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炒鍋闖江湖》序之三 無名的盾之武者

新人×文龍 | 2020-12-20 15:17:08 | 巴幣 8 | 人氣 176

連載中炒鍋闖江湖(序)
資料夾簡介
武俠x守城x山海經,以及料理。想打造一個很特別、會吃飯的武俠故事

  「吼啊!!!!」
  
  那一刻,大家注意到晚風的寒冷,涼風呼呼的吹進山洞中,墨無棘注意到外面的火光已經消失,想了想也是自然的,當身前的龐然大物能來到山洞前,那些火就算沒有自己熄滅也已經被踩滅了吧。
  
  風吹聲漸漸的消失,那龐然大物一點一點的堵住所有夜風,月光、夜色一併消失於三人的目光中,似乎連希望的色彩也一併被奪走了。
  
  白蓮教的倆人覺得像是一種……夢醒的感覺,前面與妖怪戰鬥就是一場夢,一場可以活命的美夢。此刻已經不是城牆,也不是陣法,而相反的現在是一步死棋,逃到洞穴讓自己沒機會躲避時就是一步巨大的死棋。在如此怪物面前必須要真正的城牆真正的千軍陣法才可以抵禦,然而這個山洞也奪走他們逃跑的機會,眼下這是比城門被攻破還絕望的處境。
  
  但倆人也沒法怪罪眼前這男子,假若沒有他的幫忙或許無法苟延到現在。那麼接下來呢……
  
  通體黝黑如夜晚的怪物踏著沈重步伐進入山洞,牠的每一步都讓山洞在搖晃,那身前兩對蒼色長角在牠的黑毛襯托下就如兩片銳利的下弦月,而那對俯視的紅色雙眸就如地獄的業火。
  
  犀渠——模樣似牛,體型比一般牛還大上一倍,皮膚無比堅硬。然而牠外型很像牛卻很少吃草,而且牠食人。
  
  犀渠的牛嘴張開,吐出一口藍色的血以及不知名的肉塊,那是不知名的妖魔被牠給吃了。
  
  「妖怪也互相殘殺嗎?」白蓮教大哥問。他希望眼前的怪物都可以自相殘殺。
  
  ……不清楚。」墨無棘沒法給出準確的答案也就沒在多說了。
  
  只是眼下狀況看來眼前的怪物並沒有想要自相殘殺的意思,山洞內的其他小型妖怪也回頭看了犀渠,但也只是回頭看一下,接著牠們就又轉回頭繼續盯著動洞穴三人。
  
  轉機沒有出現,只有雪上加霜。
  
  「去後面。」墨無棘言簡意賅的說,而他自己則繼續站在原地。
  
  去後面?白蓮教大哥腦經轉不過來,道:「你要幹嘛!」
  
  墨無棘沒有看他,他突然抬起手中的大盾頂在雙手上,只是他這樣一來就變成前方門戶大開了,幾隻猲狙看準時機大張狼嘴興奮的直接撲向到墨無棘的身上去。
  
  小心……情況發生的太突然,連呼喊聲都來不及說出口時,情況再次驟變。
  
  盾技・虎頭鍘——盾牌從上至下砸落,用側邊把兩隻猲狙的壓置在前方的橫木柵欄上,接著快速抽出盾牌上的斧頭,往兩個狼腦袋狠狠砍下兩斧。沒有把狼腦砍下來但也重創了牠們。
  
  「小……」這時白蓮教大哥才把要提醒的言語說出來。但墨無棘早已經完事了。
  
  「後退!」墨無棘再次大喊,這次聲音是急促的喊聲。
  
  洞內氣氛突然大變,原本是低沈死寂的氣氛現在就如同火焰般的燥熱,這是因為犀渠兩個牛鼻孔呼出一大口熱氣,這就像是個信號一樣牠開始動了,一步、兩步、三步,步伐越跨越大,牠用衝的跑來了!
  
