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魔法血脈與聖靈契約 (34) 淡海(上)

東宮太子 | 2024-02-12 19:39:07 | 巴幣 2014 | 人氣 386

連載中《魔法血脈與聖靈契約》
資料夾簡介
在這個由魔法所建構萬物的世界中,由鄭氏後人所建立的東寧帝國也跌跌撞撞地走入二十世紀。在國破家亡與世界秩序崩壞之際,少年少女們又將如何反抗自身的命運?

大家好,我是太子。

由於答應春節期間要更新兩個章節,覺得不能再拖下去了,於是今天就把之前更新的先行版修改之後再發出來,就是各位現在所看到的第34、35章(雖然這章完全沒有更動也沒插圖就是了,但只更新35章又怪怪的,所以就一起發。如果已經看過的朋友們可以直接跳過本章沒關係XD

再來就是原本說要更新兩章(36 & 37章),但我發現第37章與後面的38章劇情是連貫的,要是拆到下次更新可能會導致讀者閱讀體驗不佳,因此我決定初四、初五和初六分別更新36、37和38章,特此告知。



  一個星期前,位於范家領地東北部的芝蘭郡淡海城,一場賭上家族存亡的政治陰謀即將在此處醞釀。

  淡海城擁有悠久的歷史。十七世紀中葉,從西大陸繞過半個地球抵達東阿夏洲進行貿易的和嵐人,來到當時尚為蠻荒之地的瀛洲島北方建立貿易據點──「安妮堡」,成為日後淡海城的雛形。

  之後隨著太祖皇帝鄭澄功驅逐了盤據此地的和嵐人,並逐漸在島的北部確立統治後,淡海城遂成為帝國對抗扶桑皇國與西大陸殖民勢力的前沿基地;經過百餘年的多次擴建與易手,淡海城從一處邊地的軍事要塞,搖身一變成為商賈雲集的商業城市。

  直到大約三十年前,葉家當主葉宗德將此城所在的芝蘭郡賞賜給得力家臣范述成,淡海城便成了范家當主的居城。

  在范述成的勵精圖治之下,整座城市已頗具規模,其中精華的內城區更是在規模上僅次於白石龍館、繁華程度不下於董家首府金谿園,為瀛北國少數未因戰爭而停滯發展的貿易重鎮。

  清晨時分,就在天空微微發亮之際,一輛車頭掛著紅底白鷹旗幟的汽車通過一道道檢查站和關卡,踩足油門徑直駛入城中。沿途負責守衛的士兵們看見來車立刻向其抬手敬禮,因為那面旗幟即是范述成的長女──范千澪的私人旗幟。

  汽車穿過城區的主幹道一路疾馳,最終停在內城區偏西北方位、地勢稍高的一處豪華宅邸前。府邸正門外的十幾名男女傭人早已列隊等候多時,距離車子最近的一名男管家打開車門,下車出來的人正是千澪。

  她身穿藏青色長袍、腳踏黑色高跟鞋、佩戴銀製項鍊和翠玉手環,打扮單調卻不失優雅;烏黑的頭髮盤成髮髻、兩鬢的髮絲自然下垂,白淨的臉蛋不見一絲皺紋,深邃的五官美艷動人,即使年過四旬也依舊散發著成熟女性的魅力。

  「大小姐一路上辛苦了,早膳已經幫您準備好了。請問您打算要先洗漱沐浴還是先用餐呢?」

  一名身穿素色漢服、束著雪白的髮髻、舉止儀態皆端莊得體的年邁女傭從側門走出宅邸。只見她拖著老邁的軀體小跑步來到千澪面前。

  「謝謝曹姨,我先去洗個澡。我剛從帝都回來,有不少要事必須親自和父親大人當面報告。早飯先幫我送到主宅,等會兒我要與父親大人一起用餐。」

  「遵命。」

  千澪俐落地脫下那雙害她腳痛了一整天的高跟鞋,換上曹姨遞過來的輕便透氣的棉布鞋。隨後她陸續摘下耳墜、手環和項鍊等飾品,一併交給一旁的年輕女傭,大步流星地走進屋內。

  「還有切記,沒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擅自進入房間,違令者嚴懲不怠。」

  「遵命。另外,那個……有件事老身不知當講不當講……」

  看見曹姨面有難色且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千澪當即心領神會,她停下腳步注視著曹姨,思索片刻後還是姑且詢問道:

