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炒鍋闖江湖》第一章 4.1喵族人?

新人×文龍 | 2021-02-07 19:30:09 | 巴幣 28 | 人氣 126

連載中炒鍋闖江湖
資料夾簡介
武俠x守城x山海經,以及料理。想打造一個很特別、會吃飯的武俠故事

  墨無棘將所有洗好並曬乾的廚具全部收回包裹中。
  
  「怎麼收進去的啊?」李蘇梅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她站在一邊看墨無棘收拾的,明明東西很多可是收一收就全部放進小小的包裹中?她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看到一半中途睡著了,怎麼會有種前後接不起來的感覺。
  
  「好厲害,教教我!」
  
  墨無棘莞爾一笑,這位少女不但充滿好奇,好奇的項目還相當雜,連收個行囊也能讓她感到興趣。
  
  「沒法教的,這些碗盤都是我自己做的,大小剛好放到鍋中才方便我收進行囊中。不過這裡面確實有些竅門,瞭解了會方便出門……
  
  說到一半墨無棘突然眼睛一睜目光變得銳利,他立刻伸手拿起繫在包裹上的披風一把蓋在李蘇梅的身上,他的大批風完全把李蘇梅的小身板完全罩住了。
  
  李蘇梅掙扎說:「怎麼了?難不成學習裝包裹要先讓自己被包起來是嗎!」
  
  無視少女的鬼話,墨無棘在她耳邊說。「穿好,有官兵要來了。」
  
  提到官兵李蘇梅臉色也頓時一變。
  
  看到少女臉色這一變化,墨無棘知道她也並不想遇上官兵,身份不詳的人想繼續低調的行走在暗處那就絕不能被官府注意上。
  
  李蘇梅瞇起眼睛,她聽到腳步聲了,河流下游處傳來陣陣的腳步聲。
  
  話說前方有樹叢遮蔽,墨無棘知道來的是官兵的?
  
  「要怎麼做?」李蘇梅拿起地上的菜刀。
  
  凌厲的氣息擴散,墨無棘注意到那是來自身邊的李蘇梅。
  
  她身上的斗蓬無風自動好似裡面裝著一陣風,那是內力,而且還是不小的內力。流淌在氣血、內臟、骨髓中的氣力流入經脈,力量匯集成流湧入丹田並向外滿溢,將一條條經脈疏通。
  
  剛剛總是李蘇梅抓不到的力量,在進入戒備狀態的那一刻突然就會了,但現在時機時在不好啊。
  
  「收斂氣息,沒事的。」墨無棘拉起李蘇梅斗蓬的連帽蓋在她頭上。
  
  官兵,對於一些地方的人民而言與山賊是一樣的,墨無棘心想李蘇梅大概就是這原因而戒備。
  
  「喔,不是壞人。」李蘇梅表示瞭解的點點頭,隨即身上的凌厲氣息也逐漸消失了。隨即欣喜道:「疑?我好像會了?」
  
  墨無棘看李蘇梅的領悟狀況原本以為要個一兩天,想不到契機來的這麼快,轉眼間現在已經可以收發自如,內功以經正式入門了。
  
  「緩氣,收心。」
  
  墨無棘說出剛剛教導的內功收斂口訣。
  
  李蘇梅點點頭,她也知道現在不是修練內功的時候,止住流露的內力。
  
  「等下別亂說話。」墨無棘拍拍李蘇梅的頭交代。
  
  「知道知道。」
  
  「切記,別亂說話。」很重要,所以他再強調了一次。
  
  ……好。」嘟嘴。
  
  腳步聲逐漸靠近,落入兩人眼中的正是五位身穿同樣服裝的官兵,他們各個都是手握長兵器身穿甲冑全副武裝,五人保持著陣形隨時準備作戰。
  
  「有人!是活人!這邊確實有活人。」一位年輕的官兵開口說,語氣帶著欣喜!
  
