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六百四十二章 打鐵趁熱(與新作公告)

草士 | 2024-04-13 20:00:08 | 巴幣 2 | 人氣 295


第六百四十二章 打鐵趁熱

畫宮畫堂,相鄰竹令謙閨房的小間藏畫庫。

凌亂成堆的丹青畫卷並沒有想像得多,積累而成的畫卷小山約到袁昊膝蓋高度,藏畫庫尚且綽綽有餘。不過隨處可見亂扔的畫卷,暴露了藏畫主人不擅整理的毛病,致使畫卷幾乎淹沒供人通行的地板。

似曾相似到令人產生錯亂的景狀,這一個月來,相似的藏經書庫不知清理過多少回。

袁昊的臉頰因感到前所未有的麻煩而緊皺一團,苦悶的記憶敲醒內心警鐘,該不會又要命令他整理倉庫?

還不及問出這句話,竹令謙已先解釋起來。

「這是我私人的畫庫,不會有人過來,你大可安心。」

縱使雙方摸清彼此脾氣,依然是靈瑤宮的弟子與處在雲端之上的畫瓊,依然從根本上有所迥異,男女有別。再怎麼樣,也無法讓袁昊正大光明獨留在畫宮,更別說任由他於此廝混一晚上。

倘若此事不慎傳了開來,姑且不論其他琴、棋、書三宮弟子作何感想,三瓊又有何表示,竹令謙首先就得阻止陷入暴怒而企圖血祭袁昊的宮中(畫宮)弟子們。

為避免引發無謂紛爭和中傷,於是相中無人會接近的此地。

鑒於過往慘痛經歷和血淋淋的教訓,聽到「藏書庫」三字,早早戒心大起的袁昊,狐疑地望了一圈,以竹令謙來說,這藏書量似乎少得古怪。

「令謙姑娘,整個畫宮都是妳的東西,何必多此一舉,區分甚麼妳的她的?」

「你錯了,畫宮是畫瓊的東西。畫瓊是畫瓊,我是我。」

袁昊聽得一頭霧水,道:

「但……妳就是畫瓊啊!」

「月有陰晴圓缺,春耕夏耘,秋收冬藏……萬物生生不息,止息意味消亡,消亡意味停滯,人、事、物,均是如此。」

一回畫宮就取下面紗,露出真容的竹令謙微微一笑,接著轉移話題,道:

「這裡只有咱們,說明一下……你怎麼知道寶庫有第二幅判官畫?」

袁昊「喔」了一聲,解釋起自己如何發現第二幅畫,以及又是如何運用判官槌找尋第一幅判官畫。

當聽到第二幅判官畫離得第一幅畫的位置相當接近,僅約五步距離左右,竹令謙難掩臉上詫異神情,感慨世上竟有如此巧合之事,且還是接連二件,實已無法用「不可思議」一詞輕言概之。

她不知想到了甚麼,低低沉吟一聲,亮眸施加一股無言威壓,問道:

「我問你,莫非……不,你那時是故意的,是不是?刻意推倒書……書架,趁亂摸走第二卷畫。」

「咦?令謙姑娘,是『書山』吧?」

「是『書架』。」

竹令謙刻意在「書架」二字加重語氣,讓袁昊不敢再多說下去。

「……原來如此,用判官槌的道氣找尋具有相同之氣的畫,是嗎?嗯,有趣。這是笑前輩告訴你的?還是有誰說過可以這麼做,亦或者說……這是你自兒想到的小聰明?」

袁昊撇撇嘴,內心腹誹,無辜道:「是笑老頭說的,都是他。不關我的事。」

試圖甩開責任,通通推給人不在此的笑老翁。

可竹令謙哪有如此好騙?就見她瞇起慧黠眸子,愉快道:

「看來真是你自兒想到的,回頭我會如實『畫』下來。」

「且、且慢!令謙姑娘,此事容咱們好好商量。」

「不行。」竹令謙回絕道。她以斬釘截鐵的態度,接著道:「我的『畫』不會騙人……你呀,別用那種表情看我,這可是判官的畫喔?判官畫,是留給未來的判官與畫者之物,你的言行、人生、行俠動武……就算是你的情愛之事也一樣。」

說到後面一句話,竹令謙略顯遲疑,語氣似乎變得有些煩悶。

「令、令謙姑娘?」

袁昊忽感某種像是殺氣的氣息刺痛著後頸皮膚,忙回過頭去,見竹令謙目光沉穩,靜謐得可怖,以為自己說錯甚麼話,做錯甚麼事,是以惹她不高興,當下就道:

「對……對不住。」

竹令謙側著腦袋,滑順青絲如瀑滑落,不解道:「為甚麼道歉?」

經這麼反問,袁昊也愣了半晌,忖想:『是啊,你道甚麼歉?』

竹令謙親眼確認二幅判官畫的內容,把畫交還袁昊,嘆息一聲,道:

「既然都是判官畫,你就拿著吧。寶庫的事,我來想辦法處理。」

袁昊聽聞大喜,道:「多謝令謙姑娘!」

就見竹令謙微微蹙著眉頭,隨手拿起藏畫庫的畫作,喃喃自語著「拿這掉包?」、「不,還是這個吧?」、「等等,那個比較好」云云的話,似乎懊惱已極。

「唉,你不必言謝,畢竟判官的事,事關整個天下蒼生,倘若你是為了貪小便宜摸走書畫,我可不會輕饒你。」

袁昊明知不該開口,還是不禁好奇問道:

「會、會怎麼樣?」

竹令謙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道:

「其實師父她老人家和三位姐姐,最近總說『寶庫』快裝不下藏書,想擇日蓋第二個寶庫……」

惡寒襲體。

明白竹令謙笑容和言外之意的袁昊,身體顫得更加厲害,道:

「——判官大志永存吾心,絕非貪小便宜或出於歹意盜取書庫藏書,十分抱歉,請饒了我!」

竹令謙道:

「原諒你啦。袁昊,你猜猜我為甚麼要帶你來這裡?」

袁昊看了左右一眼,語帶不確信,道:「打掃……還是幫忙找畫?」

竹令謙輕輕捏了袁昊胳膊肉,搖頭道:「那的確是相當重要的事,之後會好好使喚你。」

居然並非「不用」,而是「之後」?

按理說來,女人家面皮子薄,這事經他主動一提,但凡自尊心作祟的人,應當會心有顧忌,盡所能反駁自己,整起「打掃倉庫」的事自然也會不了了之。

打好如意算盤才開口的袁昊頓感絕望至極,悔得腸子都快發青,恨不得痛抽方才的自己一大嘴巴。

「所謂打鐵趁熱,離挑選隨從尚有二日,二大家族高層心繫族中子弟,暫且無心理會你,你就趁此機會進入畫,學習槌招的槌意。」





這是「俠的故事」,望諸位朋友滿意!




來自某作者的話:

這學期主要忙於畢業論文的研究,另一方面,則關於新作發表時間。

此次新作的背景是架空世界,是劍與魔法的世界喲!

——才怪,劍與魔法不過是提味的香料,談論的主菜(主旨)也不是單純劍與魔法,而是我們每個人勢必會碰上的問題。如果僅有劍與魔法,我可是不寫的喔(咦)!

至於有沒有武俠的成分?也許有,也許沒有?我不知道多少能說,多少不能說,唯一能說的是,經過《畫槌錄》嘗試得到的成果,會好好體現於新作。總之,敬請期待。

大約於5月中左右會進一步公布訊息,少量內容會放在這裡,但本體可能會先丟去投稿看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