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RPG】【二一遊戲】丨一

凌月音 | 2024-02-21 16:32:38 | 巴幣 12 | 人氣 95


  遊戲世界?

  此生在人間行走,娛樂之事未染塵埃,許多年未曾跟上潮流,花花綠綠的電子數據也曾耳聞過,只是忙於和各種病人以及珍惜草藥打交道,從未嘗試過那些。

  方舟的【靈魂數據化】技術要將虛擬的摸不著的靈魂歸類於實際的冰冷的數據一類的東西,可人的潛力真的是遊戲和數據可以衡量的嗎,蘭心輕嘆,那嘆息聲如同漂浮的浮萍,帶著惆悵的嘆惋。女子昂首輕望那層層疊疊的機械造物,身為醫者,她曾見過肉體達到了極限,明明病入膏肓,就算是按照醫者的角度來看,靈魂也應當死去了,可他的肉體仍在苦苦支撐,只為護到家人去到安全之地。對他們來說,未來是一團縹緲的霧,看不見摸不著,更不是那種具象化的數字,失去了根的人們無處漂泊,連流浪的資格也沒有,身體中流淌的血啊,在無處宣泄。

  科技啊,欲望啊,不過是換了一種形式,借由蕓蕓眾生的血肉重塑。

  「既然連平民都牽扯到了,那小女子著實該去一趟。」蘭心用花扇輕遮唇角,醫者的眼神清冷又憐憫,如雪山之上的一捧涓涓細流,是霧,是縹緲也捉摸不透的。

  數據流轉,如同天幕垂下,幽幽藍光繞在女子身邊,要將那極為完美的身軀化作其中一道流光進入。

  再次睜眼時,鼻尖的花香縈繞在身側久久不願散去。身體羸弱了很多,像是幼時沒有和師父學藝之前孱弱的模樣,微嘆一口氣,可蘭心,她的知識和潛力又怎麽是這副身體可以束縛的?笨拙的操作召喚出數據面板,上面赫然寫著。蘭心的定位為魔法——治療。

  治療啊,這倒是很適合小女子使用,蘭心的心中默然到,醫毒可是不分家,藥中且有三分毒,醫者立於這混亂的世界中,如何開創出做自己的一片天地,蘭心只是會心一笑,結果還是待來日再見分曉吧。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尋找那些誤入的玩家靈魂蹤跡,遊戲剛開服不久就發生了如此變故,他們的等級很低也不敢用自己的生命去開玩笑,如此便沒了主心骨,現在要緊的是,讓他們知道救援即將到來。

  自進入世界開始,分分秒秒的時間都是她所必爭的時機,女子獨自前行,時而見得道路一邊瑟縮的平民,臉上寫滿驚恐無助。蘭心輕聲地哀嘆,擡起手腕,兩枚浸透了毒的鐵片飛出,等級為5和7的小怪慘叫一聲,很快笨拙地在不斷遊走攻擊下死去。素手揚起治療的技能閃爍,得見光暈沒入玩家身體,才放下心來。

  也許成為治療的定位就是為了此刻可以拯救他們的靈魂和肉體不受崩潰,低等級的治療效果微弱,可緩解那些人脆弱的精神刻不容緩,比起肉體死去更可怕的是精神不在。蘭心驅動起心中施法的咒語,將初級治療魔法施加身上。

  那樣一些驚懼的玩家們與這個世界僅有呆板數據的NPC格格不入,且看似毫無自保能力,其身份格外好區分,【靈魂數據化】技術崩塌後,一些肉體與靈魂一同傳送入遊戲世界的玩家被遺失進遊戲的世界,而他們本不該出現於此,背負肉體和靈魂一同死去的風險。蘭心垂眸,自己就只有盡可能幫助他們了。身體中屬於天使的那一半血液,就算是隔著數據的屏障也在影響著思考。
  低頭一見,白玉手指倏然變化出一把武器,儼然是一柄精致小巧的竹骨紋花折扇置於手心,此物便是踏上旅程前分配的初始武器,雖比不過自己的花落無聲,但總歸好過於空無一物。接下來,且去見識一下這個世界吧。

  此地已自成一派,才在接近山丘的附近走了不到一會兒,蘭心便對虛擬世界的草藥表現出極大興趣,用不了一個時辰便已經收集了幾種看起來玄妙莫測的草藥。

  「白花黃蕊看似無毒性,實則汁液也可入藥。啊,真是意想不到,小女子初到此地,竟就有幸受此厚待呢。」蘭心的目光微微一凜,一記攻擊指向草叢,一級的史萊姆怪竟也學得偷襲的技巧了嗎?在這遊戲中首次戰鬥解決得輕輕松松,一招一襲幹凈利落,史萊姆怪發出慘叫,身體的形狀如散落的果凍般爆開掉了。

