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炒鍋闖江湖》第一章 5-2.加入門派還是跟我走?

新人×文龍 | 2021-03-21 12:10:18 | 巴幣 26 | 人氣 122

連載中炒鍋闖江湖
資料夾簡介
武俠x守城x山海經,以及料理。想打造一個很特別、會吃飯的武俠故事

  墨無棘向白勝詢問了許多事情,瞭解他在山裡的一個月中天下的大小事情。聊的時間有些長,聊到白勝都拿出酒來喝,聊到李蘇梅都坐著打盹了。
  
  看著窗外太陽西斜,墨無棘決定明天在動身。
  
  而白勝提供兩人隔壁房屋做住所,也就是隔壁的鄰居家,隔壁鄰居就像這村裡的無數空屋一樣主人也不在了,白勝也就借來用。墨無棘用一桌的豐盛菜餚作為回饋,與白勝夫婦度過愉快的晚餐。
  
  「這……真……好喝……」李蘇梅趴在桌上呢喃的喊著。
  
  此刻她的兩片臉頰染上一大片粉紅,櫻桃小嘴吐出絲絲酒氣。
  
  她喝醉了,不小心喝到白勝倒的酒,結果一碗下肚吐出個酒嗝後便醉倒了。
  
  「啊……這摻水的酒也能喝醉人啊。」白勝露出詫異神情,只是他發紅的臉說這話實在沒有說服力。
  
  李蘇梅應該是第一次喝酒,一碗下去就神情恍惚醉的一塌胡塗。墨無棘心裡嘆了口氣:「大哥、嫂子,我先帶這小傢伙過去了。」
  
  「嘿嘿……穿越……穿越了……嘿嘿……」她的眼睛一片迷離癡癡的笑著,胡言亂語的不知在說些什麼。
  
  墨無棘心想,她真是醉的徹底要讓她走回隔壁是不可能的,於是伸手把她抱起夾在腋下,不過她白晰的小手還抓著酒碗,不想離開飯桌的嘟囔說著:「我沒醉!我沒醉!」
  
  「好好,妳沒醉、妳沒醉。」
  
  墨無棘知道怎麼應付酒客,哄了幾句就讓李蘇梅不再掙扎,只是她手指牢牢抓著空酒碗不肯放,墨無棘也沒辦法就讓她把酒碗抱在懷裡。
  
  「大哥、大嫂,走了。」墨無棘頷首告別倆人。
  
  「喂,陳兄弟,老石那裡放的幾潭酒可以拿去喝喔。」白勝喊說道,此刻他的笑容帶著幾分賊氣。
  
  老石是白勝對隔壁鄰居的稱呼,也就是要借住房屋的原主人。
  
  「我不喝酒。」墨無棘搖頭回答。這在剛剛在吃飯時他已經說過了。
  
  「現在開始喝就好啦。」白勝的暴牙笑容更燦爛了。
  
  白勝無肉的臉頰與突出的門牙,他的笑容總是會讓人覺得猥瑣,墨無棘知道不該以貌取人,偶爾會在他表情上感覺盜賊氣,這些墨無棘都會無視,而現在則是清楚感受到他的不懷好意。
  
  白勝打了個酒格,賊兮兮的笑道:「嘿嘿,她可不是小傢伙,而是個靈動的妙齡姑娘。所以這時候你啊只要……痛、痛、痛!」
  
  李大姊,也就是白勝的夫人,兩夫婦一同來到大理討生活。
  
  此時她伸手扭著白勝的耳朵斥責道:「老鬼,別裝醉亂說糊話!」
  
  「痛、痛,別捏了。我是看陳兄弟年紀老大不小——痛痛痛!」
  
  墨無棘不打擾兩夫妻,默默的扛著李蘇梅便走去隔壁。
  
  以前這戶人家應該與白勝不錯,在房院子中的柵欄就有個小門,墨無棘穿過這小門來到隔壁院子,小心越過地上擺設的數個石鎖從後門進路屋內,輕輕的將醉酒的李蘇梅放至床上。
  
  她手中酒碗已經鬆手,此刻她已經徹底睡著像個小貓一樣捲軀著身軀抱腿睡著。
  
  看著她如孩童似的睡顏墨無棘嘆氣道:「太沒防備了啊……」
  
  隨意的就喝酒,隨意的就醉倒,這在江湖中可是很危險的。
  
  墨無棘在這村里多留了一天,這是有兩個原因的。
  
  一個原因是他想確認村子安不安全,雖然妖怪衝下山襲擊村莊的機會不高,這村子的防禦工事也挺完善,不過墨無棘還是想確認下,確定真的沒事再動身離開。
  
  另外他想讓李蘇梅好好想想是否要隨自己旅行?
  
