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傳說_八‧第三次的召喚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6-16 09:38:24 | 巴幣 4 | 人氣 115





目前位於峭壁上的某個道路石頭縫凹處內,附近搭配著巨石平台,空間不算小,因為高度有些高,溫度比平地還低,但因為兩側有石壁阻擋的關係,沒甚麼冷風吹來。
因為已經是晚上,周遭理當一片漆黑,但諾弄了木頭燒火,因此能藉由火光看到人影。

而此時在黑暗之中,逐漸出現一個人的身影,那個人明顯能看到他有著與人族不同的長耳,在他走近一點時,開始能見到他棕色頭髮以及綠色眼睛,而他的頭髮綁著一個辮子放在右肩以前,那個人正是精靈『亞格』。

亞格走近時,他的神情既是疑惑又是不悅,他出現在諾的後方,面對著錦新的方向。

此時他的疑惑是因為,為何自己還會被第二次傳送?
明明自己給予的僅是一次性使用的信物啊!

並且亞格也對自己為何聽到對方的請求一直到完成這些事情的過程,完全毫不猶豫地認為應該好好處理呢?
而直到自己感覺到自己回復平常情況時,早已完成那位所說的內容並且來到了此地,為什麼會這樣?

而亞格的不悅則是在還沒吃飽的情況,卻豪無預警的去做體力活的事情。

當錦新注意到突然有個人出現時,嚇了一跳,但冥與諾早已注意到亞格,因為姊弟倆有隨時都有開著感知去注意著周遭的習慣。

此時亞格的表情說不上很好,但他仍拿著一片大葉子包著的東西走到了火堆旁放下。

在東西放下的瞬間,大葉子也攤開了,葉子內有許多不同的水果以及一些新鮮的魚,甚至還清好內臟去了鱗片插好竹籤,只差沒有火烤了。


見到亞格的舉止,讓錦新感到既訝異又錯愕同時充滿了害怕,但想起冥剛才告訴自己的,亞格無意傷自己的事情,以及異族是能溝通的事情後,錦新握拳打算平復自己的緊張,並鼓起勇氣站了起來,嘗試開口:
「那個……」

但錦新沒講幾個字後,仍是因為害怕而辭窮了,這使得錦新對於自己的膽小越來越感到鄙視了,卻又疑惑自己是否應該維持現狀才是正確的決定呢?

因為錦新一直以來,或許正是因為害怕異族,才得以活到現在。


此時放完食物的亞格也注意到錦新的舉動,因此轉過頭往錦新看去並觀察著。
但此時的錦新卻僵住了,儘管知道眼前的異族與他兄長的死無關,但錦新對於異族的懼怕已成習慣,而此時則是回到了習慣之中。


這並不是亞格第一次從人族這感受到害怕的的感受,所以對錦新的反應,亞格並不意外。

雖然亞格先前對於錦新突然攻擊自己的事情感到不悅,但當下注意到錦新的這個樣子,亞格的氣已經全消了,並和睦的詢問著:
「你那天,有受傷嗎?」

聽到亞格竟然講著自己聽得懂的話,錦新訝異地睜大了雙眼,感到十分不可置信,並忘了回應。

亞格注意到到錦新沒有各種受傷的情況後,便沒打算繼續在此地留,轉過身打算離開。
但亞格在走了幾步以後,轉過頭看向冥。

冥也往亞格看去,並疑惑著:「怎麼了?」


此時的亞格正想詢問冥為何能使用信物第二次,但當亞格想開口詢問時,卻又有種把東西送人卻又要要回來的彆扭感,覺得不是很妥當。

忽然間,亞格心裡開始有了另一個猜測,搞不好這次還能使用是個意外吧?
想到這,亞格也徹底放棄詢問了。

而冥則突然想起了一個問題而開口:
「現在是冬天,應該不會有水果吧?這些水果是你用精靈的能力從植物那取得的嗎?」

亞格點頭:「嗯。」精靈確實有這類能力在。


在注意到冥以及其他人似乎沒有話要問自己後,亞格便轉過身繼續走到了某個空地上,與上次同樣的情形,他很快的施展了魔法陣並傳送離開了。


但在錦新眼裡則是見到亞格毫無預警的,突然周遭吹起一陣風,然後就憑空消失。


xxx


在夜晚與姊弟倆露天於石縫內的火堆旁睡覺時,本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錦新卻睡不著,因為今日竟然與異族亞格溝通了!這是錦新以前從未想過的事情。
而那種訝異感即便亞格離開,錦新仍一直能感受。

