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RPG】【二一遊戲】丨二

凌月音 | 2024-02-21 16:34:38 | 巴幣 10 | 人氣 64


  等級穩步提升,每次挑戰怪物之等級不高過5級,憑借著技術和戰鬥意識的身法輕松解決。武器與裝備更換,只是大都屬於醫者的治療加成。此刻,蘭心銀色的長發像蒼白的月光一樣鋪散下來。皓腕如花叢蝴蝶那樣上下翻飛,靈巧的雙手竟用木頭做出了些尖銳的木刺,再將它們浸染上毒液。

  雷霆之聲於空中乍起,蘭心·裏琴偏過頭去看,心中要有些許猜測。怕是那最終的決戰場地被她的隊友們給開啟了,空氣中飄來了莫名其妙振奮的音樂,鼓點敲響,聽的人熱血沸騰——可惜身為治療者的醫師並不在此行列。

  「倒是些手腳麻利的。」醫者快速朝著聲源之地接近,她的身影飄若柳絮,像一片潔白的羽毛飄忽著無畏無懼奔赴戰場。

  比較一開始的預測,此刻的進度顯然比她想象得要更快。不論如何,覆水難收。烏雲遮蓋住了原本晴朗的天空,原來虛擬的數字天空也會隨之變化嗎?幾縷光落在女子的銀發上,波光粼粼地搖晃,反射出微弱的、水一樣的虹光。到底是誰牽引出那條龍已不再重要,就算是鬧劇也將謝幕。蘭心走過之處,拋下的木制暗器快速收割虛擬的怪物,偶然有皮糙肉厚沒有一擊帶走的,女子款款落地,用技能攻擊奪走剩余血量。那些怪物都化成經驗加成的光點重回女子身體裏。隨著經驗的上漲,被壓制的實力重又回歸。

  落在決戰之地最近的城池頂端,這裏能夠瀏覽全局。而剩余那些無辜的玩家也被聚集在此,美目顧盼,瑩瑩藍光亮起的是數據屏幕,上面代表著世界BOSS刺目紅點正在閃爍,頂著【喔氣氣氣大惡龍】的名號,總有一種詼諧的幽默感,蘭心忍不住莞爾,此刻才有些許真的在遊戲中的感覺。

  藍色的眼眸是雪一樣的女子身上最鮮艷的一縷色彩。天和地暗沈沈地壓下來,帶著風暴和雷霆。在此之下,衣袍翻飛,銀色的長發如白蛇起舞,一切之中唯有那清澈的藍色如此鮮艷到突兀,像跳動的燭光,聞到刺骨的寒從遠處逼近,一瞬滅了,隨即以更濃烈的姿態不知疲倦的卷土重來。

  那些虛擬的,隨處可見的NPC已經悄無聲息的消失。這個虛擬空間似乎將所有心力全部傾註於最後的龐然大物身上。這讓那些誤入的平民在混亂之中愈發明顯。怪物狂化、原本就毫無反抗之力的人群只能像是被雨打濕的鳥兒那樣等待死亡。可對於蘭心來說,這無疑是減少了工作量——絕望之際,醫者翩然而至。

  女子的目光泠然一片,面對城下那些拿著狼牙棒騷擾的哥布林,以及那些張大嘴貪婪想要啃食一切的食人花。固守陣地,然後提供治療和支援,這是遊戲中作為治療的角色要做的,也是蘭心一直在做的事。至於那世界BOSS?交給公審小組的其他人吧。

  既然世間有英雄,那也必定有醫者存在。

  英雄懲罰除惡,拿著武器討伐惡龍,那麽醫者正當坐守後方,拯救需要拯救之人,同時提供足夠量的藥劑援助。
 
  想來他們也是不會令人失望的。潔白的五指扣住扇骨,白玉一樣的手指像是溫潤的白玉雕刻,放在那武器之上,只讓人覺得武器黯淡無光。

  飛龍展翅,鱗片反射出冷冷寒氣。墨色雲朵如潑墨繪卷席卷,又像是故事最終將要面臨的那個句號,這也許代表著殘缺,但是生命最後會如何根本無人知曉。經驗的攀升從弱小一路再回巔峰,就像曾經走過的路帶著記憶重遊一次,只是期間所懷揣著勇氣與信念愈發堅定,像終被黑暗吞噬的煙花,只會讓一瞬間更加璀璨。

