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2022.05.27不傷與傷的信念抉擇(下)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6-15 22:56:12 | 巴幣 6 | 人氣 43

文字◆故事與紀錄
資料夾簡介
關於RPG公會是藉內發生的種種故事

「非主攻職遇上暴力衝突時,優先迴避、防禦以確保自身安危,盡快退出戰場尋求攻擊者協助是基本原則。」
「戰場不是家家酒,倘若不想傷害人的話打從一開始就不應該上戰場。」
「戰場能決定自身結果前提就是強弱,而非傷不傷人吧?」
一場模擬區的意外,引發了三人迥異思想的辯論。



連結 對應章節
2022.05.27不傷與傷的信念抉擇(上) ▲捕抓翔之夢去賣掉!
▲三方會合
2022.05.27不傷與傷的信念抉擇(中) ▲傷與不傷
▲各自的決定
2022.05.27不傷與傷的信念抉擇(下) ▲迥異的世界

迥異的世界

回頭注意到現場的唯前輩,翔之夢感到抱歉:
「抱歉,唯前輩……好像把你的訓練夥伴給氣走了……這樣唯前輩的訓練怎麼辦呢?」
唯注意到翔之夢帶有歉意的表情,對他溫和地搖頭笑說:
「千行和我沒有特別約定要一起訓練,只是在這裡巧遇。另外……我想千行沒有生氣才是,請翔之夢別太介意。」
因為唯不清楚翔之夢知不知道千行沒有感情,這屬於千行的隱私,所以她說得保守。
既然千行離開了,唯便提醒翔之夢盡快著手尋找控制器,這對尋找他的披風,還有確保牽行的安全都有正面幫助。
原來唯前輩與千行只是巧遇,難怪剛才總覺得有點奇怪,因為兩人有種水火不容的感覺。

但唯前輩卻還這樣替對方講話……
「唯前輩真善解人意。」翔之夢微笑的開口,並點點頭:
「嗯我不會介意。」

因為豁達或者有機會見過不同人生的人並不多,比較多數的人是千行的狀況。
「過獎。」唯輕笑說。
聽到唯前輩提醒找披風與遙控器的事情,翔之夢點點頭,隨後畫了足夠兩人坐的圓面詢問著:
「前輩,地面的情況,似乎比較危險,視野也比較低,有興趣走空路瞧瞧嗎?」
「空路,是方才翔之夢繪出的圓面吧?我想那確實比較安全,也有效率,那就麻煩翔之夢了,我更希望可以一起乘坐同一個圓面,方便麼?」
畢竟她自己沒有飛空的能力,如果使用不同圓面,魔法一時出了什麼狀況……
「嗯?我剛剛意思就是邀請前輩喔,不用這麼客氣啦!」
翔之夢笑著,接著比著請:
「那就看唯前輩先選地方乘坐吧!另外我建議唯前輩最好是坐在圓面上比較安全。」
「謝謝,嗯……像這樣?」
唯的動作敏捷,登上圓面應該不成問題,她以居合膝的方式坐在圓面的中央偏後,看來是打算把正中間的位置留給翔之夢,那裡大概是最穩定的地方吧?

翔之夢見唯前輩到圓面上以後,也踏上了圓面並站在圓面中前方的位置。
雖然先前有幾次自己先前站在圓面上飛的經驗覺得很穩,但擔心或許對對方而言並不是如此,所以翔之夢拿出金色羽毛筆在唯前輩附近畫了一個像是握把的線段連繫在圓面上。

「如果圓面有不穩的話,前輩可以抓那個線段。」
「線段?嗯,好的。」
唯伸手握住,憑她的五感就算在空中激烈迴轉,她應該也有辦法站在這圓面上揮刀戰鬥,不過那就等有必要的時候吧,多一分安全,她是很歡迎的。

