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RPG公會:長期性創作專欄】【二一遊戲】給予這次任務美好的遊戲體驗.03

貓 (ง ᐛ )ว | 2024-02-21 02:10:02 | 巴幣 8 | 人氣 61







  四人再度進入羅風森林。一路上有遇到不少魔物,但都在大家的默契配合下,一路斬殺過去也算輕鬆。
  
  不一會,她們就進入一個 散發臭味的地下洞穴 裡。
  
  這地下洞穴的怪物全都是哥布林,偶爾會有一些武裝野狼,但這些對四人來說都不是問題,直到最深處的洞穴盡頭,一個騎著野豬的哥布林王已經恭候多時了。
  
  「大家散開!」珊朵艾拉叫道。
  
  同一時間,蜂子架好盾牌擋在最前方,此時哥布林王騎著野豬直線衝來,把她撞得暈頭轉向。
  
  「小隆!小蜂暈眩!對她對用【祈福】還有【治療】!可以的話用詠唱,對我們全部人【大祈福】!陸妹,妳就──」
  
  「隱身迂迴射匕首,我懂。」
  
  「要注意自己魔力和血量,盡量不要拉到仇恨!」
  
  此時伍隆的【大祈福】施放,隊伍所有人都提升了防禦與抗性,跟著她繼續對蜂子【治療】補血。
  
  哥布林王突然轉向,邪惡怪笑的朝伍隆走去。
  
  「哇哇~~看人家幹嘛啦~~該不會想對人家(消音)~~然後再(消音)~~之後抓人家回去(消音)(消音)~~讓人家生一堆哥布林小孩吧~~」
  
  「嘿!沒卵蛋的智障!找一個跟你差不多對手的來打啊!」蜂子暈眩回復,用斧鎚敲著盾牌,使出技能【嘲諷】。
  
  此舉奏效,哥布林王馬上轉頭,雙手一揮,兩把迴旋鏢就往蜂子打去。見戰士拉住仇恨,其餘三人也趕忙站好位子,補血和輸出沒有停歇。
  
  最後,陸露的隱身投擲來了個關鍵的暴擊,結束了哥布林王的性命。
  
  「呼,還蠻難打的。如果是本小姐一個人,絕對打不過。」蜂子收好武器,走到哥布林王的屍體旁撿起戰利品。
  
  「嗯,沒有。」珊朵艾拉也撿著戰利品,然後問:「妳們誰有撿到『哥布林王的鼻環』這個道具?」
  
  蜂子搖搖頭,看向伍隆,但她也是搖頭。
  
  「我。」陸露舉起手,然後打開隊伍面板,將道具轉移給珊朵艾拉。
  
  「幸好有打到,不然就要刷新重打了。」珊朵艾拉點點頭。「剛才經驗值蠻多的,我們技能點一點,下一個打野豬王。我們還缺『野豬王的獠牙』。」
  
  *
  
  離開哥布林的洞窟,一行人繼續往北方前進。
  
  第二個菁英怪野豬王在羅風森林與廢鎮花園的交界處,牠雖然強度比哥布林王低,但比較麻煩的是牠周圍跟著一群野豬。
  
  為此,珊朵艾拉所想的對策,就是讓伍隆給蜂子上【祈福】,上前將小野豬一隻一隻拉過來擊殺,直到剩下野豬王時,大夥再上前殺死,重要道具『野豬王的獠牙』入手。
  
  才稍作歇息,珊朵艾拉就對大家說:「等等打食人花的時候要小心,我們隊伍沒有魔法師,沒有火屬性的攻擊,所以會比較不好打,不過幸好食人花不會移動,到時小蜂妳就在前面拉傷害,我和陸妹遠遠的打就好。對了,陸妹,在打死食人花前,妳可以對牠們用【偷竊】技能,看能不能偷到花蜜。有偷有機率。」
  
  陸露應聲,點頭。
  
  一夥人出了森林後,一大片纏著樹藤的斷垣殘壁廢墟就映入眼底。空氣中瀰漫著怪異的香味,還有潮濕的草腥味,有些花苞樹葉還像生物般晃動。地板上到處都是陰森森的骸骨,如同恐怖電影的場景一樣。
  
