雙手在顫抖著,那是恐懼以及喜悅,他們想不到待在這簡陋的洞穴裡卻像站在堅固的城牆上,好整以暇的攻擊著城牆下方的敵人。他們知道自己的情勢並沒有好到哪裡去,妖怪依舊是虎視眈眈的狩獵者,或許現在只是短暫的垂死掙扎,但至少他們可以直面怪物做出反抗了。
  
  「汪——
  
  犬叫聲響起,是其他的狸力,牠們從三條橫木的下方穿過跑了進來。前面三條橫木立在腰身高度,擋不住小型怪物的,不過後面還有三條橫木是貼地堆起,這就可以阻礙牠們的前進了。
  
  這是墨無棘的特別設計,前面可以擋住龐大的妖獸,讓小隻的先行鑽近來成為他們先下手的目標。
  
  橫木並不是特別高,有幾隻較大隻狸力用雞爪攀在橫木上準備跳過去。
  
  「就是現在!」墨無棘刺出長槍。
  
  長槍從狸力豬形身軀的柔軟下腹部刺入,下腹是多數野獸的弱點處,妖獸也不意外。
  
  「喝!」白蓮教大哥有樣學樣的攻擊邁過橫木的妖獸。
  
  槍技・三花槍——快速三連刺在同一處刺出像花瓣的一樣三道傷害,接著第四槍刺在「花心」處將傷到傷口疊合成巨大傷口,並且貫穿妖獸的身體。
  
  而背後的大個子則努力的拉著弓箭,看他的準度顯然是沒有受過多少訓練,好在這只是一條不到二十步的筆直通道,他只要注意不要將弓箭射在前方的倆人身上就可以就可以擊中徘徊在山洞外的大妖怪。只是拉弓這件事也實在讓他吃足苦頭,太過僵硬的身體讓他腰上的傷沒能好轉的滲出更多血來。
  
  白蓮教大哥看目前狀況還行,於是抽空喊道:「五妹,出來跟妳三哥換位子!」
  
  「對,三哥你去好好坐著調息。」原本就有這意思的五妹拿起牆上的另一副弓箭。
  
  刷、刷、刷的三箭,箭箭命中鑽進來的小妖怪的頭部,這三箭下去讓牠們與後面其他湧入的妖怪撞成一團,更進一步讓大型妖怪踩踏到他們。
  
  ……」大個子聽話的走進側邊的房中,坐在地上處理起自己的傷口。
  
  後面有了一位良好的弓箭手如同神助,戰局頓時輕鬆不少。
  
  只是這只是短暫的喘息。
  
  妖怪有數百種,不管外貌多麼詭異,只要行動會受障礙阻擋就可以用同樣方法克制。
  
  但有一種妖怪就相當棘手了——猲狙。
  
  猲狙,外型似狼的模樣長著似鼠的雙眼,頭部毛色赤如火,牠是著名食人妖怪,而且會群體行動。
  
  「嚄————」鑽進來的猲狙發出似豬的叫聲。
  
  猲狙見到洞穴的三人目光立刻化為興奮,頭部的紅毛都興奮的豎起來,張開大嘴露出兩排獠牙並留下口水。
  
  牠們開始跑了,很快,而且像狼一樣跳得很高,那強悍的跳躍力讓第二層障礙視若無物。
  
  「白蓮花開,明王出世,彌勒降生。」在危機的瞬間,白蓮教大哥唸起了教文,他的注意瞬間變得無比集中,槍花如浪翻騰,每念一個字變刺出一槍,快速的十二槍將三隻猲狙刺得滿身血洞。
  
