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2022.05.27不傷與傷的信念抉擇(中)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6-15 22:42:59 | 巴幣 6 | 人氣 64

文字◆故事與紀錄
資料夾簡介
關於RPG公會是藉內發生的種種故事

「非主攻職遇上暴力衝突時,優先迴避、防禦以確保自身安危,盡快退出戰場尋求攻擊者協助是基本原則。」
「戰場不是家家酒,倘若不想傷害人的話打從一開始就不應該上戰場。」
「戰場能決定自身結果前提就是強弱,而非傷不傷人吧?」
一場模擬區的意外,引發了三人迥異思想的辯論。



連結 對應章節
2022.05.27不傷與傷的信念抉擇(上) ▲捕抓翔之夢去賣掉!
▲三方會合
2022.05.27不傷與傷的信念抉擇(中) ▲傷與不傷
▲各自的決定
2022.05.27不傷與傷的信念抉擇(下) ▲迥異的世界

傷與不傷

千行花了一陣子後千行才走到了兩人所在的位置,但是武器還在腰間上,看來實際上並沒有遭遇太多的阻礙吧。

看了一地的身體,千行很輕鬆的判斷是另一名劍士所為,所以是同伴過來解救了危機嗎?

但這也並不合理。

「以你的實力應該一下就解決了吧,為何要把自己搞的那麼狼狽呢。」
千行這樣反問翔之夢並聳了聳肩膀。


「嗯?剛才我以為那幾位也是其他義勇軍……直到唯前輩過來才知道,那幾個人是模擬的。」
翔之夢聳肩笑著,但沒有繼續提人形或者有智慧的人他不攻擊的事情,因為多說無益。

「嗯……狼狽嗎?」
翔之夢見了見還有一點辣椒粉的手臂笑著:「似乎是呢。」
此時他才突然想到要用技能清潔一下,並拿出金色羽毛筆寫著:

『我身上髒污全部去除』
『唯前輩的手帕回復成剛洗淨的狀態』

打算把剩餘殘留的東西全部處理處理。


「千行,我想翔之夢不是有意啟動這種訓練模式——」
唯簡單對千行說明翔之夢誤觸這裡的控制系統,現在找不到控制器,他的披風也不見蹤應的這些問題,又問:
「千行在來到這裡的途中,有見過像是控制器的物件麼?翔之夢,請問你還記得控制器的模樣?」


「控制器的模樣……?好像是一塊白色鐵塊吧,至於怎樣出現的……我也不太確定……」
講到這,翔之夢歉意的笑著。


「哪怕是模擬的,把他們放倒而不傷及性命也是十分容易的事情吧。」千行回應著。
畢竟翔之夢之前都能參與天使等級的戰爭了,山賊或許不是什麼難以處理的對象:
「上次也是這次也是,不出手解決威脅的話問題不會消失。」

相較於唯的體貼細心,千行講話倒就十分直接:
「作為得和你一起作戰的隊友,我想你有必要解釋一些什麼。」


聽到千行所說,關於放倒而不傷其性命的事情,翔之夢回想當下的情況,自己確實沒有甚麼想法,但是之後幾句千行的發言,讓翔之夢開始有些害怕……

總覺得要解釋也不是,想帶過可能也不妥當,不知應該回應甚麼的,最後因此選擇沉默。


「義勇軍……冒險者不全是擅長攻擊的類型,或許翔之夢就屬於排斥攻擊他者的那種。既然翔之夢在醫療等方面已經對我方貢獻良多,擊潰敵方這種事,就由主攻類型的戰鬥職多出些力,各司其職沒甚麼不妥才是。」
唯看翔之夢畏懼、沉默的模樣,就調整自己的站位,半擋在翔之夢與千行之間。

她觀察著翔之夢與千行雙方,試著轉移話題說:
「讓我們先設法找出控制器,關閉模擬訓練模式、找到翔之夢的披肩,好麼?」


對於唯替自己說話時,翔之夢稍稍感到訝異:
『原來唯前輩是這樣想,難怪之前幾次與前輩相處都感覺很舒服自在……』
此時翔之夢感到安心與感激。


「少做會讓自己會後悔的事情。」
千行這樣說著,他有發現唯站了出來,雖然本來想拔刀相向,但礙於應該打不贏也只能作罷。
「妳再晚來一點結果就不一樣了。」千行對著唯開口說著。


聽到千行的兩句話,翔之夢感到疑惑,因為沒有任何事情是讓翔之夢後悔的。
但後來翔之夢仔細思考了一下,似乎稍稍有些懂對方所說。

不知千行是否是指,最後結果可能讓那五位山賊把自己賣掉的事情呢?

