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歷史紀錄 作者篇 0037 政治正確與不正確

林賾流 | 2024-02-27 00:31:30 | 巴幣 20 | 人氣 56

>>(抱),但這三個字有點政治不正確,還是建議幹你娘的受詞改個性別。拍拍。
 
這是給一位工作壓力很大的朋友的回應,因為我輕率回了這句話,以下解釋我不是在說教的脈絡:
 
我花很多年努力在很多次情緒上頭罵髒話時減掉最後的女性受詞如幹你「娘」,或乾脆戒斷就是女性性器官的髒話如機掰,但我還是會罵髒話的,尤其是「比較」社會化後。我在作品裡寫的髒話都有刻意注重這點,盡量避免或者是反諷需要,儘管我的角色的確是情感奔放。哪怕是在四下無人時脫口而出我不想要的髒話,我也會後悔然後要求自己下次更小心。不是依附於什麼主義,而是我自己不想形成內在的矛盾,或者直接點說,雙標仔。
 
但令人為難的是,我不會因為不想雙標,就自動不會雙標,這需要刻苦修行。
 
(以下髒話刻意用諧音字,因為我真的不喜歡照實打出來。)
 
如果這輩子耳濡目染當「發語詞」已經罵了很多次幹拎涼或幹拎老目,我覺得應該要多罵罵「幹拎北」補回來,就這麼簡單,因為人生剩餘時間有限,造口業要陰陽平衡,我沒在開玩笑。
 
但我自己,其實就只罵動詞,頂多加上始作俑者當受詞,我的確有意識避免地圖砲。
 
其實那句留言也是鼓勵友人改成幹拎北繼續罵,政治不正確那邊是個玩笑,我本來以為你知道我起碼是個注重泛性別公平且對政治正確保持鐵血觀察態度的人,如果我知道你不知道,那我以後就不會開這種玩笑。那句重點還是鼓勵你罵到爽。我是自認沒有說教的意圖,因為我厭惡對朋友有上對下的態度,但我無法心控別人怎麼想,這方面我不是第一次遇到,但我自己知道有沒有,沒有的事我不認,因為以前被情勒過很多次我已經學乖了。頂多只有到忠告,但我也知道情緒上頭最好就別對話了。當時你最好就是先處理工作然後好好休息,而我也不想承受你的情緒。
 
只是告訴你,以後我不會說別的,就給你個拍拍。
 
這段我故意放在事發三天後的週末另發私訊,希望你已經度過難關了。
 
※※※
 
餘下是我固定記錄想法自戒。
 
至於SJW,我得說幹拎北還是句歧視用語,所以我擔不起這三個字母。但我知道有時候大家需要發洩情緒的發語詞,我只是提議另一種政治不正確,這不值得學習。
 
真要說我自認有過SJW的發言,還要回到二十多年前,冷泉映月還是最原始的黃色免費論壇版本,有位寫BL故事的作者貼文後覺得發在文藝言情板不合適,有讀者反映尷尬,希望能獨立開一個BL故事板,引起討論區文藝板是否應接受BL作品發表或開新板的討論。
 
當時作為奇幻板主我當時立刻就強烈反對並直接開戰那些專板派或調性不同派,因為我是(創作上的)基本教義派,還因為那些說風涼話的傢伙(平常喇D屎的損友們)根本不懂管板和鼓勵作者鼓起勇氣發表完成故事有多他喵的累!是要從哪生一個有愛的BL板主出來?
 