  「嗚哇~~人家可以不進去嗎~~」伍隆看著前方浮著青苔的一大池沼澤,皺著眉頭說。
  
  「不行。」珊朵艾拉小心避過樹藤走著,說:「早點打到就早點離開,我們需要兩個花蜜,不過只要打到一個,第二個用複製的就好。」
  
  蜂子抬起腳,看著鋼靴上的爛泥:「感謝程式設計師沒有將那個BUG修復。」
  
  這裡的食人花等級不低,長滿硬棘的花瓣葉瓣不說,蠕動的樹藤跟人的手臂一樣粗,近距離會甩藤鞭,遠距離會噴吐種子砲彈,最討厭的是泥沼地形會讓玩家強制緩速和降低迴避率,難度比羅風森林提高了不少,以至於目前封閉測試幾乎沒有什麼玩家來到這裡。
  
  四人一開始完全被泥沼地形吃足了苦頭,有好幾次在前面坦怪的蜂子都差點陣亡,比較好打的只有站在遠處的珊朵艾拉和陸露。為了花蜜,她們也只能一株一株的硬著頭皮打。
  
  在如同機械作業般的打掉第五十三株,看到食人花爆裂的莖幹噴落出『時人花的花蜜』時,蜂子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如果我建議我們繼續打出第二個,我猜小蜂會跟我斷絕姊妹關係。」珊朵艾拉開玩笑的說。
  
