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RPG四期創作】【CH17】食物與我同在

樂之 | 2021-06-14 19:48:57 | 巴幣 1178 | 人氣 185




May the Food be with Me





 




In the House of the Inventor
Luis Humanoide2019






  ──我離不開吃的,食物與我同在。

  走進那阿斯嘉特各大圖書館和各大書店,逛到那些文學作品區,你非常難忽略那些以魔法為主題的奇幻小說。這個國家以魔法為立國之本,相關題材當然自古以來便是文學界王道,各類情節設定如森林裡數不清的枝椏般鋪展且怒放著,百花撩亂,真叫人心醉,可不是嗎?

  但是有一點:魔法是神祕的。它不是什麼人都能夠用的,就算能施展術式,那個過程中也必須令別人聽不懂。魔法還得同時強大又任性,最好要因為某些自身原因而不能夠一次解決掉所有的問題,就像隊伍裡的魔法師必須把冒險中主要的問題留給走在最前面的勇者和他的劍,哪怕她無所不能也得做壁上觀,這樣故事才講得下去,堪稱奇幻文學經典法則。

  而那些濫用魔法的、無視上述默契的、或是魔法師角色太有個性以至於不務正業的種種情況,當然就難登大雅之堂,僅能屈就於輕小說或漫畫。

  歷史上是有出過那麼幾個叛逆奇才,在其成名作品中將非典型魔法師發揮到淋漓盡致,例如史詩奇幻《默戒》和青少年奇幻《海莉.播特》等,都出現過「胡鬧的魔法師」角色。可這世界就是如此無情,非典型神作之所以叫神作都只是因為它們描述了某些討人喜愛的例外,而有例外就意味著有主流存在,過了幾十個世紀再多例外都撼動不了的那種主流:神秘、自戀、固執的魔法使用者。

  所以上述跟我又有什麼關係?

  有看我的行軍日誌,相信你已經明白我也是魔法師。我比一些同行更講究,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開,不總是故作神秘、講話捉摸不定,施展術式時所詠唱的語言,你沒受過專業教育也能聽懂。我顯然是個例外。

  加入了獨樹一格的四災義勇軍,在極度非典型的世界災難時代裡,做著本應普通、卻在主流奇幻文學中幾乎不讓魔法師進行的重要任務──

  張羅吃的。

  是的。行軍中若不計與惡戰鬥和為愛挑逗的次數,我最常幹這類差事。

  在輾土黑市買食材、在行軍中烹調宵夜、在沙漠裡尋找綠洲果樹、在這生機盎然的山林裡狩獵會電人的肥美的羊,順便解決想吃了我們的食人巨魔。

  哎。

  就說我離不開吃的,食物與我同在。










  其實,只說魔法師有例外並不公平。魔法師再怎麼醜,在被改稱為薩滿之前也起碼有個限度。奇幻文學裡你會發現角色的美與醜微妙地決定了他們在正反兩陣營之間的人物定位,雖說邪惡魔王手下不是沒有性感美豔的女幹部,但對比起勇者身邊的俊男美女,那數量怎麼算都是有差距的。很遺憾地,這種偏見也是主流的一部份。

  就說巨魔吧,那頭在林間差點把我給怎麼樣了的藍皮傢伙,牠們作為故事中的大嘍囉實在很好用。牠們很醜,身形巨大,力氣與個性一樣蠻橫,揮舞著樹幹和巨石無差別破壞,若故事進行中有一些改變地形的需求,傢伙們能夠完美勝任。巨魔還有智力,只是沒聰明到能與人(當然也包含了魔法師)溝通,就算做得到,話題也大多是吃的,切牛排般品論獵物身上不同部位的口感。

  顯然地,巨魔頗實用,可就是很少有牠們披上主角光環的場合。阿斯嘉特理論上應該要有巨魔,其中甚至有冒險者,但我覺得義勇軍不干牠們的事,面試官們可能存在種族歧視的嫌疑。或許嘍囉永遠只能是嘍囉,掄著巨棍在山林中遊蕩,專挑不務正業的魔法師塞牙縫。

  牠突然出現,撞倒大樹製造噪音宛若落雷,在我身後是地動山移。當時我正在施展精緻的魔法,將山間溪流的水變成凝膠裹住獵物,方便同隊的女戰士唯能夠過去一刀砍下頭來(補充一下,她對任何獵物都是這種標準作業程序,其中不乏松鼠、兔子等可愛小動物)。我們義勇軍為了吃的也沒能和善到哪去,於是溪水玩著捏著,巨魔就算帳……噢不,就覓食來了。