  「……是不是雅臣又闖禍了?」

  「那倒不是……只是少爺前天晚上喝得醉醺醺地回來,還帶了兩個來歷不明的女子進入別館……直到現在都還沒出來。」

  儘管對兒子的荒唐行徑已經見怪不怪,但或許是帝都之行承受了太大的壓力,聽聞雅臣一貫的脫序行為,千澪扶著額頭發怒道:

  「讓他去石門縣發放陣亡士兵的遺族撫卹時不是說腿腳不便嗎?酗酒嫖妓的時候行動倒是挺俐落……父親大人有說些什麼嗎?」

  「關於這點……老爺在聽說雅臣少爺又帶了陌生女子回家後,發了好大一頓脾氣,說自己沒有這樣的孫子,拄著拐杖揚言要去別館打到少爺醒悟為止。直到被其他家臣們攔下才作罷。」

  曹姨戰戰兢兢地訴說著當時的情況,老當家暴怒的模樣直到現在仍令她心有餘悸。但千澪卻有不同的想法。

  (又來了,又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說到底父親大人還是疼愛雅臣的,讓他搬出本宅到別館居住,表面上是對他的懲處,實際上是為了隔絕外界對雅臣的流言蜚語,避免他受到傷害。雖然我覺得父親大人有點保護過度了,但仔細想想也無可厚非,畢竟這可是他唯一的孫子啊。)

  千澪的兄長良政在二十幾年前不幸戰死,體弱多病的弟弟良治也於前年因病去世。兩人生前均未留下子嗣,所以唯一能夠繼承范家的男性家族成員,只剩下與范述成血緣最相近的外孫范雅臣了。

  由於是范家唯一的孫輩,述成從小就對雅臣寵愛有加,還以高薪聘用了帝國大儒孔斯盛、曾任扶桑天皇帝師的洋學家山路典道,以及聯合王國著名博物學家布里德漢等人擔任其家庭教師。秉性聰慧的雅臣也不負重望,從小便展現出過人的學習稟賦與創作才華,加之英俊的外貌與待人謙和的態度,使他在貴族的社交圈廣受好評。

  然而一切的轉折就在雅臣十四歲那年,當時地處南洋的河仙鎮領主鄚致道與朝廷不睦,以季友大人為首的鷹派貴族主張出兵鎮壓,帝國上下戰雲密布。

  就在政治氣氛高度緊張之際,雅臣的座車被疑似南洋的民族極端分子安裝魔導炸彈,車上的司機與僕人都被炸死;雖然雅臣在一名家臣拚死以身相護的情況下而倖免於難,但左腳卻從此殘廢,還由於過度驚嚇而患上精神疾病,從此落下了病根。

  劫後餘生的雅臣此後很長一段時間無法正常與他人交流,時不時還會對著空氣發笑和痛哭,精神狀態極不穩定,連帝國最優秀的醫生也對這種症狀束手無策。

  就在大家都對雅臣的精神痊癒不再抱有希望時,某天負責送飯的女傭發現他竟然恢復了神智,不僅言行舉止一切正常,與他人交談時也談笑風生,除了左腿依舊不良於行之外,幾乎感受不到他曾在鬼門關前走過一遭。此時距離事故發生已經過了十九個月,內戰已接近尾聲。

  有外界傳言認為雅臣是想通過裝瘋賣傻躲過葉家的戰時徵召,還有人覺得座車炸彈事件就是范家的自導自演:一方面挑起鄚致道與朝廷之間的矛盾,使主君葉季友有了討伐河仙鎮的口實;另一方面則趁亂將雅臣保護起來,避免捲入慘烈的戰爭漩渦。既迎合了上意也保全了繼承人,可謂是一舉兩得。