  白蓮教大哥在感覺到氣氛大變時,雙腳已經下意識的發力,運行輕功後跳將自己送到最後方,並喊說:「師妹妳先進石房!」
  
  他想起石房,那龐大的怪物可不一定能轉彎身子進入石房裡,況且石房的門是塊大石,只要將其推上就可以抵禦妖魔一段時間的。他看出墨無棘挖掘石房設計的巧妙時,雙眸再次灌入希望。
  
  然而白蓮教大哥轉頭一看卻看墨無棘依舊站在原地。
  
  墨無棘沒有後退,或者說他沒辦法後退。他把盾牌下壓著的兩隻妖怪給推至柵欄後,並將盾牌套在柵欄上。啪、啪、啪!大量傳至他手中的木盾上,那是無數妖魔的妖怪的碰撞,柵欄前數十隻小型妖怪不管是受傷沒受傷的全部都一同撞擊著墨無棘手中堆起的那面盾牆。
  
  有一隻狸力越過了盾牌,也不知牠是怎麼將如此龐大的豬身跳這麼高的,但迎面就是墨無棘的一拳把他打回地面。
  
  「快退啊!」白蓮教大哥狂喊。
  
  但已經晚了,當墨無棘沒有第一時間一起後退時就已經晚了。
  
  巨大黑影籠罩向了墨無棘——轟!
  
  如雷聲的巨響,接著木削與血肉紛飛。
  
  墨無棘正面迎接上巨力撞的在地上滾了數圈,然後在即將撞到後方牆壁時他已經站起來了,他的動作一氣呵成,平淡的表情就像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
  
  血肉紛飛,那些全部都是妖怪的血肉,藍色血水灑在洞穴四處,這是犀渠巨大身軀衝撞進來時,踩碎了身前其他小隻的妖怪造成這種結果,這也是墨無棘剛剛在前方死命阻擋的原因,那些小隻的妖怪為了活命才努力向前撲。
  
  而這就造成另一種結果,牛角對準倆人衝刺的犀渠停下腳步,因為腳邊的障礙物太多了。在剛剛三人合作廝殺已經讓山洞前面堆了二十來具妖怪屍體,這些全部都成為犀渠的障礙物,導致牠沖到一半就停下腳步了。
  
  「吼~~~」犀渠那開牛嘴大吼,聲音在山洞中迴盪讓人感到震耳欲聾。
  
  ……也只是聲音大而已,那粗大的牛腳連抬起都沒法好好抬起,身上全部都是木頭、石塊以及怪物的血肉殘肢,牠那龐大身軀在大幾吋就無法進入,現在身體則是被這些障礙物給塞住了。
  
  被卡住了!這真是峰迴路轉的變化,白蓮教大哥眼睛發亮的握緊手中長槍,想給眼前的瘋牛多刺幾個窟窿來。
  
  不過在這之前先望向身旁筆直站著的墨無棘:「……你沒事?」
  
  他的聲音滿是懷疑,墨無棘用智慧智取巨大怪牛,但那必須依靠他用身體正面用盾牌阻擋了妖怪才能創造此壯舉的。他無疑是正面抵禦了巨牛的衝撞,就算被障礙影響了減速但也不是平凡之軀可以抵禦的。
  
  「還行。」墨無棘表情依舊冷淡,看不出任何痛。
  
  還行?剛剛那撞擊可有如被滾落的巨岩撞擊一樣。
  
  可沒有看到他用內力或是一些卸力法,卻可以安然無恙的站著?
  
  排除幾個可能後白蓮教大哥隨即恍然,讚嘆道:「好硬功啊。」
  
  他瞭解為什麼看不出墨無棘的本事深淺,那是無比的內斂,無論內功外功夫都收斂至身體內,造就了無比堅硬。墨無棘身材並沒有特別魁梧,不過他的身體每塊肌肉都是無比結實,他的槍法、斧揮都不帶招式卻蘊含無比力量。
  
  不過硬功也有分門派技巧,像墨無棘這樣平淡到毫無特色則是他從未看過的。
  
  他究竟是何人?
  
  「一起上。」墨無棘在武器堆中拿出一面圓木盾以及一支長槍。
  
  ……好。」白蓮教大哥點頭。
  
  沒有時間細想,白蓮教大哥知道現在最重要的是撐過今晚。
  
  倆人一同衝上去,用長槍保持距離的對抗不能動彈的犀渠,這時也是白蓮教大哥發揮出本事的時候,手中的長槍揮得虎虎生風,墨無棘改為輔助在一旁作為牽制。
  
  犀渠一直掙扎,那份與生俱來的天生神力讓整座山都在搖晃,可是牠終究沒有把山拔起來的力量,黑毛的身體堅硬如石,不過長槍也可以把石頭挖出洞來,更何況這是一桿武術高手握住的長槍呢?。
  
