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魔法血脈與聖靈契約 (35) 淡海(下)

東宮太子 | 2024-02-12 19:56:39 | 巴幣 2014 | 人氣 462

連載中《魔法血脈與聖靈契約》
資料夾簡介
在這個由魔法所建構萬物的世界中,由鄭氏後人所建立的東寧帝國也跌跌撞撞地走入二十世紀。在國破家亡與世界秩序崩壞之際,少年少女們又將如何反抗自身的命運?

*本章節為先前已發表的先行版之「潤飾後」的版本,如果已閱讀過先行版大致掌握劇情而不想重複閱讀者,可選擇跳過本章節。明天開始將連續三天發表新章節,敬請期待!



  取下浴巾將其掛在一旁,撥動熱水的開關,無數細小的水柱自高處的花灑噴流而出,千澪閉起眼睛仰面感受水花沖刷在臉上的感覺。

  她十分享受洗澡所帶來的治癒感。卸下美艷的妝容和象徵地位的華麗服飾,溫熱強勁的水流沖洗掉一日的疲憊;唯有這份獨屬於自己的片刻時光,千澪才能拋下平日的形象與家族的重擔,讓自己獲得徹底放鬆。

  熱水不斷沖洗著千澪潔白的肌膚,在浴室中形成宛如雲霧的蒸氣。置身其中的千澪變得比平常更加美麗動人,宛如天上仙境中的仙女。

  她的頭腦有些發昏,但意識依舊保持清醒。

  回想起前陣子代表范家前往帝都會見的許多政商要人、對年老體衰的父親與不成才的兒子的擔憂,以及自己是否要選擇再婚……各種紛繁瑣碎的事務快把千澪給壓得喘不過氣來。

  不過最讓她擔心的依舊還是……

  「其實雅臣也是個可憐的孩子,早早就失去了父親,小小年紀就背負起整個家族的期待,後來還遭遇了那種事……身為范家唯一的年輕一輩,他還有其他選擇嗎?」

  (倘若由我來繼任范家當主一職,讓雅臣當一個不問政事的逍遙公子也未嘗不可。但如今的我已經四十三歲了,還能照看他多久的時間呢?一旦我死了,范家一定會陷入家臣們的權力鬥爭之中。以雅臣的魔法才能,家族中大概沒有人能正面擊敗他;可是對家族事務一竅不通的他,有辦法躲過小人放出的冷槍暗箭嗎……實在令人堪憂啊。)

  千澪深知,范家之所以能夠維持住今日的局面,主要是仰仗述成的個人威望與領導才能;就算父親走了之後,自己尚能藉著他的餘威與各種手段繼續統御整個家族。

  然而當到了自己百年以後,范家內部被打壓已久的各方勢力將會如洪水般傾巢而出,這對政治經驗幾乎為零的雅臣來說無疑是致命的。

  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內,盡力將雅臣培養為一個合格的繼承人,並讓他順利從自己手中接過家族的基業與所有權力。

  (這件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啊,畢竟雅臣現在是那副德性……)

  洗淨全身後,千澪泡進飄著花瓣和香葉的浴池,薰衣草與玫瑰的香氣令她緊繃的心情徹底放鬆下來。

  她伸直懶腰將身體四肢延展到極限,然後將左肘撐在浴缸邊緣,以手背輕托著臉,眼神中散發著深沉且憂慮的心情。


  (除了歐陽家之外的四柱臣家成員,以及與之合作的各色政商名流,帝都那些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們都表示不願意看到葉家毀滅,重點是得讓誰來接手葉家的大權才能使他們的利益最大化:蕭家、董家甚至是蘇家似乎都有派人去遊說帝國的高官,不過從那些人模稜兩可的態度來看,儘管皇室認可了范家做為葉家的代理人和「談判對象」,卻似乎還沒對父親大人正式接手葉家權力一事表示支持。)

  前葉家當主葉季友,是主動挑起內戰、讓數千萬帝國百姓自相殘殺和流離失所的罪魁禍首。

  戰爭末期的他已經完全失去理性,由於濫用「詛咒」的懲罰機制,導致維繫主從契約的言靈血契失效,許多家臣紛紛反水;那些曾經由盜匪、流賊、退役軍人和流浪者所組成的雜牌軍見葉家勝利無望,隨即宣布改投官軍,調轉槍頭進入瀛北國境內燒殺搶掠,所到之處寸草不生。

