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炒鍋闖江湖》第一章 3-2.貪吃功?

新人×文龍 | 2021-01-30 22:29:37

連載中炒鍋闖江湖
資料夾簡介
武俠x守城x山海經,以及料理。想打造一個很特別、會吃飯的武俠故事

  見石桌上料理幾乎被少女消滅殆盡,墨無棘話鋒一轉道:「感覺如何?」
  
  「好吃!超好吃!無敵好吃!」李蘇梅送上兩個大拇指。
  
  「恩……吃下去感覺如何?」墨無棘稍改問題。
  
  「感覺如何?」李蘇梅眼珠子轉了轉,隨即會過意的說:「是說妖怪肉嗎?好吃!軟嫩又有嚼勁,完全沒有怪味,想不到那妖怪長的醜醜的吃起來會這麼好吃!」
  
  「恩……那吃下後感覺怎麼樣?」墨無棘再稍改他的問題,再次旁敲側擊的詢問著。
  
  「吃下去?」李蘇梅想了想,她低頭摸摸自己的小腹,當她抬起頭再次迎向墨無棘的目光時,小臉染上一層紅韻,害羞的說:「大概八分飽,我還吃的下的。」
  
  「——!」墨無棘古井無波的面容,被這回答愣了下。
  
  剛剛那料理份量可比擬一位成年壯漢,先前覺得少女吃不玩就烤成肉乾做路上乾糧,可少女不但吃光光而且還沒有完全吃飽?剛剛吃下去的東西都跑去哪裡了?
  
  「咳、咳,我是要問妳沒有感覺不舒服嗎?」不再繞圈子,墨無棘直接問出他想知道的問題:「妖怪肉帶著寒毒吃下去會有腹痛問題。」
  
  在妖怪亂世時帶給大理不小的災難,災民顛沛流離在逃難時可以說是見什麼就吃什麼,無比挨餓時就算是留著藍血的怪物肉也會去吃的。在無數次的測試以後,災民瞭解到要把妖怪肉故意煮柴,重複煮上好幾次讓肉變的又乾又硬才能吃的。
  
  而眼下的妖怪肉軟嫩可口,自然還帶著寒毒。
  
  聽到有毒李蘇梅稍微驚訝了下,只是稍微驚訝並沒有緊張。
  
  驚訝之色不久就被恍然取代,李蘇梅笑道:「所以陳大哥把妖怪肉解毒了?還是說練武之人可以用內功抵禦?」
  
  「……」墨無棘聽懂了,李蘇梅完全沒感受到寒毒。
  
  李蘇梅說對了,用內功可以消去妖怪血肉所帶的寒毒,只是那必須運功化去腹中寒氣。墨無棘有用草藥及烹飪手法消去一部份寒毒,強調用餐要先暖胃吃下花粥也是為了對抗寒毒,即便只有一些些也讓他剛剛痛的眉頭一皺,運功化去才可以抒解。
  
  這寒毒不致命,不練武的尋常人誤食妖肉會感到一陣腹部絞痛,就算不服藥根治也只會有一時的腹瀉問題,對身體並無大礙。所以墨無棘就想到用這寒毒讓李蘇梅感受寒氣入體,這可以刺激她的經脈讓她感受到自己的奇經八脈,並運功抵禦。
  
  然而李蘇梅卻完全像個沒事人一樣,甚至完全沒意會到墨無棘的意思,一副全然不知自己中毒過。
  
  天生百毒不侵?不對——是比那更特別的!
  
  「手舉高。」墨無棘請李蘇梅站起身舉起手。
  
  「收到!」李蘇梅站起身舉起右手。
  
  「……雙手。」
  
  「啊,這次是雙手?」李蘇梅雖然不懂狀況還是聽話的舉高雙手。
  
  突然墨無棘拉起李蘇梅的衣服,粗糙的手掌靠在少女的腹部上。
  
  「啊呀!」李蘇梅被這舉動嚇了一大跳,看到墨無棘專注的目光意識到這不是什麼性騷擾行為,那目光就像專注察看的醫生。感受摸在自己小腹上遊走的大手,就算不害羞這也時在好癢啊!
  
