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訪談中文翻譯】Reol × Giga「DDD」放談

SenaRinka_陶音まの | 2023-12-03 12:30:47 | 巴幣 2116 | 人氣 670

Reol×Giga「DDD」放談
與會者:訪問者、Giga(ギガ)、Reol(れをる)


『BLACK BOX』專輯中的主打曲「DDD」,係 Reol 與互為知己的音樂製作夥伴/音樂製作人—— Giga 相隔約兩年後再次合作之曲目。

這是兩人久違的合作,Reol 和 Giga 在這次訪談中討論了「DDD」的內容,彼此的創意,以及他們在ニコニコ動画(NicoNico 動畫)時代的點點滴滴。

翻譯、校對、排版編輯:MikanYosoroSenaRinka
顧問、特別感謝:銀河落雨

▲ 轉載或取用請註明翻譯者及來源,並請不要未經許可更動翻譯。
▲ 如對翻譯有疑義或問題,歡迎使用下方連結所列載之聯繫管道聯繫或直接下方留言。https://lit.link/oggysecond

/ 翻譯或文章修正 Log /
2023.12.03 17:00   此翻譯文發布
2023.12.05 02:00   修正微小錯誤並進一步抓漏一小部分未繁體化的字詞
2024.01.08 20:50   恰逢今天發布 Facebook 闢謠貼文,增加幾個影片配合文章閱讀


正文


- 訪問者:Reol 的新專輯『BLACK BOX』的主打曲目「DDD」是與 Giga 久違的合作曲目呢。

Reol:自2021年發布「Ms.CONTROL」以來,這次還是我們時隔兩年的首次合作。雖然在第一張完整專輯『事実上』、第二張完整專輯『金字塔』中,Giga付出了很多創作方面的努力,但是在製作專輯『金字塔』時,我感到自己作為Reol其本身到達的感覺。我們自ニコニコ動画(NicoNico 動畫)時代以來就一直在互相切磋琢磨,彼此都有不知道其他音樂形式的情況出現。也因此,自專輯『金字塔』開始,我開始萌生“想看看和其他創作者合作的成果”的想法。因此我與一直合作至今的,諸如ケンモチヒデフミ與Masayoshi Iimori等自己也在意的創作者們開始了合作。通過與Giga以外的創作者進行合作,我也了解了自己以前不夠了解的領域。也許對雙方都是這個道理吧。也正因如此,我也想在有Giga參與創作的必要時再次和他取得聯繫。雖然「DDD」是先行作詞作曲的曲目,在思考著“這首久違地與Giga合作的曲目應該做成怎樣才好呢?”的時候,想到了“以前從未嘗試過將雷鬼風融合進流行曲中,這樣可能會創作出聞所未聞的樂曲吧?”,遂將一首雷鬼風的曲子作為藍本,發給了Giga。

Giga:在收到藍本前其實我已經譜好了一首完全不同的曲子,但後來我們經過討論得出:“在久違合作的基礎上,這首曲子還是疑似有點太陰暗了。帶有一絲憂鬱成分呢”(笑)

Reol:(笑)是這樣的。雖然不至於是特別陰暗,但是還是有點悲情在裡面呢。

Giga:因此,我認為“如果是我們兩人合作的話還是像以前的流行風一樣就行了”, 遂將「DDD」譜成了具有相當激情的歌曲。我一直想嘗試一下帶有這種節奏的風格,我認為它很不錯因此期待聽眾的反應。

Reol:我們基本是以雷鬼風為樞軸一起進行創作。後面Giga在間奏部分加入了一些民謠吉他風格的元素,有點類似於Y2K。總體來說這次創作挺順利的。

- 訪問者:曲子開頭混入了摩托車引擎的聲音,聲音傳達的信息量也很多呢。

Reol:也有鳴笛聲呢。

Giga:是的,因為想要表達出元氣感呢(笑)。所以也許音效也因此多了起來。

- 訪問者:經過多年的合作,是否有感受到特別的順利?