因為此時想起,一般人若沒有望遠鏡之類的,或許視野上會沒有辦法看得太遠,但因為擔心突然將能力借給對方,或許對方會因為眼見的不同而嚇到,所以翔之夢先徵求同意詢問著:
「對了,就跟上一次一樣,我這次也來把我眼睛的能力也分享給前輩,可以嗎?」
「如果翔之夢是說先前有透視效果的類型,那挺管用,麻煩你了。」
唯笑說。
因為若要運用動態視力從枝葉縫隙中找尋體積小的物件,雖然自己不是辦不到,但確實有些辛苦。
聽到唯前輩的回應,翔之夢點點頭回以微笑,隨後拿起金色羽毛筆寫著文字:
『將自己魔力之瞳的能力分享給唯前輩,魔力由我提供。』

隨後一般人看不懂的金色筆畫便被翔之夢書寫於半空,並很快的化為魔力光點。

唯前輩也在此同時,得到了看物體可以透視,看遠方也能清楚結構,以及見到魔力飄於空中的能力。

在想得到的準備都完成以後,翔之夢便操控著圓面在空中飛翔,並努力將圓面控制到飛的非常平穩的狀態。
xxx
在飛的過程裡,翔之夢想起了千行最後的一句話所講的用字,感到有些疑惑:
「前輩……那個,當時千行離開時,『救世主』的稱呼是有甚麼特殊涵義嗎?」
見識過翔之夢的能力,她在使用特殊視力尋找失物時沒有表現出太驚訝的模樣,在空中她是找得挺認真。雖沒有親眼看過控制器,不過在這自然環境中,明顯屬於機械的物體不會太難認出吧?唯思考著。
聽到翔之夢的問題,唯先是看向翔之夢,然後苦笑著繼續用視力繼續尋找,思索著適合的說詞。
「救世主……嗯……『救世』確實是我的目標,千行他知道這點,但也許認為我太不自量力,應該把這種理想交給真正的『救世主』才對……
所以用這種稱呼方式暗示我說『如果無法承受這種稱呼就放棄天真的想法』之類的?他也曾用『英雄』稱呼過我,可能是類似的想法吧……
這只是我個人猜測,千行不太對我說明他的感受或想法。
不過……對於他真正認可的救世主、英雄……我知道他不會這樣稱呼他們。」
唯試著解釋:確實對於光之種、質點者們,千行不會如此稱呼他們,卻願意全力支持他們。
說這些話時,唯的神情有些落寞。但她沒讓這種沉悶的氣氛影響他們太久,她恢復一貫的笑容說:
「但既然是已經決定的事情,無論誰如何認為、評價我,至少現在,我不打算改變做法。」
翔之夢聽到後對千行沉默了,覺得這個人嘴巴很壞。
「就套用之前認識的曼迪歐跟我說過的話跟前輩說吧,不要愧對自己的心,對自己就是最好的!至於用我的話……無論想做甚麼事情,不會後悔就好,所以,前輩加油!」
翔之夢微笑的開口著。
接著繼續以魔力之瞳注意著下方的狀況,並注意到有幾隻先前攻擊自己的魔物在地圖間走動,但因為目前自己與唯前輩飛在天空,而感到稍稍鬆了口氣:
「還好是飛在空中,要找東西真的順暢很多。」
「謝謝,我會記住的。今後也希望能一起努力。」
唯臉上是掛著笑容,然而要真正無愧於心,那太難了。
她繼續尋找著控制器,一邊說:
「千行說要為了不被剝奪寶物而不斷抗爭,那也是為了無愧於心、不想後悔。雖然不曉得他那樣重視的寶物是什麼——如果我們能盡力保護所有事物,千行珍視的事物,就能一起守住了。」
所以,這樣的選擇沒有錯吧。她這麼告訴自己。
「嗯我確實也有感受到,千行為了他想保護的,非常努力,而且他看起來也不後悔每個決定,所以我覺得他的想法與規則確實適合他這個人。

不過,我不清楚唯前輩提到的『保護所有事情』,具體而言是怎樣的情況?這聽起來很抽象。

另外,既然前輩不知道千行重視甚麼,為何前輩覺得保護所有事,可能包含千行所珍重的事情?」
講到這,翔之夢回想起過往旅行時,因為有過許多次,從不同角度看待同一個事件的狀況,並歉意的笑著:
「我知道前輩人很好,希望能守住大家,但每個人都是不同的,也有許多不同的面向,即便兩個人都是好人,或許兩個人彼此間重視的事物可彼此間是有衝突對立的。
若兩方的理由都非常正當,這情況,唯前輩該怎麼辦呢?
當然這不是隱射千行的情況,是我擔心前輩若繼續以這樣的想法思考,或許當哪天遇到這樣的狀況,會很茫然甚至自責。