  她問道:「那個,不是說好『男女授受不親』?」
  
  墨無棘聲音平淡的回答:「儒家的那一套我們師門不學的,男女碰不了那就不用工作了。」
  
  「確實就不用工作了……真實際,跟課本說的差好多喔。」李蘇梅感嘆。
  
  一回兒功夫墨無棘把自己的手收回來,他已經知道李蘇梅的秘密了。
  
  「妳……真的沒有練過內功?」墨無棘再次問詢問這個問題。
  
  李蘇梅跟之前的答覆一樣搖搖頭。
  
  墨無棘心中嘆氣,看來他沒辦法一口起將少女的所有迷團解開。
  
  望著李蘇梅的詢問目光,墨無棘說明:「妳的內功非常特別,內力在腹中有非常複雜的循環,運行路線是我從未見過的,妳所吃下去的寒毒就是被妳的內功給化去了……」
  
  墨無棘越說越是心驚,之前沒有探查到李蘇梅身體的內力也是因為完全找錯了方向,然而這也代表著這項內功是讓他完全顛覆他過去對於內功的認知。
  
  「我的內功是誰給的?難道是傳說中的傳功長老見我骨骼經其就把功力傳給我了?」李蘇梅猜測。
  
  「不,傳功是故事杜撰的。」墨無棘斬釘截鐵的回答。
  
  「……假的?」
  
  「假的。」
  
  「啊……還真不武俠……好吧,仔細想想傳功實在很不科學的,就像穿越故事都有空間道具一樣不科學。」李蘇梅嘟嘴自言自語說著。雖然是自言自語不過兩人近在咫尺,大半內容也都若入墨無棘的耳中。
  
  「該不會是穿越照慣例給個外掛?哈哈。」李蘇梅自言自語的吐嘈。
  
  「外掛?」墨無棘挑了下眉頭。
  
  他對這詞有印象,但一時間想不起來。
  
  「啊!」李蘇梅驚覺到自言自語的時機錯了,現在站在眼前的可不是自己的同學啊。她連忙解釋:「沒事沒事,我只是隨口說說我以前看的故事內容。」
  
  見墨無棘似乎還想開口,她連忙轉移話題說:「我這內功也真是好東西,可以自動幫我消毒,說不定是我為了想要實現自己大吃大喝的願望就自己不知不覺就自己鍛鍊出來的,哈哈哈。」
  
  「這也有可能。」
  
  「哈哈,這種事怎麼……啊?」李蘇梅眨眨她的大眼睛,驚訝道:「真的有這種事?」
  
  墨無棘點點頭。
  
  「討海人在氣息上特別綿長有力、雪山中生活的人自會抗寒功夫,佛堂文僧也會在參悟經書中經脈自主流轉。生活環境會影響內力,妳這確實也有可能是無意中習得的。」
  
  「喔喔!貪吃就會貪吃功夫了,這樣的武俠真棒啊!」李蘇梅兩眼放光。
  
  這樣的武俠真棒?還真是奇怪的形容詞。
  
  「唉,這種不自覺領悟的內功不見得是好事,會阻礙妳修練其他內功,妳必須自己掌握此功法以後才可以修練其他內功。」
  
  「好、好,悉聽尊便!」
  
  「我教妳些控制內力的法門。」
  
  墨無棘教導一些感受內功走向的方法,讓李蘇梅可以瞭解自己的內功運行。
  
  另外就是要教導她提取內力的方法,李蘇梅並不是沒有內力,只是藏在經脈的深處在特別的運轉中暫時提取不出來。 墨無棘雖然探查不清楚李蘇梅內力的真實狀況,但能從活躍的氣血中隱隱約約覺得她的身體中不少的內力,這就像些天生經脈狹窄的人,只要時機一到氣血中的氣力衝開經脈堵塞自然就會湧入丹田中,讓少女得以驅使。
  
  那時將是她一鳴驚人的時候。
  
  以她的悟性這天肯定不會太遠的。
  
  「還是感覺不太到。」李蘇梅苦笑,努力而無功並不好受。
  
  「感覺不到挺正常,我當年也是修煉了數日。」墨無棘安慰。
  
  「……真的?」李蘇梅的語氣沒有欣喜反而是表現出猜疑。
  
  墨無棘連皮抽了抽,他覺得自己心裡話應該沒這麼容易被看穿吧?
  
  對到少女的質疑目光,他老實說:「我當年是『外修』,先練外功由外而內練成的,跟現在教妳的內修法不一樣。」
  
  一般內功是運行丹田內力由內向外開拓經脈,外功則是從拳腳功夫中鍛鍊氣血強化經脈,氣血活躍百脈,由外至內凝氣匯流於丹田,水到渠成練就內功。墨無棘並非走這條路子,不過兩者殊途同歸,另外他也很清楚內修法門,畢竟內修入門是現今主流。
  
  「多數人是都是要練好幾天,妳平復心境明天再試試。」墨無棘講述他見過的狀況。
  
  「那陳大哥用外功練出內力要多久,我要不要試試?我還挺好動的說不定適合我呢。」
  
  「這不適合妳,我以前內力練到現在妳目前的駕馭程度……」墨無棘比出了手掌。
  
  沒有等李蘇梅開口猜數字,他已經回答說了:「五年。」
  
  「啊!這麼快就公布應該要讓我猜一下——陳大哥你說五年!」
  
  「對,我並沒有什麼資質,況且我們門派不像是那些大門派有專注修行的內門弟子,都必須身兼些雜活,沒能專注練武自然多練了幾年。」墨無棘說著說著想到過去的事情,嘴角微微上揚了。
  
