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2022.05.10穿女僕裝與老師一同拜訪夜臨婕前輩(上)_拜訪夜臨婕前輩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7-05 13:29:33 | 巴幣 104 | 人氣 65

文字◆故事與紀錄
資料夾簡介
關於RPG公會是藉內發生的種種故事


因為可拉前輩的介紹,因此今日與老師要一同去拜訪夜臨婕前輩,然而……
因為昨日參加黑暗火鍋大賽吃了豐乳丸的關係,今日的翔之夢穿著女僕裝……

希望敬愛的阿貝爾老師不要誤會自己……




章節目錄
2022.05.10穿女僕裝與老師一同拜訪夜臨婕前輩(上)_拜訪夜臨婕前輩


拜訪夜臨婕前輩


【交誼廳/早上7:00】
時間點是在離開阿斯嘉特之前。
藉由爾雅卿的幫助,阿貝爾總算能夠與那位擅長操控水屬性的義勇軍同僚會面,而現在差不多到要會面的時間了,他現在只在想還好回到了阿斯嘉特了,不然以他這直男的腦袋,大概是無法給出什麼適合的見面禮。
  
  
姓名:阿貝爾
  
外貌特徵:
  
白金色短髮,至耳鬢,其右邊的髮絲幾乎遮住了其右眼,沒有影響到視力。
雙眸為碧綠色,而在左眼有一個與曈色相同的印記,以白西裝及黑領帶做搭配,但現在是披著黑色披風及黑手套,依舊攜帶公事包。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699800
繪師:倉倉(
https://clibo.tw/users/nybomE )  

早上是她適合讓自己微醺的時間,作為夜晚的種族,清晨陽光叫人又愛又恨。她今天當然沒有喝,只是那生活中的習慣使得她在這時辰本來就比較……隨性些。
似乎在桌邊陽光下寫日記,用得是紫光閃爍的水筆。夜臨婕不時把筆擱在耳邊,她還帶著耳機,聽音樂凝聚靈感。

  
  
姓名:夜臨婕
  
外貌特徵:
  
若只能用兩個字形容夜臨婕,那就是「性感」。那雙紫色亮晶晶的眼瞳,細緻的鼻梁,如東方人般白淨的臉頰,以及烏黑流亮的長髮,傲人身材、豐滿,同時苗條;高挑,卻又圓潤。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1513587  

嗯……今天狀況比較特殊,怎說呢,因為昨日參加了黑暗火鍋冠軍賽,並在最後吃了一個……好像是叫做「豐乳丸」的東西,然後……
第一次感受到甚麼叫做「爆裝」。
自己所有男裝衣服都底不過那顆藥丸的威力,幸好最後澪借了自己這套女僕裝,穿著還算舒適。
就當作是一次反串吧!
因此翔之夢也順便把自己的頭髮放了下來,並在今日以此模樣活動。

  
  
姓名:翔之夢
  
外貌特徵:
  
紫色眼睛,白髮綁長馬尾,頭上有帶金色翅膀,耳飾為三墜,穿著白衣配披風圍巾,整體給人白色的意象,手持一隻金色羽毛筆。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5310403  

然而接到可拉前輩的電話後,翔之夢沉默了一下,因為今日可拉前輩幫自己與老師與先前提到的善於魔法的前輩約了見面……

希望對方不要以為自己是愛穿女裝的怪人……
拜託了。

隨後翔之夢便往約定的地方走去。

嗯……
原來穿裙子走動的感覺這麼奇怪……


「.....欸?」
阿貝爾還在困惱著要怎麼跟眼前的黑髮小姐開口(好在人家戴了耳機他還能稍微裝死思考),結果現在看到身著女僕裝的翔之夢,他思索著自己是不是有錯覺了,思索半晌決定不對他人的服裝品味有所評鑑。


注意到阿貝爾奇怪的神色,翔之夢愣了。

是被誤會了吧?

是『肯定』被誤會了吧!!