我可不樂見這樣的事情發生。
我的話,如果真的要做出保護的這個舉動,那肯定是在我這個人範圍內能接觸到的,看得到的,想去保護的事物才會去處理,至於不清楚的,我倒也不會特別去做任何事。

而對於自己『想保護的事情』,我會根據事物與自己的關係程度來做優先順序的劃分優先順序,也就是,無論對方是否有理,我會優先選擇幫忙我的家人朋友等。」
翔之夢回應著。
兩人繼續在空中探索,唯建議翔之夢回想他方才經過的地方,找到控制器的機會大概高一些。
翔之夢聽到唯的建議,點點頭,並細想了自己究竟如何來到那場地,而沿途飛的方向,多少可見到魔獸被打倒的情況。
唯聽著翔之夢說話,偶爾看向他點頭,表示自己確實認真聆聽著。她總是微笑,現在也不例外。
聽到翔之夢說『不樂見這樣的事情發生』,她的笑意增添幾分,沒有流露出心裡的苦澀。
她明白翔之夢所說,也清楚知道:太遲了,自己已經無法回頭。
「『優先選擇幫忙家人朋友、無論是否有理』麼……翔之夢很溫柔呢。像這樣的判斷標準,我覺得很好。
千行……許多義勇軍、冒險者、戰士……民眾,大概也抱持這樣的價值觀而努力著吧。」儘管我無法這麼做。
唯保留了後半句,對翔之夢溫和笑說。
唯斟酌遣詞用字,考慮了一會兒才又開口回答:
「『保護所有事情』,對我而言,是『在我的理解範圍內,確保最多生命存續』的意思。雖然不是絕對正確,但會盡我所能。這如果能包含到千行、翔之夢、大家重視的生命,我肯定會很開心的。如果終究發生衝突、對立——」
唯對翔之夢笑道:
「屆時,我不再是對手眼中的『好人』,所以不必手下留情、也不需要原諒。」
她知道千行能毫不猶豫地將她斬殺,無論是她喜歡、不喜歡的,許多認識的智能體都會。而那些無法、無力反抗的,更使她心痛。
接著唯很快補充說:
「當然了,為了極力避免那樣的局面發生,我得繼續精進、變得更加強大才行。」
把沉重的話題說得輕鬆、正面,是大人的矜持。
無論是實際年齡或是精神,她比那秀美的少女外型要成熟許多。
「所以聽起來,前輩對於這方面是打算採取多數決吧?前輩有想好就好了!加油」
翔之夢笑著,並沒有再針對少數的想法講下去。

沒有發生的事情不必庸人自擾,並且是否對於少數者內疚,這倒不是個能被他人意見能輕易左右的內容。
對於千行的事情,翔之夢想了很多,第一次見面時的印象與這一次差異頗大,或許正是因為那時候在戰鬥中也不熟,而這一次,有說上一點話後,就覺得這個人給予自己的感覺很強硬,因此翔之夢感到有些疑惑,即便剛才打算不予理會,可也有點想知道唯前輩的想法:
「有點好奇,不知前輩如何看待千行呢?」
「千行……嗯……就像翔之夢所說的,我們思想上確實有差異。但我不希望他改變那些想法,而是希望他在堅持原則的過程中不受到太多挫折,也不會和我站在敵對的立場。然後……希望他能過得幸福……這樣吧。」
唯看著圓面外說完這些,才看向翔之夢笑說:
「翔之夢會問我這些,是因為千行方才說的那些話,還有不願和我們一起行動擅自離去的事吧?雖然我也經常猜不透他的想法,也會因為和他言行感到難過,這麼說有些勉強、不合理……不過,希望翔之夢別徹底討厭千行,如果可以……就多陪陪他吧。」
但願他不必再嚐寂寞的痛苦、但願他在困難時總有誰對他伸出援手、但願他身邊能多些笑容與溫暖……多少了解他過去的唯心想,這大概是沒有未來的她能為千行所做的,最有幫助的事。
「我是沒討厭千行,我也很尊重他同意他繼續遵循他自己的想法,我相信他的想法是他經另一些事情而培養出來的思維模式,但我會盡量離他遠一點,