  除了草冠六家治所周圍的領地外,其餘地方都淪為了人間煉獄。當皇室的和談代表進入瀛北國境內時都不忍卒睹,作為身經百戰的魔法師,他們表示就算是戰爭發生最激烈的地方,其慘烈程度也不過如此。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如果沒有父親大人的決斷,瀛北國的慘況將會是這個的十倍甚至百倍。)

  就在和談代表入境的十天前,眼看大勢已去的葉季友終於徹底爆發。

  他命令所有御恩眾將白石龍館的全部區域安裝上魔法炸彈,並將起爆開關用瑪那綁在心臟上,一旦他的心臟停止跳動,白石龍館連帶七星市人口最密集的區域將頃刻間灰飛煙滅。

  另外,他還強徵瀛北國邊境一帶不會魔法的平民百姓,在他們身上刻下爆炸魔法的刻印,然後全部送往前線,讓他們充當與官軍決戰時的砲灰。其中不乏大量婦女與幼童,不少孩子在喝下注入刻印的魔法藥水後因無法負荷魔力的躁動而被當場炸死,血肉橫飛的模樣至今仍歷歷在目。

  如果說前面的舉動是為了在戰爭中力挽狂瀾,那接下來的行為就只能用變態二字來形容了。

  在一次會議上,葉季友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指控三名家臣通敵,親手殺死兩人並強迫一人自盡,隨後命士兵逮捕他們的妻兒老小,讓魔法師把他們全部虐殺後埋入城外的一個大坑。

  「處刑」總共持續了三日之久,挑筋、挖眼、斷指、腰斬、強姦、剝皮、凌遲等各種酷刑輪番上演,淒厲慘絕的哀號聲響徹了七星市的每個角落,甚至一個月之後城郊還能聞到血腥的味道。

  之後葉季友又以防範間諜為由成立「治安警隊」,他把魔力賜給臨時收編的流氓和市井無賴,任命他們為「治安警察」,負責監督民眾的一言一行,杜絕間諜的滲透。

  只要被治安警隊盯上的人,即可不經審判直接拘捕、抄沒家產並處以極刑,一時間城內百姓人人自危,許多無辜的平民就這樣橫死街頭,不少債主和基層官員也因此死於非命。

  面對這一連串令人髮指的瘋狂行徑,作為戰時總後勤提調官的范家當家范述成既驚嚇又恐懼,深怕下一個受害的將會是自己。

  當時的范述成主持葉家所有軍隊的物資調撥和配給,權力僅次於葉季友;倘若戰爭持續進行下去,官軍攻入白石龍館也只是早晚的事,屆時葉季友會如何對待自己和整個家族?那些盡忠職守最終卻慘死在葉季友猜忌之下的家臣們的結局已不言而喻。

  於是范述成秘密聯絡葉季友的親信寵臣杜景宜,在曉之以利害與誘之以重利後成功將他收買。

  天憲二十七年十月二十八日夜晚,在范述成、杜景宜和其子杜子業三人的密謀策畫下,守衛白石龍館的軍隊以各種藉口被調走,負責保護葉季友人身安全的護衛也被誘騙殺害,發動政變的眾人在經過一番激烈的搏鬥後,成功將葉季友控制起來並囚禁於臥房之中。

  隔天清晨,范家和杜家分別派出范千澪和杜子業作為和談代表,前往官軍駐地向前線的指揮官宣布投降,慘絕人寰且曠日持久的戰爭終於結束了。

  (在那之後皇室便承認父親為葉家的全權代表,負責主持葉家投降的具體事宜與戰後的善後工作;而我作為父親的代理人,曾多次往返於帝都和白石龍館兩地,在帝都也跟一些有頭面的大人物們混了個臉熟,為范家建立了不少人脈。)