翔之夢緊張地走到阿貝爾旁邊解釋著:
「老師……我昨天去參加火鍋冠軍賽誤食奇怪藥丸然後就……」
翔之夢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側胸表示有料,然後緊張得繼續指著胸部位置解釋:
「男裝在這裡全部扣不起來,只好跟澪借衣服穿了……穿女裝不是我的癖好!呃……有懂嗎?」

翔之夢怯怯地瞧著阿貝爾。


「......算是懂了。」一半左右吧。
阿貝爾回應著。


雖然阿貝爾前輩說自己算是懂了,可是見他仍面帶疑惑,翔之夢慌張得快哭了,因為竟然被自己敬愛的老師這樣誤會……

實在非常無奈……



「夜臨婕小姐,您好......阿,我想在許久之前,我們見過面。」阿貝爾此時注意到夜臨婕已經拿下耳機因此開口說著。


「早安啊,『國王』~」此時夜臨婕並不是穿那套一千零一奈特路西魔法師裝,而是相對簡約單純的深色洋裝。
「其實也沒有太久之前,畢竟事實上我們一直距離彼此很近,呵呵。」


然後她的注意力轉向旁邊女僕造型的翔之夢。

「嗯……我怎麼依稀記得你是個男人?我記錯了嗎……?」
夜臨婕看看阿貝爾,又看看女僕,困惑的微笑。


聽到另一位前輩開口後,翔之夢尷尬地笑著。
今天是第一次見到對方,對方會知道自己性別,應該是因為看過新人名單或者是可拉前輩說的吧?
「嗯……前輩沒有記錯喔……我會穿這樣是因為……昨天黑暗火鍋冠軍賽吃了一個奇怪的藥丸,然後我所有衣服的這裡……」


「......恩,這只是單純的同音意外而已。呃,根據翔之夢先生說的,是發生了相當複雜的意外.....他這麼說的。」
阿貝爾他人不在現場,所以他不知道實際情況,但根據翔之夢跟他講的情況替翔之夢清楚的解釋了一番。


聽到阿貝爾老師替自己解釋,翔之夢訝異地看了他一眼,表情從無奈轉為感激:「老師……謝謝你替我解釋!!」


接著翔之夢立刻回頭繼續開口著:
「就今天比較特殊……明天我會穿回原本穿著了。那個……前輩請多指教,我是0232的翔之夢。」

「.....呃,恩。」
阿貝爾總不能說自己其實看女僕裝看的很習慣吧。


雖然看到阿貝爾老師似乎還有甚麼話想說,但翔之夢完全無法讀懂,因為他不會讀心術。

先是疑惑地瞧了一眼,但再度變回滿臉感激的笑臉。
「你吃了火鍋,結果產生變化的是衣服,嗯嗯……」
婕搔了搔下巴。她雖然「年輕」,但至少也是個教授。不過這種現象實在太奇異了,她用好奇的眼光掃視著翔之夢。

「我是0555夜臨婕,幸會,嘿。我覺得你這行頭其實很有特色喔。」


「呃……變化的不是衣服……是胸……然後……衣服扣不起來……所以就找人借這件穿了……」
雖然翔之夢稍稍有些語無倫次,但該講得幸好還是都有講到了。

「有特色甚麼的……我沒有興趣穿女裝……」
翔之夢緊張得連忙揮手:
「那個……聽說藥效到明天,所以明天會換回來的……」
「有那麼實在的健康食品,你可以用更開明的心態看待它。瞧,它潛在的價值顯著又服人。」
夜臨婕故意伸伸懶腰,往後舉起雙手,一手按著另一手肘,慢慢地吸氣、吐氣。如此一來,她自然的豐偉也良好地展現著。



呃……這算是健康食品嗎?隆起胸是有甚麼作用嗎?

翔之夢很清純,清純到對接吻以上的知識全然無,至於對哪方面特徵大小的愛好,也完全沒想過,甚至也沒有太過在意。
對他而言那只是一種辨別男性女性的方式。

所以對於夜臨婕的舉動,翔之夢也完全無動於衷,只是疑惑著,對方是不是有點疲累才伸懶腰呢?


婕直接張口,吸入那團微弱的冰雪,閉上口後然後露齒微笑,紫色眼瞳閃爍著魔法的光亮。
「套句東方人的說法,」她撥了撥黑色長髮,順順瀏海:
「這東西很補。」


雖然翔之夢疑惑著為何對方會說豐乳丸很補,但仍是稍稍點了點頭。



此刻阿貝爾也開了口說著:
「夜臨婕小姐,我想,您已經知道今天我們找您尋求協助的理由了。」
阿貝爾從公事包中拿出卷軸,放到桌上,
「我希望能獲得您的建議。」
「阿,只要攤開就會有效果了。」阿貝爾補充道。


「這顯然是個只是非常清晰的術式卷軸,你希望獲得什麼方向的建議呢?在那之前,我的先期建議是在釐清具體細節前,避免直接使用它。」
夜臨婕眨眨眼,並動用魔法神識感知這張卷軸,是否內藏能量。