如果是在不違背自己原則而盡了最大努力下,遭遇各種不幸的下場,那是自己能力不足,就算最後死亡也是可以接受的,到也不會到後悔的程度,不過……

看這情況,還是甚麼都別講比較好……
因此翔之夢僅是微笑,沒做任何回應。


原本千行想要動粗時,能注意到唯的警戒,但當他打消念頭,唯也隨之軟化。她不認為千行說的不對,只是她難以對他者如此嚴厲。

「千行和我,某種程度上都知道翔之夢的魔法能力。或許他真有必須為自保、守護某些事物而做出改變的一天⋯⋯
但是現在,他還沒必要這麼做。我們⋯⋯不也是為了讓更多智能體過上他們喜歡的生活而戰的麼?」
唯對千行說,然後對翔之夢露出略顯複雜的淺笑。

「我想千行是為翔之夢擔心才這麼說,沒有惡意的。」
唯稍微放輕語調對翔之夢安撫說。


翔之夢點點頭表示理解,並詢問著:
「那個……你們來這訓練場是來訓練的吧?如果要調整成你們想對戰的空間,我想,得先找到控制器才行,因為是我搞丟控制器的,所以我也會幫忙找找的,控制器與場地的事……非常不好意思。」
翔之夢歉意的開口著。


唯才回應:「嗯,關於我們的練習不用太擔心,先找控制器吧。翔之夢具備追蹤失誤類型的魔法麼?或者如果你記得方才走過哪些地方,我們可以一起原路找回去?」
唯轉向千行詢問他的意願:
「千行願意陪我們,對麼?」
因為在這種環境下分散挺危險的。


「我是為了自己才戰鬥的,不是為了要當英雄。」
千行反駁了對方的說法,雖然沒有打算出手了但是態度並沒有改變:
「我們三個無論是誰在這種等級的戰場都不會受傷吧,但他卻會受傷成這樣。
我不知道他有沒有重要的東西,但是戰場不是家家酒,倘若不想傷害人的話打從一開始就不應該上戰場。」


控制器……唯的眉頭動了一動,很不明顯。
唯對千行問:
「難道千行不承認醫護、輔助職在戰場上的貢獻?即使他們不直接傷害對手,對任務、對同伴而言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對於唯前輩所說的內容,翔之夢感到一陣違和感,因為自己曾經見證過的某個故事之中,也發生過爭論攻擊與後勤的事情,並且自己也曾寫成故事過。

不過就上一次在戰場上的印象,千行應該並非故事裡的魔法師那樣的想法吧?
翔之夢看向千行思考著。


此時翔之夢想起曾經問過很多人這類問題,而其他人告訴自己:只要強就可以決定一切。

並且連帶的也想起了過往對於任務的記憶,任務項目並不完全只有在戰場上廝殺。
「剛才的情況,雖說我確實是有不想傷人的想法,但我想,即便我沒這想法,或許還是很慘吧。

因為如果我真的很強的話,我就並不會因為不想傷人的想法而導致自己陷入那種慘狀了。

而且任務不只有上戰場的這個項目,還有很多種類型吧?而且即便是上戰場,在我所知道的範疇裡,確實也得靠團隊合作來處理。」

翔之夢並不善常記憶,很多經歷裡,最後都只記得結論,也就是維持自己不傷的念頭。
而在剛才千行講那麼多的當下,翔之夢忘卻了先前為何得到這結論的原因,但現在他終於想起了部分經歷。

