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魔法血脈與聖靈契約 (38) 舉步維艱(下)

東宮太子 | 2024-02-17 23:54:26 | 巴幣 1016 | 人氣 753

連載中《魔法血脈與聖靈契約》
資料夾簡介
在這個由魔法所建構萬物的世界中,由鄭氏後人所建立的東寧帝國也跌跌撞撞地走入二十世紀。在國破家亡與世界秩序崩壞之際,少年少女們又將如何反抗自身的命運?

  想起報告的事,述成立刻起身走向自己的辦公桌,從桌上拿起那份信封寫著「機密」的書信遞給千澪。

  「這個是?」

  千澪接過書信滿臉疑惑,述成則用下巴指了指示意她展信閱讀。

  趁著千澪讀信的空檔,述成在一旁補充道:

  「這是前天由白石龍館的信使專程送來的,為羽華大人針對瀛北國全境十郡四十六縣的人口、稅賦、刑事案件數、各地通水供電情況與商品流通量等各項數據的調查報告。」

  「……還真是詳盡的資料呢,瀛北各地的物資存量、商品交易數額與基礎設施的受損情況全都一清二楚,簡潔扼要又不失全面性,是份相當詳實的報告。」

  「老夫粗略估算了下,這份報告從蒐集數據到匯整成冊只經過了兩個禮拜的時間。然而老夫自停戰開始便命各地官吏進行統計,直至今日也只蒐集了不到一半的數據;況且像海山郡、新水郡及南洋郡等草冠六家實際控制的區域,葉家官吏根本無法進入調查……她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難不成這些數據有偽造或虛報的可能嗎?」

  面對千澪提出的質疑,述成不假思索地搖了搖頭。

  「老夫也曾對這份報告的內容產生懷疑,所以命人將目前蒐集到的資料與報告進行比對……結果各項數據幾乎驚人地一致。她竟然能在缺乏人手與經驗的情況下,比掌握葉家大量資源的老夫做得更快更好,實在令人匪夷所思啊。」

  「……我想我大概知道其中的緣由。」

  千澪闔上報告交還給述成,起身又去沖了一壺新的茶,並從櫃子中取出茶點與茶一同放在托盤上拿了過來。

  在仔細品嘗了新茶和茶點後,千澪這才緩緩說出自己的推論。

  「葉家治下的瀛北國是由數十個大小不一的貴族領地所組成,其基層官吏大致可分為三種:魔法師公會的各級行政代表、由皇室或大貴族所委派的官吏,以及領地以鄉村為單位的下級貴族與當地豪紳。這些官吏彼此間互不統屬,所保存的戶政檔案與兵籍資料並不相通,所以無論是人口普查還是兵役徵調都是各搞各的,而且調查時間和調查方法都不相同。」

  千澪指了指自己腳下的地方,以略帶戲謔的口吻說道:

  「以我們所在的地方:芝蘭郡舫明縣的淡海城為例,住在城下的一名普通成年男子,他在一年內會接受三次人口普查、兩次兵役徵召和四次財產申報,並且需服役六個月與繳納六種稅。這些調查、徵召、申報與繳納稅種都是由不同的官吏依照其體制內的不同標準所制定,可說是極其複雜。」

  「確實如此……以人口調查來說,魔法師公會的調查時間比照國際魔法師公會,會在前一年的十一月調查下一年的人口;葉家和范家採取貴族通例,一般在元月開始調查;至於朝廷則會在秋收過後,也就是每年收上來第一筆稅後才進行調查。調查的時間跨度長達半年以上,這期間無論是人口還是糧食,都會有很大的增減幅度,調查所取得的數據自然不會一致。」

