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RPG四期創作】【CH24】那時下著雨

樂之 | 2021-10-12 20:26:54 | 巴幣 150 | 人氣 183




There Was the Rain




 




Ashes of Dreams
Keiichi OkabeNieR: Automata OST|2017






  那時下著雨。

  銀髮公主睜開眼睛,從被褥中坐起身,纖細而緊實的軀體還沾有剛剛冒出的汗珠,胸口起伏仍快著,困惑又恍惚,直到終於分清楚夢境與現實的分界線,身體方才慢慢放鬆。周圍很暗,時間應該還很早,枕邊人沒有反應,肯定還熟睡著呢。

  睡意迅速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不停地回想,以及淡淡的苦惱。被褥所在之處是個安全又溫暖的空間,甚至稱得上有些溫馨,適合兩個人交換私密話題,可就是空氣不太流通,能令人待久了便昏昏沉沉,不怎麼會把行軍所需的力氣趁著夜色用在其他地方。

  公主伸出一指,那指尖迸發出微光,擺了擺手,微光旋即脫離指甲,漸漸變成更大的球體,總算照亮她的臉。公主利用這柔和的光線打理自己,她輕聲呢喃,汗水浸濕的襯衣就乾了,皮屑離她遠去。她潔牙漱口,畫好眼影,塗亮唇瓣,穿上衣裙,套緊鞋襪。對隨身鏡中之人眨眼,她是如此潔淨,彷彿路途上的風塵與她無關,不留下半道刻痕。

  一切完畢之後回頭,那枕邊人的呼吸仍平緩著。她莞爾一笑,轉身拉開棚門,踏入清晨的紮營地。

  公主大口吸氣,吐出,重複了幾遍,活絡血氣,這樣才能真正從教人不快的夢境中甦醒。外頭很暗,雨雲遮蔽整片天空,與樹林林冠的輪廓分不清彼此,望向從東邊延伸而來的路,遠方盡頭的地平線有一縷橙紅色。日出了,在阿斯嘉特的方向,世界僅存的輝光。

  那時仍下著雨,雖然全被擋在天頂狀的遮雨結界外,沼味仍可以飄進營地,濃重且持續著,相似的氣味令她不自禁地想起阿斯嘉特雨天裡的自然休憩區。這念頭衍生成為對兩者之間的比較,但它們其實根本不能比,這片遠離文明的林地充滿野性,在在提醒著她,這條路通往戰場。

  夜哨交班的同袍朝公主頷首,她總是微笑以對,交身而錯,他們期待著夢鄉,她則越走越清醒。公主於帳篷間穿梭,又經過些許過於早起或過於晚睡的人,靠近營地中心的大營火,遠離邊緣黑暗的樹林。公主其實怕黑,幸好她非常善於隱藏那份不安的感覺,因為她自己即是火焰,隨時都可以燃燒,綻放出熱與光亮並成為勇氣。她抬手將這份勇氣分享給大營火,又與邊上湊一塊彈奏樂器的狼族義勇軍一同添加薪柴。

  公主獨自尋一處空椅坐下,面向火光,放任自己胡思亂想。想起熟悉的事物,在意著的人,猜測起強大的敵手,擔憂著飄渺的未來。手裡有一隻小梳子,順著銀色髮尾往下梳滑,緩慢但確實。她借用不遠處的樂聲,假裝頭髮也是某種弦琴,而梳就是弓,拉奏出只有自己聽得懂的橋段,在腦海中交響。

  接連幾日以來,隊伍裡似乎普遍缺乏笑聲,壓抑的氣氛溢於言表,因為沒幾個人希望自己的笑被當成敵人將他腐化了的跡象。她感覺大家正極力克制幽默,彷彿全部的快樂都在那癲狂之夜裡消耗光了。不過那種快樂是虛假的,再多也沒有用。那病需要解藥,而解藥就是自己這一群人,他們挺身而出向西行進。可在如那夜危急之中,又會有誰能是解救這一群人的解藥?

  是黎明時分,漸漸有義勇軍們攜帶食物和裝備前來到營火處開始了新的一天。這通常是一整天中人們最少話的時刻,心思敏感的人就會像公主這樣不自禁地亂想,他們總要多花些力氣抓回到處亂跑的思緒,他們習慣獨自專注時閉上眼睛。

  再度睜開眼時,公主驚覺世界仍是暗的,連營火也看不見了,臉上很是溫熱。一縷熟悉的氣味繚繞在鼻子邊,那氣味來自植物,她聯想到男爵的手,並且意識到正是那雙手遮蓋了自己雙眼。

  他早就醒了,肯定的。一路尾行公主至營火邊,觀察她與別人的眼神交際,窺視她的擔憂與嘆息。

  她把那雙討厭的手拿開,轉頭,對上男爵金黃色眼瞳。他是如此的溫柔、可靠、散發著安全感,他真是糟糕。公主昨夜就是在同樣的氛圍中於他的懷裡沉沉睡去,她對他莫可奈何。

  又或許,他就是她的解藥?