  拿來綑綁齧齒類鼠輩的柔弱之水當然奈何不了巨魔,如果多給幾秒鐘的時間,我就會將水重塑成高壓水刀,過程中把松鼠擠爆也在所不惜啊。不過唯的反應更快,她大叫一聲(儘管音量沒巨魔響)示警,然後猛地撞向大傢伙……當然不是為了推倒牠,而是攔截朝我打來的樹幹。她成功了,角度關係我沒能看見她怎麼辦到的,但是當腥濃的巨魔血緊接著濺滿我身的時候就明白了。這位來自東方的堅毅劍士解決問題的方式簡單易懂,不外乎一刀,切!藍皮膚的手臂掉落地面,巨魔驚天嚎叫蓋過唯接下來想對我說的任何話。

  隊伍中的另一名成員,同樣來自東方的格鬥家江沄湮走在前面,當時正在把兔子狐狸撿起來要排排好,所以她的魔法師朋友差點遭殃時沒能及時反映。總算回來時,她便見到被糟蹋了的我,以及盛怒之下被唯引到大樹間的巨魔。由於林子裡都是牠的高分貝咆哮,言語溝通並不方便,我們於是就著本能、戰鬥默契與一些恰到好處的怒意展開圍殺工作。

  由唯充當閃避坦克,江做為干擾者拳打腳踢,兩人不僅纏住了巨魔,還逮著不少機會猴子般跳到傢伙背上要給牠痛快。而我呢,也是猴子,我違反魔法師常識攀上旁邊的樹,跨腿坐在大樹枝上圖個下盤穩定,然後雙手泛起了藍光,水刀與冰彈連番往巨魔膝蓋招呼。題外話不得不說,膝蓋是個教人哭笑不得的部位,它迫使勇者轉職,讓骷髏無奈地喀啦啦散一地,對巨魔也不例外,迅速地就逼得牠腳步踏入狹縫,黃黃大眼睛最後死盯著劊子手一般的劍士撲上去一刀,切!斗大頭顱滾落,污血又噴得滿身。

  為了吃的,以及不讓自己先變成吃的,手就必須髒。

  我運氣比較好,挑對了屬性,做為魔法師不務正業的程度經常能把能力發揮在有所需求的場合裡,例如呼喚來清水洗淨自己和劍士朋友的身體,再讓它一滴不留的離去,保持女人喜愛的乾爽狀態。見江充分運動後滿身大汗的情狀,於是順道把她一塊洗了。

  奇幻文學裡很少描寫經典元素魔法的各種生活應用。可惜啊,如果那些大作家有那麼些科幻小說家具有的前瞻性,後者寫書賺版稅之餘,還有把書中特別的能力用法拿去申請專利,誰知道呢,哪天被看上了就發達囉。是的,我也那麼做過;「
流水魔法(Water Magic)」或許很有古典魔法學的味兒,但是「術式驅動應用工程水型(Spell-Powered Applied Aqua Engineering)」聽起來更具未來性。

  危機解除,但覓食之旅尚未結束。我們還沒打到半隻電人羚羊,所殺死的也不是林子裡最後一隻巨魔。聽唯說她的獅鷲被另一頭大傢伙給纏住了,我祈禱著,願牠不要成為像翡翠.霜雨所描述那可口的、巨魔齒間留香的肉渣。

  哎……

  請原諒我。

  我真是離不開吃的,食物與我同在。




(完|Fin)




- CAST -







- PLACE -


喀爾登山巒區







- MISSION -

戰爭章.之四

薩爾巴德一夕之間淪陷,陷入音訊全無的狀態,義勇軍一行人逼不得已將克里米昂號轉往安全屋安置,並且在那裡結識了AI雅盧與被救回的璐緹絲,調查隊有了目標,即將前往西方阿斯旺、斬首隊則留在安全屋等待奪回薩爾巴德的機會。







- IMAGE CREDITS -


Commons Pixabay


Avatars RinmaruGames



夜臨婕 可拉斯尼格拉斯(maxeggq2000)



BOOK(bookman0724)


江沄湮 金錢奴隸✖幽零(zero0813)







- WORD COUNTS -

2,194








❉ ❉ ❉

創作回應

可拉斯尼格拉斯
隊伍中有水魔法師真的很便利(各方面
2021-06-14 19:52:31
樂之
綜合補給車OwO
2021-06-14 19:53:03
諸葛仲林
為什麼那個巨魔讓我幻視到其他遊戲上頭
2021-06-14 21:46:20
樂之
很多遊戲裡有巨魔XD
2021-06-14 22:51:37
喵君
[e12]
2021-06-14 21:48:41
樂之
[e5] [e5] [e5]
2021-06-14 22:51:2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