  述成摸了摸鬍子,想起自己不久前還在各種來源不同的數據中三番五次進行確認,甚至又另派家臣前去當地清點核實物資數目,繁瑣的校對與調查工作弄得他身心俱疲。

  「沒錯,不過正是因為這種管理上的混亂,反而讓羽華大人有機會對戶籍與物資進行重新統計和調配。」

  「這話是什……」

  述成正要詢問原因,但他立刻就意識到千澪所說的「機會」是什麼。

  「父親大人猜想的不錯。從眼下的局勢來看,魔法師公會在戰爭期間的行徑已經導致其威信掃地,對地方的控制力也大大減弱;此外,戰爭期間大量中下級貴族的死亡,使不少土地成了掛名的無主之地;再者,從南洋入境的大批浪人魔法師嚴重干擾了城市的運行,接連不斷的治安問題使得由大貴族支撐的官僚系統亦面臨崩潰。以上情況都將導向一個結果……」

  千澪舉起右手食指,以看透真相的語氣娓娓說道:

  「瀛北國的基層官吏已在這次戰爭中被掃蕩一空,縣級以下的行政區陷入權力真空的無政府狀態;而對羽華大人來說,此時正是重整官僚體系與稅制的絕佳機會。」

  「話雖如此,但她究竟哪來的人手……該不會!」

  此時父女兩人都想到了一起,在陷入片刻的沉默後,千澪面色凝重地開口道:

  「……由羽華大人親自主辦的魔法師資格試驗,不僅從公會手中取得了授予魔法師身分的管道,甚至面向帝國全境、不拘身分進行錄取,培養直接聽命於她本人的魔法師。這些新進魔法師被派往各地調查數據、體察民情,直接向羽華大人反映當地的最新情況……這種點狀分布的聯繫管道儘管簡陋且脆弱,但在非戰爭時期進行地方調查已經非常夠用,而且效率極高。」

  「當初她向老夫提出要舉辦魔法師資格試驗的時候,老夫本以為她是想培植私人衛隊,藉此擺脫我等六家貴族的羈絆……如今看來她的野心和眼光遠不止於此,倘若假以時日,她定能憑藉這套體制有效鞏固對地方的支配……老夫深感佩服。」

  看著述成落寞憔悴的面容,千澪明白此刻正是勸說父親的最佳時機。

  她立刻從椅子上站起,隨即以雙膝跪地俯身叩頭行禮,言詞懇切地鄭重說道:

  「父親大人,為了范氏一族的存亡與葉家的將來著想,小女子想向您進獻一言,請父親大人恩准!」

  「……老夫大概猜得到妳想說什麼,也十分清楚妳是為了范家才會做出如此決定……也罷!老夫想聽聽妳真實的想法,但說無妨。」

  「遵命。」千澪仰頭注視著述成,眼神裡充滿了無可動搖的堅定意志。「請父親大人和羽華大人正式結盟,並辭去瀛北國相一職。」

  「妳要讓老夫主動交出權力?」

  儘管從述成的語氣中感受到憤憤不平的情緒,可是千澪並沒有退縮的打算,她繼續補充道:

  「這招是『以退為進』。父親大人以葉家代理人的名義號令瀛北諸藩,加上出賣莫紫嫣一事已經引起了各大貴族的不滿,尤其是蕭家更把我們視為眼中釘肉中刺。說到底『瀛北國相』只是一個榮銜虛職,實際葉家近半數的錢糧、土地與物資仍在我們的支配之下,辭去國相之位能平息部分輿論壓力,並不會對范家的權勢有絲毫影響。」

  「老夫賭上身家性命向葉季友發難,如今終於將葉氏的基業牢牢握在手中,這正是上天賜給范家千載難逢的機會,此時放棄豈不是前功盡棄?」

  「倘若您打算吞併葉家,其餘五家貴族不可能會坐視不管。目前蘇家雖然表態遵奉白石龍館與淡海城的政令及一切調度,但蘇錦達表示自己是葉家的忠臣,對范家的態度始終模稜兩可、首鼠兩端,關鍵時刻不可作為信賴依靠的盟友。」