  「哼,還有人不怕死的在山裡過夜?」另一位冷臉官兵說。
  
  「活著就好。兩位有受傷嗎?」年長的為首官兵說,面容有著士兵的肅殺也有老人的和善。
  
  五位官兵見兩人時,那份隨時進入戰鬥戒備的心消散許多,手中緊握的武器鬆了幾分。他們舉止透出的善意也讓李蘇梅在披風下握菜刀的手鬆了開來,看來真的沒事。
  
  說到受傷,李蘇梅轉頭看墨無棘的手臂,那邊已經上了藥,用白布包裹上。李蘇梅頭上蓋著連帽,不過那微微的轉頭也讓那些官兵注意到,紛紛注意到墨無棘手上的包裹的白布。
  
  「你跟妖怪交戰過……」為首的官兵聲音從詢問變成無聲的驚訝。
  
  他滿是皺紋的眼皮顫了顫,看到一片似狼的獸皮被掛在樹上,已經瞭解大致狀況了。
  
  「受點小傷,不礙事。」墨無棘不以為意。
  
  受傷並沒有讓官兵輕視他,那點小傷根本不算什麼,反而更說明他確實戰鬥過並且勝利了。
  
  「閣下是武林人士吧。」臉上有刀疤的粗壯官兵抱拳做武林人士的行禮,道:「敢問閣下尊姓大名。」
  
  他是五位官兵中氣質最接近江湖中人,身上帶著一些草莽氣,應該是身任官兵時有行走過江湖。
  
  李蘇梅偷望身邊的墨無棘,想知道他會怎麼回答。
  
  「姓陳,陳阿牛,可以叫我陳廚子。」墨無棘報上了假名。
  
  假名一說出,五位官兵都露出奇怪的表情,並小聲的交談,墨無棘知道他們在在偷偷談論著「陳阿牛」是誰?他們都沒有聽過。這假名一段時間了,然而他鮮少與官兵、武林人士打交道,所以幾乎無人知曉「陳阿牛」這名頭。
  
  多數武林人士都是在追求響徹武林的名聲,所以名聲與實力是可以成為正比的,尤其是大理現在的這片武林。那麼默默無名的武者,只有兩人就跑進山裡面了?跑進充滿妖怪的山裡!
  
  兩人?不,他們能看出斗蓬下的少女舉止怯生生的,就像沒出過家門幾次的閨女。
  
  這樣的組合在他們眼中根本就是找死!要不是看見樹上的獸皮以及地上一隻完整的妖怪屍體,他們就已經要直接指著墨無棘的鼻子大罵不自量力了。
  
  疤面官兵開口:「陳兄,你是初來乍到大理吧,要討伐妖怪建議不要隻身行動,這樣我們官府不方便記錄你的功績,也不便兌換王室寶物,而倘若與其他武林人士一起行動,不但有人互相照應,該屬於你的功績我們肯定不會少給的。」
  
  聚集到大理的武林人士幾乎都是為了段皇寶庫而來,用獵殺妖怪來換取進入寶庫的機會。這一年多來已經不知道多少貪婪的武者獨自進山中獵捕妖怪,結果小看妖怪而身受重傷,重傷沒死已經是算好的,不知有多少人進了山中就一去不復返了。
  
  山是危險的地方,尤其是進入夜晚的深山妖怪會從黑影中跑出來。
  
  只要是待在大理都知道妖怪會在山中出現,就算是安全的山入了夜也可能在一夜間變成妖怪的巢穴。
  
  只有初來乍到的人,才會如此輕易的進山中。 所以官兵也就認為墨無棘是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新人,憑著一點本事就想獨攬功績,這是不知道妖怪的危險才會做出的如莽決定。
  
  然而官兵的提議其實墨無棘已經在數個月前就聽過了,他再一次說出那說過好幾次的台詞:「我一個人習慣了,不習慣跟其他人一起行動。放心我知道山中哪裡安全,一個人更容易躲避妖怪的。」
  