  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事立刻消除了眾人的懷疑跟猜忌。大病初癒的雅臣對家族事務表現出消極怠慢的態度,開始學會逃課和酗酒,並終日流連於瀛北各地的花街柳巷;有一次他甚至還勾搭上了有夫之婦,最終是在述成出面後才把這件事情壓下去。

  經過這次醜聞後,別說成為范家合格的繼承人,雅臣的各種荒誕事蹟已經在貴族界廣為流傳,徹底淪為范家的笑柄。

  可是即便如此,年邁的述成依然寵愛這個不學無術的大孫子,雖曾多次在公開場合中對其進行口頭訓斥,卻從未施以任何責罰,這樣反而促使雅臣的行徑變得日益張狂,就連他的親生母親千澪也管不動了。

  (自從雅臣出了事故以來,我便接手了家族的部分事務,輔佐父親大人治理領地。如今父親大人年事已高,勢必得開始物色范家的繼承人選。他雖曾多次表示要將當主之位讓給我,言語間也時常表現出對雅臣的失望……但是這樣真的好嗎?)

  向曹姨交代完其他瑣事後,千澪掀開門簾走進澡堂。

  「小薴、小蒔,妳們負責伺候大小姐沐浴,其他人跟我回主宅準備早膳。這個時間老爺應該在房間裡看書,直接通報一聲就可以送進去了。」

  「「「「遵命。」」」」

  在接到各自的指令後,所有女傭便開始行動起來。

  兩位被點名的女傭拿著梳洗用品進入澡堂,看見千澪正站在更衣處展開雙臂,兩人連忙上前幫她脫下長袍和貼身衣物。

  「今天是小薴負責照料我洗澡啊……另一位沒看過呢,是新來的嗎?叫什麼名字?」

  「欸!那、那那那個,我叫……」

  被瀏海遮住眼睛的長髮少女因為突然被點名而緊張到慌了神,在她身旁的小薴忍不住搶過話說道:

  「她叫小蒔,上周才剛到范家。昨天以前還在負責宅邸的清潔工作,千澪大人是她第一個服侍的對象。」

  「喔是嗎?那還真是榮幸呢。」

  千澪朝小蒔投以微笑令她瞬間臉紅,講話也變得更加結巴。

  「哪哪哪哪裡的話!小的才是,原本擔心大小姐是個很兇的人,昨天晚上還緊張到睡不著覺……沒想到您對我們這些下人都這麼溫柔,而且還是個美人。」

  「我就跟妳說過了吧?和老爺跟少爺比起來,千澪大人簡直就是仙女下凡!」

  「妳們太誇張了啦哈哈哈!」

  褪下所有衣物後,小蒔迅速把髒衣服收入洗衣籃,並取出準備好的換洗衣物疊放整齊;小薴將千澪的髮髻解開,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在背部披散開來。

  白皙而略顯豐腴的玉體、凹凸有致的身形、秀麗精緻的五官美艷動人。成熟女性特有的穩重與性感氣息撲面而來,幾乎看不出來是個年過四旬且育有一子的母親,曼妙的身姿盡顯美麗丰采。

  「真的……好美。」

  面對著一絲不掛的千澪,看得出神的小蒔不禁脫口說到。

  「對吧對吧?千澪大人的玉體簡直就是藝術品,是東方的維納斯啊!」

  「貧嘴,別講這些令人害臊的話了,羞死人了……我已經是個老太婆了,這些形容妙齡少女的話根本不適合我。」

  雙頰微微泛紅的千澪一隻手扶著胸部,另一隻手從小蒔手裡接過遞來的浴巾裹住身體,但依舊掩蓋不住玲瓏有緻的身材曲線。小蒔直勾勾地盯著千澪雙手環抱胸前擠出的乳溝,再看向自己略顯貧瘠的胸部,露出一股五味雜陳的表情。