  千澪與錦達在戰時有過幾面之緣,兩人曾在葉季友的命令下一起布設天興郡南部的城防工事,對他豪邁爽朗與待人寬厚的性格留下深刻印象。

  然而在那副忠肝義膽、不惜為知己者死的俠義形象背後,隱藏的卻是侍奉主家的謙恭與獨善其身的謹小慎微,外表看似不拘小節實則心思細膩。他對葉家的忠誠宣示是否可信尚且兩說,但與范家保持距離並謝絕述成所任命的官職等跡象亦可看出,蘇家並不看好范家未來的發展,不願意與自己結為利益共同體。

  「蕭家與董家直到現在依舊拒接范家所發出的任何命令,並組織軍隊駐紮邊境;藺家和蔚家至今仍在觀望,表面奉令實際卻毫無行動……想讓范家保持對諸侯的影響力,少不了羽華大人的支持。」

  千澪的話句句在理,宛如一根根針扎在述成的心頭,使他整個人變得無比消沉,臉上全無生氣。

  述成是葉家祖孫三代甚為倚重的老臣,以辦事幹練與沉穩持重出名。故此次范家對葉季友發難的行為,在帝國其他政治勢力看來簡直是出乎意料之外。

  不過唯有千澪深知,父親從以前就未曾停止對葉家權力的窺伺,只是他將自己的野心藏得非常深,總是表現得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旁人根本難以察覺,有時就連他自己都對此堅信不移。

  「……老夫為葉家奉獻了數十年的心血,在葉季友那厮的身邊每天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如今挺身維護家國秩序又遭受到世人非議……縱使是條狗被逼急了也是會亂咬人的。」

  聽見述成這些心懷怨懟的話語,千澪知道父親還是不願就這麼放下手中的權力,甚至打算和反對他的貴族們鬥個魚死網破,於是繼續開口勸說道:

  「與實力不相符的野心最終只會化為執念使自身走向滅亡。如今父親大人最多只是時運不濟,一旦和談大局敲定、對葉家的處分也正式下來之後,范家就再沒理由繼續把持權力,早晚要被羽華大人和其他貴族拉下馬,屆時恐怕連范家的基業都難以保全。還望您三思而後行。」

  「妳說的固然有理,但凡是牽扯到爭權奪利之事便沒有退縮與放棄一說。一旦我們拱手交出權力,其他敵對勢力必然伺機而動,趁勢置我等於死地以絕後患;況且羽華豈會坐視臣下與自己共享權力?聯合其他貴族消滅我們不過是早晚的事。」

  長年縱橫於權力場上的述成對此有深刻通透的理解,爭奪權力與鞏固權力的過程就像是零和博弈,成則可保世代繁華、拜將封侯,敗則淪為階下之囚、身死族滅。

  為了強化自身的權位,就必須掃除檯面上與潛在的競爭對手,無論採用軟硬兼施的權謀或是血腥暴力的手段,都在竭力避免任何一方力量對自己構成威脅,始終維持強壓別人一頭的優勢方能高枕無憂。

  苑家的結局和莫紫嫣的含冤而死,以及無數在權力鬥爭中落馬的大小貴族,都說明了這種慘痛的教訓──權力宛如汪洋中的一葉扁舟,唯有死死霸佔住船頭、將其他同船者踢入海中,避免小舟翻覆才能求得一線生機;一旦稍有遲疑或心生憐憫之情,便會落得個葬身魚腹的結局。

  千澪當然明白其中的道理,也理解父親對權力如此執著的理由。可是在和羽華經過幾次接觸與交談過後,使她更加確信自己對時局的判斷及應對方法是正確的。

  「父親大人所言甚是,但羽華大人是個積極進取、銳意革新、聰明且意志堅定的主君,如今已掌握治下各地的大量訊息和情報網絡,那份報告足以說明一切;不過她尚未取得相應的支配力量,因此還需要與有力家臣結盟,才能全力調動瀛北國全部的人力物力,完成對領地的基本統治。」