  白蓮教大哥雙手發麻,還有他手中的竹槍已經發出異樣的「咔咔」聲響,然而——
  
  「嚄————」猲狙依舊發出興奮的聲音。一般的野獸受到如此傷害多半已經動不了,不然就是夾著尾巴逃跑了,但牠們是妖獸,還是嗜好為吃人怪物。
  
  「呼——」他吐了口長氣並重新給肺裡灌入新的氣息,他運轉起內力給經脈加壓,短暫的壓下混亂的氣息並且將力量灌滿全身,他覺悟道:「小兄弟你先退,這我來扛。」
  
  白蓮教大哥想全力施展「百花槍法」,那需要開闊的空間舞動長槍,相對這也會讓自己置身險地。不過他也沒時間顧慮了,運足內力準備全力一戰。
  
  「不用,我來。」墨無棘的回答依舊冷靜。
  
  此時墨無棘變招了,地上放置長槍的木板盒蓋被他拆了下來,握在手中如同一面結實的盾牌。白蓮教大哥注意一看才發現那確實是一面「旁牌」類型的木排盾。
  
  跳躍起的猲狙這次迎面撞上一面新立起來木排盾,墨無棘手持長牌一口氣把全部妖怪撞回障礙物後方,這時有一隻猲狙狀撞落在他右邊身測,結果他立刻從木排盾中抽出短斧「刷」的一斧立刻將那隻猲狙身上砍出一大口子。
  
  此時墨無棘就像分開河流的堅實巨岩,無論前方有多少妖物衝撞上來都被他的盾牌死死擋住,而想從他右邊縫隙經過的則會立刻被他立刻一斧當頭砍下。
  
  墨無棘表現神勇但可苦了後面的倆人。
  
  白蓮教大哥剛剛強運內功加快運轉,想要全力一戰看能擊潰多少妖獸就就多少吧,結果他現在卻被亮在後頭,一身力量鼓動著全身肌肉卻沒能發揮,這讓他相當不舒服趕緊化掉數層的內功,不過副作用已經浮現讓他氣息變得雜亂許多。而這時他還有另一個問題,前方一個人拿著木盾佔據大半的空間,而剩下的一點空間墨無棘又揮舞著斧頭,這讓他的長槍不知怎麼刺了。
  
  後面的五妹也無比苦惱,她手中的弓已經上箭拉滿弦卻遲遲沒有射出,木盾阻擋下魔獸的進攻卻也擋住她的箭路,高大盾牌讓她的箭越不過去,而旁邊一小空隙她的角度射去沒多少目標,況且她也害怕擊中墨無棘揮舞斧頭的手臂。
  
  這面盾牌就像一步下歪的棋,影響了整體的陣形。
  
  但倆人知道墨無棘並沒有錯誤,倘若他沒有這樣阻擋妖獸們早就湧過障礙穿進來了,那樣子就已經不是什麼沒地方發揮的問題了。
  
  然而幾眨眼的功夫,白蓮教大哥手中的槍動了。
  
  本能的一槍刺出,刺向躺在地上喘息的猲狙。他注意到雖然被墨無棘撞暈以及砍成重傷,但牠們身上並沒有真正的留下致命傷,嗜血的牠們將會忘卻痛苦再次站起來的。於是白蓮教大哥一槍把地上一隻快站起來的猲狙勾到身邊來在一槍釘穿在地上,並接著迅速拔出腰上長劍將另一隻來個一劍封喉。
  
  ……我懂了。」
  
  兩招下去以後他頓時心領神會墨無棘的意圖。
  
  戰場變了,從原本的城牆攻防戰變成陣地守衛,敵人就像是收到愚蠢將軍的指揮筆直衝來被無情的拒馬槍弄得遍體鱗傷,而他的工作就是收拾這些受傷的敵人。
  
  而且既然知道妖獸只會從盾牌邊的一個縫過來,那他只要將槍停在這等待即可,就算墨無棘沒能砍傷妖獸,他也可以迅速補槍。
  
  「這可以用。」後方的五師妹驚喜出聲。
  
  當她想放棄弓在武器堆放的坑中尋找其他兵器時,注意到了突兀的板凳。板凳也是武器?
  