  她的失憶以及與眾不同的舉止會讓她生活有些困難,但與自己一同遠行的日子那也不會好受的,而且孤男寡女的會被人誤會壞了女人的名節可不好。
  
  所以墨無棘還是希望少女可以好好想想。
  
  「嗚~~吃飽了~~」睡夢的李蘇梅夢囈著。
  
  看到她這表情墨無棘嚴肅的表情便化開換成淺淺的笑容。
  
  江湖險惡,但自己的目標不就是希望讓世道得以太平,希望人人都能吃的飽、穿的暖,希望平民老百姓能安安穩穩過日子。假若有能力,墨無棘真想讓這位奇特的少女始終保持赤子之心,不需要理解何為江湖險惡,不需要習武。
  
  只是……
  
  自己做不到啊。
  
  「……該去睡了。」墨無棘撓了撓頭,拋去心中多餘的想法。
  
  他離開房間,去客廳中打地鋪睡。
  
  而在半個身子走出房間時說:「早點睡。」
  
  「……啊?被發現了?」李蘇梅笑盈盈回應。
  
  李蘇梅是真的醉酒並醉的昏倒,不過她奇特的內功似乎不只能化解妖怪肉寒毒,醉酒也可以被她化去,所以片刻功夫她就醒了過來在床上裝睡。
  
  「哪有人那樣說夢話的。」墨無棘笑著走出房間。
  
  
  
   次日——
  
  「天龍寺,到!」店小二向街上大喊。
  
  一般的店小二是在店內服務客人、端菜送酒,而茶樓的店小二還需要個好嗓門。
  
  「預知詳情就來茶樓一聚。」
  
  這位店小二也身懷功夫,每次喊話中氣十足帶著陣陣內力,將聲音喊的大聲並傳的遠。
  
  而茶樓上總是會有著說書人,講述些古今故事或者江湖趣事給茶客們聽,而最吸引顧客上門的是情報,江湖人盤據的城市茶樓裡就會講些江湖大事,倘若是第一手消息那自然更會吸引江湖人來喝茶。
  