  「妳的意思是……」述成似乎聽出千澪話中的涵義,催促著她繼續說下去。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羽華大人肯定會減少樹敵、盡可能團結所有政治勢力,我們便可以把范家的資源和人脈放到談判桌上,跟葉家當主建立起利益與風險共擔的『攻守同盟』;如此一來不僅維持了政治上的崇高地位,在葉家權威的背書下防止政敵攻訐,還可借勢兼併反對我們的貴族的土地田產,進一步擴大范家的基本盤。待范家足夠強大之後,其餘五家貴族、乃至葉家便都不足為懼了。」

  聽著千澪對家族未來的規劃,述成的雙眼瞬間發亮,激動到顫抖的他接著便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想要取勝就必先立於不敗之地嗎?不愧是老夫的女兒,心思縝密、判斷果決且做事滴水不漏……好!就依妳的意思,老夫這幾日便去向羽華大人辭去瀛北國相之職,並讓范家各地的基層官員全部聽從羽華大人的部下調遣,利用她的情報網絡,把那些不服從葉家號令的土豪與下級貴族的領地通通沒收,其財產、人口和田地將悉數歸范家所有!哈哈哈哈!」

  「父親大人明斷,小女子敬佩不已。」

  成功說服父親的千澪默默地鬆了一口氣,起身回到餐桌前又沖了一壺茶,並重新替述成和自己的杯子斟滿茶水。

  (既然跟羽華大人結盟一事已經定下來了,接著就該和父親大人討論一下關於雅臣的事。)

  正當千澪舉起茶杯準備開口時,述成立即伸手制止說道:

  「茶老夫已經喝夠了,從剛才到現在喝了一肚子茶水正憋得荒,老夫這就先行告退了,妳要喝就繼續喝吧。」

  還未等她反應過來,述成便以尿急為由快速離開餐桌往門口走去。千澪曉得自己的心思已被父親識破,於是趕忙脫口說道:

  「慢著,父親大人!關於雅臣最近在別館的事……」

  「千澪。」

  述成背對著千澪,語調低沉地呼喚著她的名字。

  「妳應該清楚范家就剩下雅臣這一支獨苗了,他想怎麼做便由他去吧!老夫不想管,也管不動了。」

  「父親大人……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裡,他的所作所為您都一清二楚對吧?即使您對他的荒唐行徑聽之任之,但雅臣是我的兒子,我不能就這麼放任他繼續墮落下去,所以……」

  千澪正講到激動處,這時述成卻朝她投來一個冰冷的眼神,那心如死灰的目光令她頓時啞然。

  「老夫明白妳對雅臣恨鐵不成鋼的心情,對此老夫也是備感遺憾,要是當年沒有發生那樣的事情……唉,罷了!總之吾意已決,絕不再讓雅臣身陷險境。至於下一任當主的人選……請容老夫再考慮一下。」

  望著述成滄桑佝僂的背影,千澪本打算說些什麼,但全部的話語都梗在喉嚨中說不出來,只能目送著父親推門離開,獨留自己一人在房間內。

  述成走後千澪看著茶杯中立起的茶梗,水面映照著自己愁容滿面的表情。

  她其實了解父親的心思。自從去年母親過世之後,接連痛失次子與髮妻的椎心之痛令他對家族成員格外珍視;然而隨著戰場形勢的劇變,又讓他不得不冒著被滅族的風險推翻自己的主君。

  (而且,雅臣之所以會遭到極端分子的炸彈襲擊,據警方調查是由於南洋的反帝國勢力不滿范家鼓吹主戰派的言論,為了進行威嚇所展開的報復行動……父親大人為此也自責了許久。)

  他厭惡著把家人與權力放在天平上衡量利益得失的自己,但身為一家主的他卻又不得不這麼做。這也是述成之所以極度眷戀權力不願鬆手的原因,就是希望憑藉對權力慾望的滿足,來消除自己的罪惡感。