「我們在研發卷軸時,希望盡量貼合每個人的狀況,畢竟是希望作為一般用品使用的......」
因為一口氣解釋這些有點累,因此阿貝爾稍微停下,緩了幾秒再解釋道:
「再者,我自己無法很好的控制冰元素。」



聽到阿貝爾老師提到的,無法很好的控制冰元素,翔之夢感到有些訝異,因為他覺得阿貝爾老師無論在研究卷軸以及改良上,都相當出色呢。

但他沒有開口講,僅是訝異地看著阿貝爾一眼,然後看向夜臨婕。

因為自己只是個學半套的人而已,或許輕易與不輕易,僅有當事人知曉。



「你們希望我在此使用它嗎?我直接感知不到它的能量,是不是被結構性地隱藏起來了?」夜臨婕接過卷軸,翻看打量後,再次笑了笑。

「我不希望接下來它打斷椅子或闖其他禍,因此,我得先布置一下現場,你們不用介意。」

她將卷軸放在桌上,左手兩根手指伸到唇邊,親吻著指尖。

「晚孚,阿庫亞,聚集。」她低詠著語言,球狀水體在肩頭匯聚。

「懸浮的阿庫亞,展開,塑形為鏡面,清澈且犀利。」

就見水體擴大,掠過她周身,將整她自己和整張桌子包覆於內,而阿貝爾與翔之夢則是隔在外,可以透過玻璃一般的冰面觀察內部。

「微縮,亞希挪。」語音一落,護罩冰面附上了魔性,凝結的喀拉聲不絕於耳,光聽,都能感覺到其防禦力。

「那麼兩位,我要使用了。」
夜臨潔不遲疑地展開卷軸,攤在桌上,耐心等待。



「好的。」
阿貝爾點了頭,但沒有特別躲避,因為照理來說是不會出大事的......照理來說。


翔之夢也點頭,沒有要閃避的意思,因為卷軸他用了數次,都沒有發生甚麼意外,何況原物料還只是一張單純的A4紙,要是真有情況,搞不好這又是某種魔法突破的開始吧!

對於阿貝爾老師的發言,翔之夢完全沒有要補充的,因為他沒有帶任何問題,卻好奇阿貝爾老師有甚麼問題,並想順便做學習,若以立場來說,他確實也是跟著老師前來旁觀學習的學生。


約莫過了五秒,一陣微弱的冰雪朝著夜臨婕的臉上襲擊,正好驅散了此刻有些悶熱的空氣,然而等到冰雪完全消散,周遭的空氣又恢復了原本的狀況。

「大概就是這樣......」
阿貝爾在旁看著,狀況跟他想的差不多,
「但應該還是能夠再稍微增強一下效力......或是調整威力。」


夜臨婕幾乎不隱藏呼之欲出的撫媚,眼瞳焦點在阿貝爾與翔之夢身上游移著。
「我想術式不是重點,價值在於卷軸本身。國王研發這東西,是為了保存術式,實現近似延遲法術的作用嗎?」


「是的,不過我只是做到了讓法術稍微延遲,」
阿貝爾點頭,再補充道:
「是為了方便使用魔法,之前我們用翔之夢先生提供的卷軸來進行改良的。」



聽到夜臨婕前輩對阿貝爾老師稱呼國王,而阿貝爾老師沒有特別反應甚麼,還回應著對方的話,翔之夢充滿疑惑。

但有鑑於先前冰雪卷軸時,老師提到沒有國王的成就,翔之夢不敢多問,僅是疑惑著。

隨後也從空間包包中拿出了自其他世界體系帶來的冰雪卷軸交給夜臨婕前輩。
「卷軸最一開始觸發方式是用火燒,但因為希望大家方便使用,而且未必所有人都隨時帶打火機,所以就在過程中把火燒的觸發方式改為掀開五秒的方式。」

翔之夢補充說明著。


「嗯……所以你們著重之處在於為了提升使用便利性而針對術式啟動機制做調整。」
夜臨婕把桌上卷軸攤平,將魔法痕路與文字從頭又再閱讀一遍。

「雖然我主要施展的魔法屬性為水,但就機理角度,我施展的方式與卷軸有所差異。」

她解除冰壁,將部份冰恢復為水球,在肩頭漂浮:
「這是水體,我先凝聚它們,將魔力貫注於其中,之後我就不需再煩惱媒介,而能夠專注於引導術式成立的語言上。

你們的卷軸在我看來更像魔法陣,只不過媒介就是卷軸本身。它自帶『咒語』,甚至有一點點能量,但要擴大使用必須從外部供應更多能量。」

夜臨婕將用過的卷軸捲起,重新交給阿貝爾。
「它很適合你使用,倘若對輸入的能量屬性不拘,則幾乎任何人都可以操作。」


「嗯,我們是希望任何人都能操作,所以針對先前觸發條件才會調整成五秒後才發動,並且卷軸觸發無須使用者的魔力。不過剛才前輩提到,有術法是可以從外部提取能量,是真的有嗎?」翔之夢訝異的詢問著。