Reol:我有一種心有靈犀的感覺。在LINE上的交流中,我們不需要過多的言語解釋說明,單憑語感就能起到有效對話。但是,因為存在2年的時間間隔,於是我將“青春”作為了歌詞的主基調。

- 訪問者:在開始的說唱中有〈Giga Reol 任せな乗っかれ〉這樣的歌詞出現呢。

Reol:如果我們一直在一起創作,這樣的狀態可能就會顯得過於理所應當了,這樣的歌詞當然也不會出現。這句歌詞蘊含了一種回歸原點的感覺。我們最初創作的歌曲是VOCALOID曲「ギガンティックO.T.N」(Gigantic O.T.N),在打打鬧鬧之中便完成了曲子的製作工作。製作「DDD」時,也是相近的感覺。雖然可能也是玩笑性質,但的確在傳達一些普遍的事情。我們在製作該曲時也考慮到了全體專輯曲目的聽感,希望聽眾在剛聽到該曲時便能奠定輕鬆愉悅的氛圍。

- 訪問者:為什麼要將「DDD」作為專輯的主打曲目呢?

Reol:專輯『BLACK BOX』有 “不知道裝了什麼在裡面的箱子”的主題存在,因此需要呼應這個主題的曲子存在。我希望這首對應的曲子以流行為曲風。雖然「DDD」的藍本是雷鬼,可能不是典型的流行風格,但我希望它也能有“雖然有個性但是大家都能理解”的感覺。

Giga:「DDD」沒有能夠高亢的副歌,反應也是未知數呢。但是在製作的過程中,我們感受到了不被J-Pop所束縛的樂趣,歌曲也隨之變得非常有趣。

- 訪問者:〈Giga Reol 任せな乗っかれ〉這樣的歌詞也傳達了這種想法呢,曲子也到處洋溢著“若是這兩人的話肯定沒錯”的感覺。

Reol:是的呢。此外,雖然我與越來越多的音樂創作者一起創作歌曲,如同自己的同伴一般的人也在不斷增加,但是自業餘時代開始就一起累積經驗,一起向上成長的組合還是只有Giga和お菊,所以於我而言,和Giga一起創作歌曲依然是十分具有特殊意義的。看到Giga與其他藝術家合作,Giga的音樂在世上廣泛傳播,我也感到非常高興。「DDD」的歌詞中使用了雷鬼用語,〈あんたがBREDDA〉意思是“朋友”或“親友”,完全是由Giga引出的詞語。我覺得歌曲的潛力是由創作者沉浸在自己的歌曲世界中的陶醉程度來決定的。我自己從來沒有說過〈Yah Man〉,但是在歌曲「DDD」中,一時上頭,這個詞似乎便脫口而出了。

- 訪問者:Giga看了「DDD」的歌詞之後有什麼想法呢?

Giga:最近Reol的歌詞存在相當陰暗的內容,不論是自己還是聽眾都能屢次有受到鼓舞的感覺,但是這首歌是久違的充滿元氣的歌曲,帶有一種令人滿意的少年氣息。

Reol:(笑)確實,最近的一些主打曲或者像動畫『るろうに剣心―明治剣客浪漫譚―』(神劍闖江湖-明治劍客浪漫譚-)的 ED「切っ先」這類的歌曲,主題更多是柔和親切的,所以我可能因此積攢了一些奔放的衝動。最終這份衝動被融入了Giga的曲子中,讓我感覺自己一下子便獲得了奔放感。但是我卻感到這可能不是我的本質。雖然我可以在達到多巴胺高峰時變得這樣,但基本上我不是那種爭強好勝的身份。因此,我會寫一些爭強好勝的歌詞來調動歌曲的氛圍感。被視為強大可能是一種詛咒,但同時也是理想本身讓我站上這個舞台上的一種方式。但是,我沒有過多地考慮「DDD」會被如何看待,也許歌詞會被當成被硬生生擠出來的也說不定。

- 訪問者:Giga是否會隨時檢視沒有自身參與的Reol的歌曲呢?