  喝完高級治療藥水,補充完生命值,蜂子面無表情的回說:「不,本小姐會打爆妳的頭。」
  
  「好啦好啦~~我們快點走吧~~這裡又濕又黏又臭~~人家想快點破關啦~~」伍隆一直站在廢墟的石塊上,打從一開始她就說什麼都不下去沼澤。
  
  「複製完第二個花蜜,再來要去哪?」陸露解除隱身,跺了跺腳甩掉汙泥。
  
  「回漁村阿貝克。我們直接在阿貝克的冒險者中心複製道具,記得拿出最高級的裝備複製多一點,我們要湊一萬金幣。」
  
  *
  
  眾人經由【避風港】的傳送門回林繁,然後再從林繁的城鎮傳送點回阿貝克。複製道具的過程不難,沒一會眾人就複製出第二個食人花蜜和大量身上穿的高級裝備。
  
  湊齊好所需的道具和金幣,珊朵艾拉便說:「我們去酒館。」
  
  一到酒館,珊朵艾拉就直接到吧台前和老闆對話。
  
  「歡迎光臨,我們這裡有阿貝克最好的美酒和食物,請問您要來些什麼?」
  
  選項:「我想向你詢問展示牆上的黑曜石匣。」她指了指老闆身後的櫥櫃。
  
  「噢,那個石匣是之前一個酒客用來抵押酒錢的東西,那光澤和花紋一看就是很稀有的值錢貨,如果您要打那玩意兒的主意,我勸您還是放棄吧,我是不會賣您的。」
  
  選項:「沒有商量的餘地嗎?」
  
  「如果您堅持,那就請您拿來『哥布林王的鼻環』、『野豬王的獠牙』、『食人花的花蜜』、『一萬金幣』來吧。這些東西多少能裝飾我空乏的牆壁,哈哈哈。」
  
  選項:「(給予『哥布林王的鼻環』、『野豬王的獠牙』、『食人花的花蜜』、『一萬金幣』。)。」
  
  「喔喔喔!!沒想到您竟然能如實拿來這些東西……能拿來這些東西,想必您是個非常出色的冒險者。好,這個石匣是您的了。」
  
  獲得物品:占卜師的命匣。
  
  「……珊姊,本小姐真的覺得妳在破壞遊戲體驗。」離開酒吧往傳送點的路上,蜂子無奈的說。
  
  「沒辦法,現在是任務中。不是任務的話──」
  
  「妳也會這樣玩。」陸露接話。
  
  「……我自己是會這樣玩,但我不會拉妳們一起這樣玩。」
  
  「來不及啦~~我們已經這樣玩啦~~」
  
  「好啦,不然任務結束我請妳們吃飯,總行了吧?」
  
  「好耶~~」
  
  眾人又傳送回聖城『圖爾雷索』的占卜師位置,但現場已經人去樓空,只能在死巷底的牆壁上看見一張紙條,寫著『繁星靈魂之光,回歸礦都沉眠』。
  
  依照提示,她們又再傳送回礦都『林繁』。
  
  一到林繁,珊朵艾拉便帶著眾人往裁判所走去。這裁判所主要是遊戲中用來懲罰惡意玩家PK其他玩家的機制場所,但也會有一些支線任務會來到這裡。
  
  此時裁判所前就聚集了許多路人NPC,在前方的刑台上,就看到占卜師被五花大綁跪在那裡,台上士兵NPC正在宣讀:「惡名昭彰的死靈法師亞蘿娜誘拐孩童進行非法殘忍的人體試驗,罪證確鑿。即日起押入大牢等候審判。」
  
  「哇~~完蛋了~~任務要失敗了嗎~~」伍隆聲音發抖,雙手手指緊握,看著珊朵艾拉。
  
  「還沒,但要把握時間。」珊朵艾拉說:「我們先去找乞丐女給花蜜,回覆任務。」
  
  台上士兵還在繼續宣讀占卜師的罪名,眾人已經趕時間離開了。
  
  來到煉金店門口,珊朵艾拉將花蜜交給乞討的婦女,婦女在一陣道謝後收下了花蜜,報酬是隊伍全員提升了一千經驗值。
  
  「好了,我們回聖城,買五條鱸魚,然後在旅館刷新時間。」
  
  「喔喔,開始趕進度了喔,這表示我們快要結束了嗎?」蜂子跟上,一起進入城鎮傳送點問。
  
  陸露雙手抱胸,雙眼看著她。「蜂子,妳開始懷念這遊戲了嗎?」
  
  「也沒有,就捨不得這樣大的體型而已。」
  
  「可以請珊姊發明放大身體的機器呀~~這樣妳就完成心願了~~」
  
  「嗯……想像起來感覺很……還是算了吧……」
  
  說著,眾人已經來到聖城的市場,買完五條鱸魚後,大家就找了旅館休息。說是休息,但也只是時間一晃了過去,沒有真的經過二十四小時。
  
  「如果現實世界的睡覺也是這樣一瞬間睡滿就好了。」蜂子看著自己回復完整的狀態面板,感嘆。
  
  這個遊戲非常方便,方便到過於安逸了。不會感到疲累,不會感到飢餓,不會生病,受傷中毒只要喝藥水不用看醫生。
  
  真的會讓人難以割捨這種簡便的便利。
  
  眾人集合後,又再度回到礦都林繁的煉金店和乞討婦女說話。
  
  「感謝好心人的花蜜,我的孩子病況有好轉的跡象,實在萬分感謝。但他長期營養不良,我實在為他的身體擔心。不知道好心人願不願意再幫我,找來五條鱸魚呢?」
  
  「好,我答應。」珊朵艾拉點頭。
  
  「那就太感謝您了。」
  
  接著眾人在珊朵艾拉的帶領下往來城鎮刷新地圖,回到林繁的煉金店。而那個乞討的婦女已經不在了。
  
  進入店裡,詢問老闆有關乞討婦女的事,老闆回應:「她可能在郊外的礦區小屋。」所以眾人又移動到城鎮郊外的礦區小屋裡。
  
  大家一進入小屋,就看到一個婦女坐在桌前,而床鋪上坐著一名男童。
  
  珊朵艾拉上前,和婦女對話。「好心人,請問您找來鱸魚了嗎?」
  
  選項:「(交付五條鱸魚。)。」
  
  「啊啊,有這些魚,相信我的孩子一定能快速回到以前的健康。真是太感謝您了。我這裡沒有什麼可以回報給您,只有亡夫留下來的這件斗篷,聽他以前說這是用珍貴的材質做的,我怕弄壞所以都沒穿過,就送給您吧。」
  