  後來腦筋一轉她立刻想到一個好方法,拿出板凳並踩了上去,這時她頓時覺得視野豁然開朗,弓箭的箭路多了許多且剛剛好能越過盾牌。而且腳下的板凳特別的穩,就像個弓箭高台一樣。
  
  ——————弓箭支援歸來時,前方倆人壓力頓時減輕許多。戰局也在這時拉回平穩。
  
  這是偶然嗎?白蓮教的倆人現在沒法跟墨無棘做確認。
  
  白蓮教大哥想起年輕時與李朝來的盜寇作戰時,隨著鼓聲不斷換著各種陣形,有弓、有槍、有劍,唯一不變的是每個陣法前方都有著盾牌。*3
  
  陣法千變萬化,其實不外乎就在於限制敵方的動作引導至我方希望的方向。
  
  此刻前方盾的就是如此,當它拿起盾時陣形就從橫向阻擋作戰變成縱向殺傷,有效的對抗不同類型的妖獸。白蓮教大哥驚訝發覺,在這裡他感受到三人的作戰卻像是大軍的流轉啊…倘若此刻與前方此人配合的是他的熟悉之人,那究竟會發揮多少戰鬥力呢?
  
  啪嚓!
  
  清脆的聲響在這狹小巷道中並不會特別醒目,但所有人都在這時同時停下動作,就連布置這一切的墨無棘也一樣。
  
  啪嚓~!
  
  「吼……
  
  在群魔亂舞的夜晚中最不缺的就是怪物的吼叫聲,但所有人都立刻知道那聲如同來自陰曹地府的催命聲是來自哪裡。洞外,被柵欄阻擋下的大型妖魔。
  
  啪嚓!啪嚓!啪嚓——外頭做為柵欄的三條橫木發出最後的悲鳴。
  
  柵欄設計的很巧妙,但終究只是應急之物,只能是短命的城牆。
  
  沈重的步伐讓洞穴抖落下塵土,巨大的黑影踏入眾人視野。
  
  「吼啊!!!!」  
 

------------------------------------------------------------------------------
以下圖片來自網路

*1,狸力,山海經中記載的妖怪,特徵是雞爪、豬身,狗吠。另外牠擅長挖掘地面,所以那與其說是雞爪,更像是土撥鼠的大爪子
或許擅長挖掘的特徵,他的出現被民眾認為是要大興土木的不祥之兆意思,於是會被村民給毒打(好可憐啊XD)

2.猲狙,「其狀如狼,赤首鼠目,其音如豚。」
其實讀到牠我有點納悶,外型是豬結果是狗叫聲,外型是狼卻是豬叫聲XD
另外他是山海經中少數記載「食人」的,攻擊性偏高。當初是要找另一種聲音類似嬰兒叫聲的食人怪物,偶然翻到覺得適合山洞戰鬥於是就使用牠了



*3:李朝就是越南,當初越南由李氏統治成為無比強大的國家(少數擋下蒙古的國家)。古代比較常見的稱呼是「交趾」,不過李朝是出現在宋朝時期,也是當時越南特別強盛的時期,所以我這邊就叫李朝。過去跟宋朝衝突,還在北宋南邊發生過攻城屠殺,不過後來兩國採取安定策略,到南宋時其都挺和平的。
意外的事,李朝與宋朝的貿易相當繁榮,反倒是大理與宋朝的貿易往來就沒太多記載,大理與宋朝可完全沒有戰爭過啊。(這可能跟地理有關,畢竟靠海有船的幫忙還挺方便的)
在歷史上與大理有摩擦關係,我應該會讓一些人出場在大理。

-----------------------------------------------------------------
哇……一趟攻防打玩,就六千多字了。
主角都還沒拿出神器「炒鍋」XD
但也沒辦法,炒菜、深山怪廚、妖怪、攻防戰、盾牌武術、墨家……太多要素要出場了啦~~~這次故事好像有點融入太多元素了。不過還真的挺好玩的
下回盾之俠客就要出手了~~~

啊……這樣序章就要破兩萬字了吧。
好想要女主出現啊,好多東西等她吐嘈。
就像看到野獸吼叫她就會嗆:「吼什麼啊,身子高就了不起喔!」然後吼回去。
預計下下回才出場。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