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RPG四期創作】【CH5】唯

樂之 | 2020-11-29 18:25:09

【主線:終焉審判輪迴】
資料夾簡介
RPG之幻想國度四期主線的創作資料夾



My Sincere Warmate





↓↓↓良好的閱讀體驗請開啟↓↓↓
 
可在文章頁面右側開關,或在偏好設定常態開啟





Weight of the World
NieR: Automata OST

Keiichi Okabe|2017







  「顯然妳有藏匿傷勢的壞習慣,唯。」我轉兩圈身子,速度放慢,刻意地展示身上各部位:「看看我,多麼坦承,一點都不瞞著。」

  她略帶尷尬的表情真令我滿足。

  「上次哥布靈的箭傷不礙事?」

  「謝謝,已經好多了。」

  她側過頭希望避開我的視線,但那無濟於事,我怎麼會不懂呢。過了半晌,她好不容易擠出微笑,眼神飄向這兒來:「那妳呢,婕?」

  「只要還不到得讓別人抬著走的地步,我都回得到艙房內自我療傷。船就這些空間,誰都逃不掉的。呵~」脫下外衣,把雙手搭於她肩頭,眨起一隻眼。

  「我很好啦。」

  自由聯邦的凡薇莉亞號是一艘全帆裝船,船體寬闊,具有多層甲板,前後配有融合進船型為一體的多座瞭望亭,義勇軍成員即是在該些亭中執行衛哨任務。方才結束輪值,與搭檔約瑟夫分開後,我直接返往我們位於下層甲板的小臥艙,空間儘管緊湊,但該有東西的一應俱全。有窗,有床,有她。

  唯即將開始雙人輪值。義勇軍執行哨戒不為別的,就為防止拾淚者(Tear Picker)襲擊。那群有挺有面子的傢伙們本身無聲無息,總是偷偷摸摸地爬上甲板摸哨,或乘人不備破壞船體。我遭遇過兩次,可她仍未直接面對過,很有教育的必要。我攤開手,讓魔力之水做成的演示用迷你魁儡於掌心挑釁的比中指,接著重演翡翠將它迅速摧毀的過程。

  「根據尤克長官昨日分析,拾淚者只有在脫離水面並轉變成人型才會發難,理論上在戰鬥中途不慎落水,也應無立即危險。」

  「嗯,我明白。」

  「可是落水本身就已經夠糟了,淚窟很昏暗,沒人看得見妳,會被拋在後頭。妳不想變成那樣的。」

  唯注視我,眨眼。每當我們兩人其中之一即將出任務,類似的眼神便會出現。我一邊解釋水人的弱點,同時繼續觀察她,這位外型俐落的東方劍士學習時很專注,但她的眼神正透露許多事,而她的想法也並不難猜。當我講完拾淚者不具有核心,只能將其打散的結論後,她僅是點頭。自回到房內以來,她話並不怎麼多,我牽起夥伴的右手,指尖落於手背上,旋轉輕壓,幫助她舒放壓力。

  「唯,妳呢?打算用魔法對付牠們嗎?還沒見過妳施展過術式。」要是哪天妳打算開始詠唱了,那場面肯定很迷人。我心想。

  就見她搔搔臉頰,瞥了眼繫於腰間刀,答道:「我準備直接用這柄刀應對,先前送去『鍛造工坊』融合某些素材精煉後,現在它可以觸及魔力、能量等無形之物了,要切割液態的拾淚者也不成問題才是。」

  「這是否意味著,妳對武器本身之物理打擊信心不夠呢?呵。」

  唯欲言又止,手抬了又放下。

  「或許,妳仍需要魔法師的協助……」我眼睛飄向板擺桌上的哨戒輪值表,搜索著她的名字,「……如果那個人不是我……」

  看來唯下一輪的搭檔是林衛真。很可惜,似乎不是名魔法使用者。

  「……我是不會吃醋的。」

  我視線最終落在她的刀之上。

  「妳正在想跟我一樣的事嗎?」我故意問道,她尷尬地回以微笑。

  「來,把刀給我。」我靠近她說。










  接起唯的武器,呼喚起水,很快地,它將回應我的盼望,賦予神奇。

  在想法變成魔法之際,腦海中忽地浮現昨天之事。

  那些事或許發生在夜裡,或許又不是。在淚窟內航行,就該認清時辰並不重要,因為周圍總是昏暗、深邃、靜謐、且潮濕,人們被那氣氛給感染,不交談,也不動作。

  與我同哨的搭檔是0078江沄湮,這名同樣來自東方的修練武者外表給人第一印象是沉默寡言,甚至有些不怒自威,可她其實為人謙遜,笑起來時一點都不背叛其外貌年齡。

  她把沉默寡言表現在戰鬥上。

  迅捷流暢的拳術之間,娜內勁催出寒氣,湧向前方,冰凍對手。在昨日,她的對手是我呼喚出的環形水牆,水牆豪華地包住襲擊我們的拾淚者,將其纏在原地,觸弄著、碰撞著,令它困惑,寸步難行,直到被完全凍結。

  江旋即縱身而出,一舉擊碎冰柱。

  那是我首次與她共同戰鬥。感謝流水的親和,我們兩人合作無間,迅速克敵而勝,只可惜拾淚者數量不足,沒能提供更多默契發揮的機會。然而當敵人敗走,戰意緩和,恢復執哨警戒的狀態時,回歸的理智這才告訴我,航行中不遭遇更多對手才是理想狀態。