  『您獲得了 隱形斗篷 』。
  
  『任務:母愛 完成』。
  
  「好了,這斗篷就給」「哇塞~~是隱身斗篷耶~~」
  
  珊朵艾拉裝備才給陸露,伍隆就馬上搶著拿走穿在身上。而她一穿上去,其餘三人就看到她的身形如幽靈般的幾近透明。
  
  「珊姊,沒用啊,我們還是看得到小隆在親那床上小男生的嘴,一點都不隱形啊。」做姊妹那麼久,蜂子很清楚伍隆如果隱形身形會做出怎樣的事來,所以非常淡定的問珊朵艾拉。
  
  「小隆!別玩了!把斗篷給陸妹!」珊朵艾拉上前跳起來巴了伍隆的頭,回答說:「那是因為我們是組隊,所以在隊友支援的系統下可以看得到,如果我們解除組隊就看不到了。」
  
  不情願地將斗篷脫下交給陸露,伍隆嘟著嘴說:「我們不是可以BUG複製嗎?就複製四件去打最後BOSS就好啦。」
  
  「隱形最多只能作用到菁英怪,對BOSS級魔物沒用,妳想到的當初設計小組都想到了。而且隱形斗篷有個附帶平衡性的減益效果,就是會降低移動速度,妳穿上去打BOSS只會死更快。」珊朵艾拉看向陸露說:「所以這個給刺客穿是最適合的,還有穿上去的隱形效果是永久的,也算在陸妹妳的【暗殺】技能的倍率計算裡。」
  
  「討厭~~這遊戲一點都不好玩~~」
  
  「好了別任性。」珊朵艾拉帶著眾人離開小屋。「接下來,陸妹,妳穿著隱身斗篷潛進裁判所的地下監牢救亞蘿娜。喔對了,這個傳送卷軸給妳,到時候妳跟她對話,給她卷軸就好。」
  
  陸露點頭,停了下,說:「那,我要晚上再行動。」
  
  *
  
  這個遊戲有將白天夜晚的時間做出來。一到晚上,整個城鎮的街道油燈就自動點亮,像極了現在的電力路燈。遊戲嘛,就別太計較了。
  
  其實拯救占卜師亞蘿娜的行動可以不用等到晚上,隨時都可以進行,是陸露說:「晚上潛行比較有沉浸遊玩的氛圍。」,所以她才堅持要晚上進行。
  
  即使穿上隱身斗篷,但站在全副武裝士兵看守的裁判所大門前,陸露還是下意識的擔心隱形會不會對NPC沒用,但在她輕身慢步的走進大門,守衛依然沒有動作時,她才整個放下心來。
  
  裁判所進去後是一個寬廣的大庭院,裡頭燈火通明,但沒有其他NPC和玩家在。她直接進入大堂,裡頭前方擺著一張高桌子,左右各擺著兩張長矮桌,看起來就像法院一樣。
  
  陸露穿過高桌後面的門出去,就看到一棟只有一層樓的建築。建築正面是一扇巨大的鐵閘門,旁邊有一扇小門,門口有六名NPC守衛站著看守。
  
  她小心翼翼的從最左邊的守衛旁邊繞過,摸到小門處。伸手輕輕開門,就發現門被上鎖了,同時系統提示:「無法打開,需要 監牢入口的鑰匙 。」
  
  但,陸露打開技能面板,看著技能【渡鴉(被動)】,露出一笑。
  
  【渡鴉(被動)】:初始幸運額外提高,隱匿度額外提高,能打開任何上鎖的物件。
  
  陸露對鎖頭使用開鎖器具,隨著進度條棒的跑完,她也成功打開門,進入監牢中。
  
  地下監牢光線昏暗,是一條直線但很長、左右兩側都是牢房的區域,裡頭關押的都是遊戲設置的NPC。
  
  也許是出入口只有一處,且是上鎖的,所以監牢處沒有守衛。雖然如此,但陸露還是沒有把斗篷脫下。走到快盡頭,她終於發現全身裸體被關在石牢中的占卜師NPC亞蘿娜。
  
  陸露脫下斗篷,向亞蘿娜對話。
  
  「啊,是你啊,幫我找尋命匣的冒險者。呵呵,用這副模樣再度相見,讓你見笑了,事到如今,我也顧不得什麼羞恥心了。沒錯,我是死靈法師,他們指控的罪狀也沒有錯,我的確是誘拐孩童來做非法的靈魂實驗。但我不後悔,在尋求知識的路途上總會無可避免地伴隨犧牲。那群孩童即使死了,我也是有將他們好好埋葬,只是我沒有告訴他們父母就是了。我的死刑就在兩天後的正午,反正我是逃不出去了,委託你的報酬,只剩我這副枯瘦的身體還能讓你縱慾尋歡。感謝你當初幫我尋找命匣,現在一切都無所謂了。」
  