  所以茶訪的說書人,除了有好口才,還要有著比別人更快知曉狀況的雙目、雙耳。牛村的這位茶館的說書人就是位好的說書人。
  
  做落在村口邊的茶樓,說書人正站在頂樓眺望村外,注視滾滾黃沙中逐漸出現的身影。
  
  「灰色旗子的那一隊是鐵拳門,領隊的是二當家。」說書人揮著紙扇,向身邊小二說。
  
  「鐵拳門,到!」店小二大喊。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會聚集起江湖人。
  
  此刻茶樓裡坐著的許多人人人手邊都放著武器,一位位都是江湖人。正確來說坐著的並不多,一個個都倚靠在護欄邊俯視外頭的狀況。
  
  這間茶樓的位置相當好,許多人不是為了聽書,而是在二樓一睹大道上發生的事情。
  
  「這茶喝不慣?」墨無棘問著身前了李蘇梅。
  
  「恩恩。」李蘇梅點點頭,她的眉頭深深皺著,她低頭注視手中白色的茶水,那白色部分無數細小的泡泡,道:「不習慣泡泡。」
  
  「這是『點茶』,是大宋傳過來的,妳小口小口的喝。」
  
  倆人也在茶樓裡享用著茶湯。
  
  墨無棘說想要讓李蘇梅見見世面變帶她來茶樓坐坐,不過主要目的是讓她看看這些大門派。
  
  「鐵拳門是大宋的民間門派,崇尚宋太祖的武俠事蹟,從江湖賣藝到自行組建門派,主要是維護鹽村,雖然不像天龍寺全是男性,但主修橫練功夫所以女性也不多。」
  
  「恩……」李蘇梅在聽著。
  
  墨無棘悄悄注視身前的少女,李蘇梅對門派的興趣並不大,她好奇的研究手中的茶水。她或許是這茶樓中唯一對茶有興趣的人吧。
  
  也有可能是她對現在出現的門派沒興趣?墨無棘心想確實目前小二報出的幾個門派也都不太適合李蘇梅。
  
  「神箭社,到。」
  
  「巨鯨幫,到。」
  
  「白馬幫,到。」
  
  「雲茶幫,到。」
  
  ……
  
  「白馬幫跟雲茶幫是『馬幫』,白馬幫多數送貨都願意接受,而雲茶幫主要是運送茶葉。」
  
  「馬幫?送貨?」李蘇梅對這兩個門派出現稍微興趣,道:「難不成是鏢局?」
  
  「鏢局?」墨無棘不知道李蘇梅在說什麼。
  
  「就是快遞啊!」
  
  「……」墨無棘更不懂了。
  
  「啊,抱歉,穿越了穿越了,我又不小心說到我家鄉的詞了。」李蘇梅趕緊擺擺手化解誤會,小聲自言自語道:「原來鏢局還沒出現喔……」
  
  墨無棘回到先前的話題,剛剛提到馬幫於是就介紹起了馬幫,看看李蘇梅會不會對這門派有興趣。
  
  「馬幫就是在馬上綁著兩個大竹籃子運送貨物,行走些馬車不好通行的山中小徑,主要是幫助些商會做長途運送,而這次應該是大理朝廷運送物資。」
  
  「所以也就是,有馬的挑夫,是高級挑夫!」李蘇梅大概懂了。
  
  「挑夫……挑夫也會邊在馬幫中,馬幫多是長距離運送,會去非常多地方的,所以馬幫門派的武功及武器種類相當多,許多在旅程中遇到的新武學都會收進門派中。」
  
  李蘇梅點點頭。她並沒有什麼特別感興趣。
  
  原以為她會對到處旅行、武器種類多很感興趣,結果跟其他門派一樣,沒有表現出任何嚮往的神情。拜入門派,那是許多武者津津樂道的話題,就算已經有門派、錯過加入門派的年紀,也會評頭論足應該加入哪些門派。
  
  然而李蘇梅對這都沒有太多興趣。
  
  「無量派,到。」
  
  「無量派是……」墨無棘繼續講述著。
  
  但李蘇梅伸手打岔了。
  
  「陳哥哥你夠了啦。」
  
  李蘇梅用改變了稱呼來表達了她的情緒,她嘟起小嘴表達不滿的神情:「就這麼想把我推去門派?我怎麼就像嫁不出去的孩子,忙著替我媒親。」
  
  「妳……知道?」墨無棘一時語塞。
  
  「陳大哥你表現得太明顯了啦~」
  
  他想不到自己的想法被看出來了,先前並沒有跟李蘇梅提幫派就是想讓她自己感興趣主動要求,自己在順勢說出自己可以推薦她進去。只是都被看穿了,那自己前面那些介紹不就沒有意義了嗎?
  
  不,並不是被看穿的問題。而是李蘇梅心中本來就對門派不感興趣。
  
  「唉……」墨無棘坦白說:「妳的資質相當好,是我見過的人中數一數二……或許可以說是最好的,在門派裡會有良師教導妳,而且有門派的庇護……可以很安全的。」
  
  墨無棘不確定李蘇梅的身世。
  
  之前出於禮貌沒有多問,只是知道她失憶了那更無從得知。
  
  奇怪的異國服裝、奇怪言語用詞、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奇怪內功。
  
  還有墨無棘可不會忘記,昨日在太陽曙光出現的那一刻,然後天空化為深不見底的漆黑將光芒吞噬,接著出現前所未見銀色光雪……她就憑空出現了。
  
  直到現在墨無棘還是會覺得昨日是做了一場夢才會看到如此異象,然而眼前的少女一直提醒著他,一切就是如此離奇。
  
  墨無棘不知道這些代表著什麼,倘若這是些是李蘇梅不想讓人知曉的秘密,那她最好需要有庇護。
  
  「我沒想把武功練多好,夠用就行了啦,而且陳大哥你會交我,那我就不用特別去上課啦。」
  
  「……」墨無棘又與語塞了。
  
  她又沒有什麼特別的志向,那武功確實能夠自保就夠了。
  
  而且她根本沒有注意到「庇護」的字眼,顯然她根本不在乎身上的秘密,丁點自覺也沒有。
  
  「妳……妳的資質真的很好,我想多數門派妳都可以直接成為內門弟子,內門弟子不愁三餐一心在五學上,並且可以學會真傳工法,是多數人嚮往的目標……」
  
  墨無棘只能繼續說這些老話,說的自己都沒什麼底氣了。
  
  茶碗拿起,墨無棘沒有感受到液體在水中晃動的感覺,這才意識到自己這碗點茶早已經喝盡。他感受到口乾舌燥,今天自己說了很多的話,或許這比過去一個月還來的多。
  
  「嗯——」
  
  這次李蘇梅意外的沉思了。
  
  當墨無棘覺得有機會時,李蘇梅回答了:「我想進陳大哥你的門派可以嗎?」
  
  她清澈的眼眸蕩漾著濃濃的興趣,這神情是墨無棘前面介紹十來個門派也沒能看到的。
  
  「……不行。」墨無棘搖頭。
  
  「真的不行嗎?我真的很想到陳大哥你的門」
  
  大大的眼睛閃爍著水光,那是懇求的目光。
  
  「不行。」墨無棘繼續搖頭。他的門派不能隨便讓人加入的。
  
  啊……墨無棘發覺自己犯了大錯,這時候應該先說自己沒有門派才對!
  