在某次錦新翻身成側身時,諾也醒來了,因為月光下錦新眼睛反射的光芒,而注意到錦新醒著:
「錦新兄,你睡不著啊?」

錦新聽到諾的聲音有些訝異:「啊?我吵醒你了嗎?」

諾從躺坐了起來,並微笑著:
「沒有,我是因為想喝口水才醒來的。」
接著諾就不知從哪拿出了一罐水出來喝了幾口並問著:
「是因為甚麼事情睡不著呢?」

聽到諾問起自己,錦新此時也坐了起來,並思考了一下後回應著:
「我在想……關於異族的事情……我是不是反應太過了……但我兄長的事情,以及我父母的事情,還有人族傳說的事情……這些血淋淋的例子擺在眼前……
明明是如此,但今天長耳異族的事情……我很猶豫該怎麼去面對……」


本來諾聽到錦新所說的話,也開始思考,但一聽到『長耳異族』的稱呼,諾噗哧的笑了:
「我先說說……那位的種族名字叫做『精靈』,然後他的名字則叫做『亞格』至於那種族的特徵……除了長耳外,是棕髮綠眼,這你要記清楚了。」

錦新嚴肅的點頭:「嗯,而長耳紅髮藍眼則是別的種族對吧?」

諾稍稍訝異的瞧了錦新一眼,然後點點頭:
「是的,如果是長耳紅髮藍眼的話,那個種族名稱是『殺戮精靈』是精靈的變種,錦新兄怎麼會特別提到這種族呢?」

錦新握緊了拳頭,情緒有些仇恨的開口:「是那異族……殺了我兄長。」

諾稍稍訝異地看了錦新一眼,沉默了一下,接著才開口:
「那種族如種族名稱,愛好殺戮,如果你有看到的話就避開,千萬不要正面衝突。」

諾講到這,停止繼續講下去,而是觀察著錦新,但錦新沒有同意也沒有否定,沒有給任何反應。

諾沉默的看著錦新,思索了一下之後自己去的地方是否會遇到這種族呢?

答案是不會,因為殺戮精靈活動領域其實不在這附近,而會出現在錦新村落那,大概也是落單有特殊原因到達那地的少數吧?

想到這,諾鬆了口氣:
「如果是你今天看到的精靈,大致上,這個種族算是可以放心的,但我得說的是,我相信你村落裡,每個人性格都不同,而其他種族也一樣,所以就算某種族被人覺得種族性格是善良的,也不代表沒有壞心的人在,不過如果是我與姐在附近的話,你到不用擔心太多。」

「是因為你們很強嗎?」錦新看向諾詢問著。

「這個嘛……」諾謙虛地笑了:「算是吧……不過你有天也能的。」

諾會這樣開口,原因與冥一樣,都有注意到錦新擁有兩種原始力量,雖然不確定力量增長速度如何,但變強是遲早的事情。


xxx


在隔天,錦新很早就醒來,因為他平日生活作息便是日出就醒了,並獨自一人跑到巨石平台上練劍,或許因為森林遠景等盡收眼前,錦新感到身心舒暢,動作也變得更順暢靈活了些,對於這些感受,錦新非常的高興。

此時冥與諾被遠處的陽光亮到,也相繼醒了,並走到巨石平台上。

見到朝陽森林上空還飄散著一層雲霧的美景,冥訝異著,因為那與黃昏的景象又是不同風景。

而此時的風因為有著陽光的熱度,雖然仍是冷,卻不如夜晚般的刺骨。

注意到姊弟倆醒來,錦新立刻收了劍回劍鞘,並擦擦汗微笑的問著:
「是要準備啟程了嗎?」

但當錦新走近兩人時,他似乎隱約見到冥與諾身體附近似乎隱約包圍著紅色的東西而感到訝異:
「那個……你們身上是不是有被甚麼包圍……」

冥與諾稍稍有些訝異的看著錦新。

冥詢問著:「那你有見到包圍的,東西,是甚麼顏色呢?」

錦新仔細地瞧了瞧,接著回應著:「應該是紅色。」

「那麼清楚嗎?」冥繼續問著。

錦新聽到冥似乎知道那是甚麼而鬆了口氣:「些許影子程度而已,那個是甚麼?」

諾走近錦新開朗地笑著:
「是炎屬性的魔力防護,用以讓身體不至於在這寒冬受寒,而你身上也有,我們這幾日都有幫你加上這個。」

錦新聽到後疑惑的舉起手臂瞧了一眼,果真也有看到點甚麼而感到意外。
「是用以不讓身體受寒……?」

難怪這幾日已無寒冷刺骨的感覺,甚至自己還一度以為天氣開始回溫……
但……

錦新疑惑的開口:
「前幾日,我未能見到這防護的影子,為何今日能見著了?」

諾微笑的開口著:「這表示錦新兄魔力方面的能力有提升了,所以才看得到。」

聽到諾所說,錦新感到更加疑惑:
「我不記得自己究竟有做何事。」

諾指著錦新的配劍:「你剛才不是有練劍嗎?提升自己體能,確實也有影響。」

若身體氣血通路順的話,也會影響魔力脈比較通順,畢竟血液本身帶有一些物質是與魔力能產生作用的。
至於另一個因為錦新從姐身上獲得兩種力量的事情,諾也沒打算說的,因為說了對他也沒甚麼助益。