對於千行,翔之夢多少可以感覺到對方有想說甚麼,這動機並不是惡意,只是說法鋒利,雖然翔之夢剛才感到很害怕,但他不討厭對方,還有些感激。

因為即便只是說,也是得花費自己時間與經歷去組織語言的。

翔之夢轉頭看向千行:
「我確實是經驗不足,且是來自其他世界體系的人。
這部分比較實際的說明的話……

我所認知的自己的技能,在這世界使用時,效果是有誤差的,因此目前為止我有空時,也還在研究自己的技能,也就是說,其實我現在連我自己的事也還沒完全掌握……

所以我想……千行可能把我想得太厲害了……或許是因為我的技能對你們而言很少見,才造成這種錯覺吧?」


唯側過臉聽翔之夢說完,心想他至少是個能清楚表達自身想法的智能體,自己在不清楚細節的情況下就搶著為翔之夢代言也有失禮的疑慮,於是暫時沒有繼續為翔之夢辯護。她又看向千行,如果他無意再談此事,他們也該開始設法找控制器了。


「就像現在,也不過是妳來護駕罷了,沒有人可以永遠依賴誰。」千行對唯開口說著。

「妳自己也一樣,不知道自己需要什麼只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唯的很多理念,千行也都赤裸裸地表示不認同:
「像個挑食的小孩子一樣,假如妳真的不希望他有事,那不如教導他們如何自立。」


翔之夢此時確實聽到千行的想法了。
翔之夢對千行所說的話裡所感受到的『擔心』感到感激。

『不過自立的前提就是強弱,而非傷不傷人吧?』

翔之夢心裡回應著。

這想法會沒說出口是因為,或許對方無法適用於這個具話,也可能對對方而言,唯有動手才能前進吧?

對此,『說出口』的行為大概僅會導致無謂的爭論吧。
所以沒有說的必要。

「那個……那我先負起責任去找控制器了。」
最後翔之夢決定開口說這一句。

說實話,對於自己的事情而造成其他人的爭吵,並不是翔之夢所樂見的情況。
『所以看起來,自己這個罪魁禍首還是先離開比較好吧?』翔之夢思考著。



「小……」
對於千行所說的,唯握緊拳頭,發出「喀」的聲響。
對於力求面面俱到、積極磨練自我、講究規劃、重視責任承擔的她而言,說她無能、幼稚這類評價總讓她難以完全壓下怒火。儘管她仍會努力壓抑下來。

千行說的需要、想要,在她此時的想法中,最先想到的只有救世的「力量」,果然免不了又讓她意識到沒有「權能」和「異能」的自己是如何無力。這讓她的焦躁感又加深了一層。她平時總是表現得優雅、從容,不過就在這幾秒,她散發的氣場,或許敏感者可以察覺其變化。

「非主攻職遇上暴力衝突時,優先迴避、防禦以確保自身安危,盡快退出戰場尋求攻擊者協助是基本原則。千行和我不是唯二的攻擊手,憑翔之夢目前的輔助實力肯定也有攻擊者希望與他配合作戰。沒有那種誰只能單方面依賴誰的問題。」
氣歸氣,唯說起話來還是頗有條理,只是比起平時的輕聲細語,此時的聲調是刻意壓低,顯得更鏗鏘有力些。

「自立的方式不是只有傷害他者一途吧?若是主動想學攻擊的方式我自然願意教,但現在……」

唯還沒說完,翔之夢就畫起魔法的筆觸準備離開。唯才立刻收斂了那些怒氣,轉頭對翔之夢說:
「請等等,單獨行動太危險了。」


「現在的日子,每天都要去思考明天是否還會到來吧。」
千行反駁了對方想學就教的觀點:
「二來,妳又怎麼去斷定他的不想傷害人是因為實力不足。」

對千行而言,能夠在上次方舟上戰場作戰的人,基本實力都一定會有保障,不然魔法都還沒畫完就被武天使砍死了。

「與其反駁我,不如去理解那個怪傢伙吧。」
千行搖搖頭嘆氣了一下,這少女樣的女人生氣地點其實很好捉摸呢,但千行更不在意孰強誰弱的問題,真正內心的想法與心態才是他所在意的。


注意到唯對自己所說,翔之夢放下了羽毛筆思考了一下剛才的情況。

確實,自己也說不准除了剛才那五名模擬人族、幾個魔獸,還有這奇怪地形外,是否還有其他存在,要是非常強大,又或者是一堆人形種族的話,自己是否又會遭遇剛才那種狀況?