  因為一些原因墨無棘不能說出自己的門派,也不可以說出自己的真名,結果他一不留神就透露自己有門派了,那樣被少女追問是什麼門派時他就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唉……自己真的很不善言詞。
  
  就在他懊悔自己很不會說話時,李蘇梅開口了,那眼神迅速抓住了墨無棘的目光。
  
  那是冷靜的眼神,她收起平時的玩味正平靜看著墨無棘。
  
  「陳大哥,你是否覺得帶著我很困難?」
  
  「……」
  
  她的眼神無比的真摯,這讓墨無棘知道自己需要好好回答。
  
  「不會。」
  
  「那為什麼想要我進門派呢?」
  
  「……門派能給妳我無法給妳的,我覺得將妳送去門派那是最好的選擇,妳好好想想吧。」
  
  「喔……」李蘇梅沉下小腦袋沉思起來
  
  茶樓越來越樂鬧,只是那歡快的氣氛全然沒有落入倆人的座位。李蘇梅靜靜的思考,墨無棘靜靜等著答覆。
  
  半晌,李蘇梅重新抬頭回答:「加入門派或許很好,只是……我怕生啊。所以可以的話,我還是想要待在陳大哥旁邊,想吃你做的料理,想跟你一起打妖怪,還有我很想吃你做的吃火腿蛋餅呢!」
  
  怕生……
  
  墨無棘張開口還想繼續勸少女,但看到她認真的表情時,墨無棘想到這是她深思後的結果。
  
  她並不想去門派,這是她的選擇。
  
  這是她深思後做出的決定,那自己繼續重複著那些少女早已聽懂的老話那又有什麼意義呢?
  
  火腿蛋餅,自己答應她了……倘若可以信守承諾那自然是最好。
  
  整理了一番思緒,墨無棘放鬆身體依靠在桌上,他無奈的笑道:「怕生……那還真的沒辦法了。」
  
  「是啊,沒辦法呀,所以就請讓我跟著陳大哥你混吧,嘻嘻。」
  
  李蘇梅輕笑,笑聲如同春風拂過的銀鈴。
  
  
  
  隨著越來越多門派出現,村裡變得越來越熱鬧。
  
  墨無棘看到如此多的門派趕到他心裡也放心了,山裡的妖怪只會成為這些武林人士的成名的墊腳石,或許數月後又會出現像過去段王送出太多武學秘岌,結果武學秘岌氾濫到都有人擺地攤叫賣的奇妙的局面。
  
  來到村子門口,墨無棘停下步伐。
  
  這是離開村子的最後幾步了。
  
  他再次詢問:「妳確定要跟我走?前方的路可不輕鬆。」
  
  「當然啊,我怕吃苦,但我想我可以接受的。」
  
  「前方的道路充滿荊棘,可能會受傷、可能會挨餓、可能會遭遇各種困境……即便如此妳還願意跟我一起走嗎?」
  
  「啊?」
  
  聽到這番話李蘇梅先是一愣,隨即她放身大笑,笑的前俯後仰、笑的花枝亂顫抖:「哈哈哈哈哈——」
  
  「……」
  
  墨無棘全然不懂自己剛剛說錯了什麼,怎麼可以讓她笑的如此誇張。
  
  「難道你們武林人士都這樣說話的嗎……這、這,哈哈哈,這根本就是教堂牧師在說的話——哈哈哈哈。」李蘇梅笑的完全無法控制。
  
  「教堂牧師?」
  
  「沒事沒事,是我老家的某個設施,就是在結……咳、咳、咳。」說著說著李蘇梅突然小臉一紅,她輕咳了數下掩飾自己的尷尬。
  
  「怎麼了?」
  
  「沒事,我是想說,陳大哥你真是好人呢。」
  
  「好人……應該是吧。所以妳決定如何?」
  
  李蘇梅把自己的連帽給拉了下來,她拍了拍自己那身已經滿乾淨的披風,接著站直身子像個士兵一樣認真回答:「聽好嘍,我的回答就是——我、願、意!」
  
  李蘇梅站直身體,認真並清楚的回答了。
  
  這言語如同誓言,敲落墨無棘心裡最後的猶豫。
  
  墨無棘放下最後的顧慮,看向村外:「那我們出發吧。」
  
  李蘇梅舉起小拳頭氣勢高昂的喊道:「讓我們啟航去尋找美味的火腿蛋餅吧!」
  
  她的喊生引來許多人注目,一個個像瘋子的注視著街邊的這倆人。李蘇梅調皮的吐了吐紅舌,把頭套重新帶起來,小跑步的跑離村子了。
  
  
  