Giga:是這樣的。我會懷抱一種“如果我沒有參與,她會製作出什麼樣的曲子呢”的思想經常檢視這類歌曲。

Reol:我也會懷抱類似想法檢視Giga的歌曲。

- 訪問者:在2020年發布「Q?」時,Reol在社交媒體上發文說:“Giga的音樂感覺就像是我的一部分”,是深受其衝擊嗎?

Reol:反過來說,我們彼此幾乎不了解其他人的音樂,而Giga也對除我以外的歌詞和歌聲感到無從上手,處在陌生區域。因此,在這兩年裡,我們彼此單獨了解了一些東西,然後再將它們匯聚在一起,在這期間學到的東西非常有價值,也讓我們能夠在「DDD」中做一些他人所無法做到的事情。也許其他藝術家或甲方不太可能會提出“請製作一首既有雷鬼風格又有Y2K風格的歌曲”之類的要求。因此我認為做出這首歌曲,是我們憑藉自己的時機以及自身之所好的結果。

- 訪問者:作為一個團隊,REOL在2017年做出了“發展性解散”的策略,但隨後包含お菊在内,實際上3人都是在具有發展性的情況下活躍著。您對此有何看法?

Reol:我們自業餘狀態開始便一起努力成長,然後在似乎已經成為專業水平的時間節點解散了團隊,但即使現在,我們仨都在持續創作,這讓我感到“每個人都打心底的是創作家”。有留下的必要就應該留下來。我們都對於創作這件事富有熱情和責任感。我能夠進行像“這次的演出交給お菊来制作影像”或者“這次和Giga合作製作音樂”這樣的活動,正是因為兩位持續地支持著我。我對於這種事心懷感激,且有必要珍惜。能夠繼續這樣下去的話,本身就很了不起了。

Giga:我也是同感。

Reol:此外,Giga和お菊都在不斷變化著,所以我對他們非常尊重。正因如此,如果時機成熟的話,我會很高興再次與他們一起合作創作。

Giga:是的。每個人都在努力著,我認為這很了不起。

- 訪問者:Giga最近參與了TeddyLoid與Ado的「唱」的作曲和編曲,還參與了『ラブライブ!虹ヶ咲学園スクールアイドル同好会 NEXT SKY』(LOVE LIVE!虹咲學園學園偶像同好會 NEXT SKY)插入歌「Go Our Way!」的創作,您在團隊解散時是否有擴展自己活動領域的願景?

Giga:不,那時候我認為“只要做團隊的歌曲就可以了”,對於自身想要幹什麼並沒有其他想法。所以在解散後的兩三年裡,我只製作了Reol的歌曲,之後就是一個人活動了。在三人時期,無論是好事還是壞事,無論怎麼被評價,我都感覺評價的不是我個人,所以不會太在意別人說什麼。但是從變成一個人開始,一切都成為了我自己的責任,所以我的自我意識開始萌芽了。

- 訪問者:例如,聽到好話會增強自信,聽到批評會感到懊惱?

Giga:是的,最近我感覺我終於是開始有了這種感覺。我會真的感到高興,真的感到沮喪然後心想“繼續努力吧”。所以,我現在大約是四歲半(笑)。

Reol:(笑)。

- 訪問者:Reol如何評價Giga的活動表現?

Reol:在這個只有喜愛的音樂才會去聽的NicoNico動畫(ニコニコ動画)時代,Giga的音樂在J-pop中有一種不太常見的實驗性,與洋樂有著不同的獨特性。因此,我認為他的音樂不會僅僅停留在亞文化中。他本人絕對是那種不會去炫耀努力的人,但他在手持鼠標的同時,又做著比別人多得多的努力。

Giga:(笑)。

Reol:(笑)並且,他有能夠活用這種努力的才能。我認為在J-pop的領域需要一種不受任何束縛的音樂。我認為我作為主唱這個形式,能夠最大程度地拔高Giga的音樂,所以我們以一種互利的心態開展了合作。在我們三個人中,Giga可能是最為內向的一位,但只要被社會發現,我相信Giga的音樂會一直存在於世。最終,我自我認為我自己成了Giga和お菊的最大粉絲。因此,看到Giga的音樂在各個地方都可以被刷到,我感到非常愉悅。讓我以音樂來感受到朋友這種感覺的人,只有Giga。