  墨無棘知道自己這番話肯定會被這群官兵更佳鄙視自大的,就算被鄙視也關係,只要能達到他想要的孤身行動就好。
  
  拉、拉、拉,墨無棘注意到自己的衣角被拉動,自然是身邊的李蘇梅。
  
  「嗯?墨無棘不解的轉頭看。」
  
  似乎因為剛剛被提醒不要說話,李蘇梅她就沒有說話,而是張開口無聲的變換著嘴形。
  
  她在說什麼?墨無棘一時沒能讀懂意思。
  
  不過他立刻就發覺氣氛不太對,前方幾位官兵的眼神也都怪怪的。
  
  ……啊。」墨無棘抓抓頭,他知道自己是自己剛剛說的話很有問題,修正說道:「說錯了,不是一個人,是兩個人。」
  
  說慣了內容讓他一時間忘記改了。
  
  可是他這一改口反而讓官兵一陣茫然,一個人改成兩個人那前面那些話就沒意義了啊?
  
  墨無棘也知道自己這話很奇怪,只是突然要他解釋自己與李蘇梅的關係他時在不知道怎麼說,而且李蘇梅狀況又很特殊。要他說些功夫、做菜還行,要他解釋這些實在太難了。
  
  ……?」當他還在研究說詞時,發現氣氛突又更怪了。
  
  他注意到前面五位官兵的眼神更古怪,而這眼神不是看向自己,他們齊齊朝著自己的左手邊看來。
  
  「啊 ……」突然身邊李蘇梅發出聲音。
  
  墨無棘看去立刻就知道狀況了,李蘇梅穿不慣斗蓬,剛剛伸手拉墨無棘衣角時手伸出斗蓬,收回來時沒穿好結果現在下半山的斗蓬裸露了出來,露出下半山的奇怪的黑裙、奇怪的長襪、奇怪的皮鞋。
  
  就是這奇怪服裝吸引住所有官兵的目光了。
  
  「這樣看我會不好意思的。」李蘇梅嬌羞的把斗蓬拉好。
  
  只是她這斗蓬遮住了奇怪的服裝卻沒有遮住五位官兵的懷疑。
  
  墨無棘咋舌,糟糕了……官兵不會太在意武林人士,武林與官府總會保持著互不侵犯的距離,所以墨無棘言行古怪官兵也不會太上心,不過奇行怪服的少女就會另當別論了,官兵可是相當注意國家境內是否有其他國家的人、或者什麼新宗教新勢力的出現。
  
  怪異的服裝就容易成為官兵的目標,這也就是墨無棘給李蘇梅身上披斗蓬的原因。
  
  哪知道……
  
  墨無棘盤算著,情況不對就抱著李蘇梅向後逃回山裡,他在這座山已經待了一個多月相當瞭解這座山,尋一條其他的下山路也並不難的,然後摸去其他村莊換套衣服就可以擺脫了。
  
  只是這樣一來「陳阿牛」這名字就必須換一個了。
  
  當然最理想狀況就是這些官兵不再追究,那就不用麻煩了。
  
  「你叫『陳阿牛』。」年長的領袖官兵以經摸出竹簡記錄下來。然後換看向李蘇梅,道:「那麼妳呢?妳是誰?妳來自哪裡?」
  
  毛筆指了過來,伴隨五道帶著審問的目光。
  
  「我……就是……那個……」李蘇梅思索著怎麼回答,也是再等待墨無棘的反應。
  
  她瞄向身邊,看到墨無棘歉意的目光,這位大哥似乎也沒法應對這情況。剛剛面對妖怪如同戰神的墨無棘,面對官兵的質問就一點辦法也沒有了。
  
  李蘇梅知道這時候自己能開口了,於是迅速盤算著,目光一亮咬字清晰的說道:「阿羅哈,我是來自夏威夷。」
  
  「阿羅哈?」年老官兵一臉疑惑。
  
  「夏威夷?」冷面官兵也一臉疑惑。
  
  李蘇梅甜甜一笑,一字一字好好說:「夏、威、夷,是我住的地方。阿、羅、哈,這是我們那裡打招呼的方式,就是『你們好』的意思,呀哈囉、喵哈哈、拉拉拉,都是相似的意思。」
  