若自己真遭遇了,其實倒不是那麼在乎結果與下場的,但弄不好,到時唯前輩會不會自責呢?

只是……

翔之夢又往千行看去,聽著對方的發言,並再度思考著。

看起來,其實最大的問題就在於,自己的技能能傷害到有智慧的存在,自己卻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才會延伸出現在這樣的局面吧?

「嗯,也是,謝謝唯前輩的關心。」

突然間,翔之夢有了一些想法。

隨後翔之夢拿起了金色羽毛筆畫了兩個正三角形組成的六芒星筆劃,並開始書寫大量他人看不懂的異世界文字。


隨後翔之夢開口念著:

『靈魂制約』
『我凡傷害智慧的生命,必遭反噬。』
隨後大量未知文字快速產生,包覆著翔之夢,並在下一秒,附近飄揚的空氣消失無蹤,一切回歸原本樣貌,彷彿甚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

翔之夢微笑的開口著:
「我想,是不是該來找控制器了?」
還有我的『無聲消逝』披風……


各自的決定


對唯而言,在這種不知道有沒有明天的時候,還勉強誰去做他們討厭的事,這就算是為他們著想,也起不了多少效果,更可能讓對方在懊悔中結束此生。她的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但來不及化為有組織的語句確實傳達。
千行在意的內心想法與心態,恰巧就是唯自認明明白白又擅長演說,實則為了大局而刻意忽視、壓抑、無法確實表達的部分。大概也只有在乎、自我懷疑的事物,才會牽動情緒。
雖然千行那像輕視她、對她厭煩的態度也讓唯感到不舒服,不過就這句話唯無法反駁,她是應該更重視如何正確理解翔之夢,而非透過片面的認識就擅自定義他的想法。她欲言又止地看著千行,真的沒有反駁,而是將身子也轉向翔之夢,結果……
唯是看不懂異世界文字,但翔之夢說出口的話語還是懂得。她感覺臉上一緊,胸口也糾了一陣,在方才談話中失去笑容的表情變得更加僵硬……
她不是想要這樣的發展。
她半張著嘴,嘴唇、身體微顫,卻說不出話,只是帶著震驚、難過,甚至有些無助的神情望著翔之夢。心裡轉著:
『智慧生命?四災也是?敵軍也是?反噬?那是怎麼樣的傷害?靈魂制約能解除?是因為我挑起爭執才害翔之夢訂下這種制約、是我的責任……該怎麼辦?』
不強迫誰勉強做些什麼事,但也不限制各種的可能性,她支持輔助、醫護職即使不傷害誰也足夠有能、重要,但「不做」與「不能做」其中有著太大的差異。
翔之夢對自身的制約,無疑是剝奪了反擊的可能性。
當時唯會說「翔之夢『還』不必傷害誰」、心裡想的是:
『當翔之夢必須傷害什麼事物時,不用誰教,他會用盡手段守護重要之物,儘管那是他討厭的攻擊。』
在那種時候到來以前,想讓翔之夢用自己能接受的方式好好生活,而唯自身會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避免認識的智能體落入必須面對那痛苦選擇的局面……
負起責任吧,保護翔之夢,包含他所重視的一切。唯心中響起這樣的聲音。
可同時她很清楚自己總會以群眾福祉為優先,她已經親手犧牲太多「少數」,如果,和翔之夢也走到那一步……
「...。」千行沉默的看著這兩人。
這兩個傢伙的腦迴路都被什麼給卡到了嗎。

雖然不知道腦中到底在塞些什麼,但哪怕強如代行者,在現在的情況之下也不會給自己套上枷鎖的狀況下戰鬥,對於整個世界都快毀滅了還有人說著我不想傷害什麼的時候就讓他很頭痛。


或許是注意到現場都沉默的兩人,翔之夢因為沒有讀心術,因此不會知道它們說甚麼,但此時翔之夢確實覺得自己該解釋點甚麼。
「唯前輩,我想,我雖然是個好人,但我並不是個值得信賴的人。
對於智慧的存在包含四災、敵軍等等的事情,我都曾想過,正是因為包含有這些存在,我才會這樣下制約的。

我曾問過自己:如果今天面對的是大家都於法面對的敵人,我有沒有辦法下手?