  千澪從浴池中起身並走出浴室,小薴與小蒔立刻捧著浴巾將她的身體擦乾,又俐落地拿出便服替她換上。

  看見千澪眉頭緊皺且一言不發的模樣,小薴和小蒔互相以眼神交流,想讓對方主動去跟她搭話。然而經歷了剛才略為緊張的談話後,兩人都對千澪有著一絲尷尬和不自在,彼此擠眉弄眼一番也遲遲不敢開口。

  (雖然一切事務都在穩步進行,但隨著父親大人在葉家內部的影響力與日俱增,蕭家和董家肯定不會坐視不管。蕭家在戰爭中消耗最為嚴重,前當家蕭典繹與大量家臣精銳陣亡,其子蕭士澤繼任當家後團結了不滿葉家的各方勢力,伺機尋找反叛的機會;董家也因為這場戰爭賠上了經營多年的南洋領地,雖然這些土地名義上是替葉家代管,卻是董家實打實的貿易據點和原料供應地,這對視錢如命的經商世家來說簡直如同殺人父母……)

  「假如這兩家聯手起來對付我們,情況將會變得十分棘手。」

  (而且皇帝陛下似乎也開始對范家產生戒備,多次下詔要求父親大人和葉羽華一同前往帝都覲見。如果我猜得不錯,陛下應該是想讓羽華襲封「天興郡王」的爵位,增強葉家本家的權威以打壓范家的勢力,最理想的情況是讓我們君臣陷入相互牽制的局面。)

  皇帝一方面保留葉家四柱臣家的家格,另一方面又藉由分化葉家使其陷入無止盡的內耗,並將家臣間的鬥爭控制在可控的範圍內,讓葉家不再對皇室構成威脅,進而達到收復權力的目的。這便是真正的帝王心術。

  「父親大人肯定明白其中的道理……必須說服他將權力歸還給葉羽華,不然范家恐怕無法在這次鬥爭中全身而退。」

  「那個……千澪大人,您的表情看起來很糟糕,是出了什麼事嗎?」

  一旁的小薴終於忍不住詢問到。這時千澪面對著梳妝鏡,發現自己咬牙切齒的表情看上去相當駭人,就連幫她梳理頭髮的小蒔也緊張起來,甚至梳子都掉到了地上。

  「非、非非非非常抱歉大小姐!在下這就去拿一把新的梳……」

  「不用了,把梳子給我吧!我自己來就好。」

  心亂如麻的千澪這時也顧不上其他事情,伸手向小蒔索要梳子。

  雖然千澪並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單純認為梳頭這種小事不必勞煩他人;但看在小蒔眼裡就像是自己做錯事惹惱了主子一般,她戒慎恐懼地撿起梳子遞了上去,然後強忍著淚水站到小薴身旁。

  「接下來我自己打理就好,妳們先下去吧。」

  「遵命。」「好的……」

  打發走兩人後,千澪似乎聽見門外小蒔的啼哭聲,但煩亂的思緒馬上又將她拉回現實。

  儘管戰爭的導火索是葉季友個人的貪婪與無限膨脹的自信,但帝國境內各方勢力基於契約、血緣、姻親、金錢和權力所形成的結盟關係,已然構成了一張錯綜複雜的勢力網;加上南方異民族的動亂與境外勢力不同程度的介入,都導致帝國成為一個巨大的火藥桶,引爆它也只是早晚的事。

  所以即使身為戰爭元凶的葉季友早已成了眾矢之的,被關在帝都的大牢中等候審判,卻仍有不少人主張讓他復位。倘若真的讓他重掌葉家大權,那范家將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直白的說,雖然現在范述成掌握著葉家的實際權力,但要想維持長久就勢必要跟羽華尋求合作,不能讓她成為實現范家野心的傀儡。

  因為倘若范家採取強勢手段干政,令羽華無法有效牽制范家,那皇帝就很有可能考慮讓葉季友復辟,心懷怨恨的他必然會對草冠六家展開瘋狂報復,順帶將葉家的上級貴族進行一輪大清洗。