  「才不是奉承的話呢!」此時小薴端起裝有沐浴用品的木盆反駁到。

  「現在的千澪大人依舊很有魅力。上個月瀛中國的辛家當主不就向您求婚了嗎?前幾天還收到他派人送來的禮物:他聽說您喜歡薰香,於是從南洋回來後順便帶了當地盛產的高級香粉。小的看過這麼多千澪大人的追求者,感覺這位應該是認真的,您就考慮一下如何?」

  「小、小薴!曹女士不是跟我們交代過不可妄議主人們的私事嗎?大小姐的婚姻大事不是我們這種地位低下的人能夠擅自議論的吧?」

  「沒關係啦小蒔,我跟千澪大人平時也經常談論男生和戀愛話題,您說是吧千澪大……」

  面對小蒔的提醒,性格大方爽朗的小薴本沒有當一回事。然而當她看到千澪的表情突然變得嚴肅、眉宇間顯露出不悅的表情時,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說了不該說的話。

  「非、非常抱歉!小的仰仗著平日千澪大人的寵愛,一時得意忘形才不慎失言……無論如何還請您恕罪!」

  小薴立刻扔掉木盆「咚!」的一聲跪了下去,低著頭的她瑟瑟發抖不敢直視千澪的眼睛。

  原本思緒還在遠方神遊的千澪被這一大動作驚得回過神來,立刻扶起跪在地上的小薴。

  「唉呀這成何體統,趕緊起來吧……小薴,我並沒有在生妳的氣,我只是在想雅臣的事。」

  「您是說……少爺的事?」

  「嗯,我明白妳們是為了我的後半生幸福著想,但結婚一事非同小可。這不僅代表兩個家族的聯姻,其中還牽扯到許多利益關係……雖說給雅臣找個爹來好好管教他或許能導正他的惡習,畢竟他親爹走得早也沒能教給他什麼。但最重要的還得是雅臣願意接受才行……」

  千澪如實道出了自己的擔憂,卻看見小薴和小蒔兩個人互相注視著對方,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啊……抱歉一口氣說了這麼多,就算跟妳們說這種事,妳們也只會覺得很困擾吧?」

  「才不會!千澪大人願意跟我們分享自己的想法,我很高興。」

  「嗯嗯,大小姐不嫌棄我們這些下人,還向我們傾訴這些煩惱……您真的是一個既細膩又溫柔的人呢。」

  「細膩又溫柔……是在說我嗎?」

  「是的。小的從以前就經常聽小薴提起過您,她說大小姐是個不在乎身分高低、平等對待所有家臣的女領主,不但記住了宅邸上下全部僕人的名字和長相,還經常從私人的俸祿中撥出一部分給與家境遭遇困難的人。在真正見到您以後,小的認為您就像是太陽一樣溫暖的人,會讓人想一直待在您的身邊。」

  聽見小蒔真情吐露的一番話後,千澪先是一愣,隨後展露出釋然的笑容。

  「……呵呵,還以為妳是個內向且不擅言詞的女孩,原來說話這麼好聽啊。」

  「那、那那那個!我……不對,小的其實……呃……」

  「哈哈,跟妳開個玩笑別放在心上。不過多虧了妳們,我好多了。」

  說罷,千澪對著兩人擠出一抹淺淺的微笑,彎腰拾起被小薴扔下的木盆和梳洗用具,轉身拉開浴室的門並囑咐道:

  「今天我想自己一個人洗,妳們就在外面候著吧!有需要的話會再叫妳們。」

  「那個,千澪大人……」

  「大小姐!」

  不顧小薴和小蒔在身後的勸阻,千澪獨自一人快步進入浴室,兩人見狀皆不約而同地長嘆了一口氣。

創作回應

亞爾斯特
千澪一直都思考家族的事情,兒子變成這樣她一定很難受。
2024-02-12 20:04:01
東宮太子
沒想到亞爾斯特大大第一時間就來了,感動~[e36]
事業與家庭難以兼顧啊[e42] 這種事放在普通人身上如此,對肩負起全族性命的一方領主來說則更令人煎熬[e3]
2024-02-12 20:20:4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