  選項:「我找到了妳的命匣,而且我是來救妳出去的。」
  
  但,陸露卻看著這個選項,久久按不下手。
  
  身為醫生的職業道德與自己曾有瀕死的經歷,她絕不允許這種拐害人命的魔法師活著,甚至說,她非常想選「我是來看妳死前最後掙扎的表情,妳這種人渣就活該被處死!」這選項,但……這只是個遊戲,而且珊朵艾拉一直交代她:絕對要將她成功救出。
  
  陸露皺著眉,不斷在牢房門前踱步,時不時的看著坐在地上,頭上偶爾冒出「呵……生命的真理就差那麼一步……」、「死靈法師終究也逃不過死亡的輪迴」、「死亡的感覺……會像冷星殞落一樣淒涼嗎?」對話泡的亞蘿娜。
  
  越想,思緒越亂;越理,道德更利。
  
  她突然一拳砸在牢房石欄杆上,用力咬著嘴唇,還是選下了「我找到了妳的命匣,而且我是來救妳出去的。」。
  
  「……什麼?即使聽到我的所作所為,你還是願意救我嗎?我就知道我當初沒有看錯人,實在很感謝你。可以的話,我不建議從大門逃走,太多守衛了,請給我一張傳送卷軸,之後我們就在城外的廢棄礦坑『希挽』見面吧,請別忘了我的命匣。」
  
  選項:「(交付傳送卷軸)」。
  
  但陸露沒有將卷軸交給她。她用開鎖技能打開牢房的門,走到亞蘿娜面前對她用力搧了十幾個巴掌後,接著拿出沾水筆在她的裸體寫下『我是欠殺的人渣!』、『我沒血沒淚殺了十幾個孩童!』、『把我泡在化糞池裡直到我融化!』,才重新對話交出卷軸。
  
  裁判所對面的武器店門口,蜂子、珊朵艾拉、伍隆等得有些不耐煩了,就在蜂子拉住準備往裁判所衝的伍隆時,就看到透明身軀的陸露慢步走了出來。
  
  「陸妹辛苦了,如何?」
  
  陸露脫下斗篷,一直無表情的面容此時顯得非常冷冽。「以後別再叫我做這種事了,珊朵艾拉。」
  
  「嗯~~發生什麼事了~~」伍隆抱抱陸露,輕拍她的背。蜂子也是同樣擔心的看著她。
  
  「沒事。那個女的說在廢棄礦坑『希挽』集合。」
  
  「好……我知道了。」珊朵艾拉點頭。「陸妹,抱歉。」
  
  「……沒事,我很好。」
  
  在珊朵艾拉的帶領下,眾人很快地來到郊外的廢棄礦坑『希挽』。
  
  一進到裡面,就發現亞羅娜渾身冒著黑氣、赤身裸體的浮在空中,原本她身上被寫的辱罵性文字已經被系統消掉了,而她正前方則是一群被關在牢籠裡的動物、植物還有許多表情驚恐的孩童。
  