  千澪看向窗外,正午的陽光正透過窗戶和窗簾的縫隙射入室內,使她感受到一陣暖意,同時心中也興起一股悲涼之感。

  (唉,看樣子想讓雅臣的生活恢復正軌、使父親大人下定決心立他為繼承人,恐怕沒那麼容易呢。)



大家好,這裡是太子。

這次的春節連續更新:千澪的回憶篇先到這邊告一個段落。由於三月中旬我要進行碩士論文研究計畫口試,下次更新大概要到四月之後了。直到現在還繼續追的朋友真的是鐵粉XD非常感謝你們的支持,往後也會不定期更新短篇或插圖,還請大家繼續關注本人的小屋!

創作回應

Tank
在猜想葉家的各種戶口調查中,荀薊肯定是幕後大功臣之一 [e19],此外開始在懷疑故事裡頭講到的這種稅賦、戶口、兵役等調查是不是在影射現實(沒
2024-02-18 00:19:37
東宮太子
其實戶口調查、資料統計這些跟薊沒有太大的關係[e6] 荀家在戰前是藺家支配下的中下級貴族,戰後脫離藺家改由葉家直接統御,荀家自己是有領地的(大概一兩個縣),也是被調查的對象,雖然小薊應該不會謊報土地田畝和戶口數據,但還是得避嫌。而且薊目前的工作主要是替補受傷的梧桐,負責處理羽華身邊的大小事以及代她出面之類的,算是當主的心腹之一。
2024-02-18 00:39:37
東宮太子
我是沒有在影射什麼啦,因為管理領地的事務大多都是這些具體工作,也側面反映羽華在人才極度稀缺的情況下還能做到這種程度,不僅要具備高超的手腕,還得有過人的意志力
2024-02-18 00:42:12
Tank
原來如此(感謝作者指點迷津),因為講到情報收集專業戶第一時間就想到小薊(荀薊:「小薊」是你可以叫的嗎?! [e14])
2024-02-18 00:42:30
東宮太子
荀家的資料蒐集主要是針對機密情報,你想像成是葉家當主的錦衣衛就行(家臣的言行舉止、社交情況與在領地的活動之類的)。而羽華目前開展的工作,就是清查領國內的田畝賦稅,類似國稅局和戶政單位的資料統計~
2024-02-18 00:52:19
東宮太子
哈哈!你叫她小薊是沒問題啦,只要小心FBI就行了www
2024-02-18 00:53:38
Tank
此外要在人手稀缺的情況下要精確+快速處理這麼龐雜巨大的資訊量,不僅要夠有手段、腦袋也要夠條例清晰(我隱約聽到了腦袋過載的燒毀+爆炸聲 [e43])
2024-02-18 00:46:50
東宮太子
不過你應該知道處理這些工作的人是誰了吧?小說裡其實已經提到了[e19]
2024-02-18 00:55:31
Tank
不就好險我不是蘿莉控 [e6](荀薊:算你識相 [e4])
最後要說一聲「偉哉羽華大人!羽華大人聖明!!!」(不確定聖明能不能這樣用就是了www)
2024-02-18 01:01:35
東宮太子
沒問題的~我們的羽華大人可是很寬容的,可是皇室的親衛隊是否會容許你的僭越行為那就兩說了XD
2024-02-18 01:08:54
亞爾斯特
千澪成功說服自己的父親,只是未來還有許多挑戰。比方說自己的兒子。
而且野心這點我也認同,我玩的蔚藍檔案中就有一個人自以為很厲害,但她的能力根本不足以支撐她的野心,結果很快就倒台了!
2024-02-18 07:35:15
東宮太子
是的,儘管羽華全力挽救了葉家的頹勢,但局勢依舊不容樂觀,尤其歐陽軍強佔礦山、兵鋒直逼白石龍館的情況下,葉家上下面臨的挑戰仍十分艱鉅。
范家想要繼續享有權勢與富貴,野心與實力缺一不可,就看千澪要如何調和了[e41]
2024-02-18 17:50:4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