聽到諾所回應的這些,錦新先是訝異著:「原來……這是你們眼中的世界。」
接著錦新露出笑容:
「期待之後可以看得更加完整。」

「遲早的事,等你有足夠能力了,你想學的話,我再教你。」冥不帶表情的回應著。

聽到冥的回應,錦新期待的笑著:「到時,多麻煩了。」

「嗯。」

xxx


懸崖上的道路來到某處時,道路直接轉往峭壁內部,但內部看起來明亮,這像是一線天那樣的小型峽谷,而峽谷上方處,隱約有陽光的斜射,而峽谷道路旁則有清澈見底的融雪水流過。
見到那樣的情況,錦新感到有些疑惑,是否春天已經來臨了?

因為自從得知自己身上有姊弟倆給予自己的加護,錦新就不太確定外界目前究竟是怎樣的季節了,但估算了一下時間,春天似乎確實來臨了,想到這,錦新感到開心,因為對池口里的大家而言,冬天是個死亡的季節,而春天,則是新生。
雖然這段時間已經沒看到大家了,但錦新絲毫不擔心,因為他相信大家會因為冥給的結界石而過得很好。


在一線天峽谷的盡頭,映入大家眼中的又是一大片森林,可是此時的森林雖然地上仍有雪堆,卻開始能見到一點綠色的草,以及樹上的新芽,而空氣中也散發著陣陣的陽光氣息,讓人感到非常舒服。

然而明明是這樣讓人開心的景象,當冥回頭看諾時,卻注意到諾一臉煩惱的樣子。
「弟,怎麼了?」

諾抬起頭看向冥與錦新:「我在找路標,可是好像沒看到。」

冥疑惑著:「之前不是都是飛到天空去找路嗎?」

「因為斷崖的位置挺清楚在哪的,但這次要去的村落卻有刻意被隱藏起來了,所以即便我飛到空中也無法知曉位置,並且感知也一樣是無效的。」諾歉意的笑著。

「那你之前是怎樣去的?」冥詢問著。

錦新雖然疑惑目前兩人要去哪,但沒有開口詢問,因為即便是要去死亡之地,他也仍會跟的。

「在離開剛才那個峽谷後,是靠路標找路過去的,但……目前好像沒看到半個像是路標一樣的東西……」諾煩惱的開口著。

此時錦新注意到某處雪地上似乎埋著甚麼,而走了過去,並挖掘了一下,很快見到一塊木板。
「諾兄,請問你在找的是這個嗎?」

聽到錦新所說,諾趕緊走過去看:「嗯對!但……」

那塊木板已經腐朽,雖然隱約可以見到上面曾經有寫過字,但八成左右都已經朽到看不清是甚麼內容。
「這下有點麻煩了……」

「如果你憑記憶走過去呢?」冥詢問著。

「這個……因為沿路都是看路標走的,所以……我好像沒特別記得該怎樣走……」諾歉意的笑著,並敞開了白色羽翼開口:
「要不我還是天空找找?」

「等等!」冥叫著諾,諾因此疑惑而沒飛上天。


此時冥拿出了亞格給他的貓頭鷹信物,並開口著:
「那就找亞格問問吧,這邊也有一片森林,精靈我印象中是可以跟植物或者樹之類的溝通吧?」

一看到姊姊手上那個貓頭鷹信物居然還存在,諾感到有點意外。
不知對方究竟答應要幫姊多少事情呢?


接著冥便再度輸入一點魔力到信物上,並喚名:
『亞格』

隨後在雪地中間有綠草的位置上,群風開始旋轉式的吹了起來,並連帶捲起地上的一點雪。

長耳棕髮的精靈亞格很快的出現在風之中,但這一次的他……

身上則一絲不掛,沒穿任何東西!!低著頭,頭髮還滴著水……

「我在洗澡……妳,有何‧貴‧幹‧!」
亞格一臉非常不悅的開口說著,在講到最後幾個字時,念字也隨不爽的情緒逐漸加重。


目前踏上旅途的人:錦新、冥與諾(有照圖中順序打名字)

作者的話
可憐的亞格,雖然他在洗澡時被召喚,是之前某年某月的突發的靈感,
但後來我發現,先前畫的預告草稿裡,總是把這一幕畫出來……
亞格,你就……認命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