還有當時我仍堅持對「耽美」的定義就是日本文學中泉鏡花那類相對社會寫實派的幽幻詭麗原始出處,因為我認同的是那種不受主流政治正確動搖的自我美學和封閉世界風格,它可能包括但不會單指BL,因為這是風格定義,甚至不是題材,更遑論人物性別,但這不妨礙我替BL發聲,因為作品就是作品。
 
反對的理由是我認為預設文藝言情發表區為BG,是對BL的歧視(還是創作者自己歧視自己的作品),既然故事類型劇情文風依然是文藝言情,主角同性別有何干係?那就符合該板發表資格,也應該發表在哪怕BG作品居多的版面上(而且我會看也會回應!),因為板規並沒有限制主角性別種族,只有限制不能十八禁,何況當時站長就帶頭在文藝版發表男男主角的同志元素言情故事了,只是比較偏純文學筆法。小網站也分不出那麼多類型版,當時就已經有些類型板幽靈化。
 
當然實務上,當年BL在公開創作論壇上就是政治不正確,那時起點和晉江還不存在,應該,或者剛起步。我也可以預見多開一個BL專版下場就是沒人要貼文看文甚至包含提議分板的該作者恐怕都會發表不下去,因為網站風格流量就是那樣,當然更缺乏專門熟悉支持守護該類別的版主,只是個放逐凍原帶,然後等於集體沉默驅趕了一個小眾作者。
 
當然,我們還是不能強迫讀者的點閱率和回覆數,或者叫作者來貼文,創作發表的一切都該是自願且愉快的,不管寫或不寫故事,總之自然現象是政治不正確或風格劇情太小眾的作品得到的讀者冷暖回饋總是非常極端。
 
因為冷泉映月本來就是小型獨立文網,但我當奇幻版主時的確是刻意跨版看了很多作為讀者時不會看的作品,無論是劇情文風水準或人設類型,並且找出優點給予正面鼓勵,這一點現在我偶爾衝浪浮水還是會這麼做,我喜歡開寶箱的感覺。。
 
只能說,我從以前寫的故事都是非主流(不想或很難找到分類),不管貼在哪裡,都有勉強塞進縫隙的邊緣感,有些甚至是不符合發表規定的只能跳過(例如限定BL或不可思議要素,但是被使用者潛規則限縮成靈異要素),我在PTT marvel板常常就是遊走邊緣,或者就是在其他發表論壇找個不限類別或至少能貼奇幻作品的小角落,不會犯規被趕就這樣。
 
這也是我珍惜冷泉映月,因為那裡有一群人特別雞婆,會想伸手接下來看看你的故事,哪怕如今它已不在的原因。可惜BL的推廣當年在冷泉映月並不成功,因為實在沒對口的讀者,作者當然要另覓生路。也有其他大站如鮮網可發表,但那裡就是要和重口味肉文競爭了。或去PTT的大B板,但我當時不玩BBS不熟,後來也是因為文友有在那邊發表就會去海巡一下。
 
我當然當過SJW,在那個網路發表區才是我的現實世界,我的生活和朋友都在上頭的歲月,我在冷泉映月裡不但較真,還負責扮黑臉,除了性別議題,還會碰觸到其他歧視或不當借鑒乃至抄襲的敏感問題。只不過,現在我的SAN值和生命力已經很少了,一個人生與創作階段結束就是結束了,還結束了很多年,只是沉眠在我的有限記憶裡。
 
另外我一直很清楚正義要付出代價,我現在就還在支付國中時為遭霸凌者(不只一個、不分男女)站出來檔槍的代價,但我始終沒後悔,因為我非暴力反抗了,沒留下遺憾:P只是對人性的失望與警戒,與自身精神的傷害,也是永久的。
 
那時就形成一個奇妙概念,我不認為朋友有幫我的義務,也不會怨恨他們袖手旁觀,畢竟是我自己看不過去要站在箭靶旁邊,甚至加害者是我朋友時,我也會毫不客氣地指正。但畢業之後完全沒任何聯絡興趣也是理所當然,道不同不相為謀。
 
我迄今仍遵守著這輩子不參加國中同學會的誓言,當時的教訓是禽獸不分性別都會咬人,獵物不分性別連大人都會受害,明哲保身的人我沒興趣,懂偽裝討好多數人、欺負手段精細的掠食者讓我看不起,但我跟那類外表較佳或成績喜人的掠食者井水不犯河水。
 