  沒多久,犀渠漆黑身體已經染上一片濃稠藍色血液,那震耳欲聾吼叫聲已經不知在何時變成喘息。
  
  「呼……真是命硬啊。」白蓮教大哥手中的長槍已經換成第二把了。
  
  犀渠脖子處已經刺上一個大窟窿,但是牠依舊沒有嚥氣。蓋上一半眼皮的雙眼已經失去先前的活力,但是那份凶意依舊潛藏著。
  
  ——白蓮教大哥的長槍刺瞎了犀渠的右眼。
  
  「吼!!!!」被奪去眼睛的犀渠再次狂吼,再次扭動巨大身軀掙扎著。
  
  這樣的場面倆人已經見多了,白蓮教大哥退後小半步而手中長槍再次刺出。
  
  「退!」這時墨無棘突然喊多聲來了。
  
  墨無棘是不說話就不說話,白蓮教大哥雖然與他有更患難的情誼卻也實在不知道怎麼跟他交流。但每當他一開口,那代表有變化要發生了。
  
  那如同大軍的號令聲,白蓮教大哥立刻縮回長槍身體向後退。而墨無棘則拿盾往前頂。
  
  犀渠前進了,不知是不是因為眼睛被奪的原因牠發揮出比之前還巨大的力量,無法動彈的身體硬深深的向前了半步……也只有半步而已,牠張大嘴巴的嘶吼搖晃著頭上的牛角,但全部都被擋在盾後。
  
  有驚無險的度過了。
  
  「還好。」白蓮教大哥鬆了口氣。
  
  欲要在上前時被墨無棘伸手攔住,因為崩塌了。
  
  山洞承受不住犀渠的掙扎在牠左右兩邊裂出閃電狀的紋路,裂橫向上攀升在天花板上接起,化為一聲「啪啦」巨響,大片的土塊從上方塌陷下來。
  
  這一變故讓倆人迅速向後,在山洞尾端有架起木條支撐山洞,若發生崩塌那是山洞最安全處。
  
  好在大範圍崩塌並沒有發生,只有犀渠頭上的幾塊大石頭伴隨土堆砸在牠身上。
  
  但是……
  
  倆人立刻感受到變故,在飛舞的塵土中一隻猩紅的眼睛在注視著牠們。
  
  「達」腳步聲,令人心驚的腳步聲在洞穴中迴盪著,那是比前面吼叫聲還恐怖百倍的聲音。
  
  犀渠掙脫了束縛,那崩塌的牆面讓牠脫離被卡住的窘況,向前踏出步伐。
  
  這時墨無棘如箭矢般俐落衝出,手上一面木盾直面迎向牛頭。
  
  啪啦!墨無棘這次並沒有被撞飛,犀渠掙脫了但身上還是壓著許多大石,而且那些障礙物依舊妨礙著牠,再加上牠還沒能做出衝刺就已經被盾牌擋住,不過兩對牛角貫穿木盾直指著墨無棘。
  
  場面非常驚險,但墨無棘依舊平淡的注視著那穿出圓盾差點刺中自己牛角。他將圓木一扭,刺穿盾牌的牛角反而被盾牌抓住的連著牛頭一同轉向,這時他手放開盾牌立刻撿起地上的長槍,手握長槍前端當劍使似的壓低身子對準牛脖子上的血洞,再刺上一槍。
  
  藍色血液飛灑,換做平常皮糙肉厚的牛脖子被挖出一個大洞也早該死了,但眼前這大怪物並沒有死,牠更劇烈的掙扎。
  
  失去盾牌的墨無棘後退了數步。而這時,犀渠也後退了。
  
  後退,筆直的向後踏出一步後退。踏出這樣一步的犀渠突然身體一顫,接著又後退,繼續後退,步伐越踏越穩健的後退,那模樣就像第一次學會走路的孩子發現了走路的驚奇,而犀渠則是學會後退,將自己的身體脫離這束縛自己的坑洞。
  
  身上的障礙物逐漸掉落,每後退一步就掉落了一些土塊、木片、妖怪殘軀。
  
  「不能讓牠走!」白蓮教大哥立馬拿起長弓,箭矢唰唰唰的飛出。
  
  一般箭矢很難貫穿犀渠的身軀的,好在牠身上無數傷口成為破口,讓箭矢得以給牠傷害。不過尷尬的是墨無棘的木盾還留在牠的牛角上,前面阻擋無數次牛角現在反而成為了犀渠的盾牌,遮住頭部的要害處。這種狀況……墨無棘可就沒想到了,犀渠倒退出洞也在他的意料外啊。
  