但答案是:『我沒辦法。』
即便這個敵人會讓所有人死亡,我也是如此。
因為若真發生那種事情,在我認知裡,這種情況則稱之為『必然』,而我仍會欣然去接受的,因為我是個外來者,我是個旁觀者,我不該干涉這世界所發生的任何事。
但剛才,雖然是靈機一動做了這種制約的事情,我卻感覺鬆了口氣。

如果我必須傷害對方,而我自己也會因此遭到反噬,我想,若在必要情況我應該就能去做出攻擊的行徑了,這下……或許我不用對所有人愧疚了……

至於反噬的這部分,別想太多,那對我來說,那是我應該的要承受的,因為我只是個旁觀者,並且只是個外來者。」翔之夢笑著。
聽翔之夢的說法,唯注意到翔之夢話中訊息的『反噬』代價不是什麼身心靈魂全都煙銷灰滅的狀況。
如果真如翔之夢所說,這是讓他願意嘗試反抗的交換條件,他自發性願意跨出這一步,唯雖難以完全釋懷,但還是理解地點了點頭。
對於親手傷害、奪取了什麼而必須承擔的苦痛與煎熬,唯自己深有感觸,如果這制約仍讓翔之夢透過承擔肉體的痛苦、減免對心靈的拷問,唯想,那也值得吧。她對於翔之夢說他不值得信賴、即使面對要殺害眾生的敵方也不願傷害對方的價值觀,她就像往常那樣予以尊重,沒什麼情緒反應。
印象中的千行也說過類似的話。
本來唯希望由早已不再乾淨的自己攬下傷害他者的罪與痛,只是她力量不足,沒有說這種話的資格或立場。
她也無法完全信任哪個對象,在她的認知中,誰都是生命中的過客,不會有誰會永久陪伴、支持她。
所以只要現在,在她還能努力的現在,她自己來成為身邊夥伴願意信任、依賴的對象就好,若夥伴能為當前共同的目標而集結某種程度的力量,那也足以令她感激、珍惜、湧泉相報。
大概唯沉默太久了,這時她才對翔之夢說:
「若制約能夠解除,我更希望除去這樣的限制,但我了解翔之夢在這方面的覺悟了。」她端起一貫的淺笑。
「只是,『因為是外來者、旁觀者,所以不該干涉這世界所發生的任何事』這樣的認知並非絕對。對於這世界而言,我也是外來者,這在義勇軍中意外的並不罕見。」
唯對千行看了一眼,又繼續對翔之夢說:
「即使是外來者、儘管自不量力,我仍積極嘗試改變、拯救、守護些什麼,像這樣的狀態已經維持數年。所以,如果是出自善意,我希望,也支持翔之夢放下對異世界者身分的顧慮,盡量去完成自己的目標。」
「制約沒辦法解除,那已經刻印在靈魂上了,但不要緊的,而且我覺得我早該這樣做了。至於我的目標嗎?
我目標準確來說現在已經達到了,但要說達到也不準確,或許應該以生活方式來說比較恰當,我喜歡旅行,然後想記錄旅程中的見聞,並且也如剛才所說的,紀錄是我的『職責』,只是……
不知為何,自從來到這世界,最近這感覺越來越淡了,甚至有種……
職責義務甚麼的,都是我自己認定的感覺……

不知是否是因為,我的責任已經結束了呢?」
講到這,翔之夢歉意的笑了笑:
「不過這些事情,也沒有人能回答我,總之就……走到哪,入境隨俗到哪吧!

關於唯前輩想做的事情,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儘管找我,我很樂意幫忙的!」
講到這,翔之夢露出了微笑。

唯對翔之夢微笑頷首。
翔之夢的能力在許多場合都很管用,比翔之夢自認的可靠多了。千行應該不是第一次看見唯和誰有這樣的互動,他會知道,翔之夢未來也會發現,她會主動要求協助所謂「自己想做的事」,只有益於大眾,或是工作上的共同目標,並且任務後總會有某種形式的報酬,沒讓夥伴吃虧。
「翔之夢說的『記錄職責』,如果你願意,以後也想聽翔之夢多分享些當時的經歷呢。」唯說。
翔之夢提到職責可能只是自己的想像,那應該就不是由誰交代他必須要記錄。他為何會認為記錄是職責,其中應該也有段深刻的故事吧。
一時半刻說不完的,就留到下次的茶會。
有了下次的約定,或許翔之夢可以更努力維護這世界,也努力活下去。
翔之夢並不知道唯講這些的想法與用意是甚麼,僅是微笑的開口:
「好啊!有空如果前輩有興趣,再跟前輩分享。」
對於翔之夢而言,約定是甚麼?
是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努力去做的事情。