  那雨仍在下,獨樹一格的她喜愛淋雨,可惜雨滴全被擋在屏障之上,實在令她掃興。

  黑髮女術士很早便醒了,早到別人都以為她不曾就寢。她利用人們普遍認為術士很神秘的刻板印象隱藏自己真實的意圖,儘管她其實是個豁達又健談的夥伴,本身卻是十足的夜行性動物,在夜裡的營地中神出鬼沒,躲著那些她沒心思應付的搭訕對象。

  就野外夜宿標準來看,這個林間露營區的條件相當完善,速度與安全性兼顧,為數不多的缺點就是鄰近處沒有顯著的瀑布河流,就算有,也不得任意脫隊去來頓舒爽的沖洗。身為流水魔法使用者,河流可以補充魔力。

  女術士聳聳肩,挑選折衷方案,她抓準機會,溜到遮雨罩的邊緣,仰頭並張開雙手歡迎雨珠子洗禮。水落在了頭與肩,順著髮絲與身體曲線往下滑,染濕衣物與肌膚,通體沁涼,渾身舒暢。她刻意瞇眼而不完全閉上,秀長的睫毛攔截水滴,就像依附於葉子絨毛上的晨露,微光照耀下綻裂出七彩之影,就好像拿萬花筒看世界,迷人不已。

  在拔營啟程之刻到來之前,女術士的清單上列出她最好做完的各種事。她應該即刻去烤火,享受溫度的撫慰,然後她必須進食,外加一杯收納在貝沃克承載者裡的檸檬紅茶。也有其他成員逮著機會就將行軍過程布置成像在郊遊旅行一般,她與他們差不多,相信那責任越是重大,閒暇時刻越是神聖可貴。

  是黎明時分,大營火周圍有不少志同道合的人,他們有些人選擇放空,有些人專注著吃飯,還有人振筆疾書,將寫好的紙摺起塞進信封,回寄往越來越遠的阿斯嘉特。有那麼幾刻,人們不約而同的一語不發,徒留柴火劈啪聲響,與外頭雨落樹梢的聲音對峙著,吵雜,卻很寧靜,那氛圍促使女術士抬眼,觀察起享受中的同袍們。

  銀髮公主和綠髮男爵又摟又抱,閃光照耀著斜對面吃麥餅的女武術家。

  藍髮的雙馬尾少女專注於閱讀,全然忽略身邊另一女孩的騷擾。

  金髮青年伸出木條拿營火烤著餅,旁邊的疤痕老兵專注保養槍械。

  還有那藍髮少年領著顏色相反的兩個蘿莉做早操。

  最後,她看見那名有著俐落黑髮的東方女劍士正在啃麵包。她認識她,熟悉對方堅毅的嗓音、面對敵人的架式、以及夜裡熟睡的面容。她看見她就像初開的花朵,彷彿散發出香氣,教人迷醉。

  營火火光把人們的影子拖在背後長長一串,女劍士的也在其中,搖曳光線使它變幻多端,漂泊的人啊,不定的心。

  她回想起戰鬥中女劍士的狠勁,腦海中閃現些許那充斥痴狂笑聲的夜裡,後者的刀是如何劃過變異者身軀,而它們又是怎麼樣噴血倒地。男的、女的、老人、小孩。耳邊響起那些受害者的親人在女劍士背後撕心裂肺地叫喊,控訴她殺人,怪罪她奪走希望。

  想著想著,女術士不禁停下腳步,眼神從愛戀變成憐憫,又從憐憫轉為敬仰。她拋開雜念,繼續走向女劍士所在之處,步伐不再如原先那般輕忽。

  來到跟前,女劍士抬頭望向她,她低首迎接視線,水珠子仍自髮尾滴落著。她給對方一抹笑容,不說一句話,單膝跪立,托住後者空著的手掌。

  那隻久握劍柄、飽經風霜、長有厚繭的手。

  女術士毫不在意別人是否會尷尬,她憐愛的捧著那手,低下身去,以騎士對領主的服從與奉獻禮儀,輕吻她的手背。

  那個早晨,雨一直下著。人們不說話,但心思真誠地寫在臉上。




(完|Fin)










- PLACE -


道標樹露營地







- MISSION -

【瘟疫章.之

踏上前往西方、與教宗諾亞商議「瘟疫之災」的旅途後,義勇軍第一站來到部分人曾經去過的輾土城,並且在那裡遭遇了不明敵人的襲擊,也讓義勇軍被迫離開這個據點,前程迷雲重重而徬徨不安。







- IMAGE CREDITS -


Commons Pixabay


Avatars RinmaruGames



亞茵
夜臨婕
江河浪
金錢奴隸✖幽零(zero0813)



BOOK(bookman0724)



林衛真 天樞(a0961168268)



間桐 實 EJAMI(o91196788414)



泰佩里恩.藍莓 としみ



曼迪歐 亮晶晶(cute55213







- WORD COUNTS -

2,432








❉ ❉ ❉

創作回應

黑い影
無法歡笑的時間
2021-10-12 20:47:16
樂之
會被誤會owo
2021-10-12 22:30:11
銀嵐
這時候該學貓或狼,用其他肢體來笑嗎?
2021-10-12 21:27:38
樂之
肢體語言!
2021-10-12 22:30:16
小洛
對隊友使用閃光攻擊,好像不太好[e29]
2021-10-31 17:02:23
樂之
地圖砲!
2021-10-31 18:10:4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