  戰鬥結束,我收復心神,閉上雙眼,整理思緒。

  睜開時,我再次聽見水的回應。










  她單手橫舉刀,消光金屬表面在臥艙燭光中仍然映出朦朧微弱的橙光。我兩指輕夾刀尖,順著刀刃曲線朝她滑去,直到護手處,金屬頗涼,但遠不及冰的冷。每當水氣在我指間凍結之時,觸碰到的任何其他事物都熱得像火焰,我正準備將之冷卻下來,冰寒的擁抱,凝固的征服。

  我對即將承接魔法術式的媒介得有所理解,認識它的本質與長度,預測該出多少力氣,呼喚什麼樣的魔法。對於她,也得是。

  攬住她的肩,兩人並靠一起,兩隻手分享刀柄,我具現化對水的呼喚。

  「晚孚(註),阿庫亞,聚集。

  水依我的意志成形,接著凝聚成漂浮的球。

  「懸浮的阿庫亞,」我雙目直視那顆球,緩緩說:「展開,凝結為霜華,依吾引導,平整而堅韌的稜鏡,凝固所指的切穿之物。

  水球旋即變扁,變長,同時顏色轉淺,它正在一邊凍結一邊變形,以利為所用。我們奈特路西稱這種水為霜華,並整合進我們的魔法語言中,我希望它包覆唯的武器,賦予其進攻時附加寒冰魔法屬性,為此,霜華必須平整均勻地覆蓋。

  「霜華稜鏡,固鎖。亞希挪,束止。

  唯目不轉睛地盯著這一切發生。

  這便是我為武器賦予冰魔法能量的術式施展過程。我們一族以語言導引魔力,利用它影響環境,實現我們希望的目的。高強的奈特路西可以在腦中高速並行描述完整魔法語言,發聲詠唱則為增強關鍵部位之實現,可無論如何,詠唱語言必須有明確開始與結束,形成閉環,術式方會始動。

  術式完成,冰之屬性轉移進受體內部,原先承載它的薄冰碎裂,成為水氣消散。唯的刀刃散發冰藍魔性光輝,我真為我們的魔法感到淡淡地驕傲。

  「好了。」我這才放開她,「拿起這把刀,妳要砍,要刺都行,妳只管命中,凍結物體的事就交給它吧。」

  「……謝謝妳。」

  「合理使用,效果持續時間夠妳站一整班了,要拿去對付拾淚者,三、四十次局部凍結不成問題。」

  聽完我補充注意事項後,她謹慎地收刀入鞘並整理起物品。差不多到了下一班該輪值的時間,我靠近她身後,越過肩頭隨意觀看桌上的信紙。

  「這是什麼?嘩,原來妳也寫情書。」

  「才不是情書。」她抗議。

  「瞧妳尷尬的。好啦,快去吧。」

  把整裝完畢的唯推向門外,臨別之時,朝她耳邊吹了口氣:「我把床暖好,等妳。」

  她縮了縮脖子,笑了。

  她跟我一樣期待著溫暖被窩,哪怕我摸起來寒冷如雪。








- CAST -








- PLACE -


凡薇莉亞號







- MISSION -

【繼續深入】

西方要以偷渡的方式深入梵亞斯、南方則開始了「資訊戰」,準備深入吉埃伯所隱藏的歷史中,不管是哪邊都無法掉以輕心,距離預計返國的時間也越來越近了,這關係著你們能否平安回家。請描寫自家角色旅途的過程與心境,以及來到新地點(光榮勳章、薩爾巴德)後,所參與的活動。







- IMAGE CREDITS -







- NOTES -

晚孚(nokta sincera),直譯是「夜晚謙誠」,是奈特路西魔法語言十三啟動語之一。
後續接的阿庫亞(aqua)指「水」,代表所要施展的魔法是水系。







- WORD COUNTS -

2,627








  我跟唯有個共同的筆友名叫吳名士。

  那位先生此刻人在吉埃伯,雖然方向不一,但我們全都為了相同的目的努力著。

  隨著凡薇莉亞號駛進淚窟,直入失樂園,任何通信網來也隨之中斷,我們的信當然寄不出去。但我想啊,在解決問題返回後,於阿斯嘉特重逢時,在那一刻,這一切不便都能一笑置之吧。




(完|Fin)






❉ ❉ ❉

313 巴幣: 2156
蘇雪
感謝姬友大力相挺,淚窟戰全靠隊友w!
2020-11-29 18:29:43
樂之
耶嘿嘿[e6] [e7] [e6] [e7]
2020-11-29 18:31:02
小洛
Qwq 這位姐姐請不要挑逗我家阿姊
2020-11-30 01:17:24
樂之
來不及了呀哈哈[e24]
2020-11-30 01:26:50
可拉斯尼格拉斯
「接起唯的武器,呼喚起水,很快地,它將回應我的盼望,賦予神奇。」
賦予武器屬性可以寫得如此浪漫...啊嘶

『把整裝完畢的唯推向門外,臨別之時,朝她耳邊吹了口氣:「我把床暖好,等妳。」她縮了縮脖子,笑了。』
難得一見的嬌羞表情,只留在少數幾人的回憶中
2020-11-30 13:27:23
樂之
千古難得一見XD
2020-11-30 13:54:2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