  相反,如范家主動退出並對羽華表現出恭順的態度,適當扮演羽華和其他貴族之間調解員的角色,藉由利益的再分配來主導家族大局,那皇帝就會設法擴大蕭家和董家對葉家的矛盾,讓葉家整體保持著一種微妙的平衡。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幾乎所有人都把葉羽華當作博弈的籌碼和傀儡。不過在我看來,她雖然是葉季友的女兒,但絕對不像她父親那樣是個瘋子或碌碌無為之人……相反,她非常有手段,也在盡一切方法爭取家臣們的支持,聯合所有可以拉攏的勢力並藉機尋求掌權……千萬不能因為她年紀輕就小看她。)

  在千澪看來,羽華是個堅毅且聰明過人的主君,嘗試控制她或者跟她鬥只會鬧得兩敗俱傷;與之結盟並共同對抗蕭董兩家,然後慢慢擴增自身實力、徐圖進取才是最好的選擇。

  (可是從父親大人目前的做法來看,他大概是想「挾天子以令諸侯」,藉由羽華的名義強令蕭董兩家向自己臣服……太愚蠢了!沒有言靈血契維繫的君臣關係就是扮家家酒,野心勃勃的蕭士澤和董寅秀是絕對不會乖乖聽命的。)

  千澪瞥了一眼牆上的擺鐘,時間正好是七點整,差不多是父親平日享用早膳的時間,此時過去正是時候。

  在簡單地打理一番後,她離開了自己居住的「青翠園」,動身前往范家的主宅邸「日新園」。

  淡海城的內城區是由七十餘座家臣宅邸與附屬樓房所組成的貴族社區,而青翠園就位於日新園正門的東側,為一座三進院落的四合院豪宅,坐落在城區的主幹道旁,建築規模比照帝國的侯爵府。

  日新園則是范述成平日居住和辦公的地方,為家族成員們口中的「主宅」,是社區中唯一一座五進院落的四合院豪宅,坐落在主幹道的盡頭,居整個城區的主位,占地面積更是青翠園的三倍不止,其規模介於公爵府與郡王府之間,是淡海城中規模最大的貴族宅邸。

  從青翠園步行到日新園大概僅需三分鐘的路程。由於內城區警備森嚴外人不得擅入,因此千澪通常都選擇不帶護衛徒步前往。

  踩在石板地的主幹道上,呼吸著清晨的新鮮空氣,回家的舒適感令她整個人的心情清爽許多。

  這時千澪注意到身上的衣服比往常要輕便不少,儘管同樣是寬袖的漢服,但材質和設計也會影響到透氣和活動性。華麗的衣袖固然賞心悅目,也能從穿搭彰顯一個人的身分地位,但既然是在私家宅院中走動,這種略顯樸素的輕便服飾反而相當合適。

  「能明白我想穿什麼衣服的就只有小薴了,若換作一般的傭人肯定不敢給我換上用料和裁切都這麼簡單的素色服裝……剛剛似乎對她們有點太兇了,回去以後請曹姨從我的行李中拿出兆福堂的酥餅請她們吃吧!那可是帝都有名的甜點鋪,就連京城的達官顯貴也要預約才能吃到,這回就當作賠禮聊表心意嘍。」

  就在她一邊想東想西一邊走向主宅時,忽然抬頭望見城區西北角一處偏僻的中式樓房,高度約莫在十五米左右。那是日新園建築群的一部分,但由於位置距離主宅過遠,因此平時無人居住,這裡的人都稱呼那棟樓為「別館」。

  別館因為最近新搬進去的住戶而一時成為輿論的焦點,遷居此處的人正是范述成的外孫、千澪的親生獨子范雅臣。

  「……這些天我一直為了葉家的事務而四處奔走,已經好些日子沒見到雅臣了……還有一點時間,不然先順便繞道過去探望一下雅臣,之後再去面見父親吧!」

  臨時決定去探望兒子的千澪調轉方向朝別館走去。她沒注意到的是自己雖然嘴上說著順便,但腳步卻已不由自主地加快。

創作回應

亞爾斯特
現在的故事慢慢地開始,未來范家會走向什麼樣的道路不管是誰都不知道。
話說插圖有夠香的,讓人很想多吸幾口。
2024-02-12 20:10:04
東宮太子
這就要看千澪的意見是否會被父親採納,為了范家的存亡如何說服全族放下既得利益十分困難。
哈哈真的!香香的北半球prpr[e16]
2024-02-12 20:24:0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