  惡龍的攻擊落在地,城池在此攻擊下渺小的就像一片沙礫,噴吐的火焰讓廣袤的土地破開。這片虛擬大地上所有的欲望和沈思都化作了廢土,只剩下護著城池的盾仍然堅強的守衛著。治療技能攻擊低下,可源源不斷的藥水攻擊以及特殊的藥材被送去。那最終場地上的血條清晰可見,與惡龍纏鬥的幾人在血量告急之時總會接到代表著治療的綠色光圈。遠遠望去,能看到銀色長發的女子煢煢孑立,蘭心站在無辜平民身前充當保護的作用,與她一同的是帶著【防禦】性質的隊友。藍色的護盾和綠色的治療光圈相得益彰。定位本身並非是攻擊屬性,給予往前突擊的人們輔助才是蘭心等人要做的。

  素白的女子立於頂端,總在關鍵時刻出手。那群等級低下民眾被簇擁在庇護的護盾之下。城墻之上也有許多玩家遠遠發動著微弱的進攻想要給出自己的一臂之力。眾人齊心的情況,無論看幾次都會令人動容。數據已然扭曲成鎖鏈,可眾位玩家卻仍然努力地憑借自我破開,這種心性是任何數據都不會預料到的。

  蘭心擡手將一個差點被慌亂人群擠出去的一位姑娘救下,十三四歲的小姑娘,眼中帶淚,身體也被擦傷。像雪塑造的女子難得流露一分溫和,長袖輕攏,熒光特效從手心湧出,就像是一閃一閃的瑩蟲,帶著治愈和溫潤的氣息覆蓋住傷口。

  姑娘身為玩家卻被困此處,心中自是惶恐不安。熟悉的遊戲場景瞬間變為牢籠,兩股戰戰,連手中的武器也握不緊。此刻這片大地發生的變化也令人心驚,烏雲密布的氣壓就算是激動人心的BGM也無法打破,無端挑起了多愁的心弦,在心底浮現出幾分清晨露珠般脆弱的靜謐和孤寂。而那一抹明亮不知是月光還是燈光,白得刺眼,仔細一瞧原來是如月皎潔的銀發熠熠生輝,醫者此刻的出現像神女下凡。

  具現化的數據此刻體現出一點好處,施加在人身上時並不需要額外的對癥下藥。治療變得如此簡單又困難,每一次治愈傷口只需要輕點手指,可代表著遊戲藍條精力的一欄空下去又被強行餵藥填滿,醫者甚至覺得額間都因此在隱隱犯痛。

  這種透支自然不提倡。但遊戲中的死亡會汙染數據,無論是誰也不想看到數據被破壞。在場執行任務的人均是公審小隊的精英,此刻將治愈的職責放手交出也是一份信任。相信因緣際會,人一生命數有定,願君食我血肉,得見來世清明。

  乾坤寬廣,虛妄世界終究是困不住的。痛楚的回憶,冥冥之中的註定,如此一切繞成一個首尾銜接的圓。

  在眾人的努力之下,頂端鮮紅的血條肉眼可見的減少,命懸一線,無數玩家迷途在這片土地,在數據之中也有無數生存過悲喜過的生命嗎?那些忘卻了自己的名字的數據構成這個世界的一部分,而最終——艱難的勝利達成,代表著勝利的音樂斷斷續續的在天空上方奏響。陽光破開,與此同時,破開的還有一直以來束縛的數據禁錮。公審小隊的成員作為希望與未來,沈默地佇立在此廢墟之上。

  「我、我們勝利了……」耳邊傳來囁嚅顫抖的細雨。身側的姑娘不可置信地睜大眼睛,然後是人群的歡呼聲襲來,在眾人之間,不少人化作流星退出這個殘破的世界。

  「謝謝、謝謝你們……」姑娘充滿希望的翕動著嘴唇,離開前對醫者輕聲說道。道謝聽得幾乎快習慣,這只是醫者生活中最微不足道的一環。蘭心看到姑娘投來一縷崇敬般的目光,感激且仰望。女子伸出手撣去她肩膀上的灰塵。唇角微抿,只是臉部線條柔和幾分。
  「小女子只是做了應當做的。」醫者的氣質如蘭,輕呼出的語氣淡淡。只有親歷者才知道,在過去遙遠的時光與無數次的戰鬥中。蘭心為了勝利,為了此刻能說出這句話,做了多少的努力。



本圖由多多洛(goo752000)提供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