因為既然想法層面差異那麼大,要勉強對方去容忍我抱持原本的想法又或者是我去配合對方假裝我同意他的想法,我想,這對雙方應該都很難過,

但如果他需要我幫忙,不管有沒有說出口,我都很樂意幫他。」
翔之夢單純地回應了對於千行,之後打算面對的態度。
「是麼……嗯,謝謝你。」
知道翔之夢願意幫助千行,唯欣慰地笑了笑,覺得說不定自己該多向翔之夢學習。
「……不知是否是我的錯覺呢?從剛才對話的感覺,雖然你與他彼此聽得出來在思想上是截然不同的,但感覺前輩好像跟千行認識了至少有段時間了?」
翔之夢詢問著。
唯微笑表示對翔之夢那鼓勵的謝意,至於新的問題,也沒有隱瞞,態度自然地說:
「他和我都是第一期義勇軍,光害……四災相關的問題,已經影響世界近兩年。至於和千行認識,則是一起入伍之前……」
說到這裡她開始回想,笑容也慢慢從臉上消失。
「算起來,應該是距今三……不,四年前吧。」
唯對翔之夢露出苦笑,又繼續將視線轉向圓面之外找尋控制器,過了一會兒,她自言自語似地小聲說:
「四年……這樣啊……」
如果沒有相遇,千行就能過得更好。這種想法一直存在於心中,而現在想起他們認識的時間,唯又更加肯定這種想法,神情有些感慨。
「雖然之前有聽說四災是最近幾年出現,感到不可思議,但就我加入義勇軍到現在所見到的情況,倒也感覺是合情合理了……」
翔之夢邊聊邊尋找著圓面外的控制器,但仍不見蹤影。
「嗯,四災以前,長距離移動並不是這麼麻煩的事情,通訊也方便許多。翔之夢如果繼續待在這個世界,也許不久的將來就能體驗那樣的生活了,說不定還得重新適應你的魔法呢。」
回答關於四災相關的事情後,對於下一個問題,唯沒有馬上回答,而是露出有些困擾的苦笑。
「所以……其實至今兩年,大家本來所持有的技能,其實多少都與原本的情況不同嗎?」翔之夢詢問著。
因為自從來到這世界,翔之夢就一直對自己技能與原先的情況不同的事情感到困擾,也一直在重新適應與拿捏中,但如果這世界魔法體系曾經改變過,那麼是否努力去了解原先這世界住民的魔法是個錯誤的方向呢?
關於魔法、技能方面,唯說:
「能力改變的說法,雖然不是認識的所有對象都這麼說,但我也不只聽過一次、兩次。至於我個人體感上……反而覺得比以前更強,和聽說過的那些例子受影響的例子相反……嗯,或許是因為更早之前,我待的西方大陸有特殊的魔力屏障和生態系,所以回到這米德嘉爾特後才產生這樣錯覺呢。」
「這聽起來……對前輩而言是好事呢!西大陸……?那裏有特殊的生態體系與魔力屏障?聽起來真有意思,不過……很遺憾中間部分被群壟罩了……」
由翔之夢發言可知,他根本不了解『米德加爾特』大陸指的範圍到底是包含哪些部分,甚至沒一點概念。
唯簡單說明了『米德嘉爾特』西方有個時間、物理、魔法原則都與這裡大有不同的『喀爾加德大陸』,在那裡無論是魔法,還是這裡常見的高度科技都會嚴重受限。也提過幾年前另一次的世界災難時,就有些『米德嘉爾特』的民眾因為那樣的大陸特性而移民過去的事。
此時翔之夢終於了解到兩個大陸之間的差異,了解到目前義勇軍勢力給大家看的地圖僅限於『米德加爾特』大陸的部份。
在翔之夢誤解時,唯稍微說明了米德嘉爾特西方,以及喀爾加德大陸的地理相對位置,也提到光害之前,在米德嘉爾特地區有不少公會發布該地區的探索任務,包含她自己也是以任務名義前往的事。