  犀渠完全退出山洞了,但山洞內的倆人都知道牠肯定不會掉頭離開的。牛頭終於甩掉頭上的木盾,那剩下的牛眼死死盯著洞穴裡的倆人,牛腳在剁步著。
  
  牛腳越踏越大力,雖然牠腳上也有無數大小傷口因為這行為而湧出藍血,但牠完全無動於衷,唯一的眼睛死死注視著山洞內的兩名人類,兩個食物。
  
  「退。」墨無棘道,並且伸手指向石房。
  
  退去石房避開衝撞?白蓮教大哥心想這是最好的方法,而且還可以在牛頭撞到牆壁時,在從側邊的石房攻擊牠。
  
  「你不進來?」白蓮教大哥走進去後卻發覺墨無棘緊緊後退,卻沒想一起進石房躲避的意思。
  
  「不用。」墨無棘搖頭。
  
  看著石房外那屹立不搖的身影,眾人都知道墨無棘要獨自面對。
  
  要幫忙嗎?洞穴中的三位白蓮教成員都很想這麼說,只是他們都知道自己幫不上忙。盾牌,在戰場上佔據著正要地位,是個耳熟能詳的輔助武器,墨無棘在先前也展示了盾牌的合作戰術,但在現在關鍵時刻卻沒有人可以配合他的盾牌。
  
  白蓮教大哥知道自己的實力低於眼前這年紀小上自己許多的男子,知道自己在此刻或許反而礙手礙腳的,他只能咬牙的說:「別死啊。」
  
  ……」墨無棘沒有答話,他伸手指向石房的一角,道:「幫我把炒鍋拉出來。」
  
  炒鍋?為什麼會說到炒鍋?
  
  在裡頭三個大人加兩個小孩都聽不懂的時候,外面響起劇烈雷鳴。
  
  那不是雷聲,而是一隻瘋牛的吼叫與奔跑聲,牠越跑越快越跨越大步,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他的飛奔躲避了所有障礙物,這次身上沒有卡到太多東西直衝向山洞底部的墨無棘。
  
  而墨無棘並沒有放出內力抵禦連盾牌都沒有拿的正視著前方衝來的怪物,他從腰間抽出一把小刀,那是餐桌上常見的切肉匕首,被他抬手劃破頭上貼著石壁的一條繩子。
  
   這一刀下去頭上的木條落了下來,看起來像是穩固山洞的木條卻是藏了其他功用。一根一隻手環住的圓木落了下來,前後兩端綁住的繩子讓圓木高度落在腋下的高度剛好讓墨無棘水平的抱在腋下。
  
  在這電光雷水的瞬間墨無棘已經抓穩了木條,而犀渠衝刺的巨大身體已經來到咫尺的距離。
  
  轟!!!!!
  
  犀渠的奔跑如同重重雷鳴聲,那麼碰撞時就是雷劈在身邊的感覺。
  
  整座山洞隨之搖晃,那是如同地牛翻身的巨震。
  
  但也只是一瞬間而已,在石房門縫邊觀戰的白蓮教大哥看到山洞尾端的牆壁龜裂一大片,那是被圓木所頂出來的,圓木前端變形的坎在牆壁裡頭,而另一端則是犀渠頭破血流的倒在地上。
  
  不過牠還沒死。
  
  犀渠在碰撞時腦袋似乎有意閃開圓木,或者是想偏開腦袋去咬在側邊抱著圓木的墨無棘,衝撞的強大力量因為便宜並沒有把牠腦袋給撞碎了,但也把牠半邊牛臉刮破並撞在身上,撞得骨頭斷了數根。
  