- 訪問者:Reol在THE FIRST TAKE中演唱的代表曲《第六感》也是與Giga先生共同創作的歌曲呢。我覺得Giga對Reol來說也是一個階段性的存在。

Reol: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幸運。當我在十幾歲的時候認識他時,他只是我的泛泛之交,我們在巧合之下開始聊天,然後開始一起像玩耍般製作歌曲,結果這些歌曲在社會上迅速傳播開來。我認為和最好的朋友一起打打鬧鬧般製作的歌曲就這樣被社會認為“好”了這種情況很罕見。因此,在作詞方面,我能夠借助Giga的音樂進行寫作,有時也敢於寫出尖銳的歌詞。

- 訪問者:《DDD》中有一句歌詞是“とまらん とまれねぇわ”(無法停下,也不會停下),而在《第六感》中有一句是“このまま何処までいけるの”(這樣下去任何地方都能到嗎)。Reol能談談這兩句歌詞嗎?
(SenaRinka 註解:《第六感》之中文歌詞翻譯點我

Reol:是的。在認識Giga之後,我變得更加充滿活力了(笑)。

Giga:(笑)。

Reol:(笑)隨著年歲的增長,我可能在某些地方變得更圓滑了。但本質上並沒有什麼改變。最初的時候,我會毫不猶豫地去找Giga,說“這首歌就用這個吧!”基本上就是這種感覺。因此,在和Giga一起製作歌曲時,我有一種重回那個時候的感覺。

Giga:在我們第一次見面時的Reol真的有一種不能料到她下一步要幹什麼的恐怖(笑)。她會說一些奇怪的話,還說不準會在思考要不要參加會議的時候就在家裡暈倒了。

Reol:那是因為貧血啊(笑)。我已經長大了。

- 訪問者:Reol不僅負責作詞作曲,還自我處理時尚和外觀元素。Giga先生如何看待Reol這樣多才多藝的發展?

Giga:過去我們堅持以固定的二人模式創作歌曲,所以我覺得她可能變得更能與人相處了,也有了更多的能力,這還挺好的(笑)。

Reol:(笑)我也是,當我看到Giga在東京和朋友玩的照片時,我會想:“哦,Giga在東京也交到了朋友,真是太好了。”

- 訪問者:Giga在未來有沒有想要和Reol一起嘗試的項目呢?

Giga:最近,我想嘗試創作一下 VOCALOID 歌曲。所以,我想請她幫我給 VOCALOID 曲作詞。

- 訪問者:Giga對Reol創作的歌詞的哪些地方感興趣呢?

Giga:光聽一遍的話我可能不知道她在講什麼,但實際看歌詞時,想要傳達的言語就會不斷地湧進我的腦海。

Reol:啊啊,像音樂的那種形式?

Giga:是的。這些言語就像音符一樣。比如《SCORPION》開頭的“やった分その才覚引き出す”這個地方,一開始完全不知道在說什麼,但看了歌詞後覺得“哇,好酷啊”。雖然很難理解,但加入很酷的詞語的話我覺得很不錯。

- 訪問者:光從字面上看也很酷呢。

Giga:是的。加入其他人很少用的詞語,能夠側面展現出作詞者頭腦的靈光。

Reol:在中學的時候,我有點宅在自己的思想裡,所以會出現在早讀的時候我去看國語詞典這種情況(笑)。但我認為這屬於一種迷戀行為。或許和Giga迷戀音樂,購買各種樣本包聽一樣,我平時也會去儲備那些我覺得“這個不錯”的詞彙。幸運的是,我自己的感官器件對這些方面異常的敏感。

- 訪問者:兩位一起製作的歌曲中,有令您特別難以忘記的嗎?