「沒想到不同世界體系可以存在於同一個世界之中……但也或許……僅是宇宙的真空替換為海洋僅此而已吧?感覺……真是有趣!會不會其實我以前所在的世界,還有去過的第二個名為『地球』的世界,其實也能夠搭船抵達呢?」
翔之夢好奇的開口著,但僅僅是開口說說,並沒有打算做任何行動。
「翔之夢所說的,我想真有可能……也說不定。」
唯稍作考慮,然後說:
「我就是船難中因為不明原因來到米德嘉爾特的異界人。」
唯解釋道:「以前,我認為祖國肯定在這世界的某處,也花了許多心思尋找……但一直沒有找到線索。因為在調查的過程中聽過許多異界說,才慢慢接受自己可能真的來自異世界。不過,那裡說不定就像『喀爾加德』那樣,某一天能夠再搭船回到那裡呢。」
「或許搭船有機會回去吧,我想。在我以前旅行的第一個世界裡,有一個國度叫做『萬眾導』,但這個國度的人以為自己的國度就是一個世界,因為他們被包在一個圓形的結界內,而採到一個結界,變會從結界的另一頭出現,因此那個世界的人以為整個世界是一顆圓球,但偶爾會有外界的人跑進去,也偶爾會有結界內的人跑出去的狀況。

然而因為他們並不知道結界的事情,因此無論是近來還是出去的人都以為自己是到了另一個國度。
而我去的第二個世界叫做『地球』,那裏的人就不相信世界是平的,而認為世界是圓的,但是若要通往另一個世界的話,則要脫離居住的那個世界的圓球,到達宇宙,才有辦法到達其他世界去。

因為我曾旅行過第一個世界看過『萬眾導』這個地方,因此當我去第二個世界時,我就一直懷疑,那世界最南方的一個叫做南極的第方,是結界的邊邊,而一個以北極為中心點的地圖才是那世界真實的樣貌。

搞不好到達南極後,若能找到見到結界的方法,也能找到一艘船到達其他世界,如果找到方法的話……。」翔之夢邊想邊開口著。
雖然翔之夢說的那些外域不是唯記憶中的祖國,但唯還是認真地聽著。
在這個世界的時間,已經超過她在原生世界活過的時間,她還記得在那場夢中自己做出的選擇,無論未來能不能再次踏上故土,她已經不那麼介意了。
說不定翔之夢也有類似的感受吧。她猜。
此時翔之夢見到某個斜坡上某處貌似有個方形像是面板的白色東西,並指著詢問著:
「前輩,你覺得那個會是面板嗎?」
唯順著翔之夢的手,轉過頭看去。確實那是存在感挺突兀的科技產物。她對翔之夢點了點頭笑說:
「機率不低,我們馬上去確認看看吧。」
如果能使用通用語控制,那善於器械操控的唯應該能很快解除這訓練模式,要找到翔之夢的披風就輕鬆多了。
「恩嗯!」
在確認附近似乎沒有其他生物後,翔之夢操控著圓面飛到了疑似面板的附近。
雖然此時那個面板有一半被埋到了土裡,但在唯與翔之夢合力之下,很快的將面版挖了出來。

因為翔之夢自帶翻譯功能的關係,即便面板上充滿了非通用語系的文字,翔之夢仍是就很快找到關閉訓練模式的按鈕,競技場模擬的環境幾秒內盡數消失了。
當競技場也回歸了一片白色之中,角落翔之夢的『無聲消逝』斗篷變得格外明顯了。
雖說今日的競技場意外連連,但就結論而言,有驚無險,是好的收場。

但願對於未來的目標與個人準則都不盡相同的三人,未來不會有立場對立的那一天。

感謝:蘇雪()SENKO(千行真我)

相關創作一覽:
 (蘇雪)

連結 對應章節
2022.05.27不傷與傷的信念抉擇(上) 捕抓翔之夢去賣掉!
▲三方會合
2022.05.27不傷與傷的信念抉擇(中) 傷與不傷
▲各自的決定
2022.05.27不傷與傷的信念抉擇(下) ▲迥異的世界



~歡迎與我一同加入~

也歡迎找我約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