因為先前在製作卷軸時,都僅是在思考如何將魔法附魔在上面,尚未想過,魔力的補充自是從空氣中作補充,也就是或許能從外部提取能量的事情。

「我先前世界所知道的,能用於儲存能量的是水晶、瑪瑙之類的礦石,這類技術,魔法陣法也能做到嗎?還是說……這類技術是在施展時,同時直接提取外部能量來發動呢?」


「我指的外部是之於這張卷軸。對它而言,從你身上輸入的魔力,亦屬於外部。」
夜臨婕併攏兩隻手指,從手背上延伸到指間的銀紋有流光在閃爍,那是魔力在她身上紋路運轉的樣子。



「原來如此,附魔就是前輩所指的外部的意思……」
至於夜臨婕前輩所指的,翔之夢無法從捲軸上感受到大能量的事情,因此翔之夢感到疑惑,並也以他的魔力之瞳看了一下卷軸,卷軸確實沒甚麼魔力的色彩,因為A4紙本來能承擔的魔力就不多。

但這些魔力本來就該被察覺嗎?

翔之夢感到疑惑的注意著眼前兩位前輩的對話。



「適合我嗎?那就不是我們的初衷了。」
聞言,阿貝爾稍微蹙起眉,沉吟半晌,
「只適合我嗎?恩,應該說,只適合像我這種學過魔法的人嗎?」


「我說的『適合你』,是由於我在這張捲軸上感應不到足以驅動更大、更精密術式所需的能量,你亦沒有針對這點多做補充。於是我假設缺乏魔力的一般人需要有其他來自外部輸入的能量支援。」
夜臨婕微笑著搖搖卷軸,把它往阿貝爾手中塞。

「或者說,它其實有魔力儲藏,還躲過了我的神識觀察?」

夜臨婕往前傾,胸前豐滿因為這個姿勢壓往桌上:
「國王,你是有秘密的男人,對嗎?」



至於夜臨婕前輩再一次叫老師『國王』的事情,到是把翔之夢搞得有點糊塗了。

自己所記得的阿貝爾老師是某個島國的人,然後……
記得上一次發冰雪卷軸那次,好像這世界有另一個國家國王與老師同名……老師還一直強調自己成就不如對方……

所以夜臨婕前輩的稱呼一直是開玩笑的講法,而並非阿貝爾老師是王族吧?

不過先前帶阿貝爾老師去買手搖飲,他卻以為還要額外用杯子……該不會是富家的子弟吧?

別哪天告訴我老師是非常身世顯赫的人,我可能會嚇到喔……

雖然感覺阿貝爾老師真的挺像的這類身分的……

翔之夢想到這稍稍有些詫異,但又很快壓下想法。

嗯……
平常心就好……

別忘記自己以前旅行可是甚麼人物都見過了……呵呵……

想到這翔之夢心虛地笑了,因為此時的他覺得自己只是個:
『默默無名不知從哪世界來的身分不明者。』


「是的,我是將魔力儲存在術式之中,方便不學習魔法的人使用。不過這種術式本就無法承受太多魔力,倒不如說是,是因卷軸本身的材質而做出的妥協。」阿貝爾回應著。


夜臨婕把發光的手指輕抵下巴:
「理論上,它確實適合任何人用。操作流程上你甚至不需要請教我的意見,因為它相當直觀的寫在卷軸上了呢。」

她把剛剛凝聚的水體拉近,靠近卷軸:
「像我這種人能提供的應該是魔力增幅,以及術式的設計。也許把我納入研究小組是個不錯的選擇。」


聽到夜臨婕前輩最後所提到的納入小組研究的事情,翔之夢整個感到興奮地往阿貝爾看去,眼裡透露著期待。
「欸?您願意提供協助嗎?」
阿貝爾倒是沒有想到對方會提出這件事情,雙眼稍微睜大,
「......不,您願意的話是最好的。」


聽到阿貝爾老師所說,翔之夢開心開口著:
「請多指教!夜臨婕前輩!」
「嘿,翔之夢先生,你真討人喜歡。」
夜臨婕拿起水筆,在日記上寫了些什麼,接著從旁邊小紙袋裡拿出一片手工餅乾,咬掉一小口。
「在往後的日子裡,讓你的老師感到驕傲吧。」