Reol:當然,最初自製的專輯《No title +》和《No title -》中的歌曲對我來說很是難忘。當時Giga和お菊還没有搬到東京,每次都是因為創作相關的事情才來東京。這之後,我們在每天都會見面的情況下創作了《極彩色》。那時,我們是第一次去錄音室。但是我記得我們曾經有說過:“跟在家裡錄音差不多呢”,“或許在家錄音更加自由呢”。因此,那段時間我們在一起嘗試了很多新鮮的事情。當Giga還在猶豫要不要搬到東京並開始全力以赴的音樂活動時,以お菊來到東京為契机,我們收到了他的“我也在找東京的房子”的消息,實際上到了東京後,我非常的高興,覺得“原來像漫畫一樣的事也會有啊!”。從那時起,我們三個人一直在一起創作作品,現在我們在各個地方都能看到彼此的名字。“真是像漫畫一樣!”我現在仍然這樣覺得(笑)。

Giga:對我來說,可能還得是《Gigantic O.T.N》吧。在那之前,我幾乎沒有創作過曲子,但《Gigantic O.T.N》卻非常順利地完成了。可能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創作音樂的樂趣。

Reol:“我們真的可以寫曲子!”我當時是這麼想的,而在NicoNico(ニコニコ動画)上傳曲子的次日,一些有名的歌手已經為它製作了翻唱版本,當時我還在想:“這是真的嗎?”

Giga:確實就像爆火一般。我還記得我當時興奮地每分鐘都在發推文(笑)。

Reol:(笑)對對對。

- 訪問者:在聽了這個故事後再去聽《DDD》,感覺更加有共鳴了呢。

Reol:與Giga相識的時候正是我的青春時期,但那時我處於一種混沌狀態中,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情況,所以並沒有想要寫以青春為主題的歌曲。因此,能夠在現在寫出這樣的歌曲,也是因為我們的能力增長了,使得某些聲音的處理也成為可能了吧。我想向那個時候創作《Gigantic O.T.N》時的自己展示這首歌。我很好奇她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Giga:也許很難想像我們創作了這樣的流行歌曲吧。畢竟那個時候我們只用 VOCALOID 的方式創作呢。

- 訪問者:兩位未來有沒有想要一起創作的曲子?

Reol:首先,我想製作像《BLACK BOX》中殘存的那些憂鬱風的歌曲。雖然我們應該最了解彼此的個性,但Giga仍然能夠打開我所不知道的抽屜。和Giga一起創作歌曲時發生的未知化學反應是最有趣的。還有,當我傳達了“這太好了!”之類的信息時,他會回覆像“真的如此!”這種感覺的信息,這時我就會說“是的呢!”。那種隨意的交流,如果是在商業交往中認識的人,我可能會在說“好啊!”的時候有所猶豫並思考它是否真的好,但是與Giga,我們從未有過這樣的摸索,所以我很高興現在依然能夠以孩子的心態進行創作。我希望今後還能一起創作。

Giga:好。

- 訪問者:答得也太快了吧(笑)。感謝二位的這次採訪,聽到了非常有趣的故事。

Reol:我們好像從未如此坦誠地進行過採訪吧?

Giga:因為以前我更不擅長交流呢。

Reol:啊,像是在《Σ》那時的採訪,把Giga的言論全部整理下來也只有很少的一部分(笑)。

Giga:(笑)比以前更會說話了。所以現在是四歲半。

Reol:四歲半,太誇張了吧(笑)。


譯者註解



轉載或取用請註明翻譯者及來源,並請不要未經許可更動翻譯。

SenaRinka:
在 DDD 發佈的時候我就已經非常想翻譯這個訪談了,當幾年前 Reol 發佈的曲目突然沒有與 Giga 掛勾的時候,大家都在擔心是不是散了。
我一開始也抱有這個擔心,但我最後堅信他們私底下必定還是很好,而當 THE FIRST TAKE 發佈時 Reol 選擇的是第六感我就放心了。
也希望他們日後能越來越好 :)

原定於 11 月初發佈,但 10 月中與 11 月實在是太多事情,加上內容量大,因此延宕到現在,抱歉久等了。
如翻譯上或文章上有問題歡迎提出!

創作回應

那布勒斯冰淇淋
感謝翻譯
2023-12-03 22:45:36
Laura
有reol同好真是太好了😭😭😭😭
2023-12-04 20:49:0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