  「你來了。現在我的研究就剩下這一步,他們的靈魂是最後一把通往真理的鑰匙。請交還我的命匣,完成永恆生命的最後一塊拼圖。」
  
  選項:「這是妳的命匣,讓我見識一下永恆的真理吧!」
  
  「選第二個!那個『再怎麼樣利用孩童的靈魂實在太過分了!給我住手!』選項!」陸露皺著眉,武器立刻上手,話語夾著壓抑的嘶吼:「我要殺了這草菅人命的臭婊子!」
  
  「冷冷冷冷靜呀~~小露~~」伍隆立刻抱住她。「只是遊戲啦~~他們都是程式碼~~不要太入戲呀~~」
  
  「這個支線實在太機掰了。珊朵艾拉,直接殺了那渾身發臭的賤女人,我破關後才不會每晚做惡夢!」
  
  「抱歉,不行,為了早點破關,我需要這個NPC來幫我們打最終BOSS。」珊朵艾拉把手點向第一個選項,說。
  
  「妳敢選第一個,出去後我跟妳勢不兩立!」陸露幾乎是用嘶吼的。被伍隆抱住的她,力量之大讓連一起架住她的蜂子也差點擋不住。
  
  「對不起,我不能冒著失敗率提高的風險去迎合妳的價值觀,讓我們姊妹還有其他玩家困在遊戲中。」珊朵艾拉閉上眼,轉過身。「妳可以不爽我沒關係,妹妹,反正我已經習慣了。」
  
  『這是妳的命匣,讓我見識一下永恆的真理吧!』
  
  「珊朵艾拉!!!妳這死機器腦袋的臭女人!!!」
  
  「謝謝。生命的真理將在永恆的注視之下,進入新的國度……」亞蘿娜身體黑氣瞬間爆出強大的黑光。
  
  黑光過後,牢籠裡的動物和孩童都無生命氣息的躺臥在地,陸露也悲憤絕望的軟腳跪在地上。眾人抬頭,就看到身體是纏著許多經文咒布的骷髏、外罩一件黑色兜帽大袍的NPC浮在空中,而它的名字是:大巫妖『亞蘿娜』。
  
  「感謝你,冒險者。」亞蘿娜說:「因為有你,我才能超脫凡胎,進入永恆生命的國度。收下吧,這是我答應你的謝禮。」
  
  『獲得道具:命魂吊牌』
  
  「我,亞蘿娜在此承認,你是我永遠的盟友,在你遭逢困難時,使用那個吊牌就能呼喚我前來。那麼,就此別過了。」
  
  「就是現在!!陸妹!!對它使用【偷竊】!!」珊朵艾拉推了一把陸露,大聲吼道。
  
  「啊?什麼……」
  
  「妳不是不想讓那些孩子們死嗎?快對它用【偷竊】!」
  
  陸露眉頭獰皺,也沒有再多問。在亞羅娜消失前立刻就對她使用了【偷竊】技能──
  
  『您成功竊取 黑曜石命匣 』
  
  「欸欸?這什麼?」蜂子一臉不可置信。「這什麼鬼操作?BUG嗎?還能這樣的喔?」
  
  「解釋一下。」看著伍隆拿過手、翻來看去的命匣,陸露疑惑的看向珊朵艾拉。
  
  「這不是BUG,是一個遊戲隱藏的秘密技巧。」珊朵艾拉說:「感覺是,不想破壞玩家選擇的糾心,但又想補償玩家的機制吧。」
  
  「那~~珊姊妳怎麼知道這個技巧~~」伍隆將命匣還給陸露。
  
  「不知道,別問我。」她轉過身。「打碎命匣就能釋放靈魂,那些動物和孩子就會復活。只是那是遊戲場景,沒辦法打開牢籠。弄好的話就快點出來,我們準備打最終BOSS。」
  
  「~~人家覺得~~那個機制一定是珊姊要設計師加入的~~」在珊朵艾拉離開洞窟後,伍隆小聲對蜂子和陸露說。
  
  「我不信那個機掰人會想加入這個機制。」陸露轉身,高舉命匣。但她表情已是諒解的微笑。
  
  *
  
  眾人走出洞窟,珊朵艾拉便說:「剩下最後一步了,大家打開狀態確認等級。」
  
  珊朵艾拉。等級四十七。
  男性,矮人。物理,攻擊,火筒砲手。
  初始武器:魔紋砲筒(遠程武器)
  技能1【翔鷹(被動)】:初始敏捷額外提高,察覺度額外提高,使用遠程武器熟練度額外提高。
  技能2【閃身】:耗費魔力,快速的移動一小段距離。
  技能3【狙擊】:耗費魔力,發射一道直線的能量砲擊,有貫穿性。
  技能4【泥彈】:耗費魔力,擊發一枚黏稠的泥漿彈,被擊中的敵方與泥沼範圍內敵方全部緩速。
  