  欺負弱小又有什麽意思,更大的挑戰還在等著呢。蘭心收起折扇,翩然踏著腳步轉身離去。此地氣候溫和,如果不是不同屬性的史萊姆侵擾,到不也不失為一片隱居的祥和之地。皓腕輕擡,風姿綽約的醫者就算只身著新手裝,那頭如銀月瀑光的長發就已經昭示不同,更別提那張婉約清姿的臉龐。史萊姆不同屬性的個體顏色不相同,哪怕自己身體氣力弱如隨風撫動的柳樹,可下手卻沒有含糊,憑借著之前參與過的戰鬥本能,折扇飛出,凜然寒光一閃而過,於空中幾經輾轉又回手中,電光火石間解決掉幾個敵人,氣度怡然。

  死去的史萊姆多數只是爆出一些沒了用處的粘液廢核,除了到商人處換零碎幾枚錢幣,再無其他的用處,女子也並不失望,取來幾株奇特的草藥,在熟悉面板中,醫者技能其中一個就是制作藥劑,若是將其怪物屍首與草藥結合,又當如何呢?

  手中倏地變化出一團銀色光球,將草藥與史萊姆的粘液煉制其中,不同屬性的藥劑竟在手中被創造出來——果然如此。古書中記載野獸骨皮皆能入藥,看來在虛擬世界當中也是,如此便是要委屈這些史萊姆了,最終戰場終歸要開拓,在此之前,只能大肆捕殺這些史萊姆當做藥劑的素材了。

  單獨捕獵著實太慢,醫者心思動的極快,想到布置陷阱將其一網打盡。史萊姆大多生活在水源之地,這樣在唯一的泉眼旁邊設下陷阱便可。只是這陷阱應當如何制作,這具身體孱弱,可不像現實之中輕輕揮動武器,就可削鐵如泥。

  醫者苦惱之際,秀眉微促,清麗絕倫的臉露出了為難的神色,像是被雨露打濕的花瓣,嬌艷得令人心生憐憫。

  被救下的那幾個玩家挺身站出,希望幫忙解決設下陷阱的困擾,大多時候蘭心都是孤軍奮戰,身為醫者她性格高傲,氣質淡雅脫俗,就算是不說話,只是亭亭而立,也與常人隔開一道捉摸不透的屏障,被所保護之人幫助還是第一次,女子擡腕,折扇輕掩貝齒,語氣柔然:「那小女子就有勞汝等了。」

  左右這挖陷阱不過是小事,便交予他們吧。

  幾人合力之下,簡陋但便利的陷阱很快便完成。足尖輕點流水般輕盈的腳步在林間穿梭,雪白的指尖輕觸小怪,早已記住了覆雜的地圖路線,像是林間飛鳥一般悠然將怪物引到陷阱之處,堆疊挨挨擠擠的史萊姆在坑底逐漸融合發生異變,醫者警惕出手,新手武器剛落於新出的怪物之上,只見血條乍起,最頂上赫然顯示出【史萊姆王】四個大字。

  又是無意間觸碰到了遊戲的新機制。目睹於此,蘭心一顆慧心哪裏還有不明白的。以弱勢之姿迎戰頂著35級的龐然大物,旁人看來並無多少勝算,只是此等以下克上之戰,蘭心·裏琴現實中不知經歷多少,輕咬唇瓣,作為治療職位的定位,自己所能做的一切就是盡力保護好那些玩家。規則生效,攻擊力被削減,許多常用的攻擊手段,符箓等都無計可施,想要將更高等級怪物轉化成自己的等級,只能耍一些小聰明手段了。

  幾位低等級的玩家在威壓之下就已無法戰立,蘭心空出手來,將幾人扶起,好在史萊姆王身軀仍卡在洞口無法跳出,女子將特殊屬性的藥劑往果凍狀的軟物中丟去,那些閃爍著奇特光芒的無法鑒定的藥,給同根之物造成了極大損害。有效果,纖弱的手腕翻飛,窈窕身姿輕盈落地,笨拙的怪物跟不上林間穿梭的蝴蝶,在一個個藥瓶的堆砌之下敗下陣來。



本圖由多多洛(goo752000)提供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