  李蘇梅乍聽內容原以為墨無棘是要抱怨,可是看到他遙想目光中閃爍的是過往的美好記憶。
  
  陳大哥過去的師門……李蘇梅大概能猜到,以前有在課堂上學過,她心裡滿滿好奇心想要問那個門派的事情。可是墨無棘特別隱姓埋名斷絕自己的過去,那還是不要詢問比較好了,所以她壓下心中蠢蠢欲動的好奇心。
  
  李蘇梅點點頭,放鬆身軀的後仰的身體,晃著光腳丫輕笑道:「喔~從外功練出內力也不容易,能輕鬆我當然選輕鬆的。嘻嘻,那聽陳大哥的慢慢來,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啊,今天就好好偷懶吧。」
  
  墨無棘原本想糾正少女說的「偷懶」,不練內功可還有非常多東西好練的。不過少女話的內容吸引起墨無棘的注意。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墨無棘咀嚼這話。
  
  熱豆腐不能像烤肉一樣咬一口到口中,那樣咬很容易弄爛豆腐,最好的方法就是讓豆腐放涼再吃。這句話看似簡單卻蘊含很多人生哲學在裡頭,簡單明了又保含深意。
  
  當他想稱讚這句諺語時,沒想到李蘇梅突然臉色大變,道:「啊!該不會這世界沒有豆腐?」
  
  「沒豆腐?想吃下山可以買一塊。」墨無棘又聽不懂少女再說什麼了。
  
  「咦?咦?咦!」
  
  李蘇梅表情變了幾次,她揉了揉臉,小臉泛紅不知是被她自己揉紅了還是害羞紅,訕笑道:「哪個……剛剛那句失誤了,不算……當我沒說啊……」
  
  墨無棘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啊!要洗盤子,我來洗盤子,別跟我搶喔。」似乎不想讓這話題再談下去,李蘇梅抱著碗盤飛快跑向河邊,嘴邊一直自言自語說著:「有帶著歷史課本就好……」
  
  少女非常可疑,墨無棘對此心裡莞爾一笑,這次真的遇到一個怪人啊。
  
  還在想著她又會做出什麼奇怪的行為時,突然又看到少女又跑了回來,她手上還捧著碗盤。
  
  「怎麼了?」墨無棘問。
  
  「那個,剛剛忘記說了。」李蘇梅調整手上的碗盤用一隻手捧著,那之空出的手比出大拇指:「陳大哥謝謝你的料理,超好吃的!謝謝招待!」
  
  「恩。」對此墨無棘只是微微點頭。
  
  他個性沉著喜怒不形於色,不過聽到誇獎他心裡還是開心的,廚師不管收到多少次讚美廚藝都不嫌多的。
  
  捕捉到墨無棘微微上揚的嘴角,李蘇梅滿意的邁開腳丫,捧著碗盤往河邊走去。
  
  「對了,你會洗嗎?」墨無棘道。
  
  兩人相隔一小段距離不過在河邊的李蘇梅清楚聽到,有趣的是哩汐哩汐的河水聲沒能蓋住這聲音,彷彿在耳邊說話似。李蘇梅感受到聲音中蕩漾的內力,知道這是傳說中的傳音功。
  
  她不會這種功夫,於是雙手捧成圓放在嘴邊當小喇叭喊:「我知道用河沙。」
  
  她知道在一些沙漠國家就是用沙子洗碗盤的,而河沙就更方便些了。
  
  「肥皂會嗎?」墨無棘聲音再傳來,他手裡晃著幽黑的塊狀物。
  
  「有肥皂?當然會!」李蘇梅眼睛一亮。
  
  墨無棘隨手一拋,落下時剛不偏不倚落至李蘇梅的手中,雖然與李蘇梅記憶中不太一樣,不過那觸感確實就是肥皂。有了肥皂對付油膩的烤肉就方便多了!
  
  「……咦?肥皂?」李蘇梅看著手中的肥皂腦中一片混亂。
  
  她意識到可怕的事情。
  
  「肥皂?已經有肥皂了?」李蘇梅痛苦的跪在河中,任由河水染濕衣裙,那模樣就像是萬念俱灰,又像是在用河水沖刷破碎的心靈。她一臉痛苦的喃喃說著:「穿越要發家致富的兩大法寶……就這樣沒了……太慘了吧……才怪!」
  
  痛苦神情瞬間在臉上消失像是沒有存在過似,她目光堅毅的望著遠方天空:「哼!被騙了吧,剛剛是我急性演出騙你的,老天爺你以為這點就能打擊我?穿越然後發家致富什麼的我才沒有想過呢!因為——肥皂、玻璃什麼的,我本來就不會做的!
  