  肆隱蜂子。等級四十八。
  女性,歐克人。物理,防禦,盾戰士。
  初始武器:龍紋大盾+大斧鎚(近戰武器)
  技能1【強健(被動)】:初始HP與力量額外提高,健康度額外提高,擁有霸體。
  技能2【衝鋒】:耗費魔力,將盾牌架在身前往前衝刺一段距離。
  技能3【嘲諷】:耗費魔力,吸引範圍內敵人的注意,優先攻擊自己。
  技能4【颶風】:耗費魔力,旋轉身體發動如龍捲風般的攻擊。
  
  伍隆。等級四十八。
  女性,人類。魔法,治療,聖職者。
  初始武器:白玉聖飾(法器)
  技能1【博愛(被動)】:聖力會緩慢回復,對黑暗與邪惡抵抗額外提高,對黑暗與邪惡傷害額外提高。
  技能2【治療】:耗費些微聖力,回復一名友方單位HP,若詠唱則是大治療,回復所有友方單位HP。
  技能3【祈福】:耗費聖力,強化一名友方單位防禦與抗性,若詠唱則是大祈福,強化所有友方單位防禦與抗性。
  技能4【避風港】:耗費聖力,開啟一個連接最後去過城鎮的傳送門。
  
  陸露.佩洛尼亞。等級四十九。
  男性,暗精靈。物理,攻擊,刺客。
  初始武器:精鋼小盾+精鋼匕首(近戰武器,可投擲,投擲擁有二倍傷害,但攻擊間距較長)
  技能1【渡鴉(被動)】:初始幸運額外提高,隱匿度額外提高,能打開任何上鎖的物件。
  技能2【偷竊】:不耗費魔力。偷竊,幸運值越高成功率越高。
  技能3【暗殺】:耗費魔力,隱匿身影並在攻擊時現形,該次攻擊傷害2倍,此技能適用投擲武器。
  技能4【粹毒】:耗費1瓶毒藥,給予武器附加毒屬性傷害。
  
  「雖然還沒五十級,但也行了,走吧,最終BOSS就在林繁北方的山上。」
  
  「咦~~山上~~要爬山喔~~沒有傳送點嗎~~」雖然不會腳痠,但伍隆就是犯懶。
  
  「沒有。」珊朵艾拉領著眾人,邊走邊說:「所以我們要用另一個BUG。先去武器店,你們各買一個最便宜的『遠程武器』和『近戰武器』,有的話就不用買了。」
  
  等大家買好武器,眾人就進入地圖『惡龍山』。
  
  「這裡是目前封閉測試中等級最高的地圖,路上的怪物強度不是開玩笑的。要慢慢打過去太耗損我們的資源。」珊朵艾拉看著前方最上方落雷不斷的山頂,打開裝備欄,一手裝備短劍,另一手裝備火砲。「我一步一步慢慢說明。你們武器先跟我一樣這樣裝備,一遠一近。」
  
  看大家都裝備好了,她便繼續說:「好,現在開始不要移動,聽我說的做。先拿起遠程武器,瞄準上面山頂的落雷處,那裡是BOSS區。瞄好了嗎?」
  
  其餘三女點頭。
  
  「不能移動喔。然後換拿近戰武器,做格擋架式往前走三步。」
  
  眾人跟著照做。
  
  「然後原地放開格檔,一百八十度轉身後退一步。然後再一百八十度轉身,同時隔檔和衝刺──」
  
  眾人只覺得眼前畫面一個扭曲跳躍,景色就瞬間跳到一處降著落雷、天色昏暗的山壁道前。
  
  「咦?」蜂子皺眉,不斷打量四周。「發生什麼事了?」
  
  「我們~~是不是~~到打王的地方了~~」
  
  陸露看著山壁道前方寬廣的坪頂台,時不時傳來的陣陣龍吼,說:「看樣子沒錯,前面就打BOSS了。」
  
  「跳躍穿圖的BUG而已。」珊朵艾拉拿起方才獲得的『命魂吊牌』,召喚了大巫妖亞蘿娜。「幫手也來了,上。」
  
  「珊姊~~妳還知道多少BUG~~」
  
  「還有一個。」她看著其他人,微笑:「所以才需要亞蘿娜這個賤婊子。」

  (續下一章)(字數:8478)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