但如果被命運干擾而做不到呢?
那麼就放在心裡吧。
「我不知道你們是為了什麼而參加戰鬥,但是抱持著半調子的心態上場的話,就只會害死你自己、想要保護的東西以及站在前面信任你的隊友。」
千行回應著。
「我相信真的喜歡傷害他人的義勇軍沒幾個,但我更願意相信參加義勇軍的人不是希望看到世界毀滅的傢伙,假如沒有那份覺悟的話,就不如不要和有著覺悟的隊友和那些敵人見面,然後靜靜等待後果就好了。」
雖然千行腦中有些想法,但那些部分他並沒有說出口,假如這傢伙打算維持這種心態,那他寧願不要看到對方上戰場。
唯看向千行說:
「我是『覺悟不足的半吊子義勇軍』這點,雖然遺憾無法改變千行的認知。但在我找到更適合的辦法以前,我會繼續實踐自己找到的最佳答案,全力以赴。儘管看在你或許多同伴眼裡是怠惰又可笑。」
「雖然我的話不是對妳說,但假如妳自顧自的帶入自己,那肯定就是妳自己也知道自己有什麼不足吧。」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唯突然發神經,但千行還是耐心的解釋了一下。
『說「你們」的不正是千行?』唯心裡想著。
目前談話的參與者除了他們三個以外就沒有其他義勇軍了,當然威脅也是,不然敏感的唯也不會在這裡聊這麼久。
實際上她就算成功逼死自己,看在世上大眾的眼中仍是「不足」、「怠惰」,唯已經聽慣這些指責,千行就算真這麼想,唯也不差多這一個人鄙視她的存在。
無論評價如何,她終究只管全力前進。不過既然千行否定將唯算在半吊子之中,唯就不打算對這事多談,只是禮貌性地笑了一笑,對他耐心的解釋表示感謝。
此時翔之夢也思考了段時間才終於開口:
「我想,我剛才大概也同時解決了千行你所說的問題,如果我自己也將會同時承擔對應的懲罰的話,我大概也能做出必要時候去傷害其他智慧的存在的行為了。

我記得你之前好像問過我有沒有想要守護的東西?
說實話,我現在還是沒有想法,大概就是所謂的沒有吧?但我仍是由衷希望世界和平,因為我希望能在和平的世界到各地去旅行,而不是到處都是鳥不生蛋的樣子。

或許在你聽起來,我很沒有覺悟,但我不怕死,我是因為遵從我自己的意願,所以我才來這。
既然處在這沒有我害怕會丟失的事情,還能去幫助到我那聽起來並不怎麼振奮人心的小小心願,我何樂而不為?

我現在跟你坦承,我最初來的動機,最初選擇來,是因為『紀錄故事』是我的義務,而當時因為覺得參加義勇軍可以見證到最多的故事,還能到處旅行,而我也希望可以世界和平,所以我就來了。
現在想想,我一直感到很疑惑,當義勇軍一定要有所謂的對某種事情有『覺悟』嗎?但我似乎沒印象當時義勇軍徵招時有任何甚麼需要有『覺悟』的條件。

而我,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靜靜等候後果,即便我經歷數萬次『旁觀者效應』這種收束結果的事情,也一樣。」翔之夢肯定的回應著。
「照你的說法,就代表你大概因為這個制約而不斷復活又穿越世界吧。」
千行聽了之後稍微統整了一下:
「死了也能復活,所以也無所謂。」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還會在意我們的想法,你肯定也曾經因為這樣的狀況而被殺害,或著看著同伴死去,如果我們的感受和相處的時光對你也沒什麼意義,你才更應該隨心所欲不帶感情的活著吧。
你還數的清多少人因為你這樣而死去嗎?但我不打算成為其中的一員。」
「我之前並沒有不斷復活,也沒有這個制約!」
翔之夢強調著。
「但是卻有其他因素達到制約的效果,也就是『旁觀者效應』,而這現象在阻止我去干涉其他人的行為、生死等等的。