  就這樣,倆人離開村子,走向與所有武林人士不同的方向,踏上屬於倆人的旅程。
  
  「假如旅行受不了就跟我說,還是可以改變主意。」
  
  「別說這種殺風景的話啊!」
  
  「還有別隨便以為別人是好人,江湖很兇險的。」
  
  「這我倒是可以送上鑲金的好人卡來認證陳大哥你肯定是個好人。」
  
  「好人卡?」
  
  「好人卡就是……就是好人卡啊,這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
  
  
  
  多一個人的旅程……
  
  也不壞。
  
  
  


寫完才發現五千多字……難怪我寫了一整晚才弄完==
終於拼完了,故事要進入正題了ヽ( ° ▽°)ノ
話說我想不到這一回出現這麼多元素,寫著寫著順手就提到了

白勝的鄰居「老石」其實是「石勇」,也是水滸傳中的角色,是一位賭徒感覺跟白勝挺搭的就放在一起了。看圖片石勇是拿著「石鎖」(古代的石頭啞鈴),所以主角進入隔壁小院時才會看到地上的石鎖。
另外我寫到這裡研究了一回而,我們現在很習慣連棟建築,但實際上古代多數是一棟凍的獨立建築,只有大戶人家才回弄出大別院,而鄉村中因為地廣所以會多用圍籬畫出自己的家裡範圍,在小院中自己種菜。
只是我寫到這裡發現了一個疑點,非常有名的成語故事「鑿壁偷光」,是偷隔壁的光。但不是連棟建築要怎麼偷呢?還是說漢朝平民百姓就已經有連棟建築了?這有機會再來研究了030

故事中提到的「馬幫」是歷史上真的存在的,那算是「鏢局」的前身,主要盛行於地勢陡峭需要走小路的雲南一帶。地勢陡峭小路眾多,馬車不方便通行所以才會需要專業的馬幫,另外雲南之所以會誕生馬幫是因為那邊鄰近數個國家,茶葉、鹽巴、絲綢都是很好的交易物,商人們就是依靠馬幫才能順利做買賣。
而鏢局其實是「明朝」才出現,以前送貨主要還是商人自己操辦的,所以男主才會聽不懂,完全是穿越了XD

馬幫名字是我自己隨口杜撰,另外有個門派可就大有名堂了。
翻上去猜猜看是哪一個吧,這真的很有意思,那可以說是宋朝第一大幫派呢~




公布答案:「神箭社」
其實他不應該叫神箭社,其原名是「弓箭社」,由於弓箭社實在會誤導人,所以我就將他改成神箭社,有興趣的人可以搜尋「宋朝 弓箭社」看看。弓箭社是宋朝真正的民間社團,其中弟子眾多,雖然叫「弓箭社」其實其中武器種類眾多。
弓箭社的廣泛存在主要是宋遼兩國簽訂和平協議,所以宋朝在邊境上撤軍了,這樣一來老百姓缺少安全感,於是老百姓個個習武,農夫出門都會帶著一把劍呢。
弓箭社的存在其實也算官方默許的武裝勢力,至於裡面有多少官方介入就不得而知了,厲害有傳聞弓箭社的平民老百姓居然比官兵還能打,打退了幾波金兵人馬 ,囧!!!

對了,故事中提到的「點茶」是宋朝流行的喝茶方式,挺像抹茶的,不過我看到影片覺得顏色跟抹茶差太多也就沒有提到抹茶了,不過那調製手法就跟抹茶很像(一樣?)。而如今我們簡便的泡茶方法其實是明朝才出現的,這似乎與茶的熟成技術進步有所關係。
另外古人常說「茶湯」,那是因為點茶就跟抹茶一樣用碗來喝,所以那真的就是一碗茶啊。


哇……寫到這好有成就感,為了寫這部武俠,我做的功課還真多啊╰( º∀º )╯

  

創作回應

冰鳩
好多考據0w0 文龍都快成為歷史老師的形狀惹
2021-03-23 20:41:01
新人×文龍
要變成宋朝的形狀了ヽ(゚∀。)ノ
2021-03-24 01:06:1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