「而你不會介意吧?國王。你應該認識德聖卿閣下,她從來都不是魔法使用者,出任務時若不在我身邊,就會缺少來自我的加持保護。但……」

夜臨婕拿出手帕墊著,各分給你們一人一塊藍莓乾餅乾。

「我在你們的卷軸上看到潛力,若她也能夠因此獨立使用某些術式,我想,我會很快樂的。」


聽到夜臨婕的話,翔之夢點頭笑著,至於前輩後來提到的,『德聖卿』不是魔法使用者的事情,雖然他直覺想到先前與自己一同救列車受難者的義勇軍前輩,不過因為平時他也見到許多無魔力者,所以沒有多想。


「......阿,唯小姐阿。」
阿貝爾愣了會,才想到夜臨婕說的人是誰,
「阿,如果有您的幫助就再好不過了。」


翔之夢訝異地瞧了阿貝爾一眼,因為先前一同行動的那位義勇軍前輩就是『唯』!而且在那次行動過後,翔之夢對那位前輩印象挺好的。

『希望能幫忙上。』翔之夢想著。



接過夜臨婕的藍莓乾餅乾後,翔之夢充滿感激的開口:「謝謝前輩!」
並也想起甚麼,從空間包包中拿出了三塊西瓜草莓蛋糕出來。
「這個是西瓜草莓蛋糕!也請大家吃!若卷軸相關研究可以幫忙上,我會很高興的。」


「頗精緻的,比得上Euforia Bakery產品,嘿。我不客氣了。」
夜臨婕很率直的接過一塊蛋糕,用紙巾包著直接開始享用。
「呼呼......精緻又美味。」


聽到夜臨婕這麼說,翔之夢開始感到好奇:
「這家店在理解廣場內嗎?」


「不,在阿斯嘉特商業區。你認識亞......嗯,銀曦侯閣下吧?她是那裡的共同創辦人。」
夜臨婕從貝沃克中拿出自己的EB榮譽顧問識別證,秀了兩下。
「嘿~若有機會,歡迎蒞臨指教。」


「前輩是說阿斯嘉特城內?」翔之夢思考了一下,然後笑著:
「之前也有其他義勇軍前輩告訴我城內有個E開頭的麵包房,好像是……」
正當翔之夢思考之餘,注意到夜臨婕拿的識別證,雖然他不太清楚那個證是幹嘛的,但既然是這種場合,十之八九意思應該是,自己是那間麵包店的榮譽顧問吧?

因此翔之夢訝異地看著夜臨婕:
「前輩……你是亞茵的朋友?好巧!請多指教!『銀曦侯』?是亞茵的稱號嗎?
之前我有聽其他人提到城內那家E開頭麵包店的事情,也有聽說那家麵包店好像是亞茵的朋友開的!所以有機會回城的話,我也挺想去那裏買看看的!」


夜臨婕一手手背抵在下巴處,饒有興趣的瞧這心思天真的男人,就像大姊姊在逗小弟弟似的。她轉轉眼珠,看向交誼廳之外說:
「我與亞茵不僅是朋友,我們之間的關係很......深奧。但聽她向我介紹你時的說法,或許也不那麼難理解。

我跟她最初關係是兩種族間的外交代表。呵......」


「原來如此,雖然以外交代表認識,不過感覺就是緣份呢!」
翔之夢笑著。


「我想你會喜歡Euforia Bakery的,翔之夢先生。他們擅長製作出乎市場意料的作品,例如完全可食用的衛生紙薄餅,並將魔法語言刻寫在上批量生產,達到與卷軸類似的目的。如此一來,某些難以操作可卻能輕易將它吞進去的客人,也便能施展術式。」夜臨婕再度補充著。



「疑?!衛生紙……?應該是像是衛生紙一樣薄的薄餅吧?哇!竟然將魔法寫在上面……疑!吃東西還能施展術式?!」
翔之夢聽到夜臨婕所說的事情,感到各種訝異,感覺是聽到了全新的事物……
「我想我應該已經很感興趣了!有機會去城內一定過去瞧瞧!」
翔之夢充滿興趣地開口著!

感謝:阿貝爾(火焰)、夜臨婕(樂之)

章節目錄
2022.05.10穿女僕裝與老師一同拜訪夜臨婕前輩(上)_拜訪夜臨婕前輩


~歡迎與我一同加入~

也歡迎找我約串~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