  「嗯。」年老官兵點頭表示瞭解,不過他茫然的神情已經說明他完全聽不懂。
  
  而這幾句話功夫卻已經讓官兵那份審問的壓抑氣息完全消失,他們個個皺著眉頭思考著李蘇梅說的異國訊息,還喃喃自語的唸著「呀哈囉」、「喵哈哈」、「拉拉拉」。
  
  墨無棘對此很佩服,他處理不了的局面就被少女帶到另一番境地了。
  
  「而我是——」李蘇梅道出個心裡中的匿名:「喵……
  
  喵?
  
  墨無棘疑惑著李蘇梅吐出的迷之發音,這好像是一種名為「貓」的動物的叫聲?
  
  他轉頭一看,心裡更加疑惑了。
  
  李蘇梅,剛剛她還帶著自信神情,現在她也一臉愕然,好似對自己剛剛說的內容也感到訝異。
  
  剛剛的妖怪烤肉很正常啊?況且世間可沒有病是讓人變成貓的。
  
  在兩人一起疑惑時,老官兵說話了:「喔,原來妳是苗族啊!」
  
  語氣宏亮,一掃先前的壓低聲音所營照的威勢,在得到答案以後他就不再是審問的官兵了。
  
  苗族,當老官兵一說時,其他五位官兵也都一樣露出恍然之色。
  
  「是苗族啊。」刀疤官兵。
  
  「懂了。」冷面官兵。
  
  「???」李蘇梅看不懂啊。
  
  事情突然往奇怪的方向發展,但似乎是好的方向,這讓她不好問出口以免露出馬腳。
  
  「喔,原來是苗族。」墨無棘也瞭解的點點頭:「妳那特別的服裝肯定是來自苗族啊。」
  
  聽到墨無棘這麼一說,年輕的官兵也附和說:「喔,那奇怪的服裝確實很像苗族。」
  
  刀疤官兵補充說:「或者說,只要服裝奇怪,八成就是苗族弄出來。」
  
  李蘇梅微笑的嘴角抽了抽,她怎麼想不到剛剛無心說出的「喵」,不知不覺就變成「苗族」,並且也解釋了那身短裙與長襪。
  
  感受到六人的目光,李蘇梅連忙把自己有些變形的笑容收起,重新燦爛笑道:「對,沒錯,苗族,喵族,我是喵族人!」
  
  

終於讓女主喵了╰( º∀º )╯
苗族好幾千年前現就是代人的風格,可說與當時代格格不入。
所以穿越服裝與當時代不合,就自稱是苗族就行了XD


男主設定是不善言詞,這是取自「墨功」的主角,可以慷慨激昂的講些激勵士氣的話,但是戰鬥以外的事他就幾乎不說了,遇到吵架都幾乎用沉默來應對。男主就類似狀況,他只會說該說的,要他辯駁就做不到了,算是另一種無口屬性吧?
話說其實墨家在以前是吵架專家的說XD

另外其實這篇小說再做一個實驗,「用旁觀角度看待穿越者」,而我的寫法是「限定的第三人稱」,第三人稱是上帝視角,而我把第三人稱用在主角身上,缺少讓女主使用,使得故事比較偏向於主角個人視角
不過時在寫不習慣,看來沒法連續用啊030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喵族人上線~[e12]
2021-02-07 19:36:27
新人×文龍
上線了╰( º∀º )╯
2021-02-10 16:10:09
冰鳩
墨家是吵架專家 但在春秋戰國時代死得更多-w-
2021-03-09 08:33:5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