只是我對傷害比較遲鈍,一直到多年之後,反覆做了近百次關於校園的噩夢,內容並不驚悚也沒有任何霸凌場景,就是非常的日常普通上課考試寫作業,才確定我的確有這方面的PTSD,不是一小撮人造成的,而是義務教育導致我只能困在裡面的整個狹隘團體環境,也是我從來就不喜歡校園故事的原因,因為我沒辦法享受這方面的青春幻想與期待,除非有其他人設題材合乎口味才會嘗試這樣的故事背景。
 
所以夸夸而談正義或好壞的人,我會先打個問號,然後別怪我特別嚴格檢視,因為正義不是個漂亮的字眼,對錯也不是能隨口放在嘴上掂量的天秤,至少我為此付出過血淚和多年思索,現在我無法像當年一樣熱血了,實在是,長期貧血。
 
不過,我還是有一個時時放在心上的原則,隨時準備好在老弱婦孺遭遇無預警暴力威脅時挺身而出。
 
舉例來說,如果捷運上遇到持刀攻擊的人,身邊存在哪怕不是家人但無法及時逃跑的弱勢族群,我就會出手抵抗加害者,非常確定,因為我逃跑的勇氣很有限,脾氣很壞,平常必須使盡全力自我封印,所以我去學習了專門技巧@_@外加不期待自己能全身而退。我實在不是個健康的人,諸多傷病纏身,但我還是為哪天不得不為的正義之舉準備了一點微不足道的代價,鉛刀貴一割。
 
不過我過去在運動兼教學防身術時一律對新手和後輩宣導遇到持械犯,逃跑優先,來不及跑逼不得已要抵抗時絕不空手外加瞄準要害攻擊再逃跑的鐵則,能夠面對面和我交流的,已經是選擇願意戰或逃的人了,我能做的就是盡量幫對方和自己克服僵硬討好的反應,往脫離危險的行動力上靠近。
 
至少在我的實際目睹經驗中僵硬與討好從來不安全,尤其計入長期受害成本時,人類並不像動物生態裡有特定投降姿態,分出地位高低後就結束迫害,你會被不斷測試受傷害的底線,沒有最佳解,頂多長痛不如短痛,就是比狠。
 
不是指對人施加暴力,而是為了保護自己能付出多少努力,反抗身邊避不開的敵人或捨棄糖衣毒藥遠離危險,能對自己有多狠。比如說我有認識數年的小朋友,不可能欺負弱小(被我說教長大的),但後來去學了泰拳,功課上也非常努力,聽他說所處環境不安全,真的是無奈之舉。
 
不知是否年幼的我踩住了那條線,所以情況從來沒有升級到肢體暴力,因為對方很清楚我一定會還手,不只是物理方面,還有法律和輿論戰,比如對方威脅撂人堵我,我就回那就訓導處和警察局見,另一方面,我也很努力補習讀書維持成績,那也是一種話語權。我在這樣的腐蝕和對峙中生存下來了。
 
又要跳回創作,故事是我的生命,角色也賦予我勇氣和各種奇奇怪怪的知識。
 
還要要補一句我常說的老話,一個好的創作發表區,不能只做到「不禁止你貼文」,必須做到「歡迎你來貼文」。也是我當年致力達到的,這段擔任冷泉映月奇幻板板主的經驗令我刻骨銘心,雖然有很多不成熟的表現,但確實讓我學到很多,也讓我的青春不至於除了作品就是空白,因為我對現實真的非常容易解離遺忘,是創作相關之物和文字記錄才讓我有活著的感覺。
 
PS.當年反對BL被逐出文藝言情另開專版的我,對臺灣同婚議題當然也是沒話說的民法派,繼續支持早日落實民法部分的無差別同婚,既然你拿身分證也繳稅盡各種義務,就婚姻部分當然不應該分同性戀異性戀。只限一對一有行為能力的成人結合為伴侶和法律效力的婚姻,牽涉到其他弱勢個體或獨立生命的收養孕育議題另說,但我還支持多元成家,因為我自己有需要。
 
 
※※※
 
可考日期:2024年2月22日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