  「吼~~」牠張大嘴咬向近在咫尺的墨無棘,不過這圓木死死頂在牠身上。
  
  近在咫尺,但就是差了這麼咫尺。
  
  「呼……有這些工具就早點說啊。」白蓮教大哥終於鬆了口氣,接著他把手中捧著的大鍋給拿了出去,他必須用雙手拿著,這炒鍋遠比想像中來的沈重:「拿去。」
  
  「謝謝。」墨無棘單手接過了炒鍋。
  
  炒鍋很重,不過墨無棘與炒鍋相處了近二十年,他知道怎麼拿他最省力。
  
  那一刻氣氛變了,白蓮教大哥看到了一位身經百戰的……廚師。
  
  廚師?並不是武者,而是一位廚師。一位面正對對食物的廚師。
  
  啪、啪、啪,學會後退的犀渠再次後退了。
  
  然而墨無棘前進了,他踏出木樁的保護範圍,並且在向前踏了數步。
  
  犀渠今天學會了很多東西,牠用剩餘的獨眼注視著墨無棘,揣摩著彼此的距離,以及他與圓木的距離。判斷完的瞬間,牛腳發力,頭頂的牛角筆直朝像眼前的人類刺去。
  
  再一次的衝撞,助跑距離不常犀渠並沒有足夠衝撞力,但那龐大身軀所蘊含著巨大力量本就不是常人可以抵禦的,不需依靠奔跑那牛頭一頂就足以把人給頂翻了。
  
  鏗!金鐵交鳴聲,牛角刺在墨無棘左手臂抓著的炒鍋上,他是要把炒鍋拿來當盾牌用。
  
  牛角沒有刺穿炒鍋,也沒有撞退墨無棘!墨無棘與炒鍋就像巨大的石塊,屹立不搖的抵禦衝撞力。
  
  「吼……」哀嚎聲響起,犀渠反而因為牛角傳來的劇痛而後退。
  
  牛眼憤怒的望向眼前的人類,但什麼也沒看到。墨無棘壓低身子帶著炒鍋衝撞向犀渠的下身處,這劇烈的衝撞居然讓犀渠給後退了!
  
  憤怒的犀渠想要再次跨步撞向眼前的人類時,身體傳來失重感。墨無棘將兩隻前牛腳向後撞灣,這迫使牠向前倒下。
  
  然而犀渠並沒有落地,牠的脖子頂在了墨無棘的炒鍋上面,而且這還是頂在脖子的傷口處。
  
  盾技・斷頭臺——牛頭壓在盾牌上那模樣就像躺字頓頭台上,犀渠想掙脫但一雙強壯的手按住了牠的牛頭讓牠無法起身。接著在空檔之際墨無棘抽出準備在腰間的斧頭,一斧劈在牠的脖子上。
  
  還沒打倒牠,而墨無棘的下一招也準備好的,左拳來到牛頭前,而這左拳採取反握的把手心朝上。
  
  奧義・吋拳——快,拳頭相當快,且內力飛快的匯入左手上的經脈中,蘊含速度、內力、準度的一拳。實際來說墨無棘的這拳可說是平凡至極,力度也沒有先前衝撞來的大,或許落在許多武林人世眼中這連運功都沒有的拳頭根本不能算招式。
  
  但就是這樣的拳頭將欲反抗的犀渠打的身體全身一震,氣勢委靡了數分。
  
  見到犀渠反抗力減了數分,墨無棘跳了起來來到牛的上方雙手撐著洞穴頂部如頭盤古開天一樣的伸展身子,盤古開拓的是天地而墨無棘則是向下挖掘,他一腳踩在那支劈在牛頸上的斧頭。
  
  啪擦,卡在斷頭臺上的犀渠被墨無棘一斧踩進脖頸中。
  
  紛紛鬧鬧的夜晚,在最後的摔落下聲中走入平靜。
  
  

犀渠:
《山海經·中山經》云:「黧有獸焉,其狀如牛,蒼身,其音如嬰兒,是食人,其名曰犀渠。」

犀渠,按照研究,很有可能是「犀牛」。不過居然我想把牠寫成怪物就弄成另外模樣的黑牛。
另外從山海中我看到很多相似的設定「其音如嬰兒,是食人。」這句話的意思是用嬰兒的聲音來吸引路人,然後再狩獵,不過這種設定在山海經中已經出現很多次了,所以我就這移掉了。
  


終於寫完戰鬥了,原本還有安排些機關術的,不過篇幅不夠就算了。
終於李蘇梅要出場了ヽ( ° ▽°)ノ
終於正線要開了ヽ( ° ▽°)ノ



創作回應

冰鳩
看來今晚有全牛宴了
2020-12-22 23:51:13
新人×文龍
我不吃牛……所以在研究怎麼做雞爪料理XD
像手臂一樣粗的雞爪,該怎麼料理呢ヽ(゚∀。)ノ
2020-12-23 20:34:2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