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不甘心的色彩

銘叔 | 2024-04-23 20:35:58 | 巴幣 104 | 人氣 80

或許大家都曾有這麼一個體驗,當你在開心時,外在的一切事物都顯得那麼的明亮、鮮豔,傷心時,則是一片陰鬱、黯淡,但不甘心的時候呢?

前陣子,我的工作發生了一些變故,雖然並非被資遣,但也相差無幾,在以組織重組的名義下,我被調派的其他單位,繼續執行符合我職能的工作,這或許是在旁人眼裡是不幸中的大幸,畢竟不少前同事都被調派去了與自己原先職能幾乎無關的部門,這無疑是對於自身的職涯發展有巨大的衝擊外,更重要的是陌生的工作,對於自信心的影響又會造成何其強烈的影響呢?這一點是我難以想像的,尤其是在我們這種高壓的科技業而言,失去了自信,產生了懷疑,對於的身心的健康將是嚴重的威脅。

我還記得在組織重組的公告下達之前,直屬主管便打電話來告知我這個消息,聽到這則消息時,第一個反應不是震驚,也非氣憤,而是一種充滿不甘的無奈:

「唉,還是走到了這一步嗎?」

心底早已有所預期,但始終抱持的僥倖,暗暗的期待著是自己、是我們所有人的判斷錯誤,但回頭想想,當一個單位空轉了這麼長的時間,這個單位的未來並不難預期。

我還記得,在得知該消息的隔天,我依然騎車通勤,盡管天色湛藍、金燦耀眼的光芒閃耀著,但我眼前的一切卻宛如夕陽餘暉,是嫣紅的、充滿追憶的昏黃色彩。

許多的努力與改革,許多的掙扎與祈禱,都是無法挽回陽光的西沉,在我心底仍不禁嘆息,盡管我深知這份哀嘆是何其愚蠢?又有誰能夠阻擋必然的發生呢?或許深藏於這份嘆息的盡頭是滿滿的無奈與委屈,畢竟這裡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有機會改變的地方,它充滿了生機,讓我感受到改變的可能,然而這樣的幼雛,又如何能在這樣弱肉強食的環境下成長呢?

這個單位並沒有初生之犢的膽量,更沒有像飢渴野獸那般充滿慾望與追求,它雖然充滿了可能性,但卻缺乏了改變的力量,或許這便是工作經歷豐富的人們聚集所形成的環境,雖然他能的經驗豐富,做事幹練,但早已失去衝勁,總是量力而為,什麼事情都做得剛剛好,或許,這樣的工作模式才能讓員工們的工作與生活有所平衡,但沒有過多的投入、產出,沒有對於強大的執著,最終只會落得如今的下場。

我曾經看過這麼一部紀錄片,它講述一窩幼鳥,為了生存會激烈的爭奪來自母親的吃食,但母親每次帶回來的食物總是不足以餵飽所有的幼鳥,因此所有幼鳥若想要活下去,只能互相爭搶吃食,不管自己的兄弟姊妹有沒有吃到,只在乎自己搶不搶的到食物,而且不僅要搶到食物,還要搶到所有的食物,因為牠們知道,母親並非每次都能帶回食物,幼鳥們瘋狂的爭搶食物,最強壯的幼鳥將會佔走絕大多數的吃食,而其餘幼鳥將因食物不足而無力爭搶,甚至奄奄一息,而當母親發現無法存活的幼鳥,她將會狠心的將之殺害,並分食給其他更有機會存活到成年的幼鳥。

幼鳥的故事,與我們單位所發生的變故是何等的相似,若我們做不到如同馬斯克對於工作的瘋狂,那我們又有什麼資格氣憤?又有什麼資格埋怨呢?

深埋心底的不甘,將我的世界暈染得昏紅,只能無奈地注視光亮最後的流逝,而這份熟悉的溫暖將不再復來,一切都將深埋在山的另一頭,而我也將再也無法得知它最終殞落何處,生活逼迫著我轉向,朝著更耀眼、輝煌的日光追逐。

如今,我疲於奔命的追逐著新的光亮,盡管如今的陽光無比燦爛,但我仍不時會將那一日紅暈與之交疊,或許,疲憊的生活,讓我無暇分心緬懷過往,但潛藏於記憶的不甘,已成為那光芒下的黑影,時時的提醒著我,那份無奈的不甘,是多麼的讓人沮喪,且無能為力。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