  「我就爛!哈哈,論最廢的穿越者的,老娘肯定能上榜,哈哈哈。」
  
  墨無棘遠遠看著,少女在河邊又跪又跳又哭又笑的做著各種奇怪行為,心想這是她國家的洗碗時要做的儀式吧。洗碗也要做儀式?還真是奇怪的國家啊,真好奇這樣特別的國家會做出怎麼樣的料理。
  
  呵,這世界果然很大。
  
  
  
  李蘇梅赤足的在河中清洗餐碗,她彆扭的研究著使用肥皂與刷子,她想不到這裡有肥皂,只是跟她用習慣的效果時在差很多,還有這刷子時在用不慣。
  
  她沒有去詢問墨無棘,剛剛她只顧著吃自然要接過所有雜活,可是假如自己問了他怎麼用肥皂與刷子,那麼這位好心的大哥肯定會自己接過洗碗盤的工作的。
  
  不得要領必然會事倍功半,但那樣也沒關係,她相信自己可以把這雜事慢慢做好的。
  
  李蘇梅哼著無聲的歌,她很開心因為她知道墨無棘剛剛在說謊。
  
  李蘇梅知道自己身體中的內功肯定不像墨無棘說的那般,而且她大概知道自己這奇怪的內功怎麼來的了。明明自己對內力、經脈、氣血什麼的一點也不瞭解,可是她卻又一點也沒有隔閡的接受著來路不明的內力,彷彿這是原本就是自己的某個器官一樣。
  
  她知道,卻也不知道。
  
  這處境相當特別,她實在不知道怎麼說明。
  
  而就在這尷尬局面墨無棘「剛好」說出個奇怪的內功理論,就這樣把事情接過去了,這讓李蘇梅大大鬆一口氣,這樣一來她就不用頭痛怎麼唬弄過去了。
  
  「哈哈,這位大哥真不會說謊啊。」
  
  是說謊的,她知道墨無棘是故意這麼說的,給彼此有台階下來。既然墨無棘給了「解答」,那就意味著他不會深究了。墨無棘不追問過去,這讓李蘇梅感覺輕鬆許多。
  
  素未謀面救了自己還給自己有吃有喝,又不追問自己的過去及一些不好說的秘密……
  
  「真的是一位好人呢。」
  
  「……」
  
  感受到背後的目光,李蘇梅立馬彎下身繼續與髒盤子奮戰,「啊,這髒汙好難刷!」
  
  唉,自己很有必要改掉自言自語的習慣!
  
  不過自己應該不是個喜歡自言自語的啊?
  
  她想了想自己這習慣是跟一個跟以前朋友說話養成的。
  
  那位朋友也是一位好人,就像墨無棘一樣會幫助陌生人的好人。
  
  或許就是因為這點相像覺得自己是在和她相處就出現這習慣了吧?
  
  世界好人這麼少,想不到剛到這世界自己就遇到了好人,自己還真是好運呢。
  
  話說……
  
  望著手中被肥皂泡泡包裹的盤子,李蘇梅心中有個疑問。
  
  正常人會背著鍋子、碗盤出門嗎?
  
  就算是廚師,那為什麼廚師會背著廚具來到人煙稀少怪物遊蕩的深山中呢?
  

這一回改了好多次,上禮拜其實就寫好了,結果改了一整個禮拜才寫成現在這樣030
拔掉幾個梗……原本女主被主角關心說,是不是活在一個充滿毒物的世界才會不怕毒?
不過這句話怎麼寫都寫不通順於是就打掉不寫了。

李蘇梅會的功夫其實就是穿越故事常見的「外掛」,每個穿越者都會有能力
她的外掛是「吞天訣」讓吃下去的東西化為內力,而且吃不胖且還會幫忙消毒,是超方便的外掛。
穿越者最不習慣的是衛生,一般穿越者一定會拉肚子好幾天才能適應,她則沒這問題可以盡情大吃大喝
超爽啊ヽ( ° ▽°)ノ

故事中提到的肥皂其實不是宋朝有的,那時候是用「香豆」,某種植物,超貴的,主角拿的是用豬油做的現代香皂,那是現代人帶去古代的技術,製作有點麻煩但成本不高,也證明有穿越者的存在。


127 巴幣: 10

創作回應

紫月靈
吞天訣....聽起來真是個超棒的外掛!!!
2021-01-30 23:24:16
新人×文龍
超棒的!這才是穿越最好的外掛!
2021-01-31 22:40:21
紫月靈
吞天訣....聽起來真是個超棒的外掛!!!
2021-01-30 23:24:16
冰鳩
千空:肥皂跟玻璃?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當然是先做手機跟汽車
2021-01-31 19:40:39
新人×文龍
假如是千空穿越……很快就要改朝換代了XD
2021-01-31 22:41:4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