至於『被動穿越時空旅行』的現象,我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會發生,但那現象確實不斷作用在我身上。

不過我倒沒有因為『旁觀者效應』而被殺害,至於看著夥伴死去的這件事情,就像命運收束那樣,他們的死是『必然』,即便過程中我察覺了想幫忙,仍是會被各種情況阻止,或者有各種其他狀況導致這件事情會發生……」
講到這,翔之夢煩惱的低下頭:
「我不知該怎麼解釋……但這些是過去的事情,是第一個世界的時空旅行才發生的,而來到目前這世界後,情況又不同了。」
翔之夢看向千行笑著:
「所以至今因為我而死去的人,還沒有半個,我也不希望你或者其他人將會是,所以我坦然的講了我的情況。

至於……隨心所欲的這件事情,我覺得這態度反而是適用在有限生命的人身上,而對於我的話……其實該過的,想嘗試的都嘗試完了……

好吧……目前這世界又是全新的地方,但……
我大概是因為已經沒有甚麼熟悉的人事物了,也就是沒有歸屬感,是個漂泊的人,所以我想……我反而需要有遵從的依據與規定,才能活得比較正常一點,不然……
沒錨點,心會像是飄揚在大海而喪失方向的船一樣茫然了。」
翔之夢歉意的笑著。
唯看翔之夢和千行的對話,心想所謂遵從的依據與規定、歸屬感……
這些大概會是他們之間會有共鳴的話題?
她能理解這些的重要性,也希望自己即使只有暫時,也能給予他們需要的歸屬感,但最終,這仍是由他們自身來選擇。或許像她這種同樣沒有歸屬感的類型,難以真正帶給他者安心的感受吧。不同的是即使她沒有這些心理支持,她仍會堅持前進,責任和恐懼總會督促著她繼續走在救世的道路上。
「是嗎,就是因為可以把責任怪罪給命運,認為其是必然,你才無法找到重要的事物而不斷漂流吧。」
千行嘆了一口氣回答,他將武器收回刀鞘之中:
「注定這種理由,我無法接受用來剝奪我的寶物,所以才會不斷抗爭。」

「不過這種觀點我不擅長解釋,還是救世主妳去勸導他吧。」
千行擺了擺手,他並沒有因為夥伴的要求而選擇留下幫忙,而是打算換的地點修練,便離去了。
「在這環境單獨行動太危險了。」唯回應著。
聽到千行已『救世主』稱呼自己,唯的眉頭又動了一動,不過她沒有多做回應,而是優先考慮千行的安危。只是千行沒有理會他們逕自離去,唯只好尊重他的意思。如果他真的出了什麼事,有翔之夢協助,應該還是能及時支援吧。
聽完千行所說,翔之夢覺得不舒服,因為從一開始到現在,千行似乎都在強壓自己的想法與規則要他人去接受。

但對翔之夢而言,他的價值觀卻是:因為每個人價值觀、背景性格與能力還有運氣也都不同,所以適用於每個人人生的規則也不同。

有沒有重要事物,對千行來說很重要,因為他有重要的事物,但對翔之夢而言呢?
正因為現在沒有,所以不重要。

翔之夢明白自己會沒有重要事物的原因正是因為漂流的關係,但漂流卻並非是因為沒有重要事物才導致。

對於千行的話語,翔之夢決定不予理會。
嘛……

仍是由衷希望好運相伴彼此,活到最後。


感謝:蘇雪()SENKO(千行真我)

相關創作一覽:
 (蘇雪)
三十四幕——「饑荒章.之六」3

連結 對應章節
2022.05.27不傷與傷的信念抉擇(上) 捕抓翔之夢去賣掉!
▲三方會合
2022.05.27不傷與傷的信念抉擇(中) 傷與不傷
▲各自的決定
2022.05.27不傷與傷的信念抉擇(下) ▲迥異的世界



~歡迎與我一同加入~

也歡迎找我約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