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2022.05.27不傷與傷的信念抉擇(上)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6-15 22:34:12 | 巴幣 14 | 人氣 54

文字◆故事與紀錄
資料夾簡介
關於RPG公會是藉內發生的種種故事

「非主攻職遇上暴力衝突時,優先迴避、防禦以確保自身安危,盡快退出戰場尋求攻擊者協助是基本原則。」
「戰場不是家家酒,倘若不想傷害人的話打從一開始就不應該上戰場。」
「戰場能決定自身結果前提就是強弱,而非傷不傷人吧?」
一場模擬區的意外,引發了三人迥異思想的辯論。



連結 對應章節
2022.05.27不傷與傷的信念抉擇(上) ▲捕抓翔之夢去賣掉!
▲三方會合
2022.05.27不傷與傷的信念抉擇(中) ▲傷與不傷
▲各自的決定
2022.05.27不傷與傷的信念抉擇(下) ▲迥異的世界

捕抓翔之夢去賣掉!

【方舟:訓練區域】
全白的模擬區域變化為山林的樣子,但四處可見魔獸的血跡和屍體,原本千行同另一人打算來此練練手,但看來已經有人先來訪了。

抱持著或許可以練練手的心態,千行慢慢往場內移動,但依然有聽到交戰的聲音。
並不知道這全白的訓練區域還能設定成其他自然環境,甚至能設定對敵,基於參考使用方式的心態,她待在這片訓練場觀摩。這時的她和平時沒什麼兩樣,仍是披著連身斗篷的戰裝、不戴兜帽,姿態一如往常端莊、優雅。

  
  
姓名:
  
外貌特徵:
  
東方人種的精緻五官,黑髮紅眼,166公分,身穿棕紅斗篷、戴著護目鏡。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1432853

此時場地的某處,翔之夢躲在小石縫內,地勢相對比較高一點,而此時的他正彎著腰....
「嘔嘔...嘔.......」
瘋狂的吐!

因為剛才他明明是要模擬場地來找魔獸練習戰鬥,沒想到竟然有一支魔獸主動在他面前爆炸,然後血肉噴濺,還其中一塊掉到他肩膀上,隨後因為感知到危險,立刻逃到石縫。

  
  
姓名:翔之夢
  
外貌特徵:
  
紫色眼睛,白髮綁長馬尾,頭上有帶金色翅膀,耳飾為三墜,穿著白衣配披風圍巾,整體給人白色的意象,手持一隻金色羽毛筆。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5310403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當初不是只是模擬一堆野獸在山林的現場嗎?

後續出現的爆炸聲到底是怎麼回事……

野獸怎會無故爆炸?
一想到這畫面,翔之夢又不自覺反胃到想吐了。
隨後他手抖抖得拿起筆寫上:
『把所見所聞的傷口、血、肉塊等,轉成機械結構。』

隨後血味變更成汽油味後,翔之夢才感到比較好受,抬起頭注意著四周,並疑惑著:
『所以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哈哈,那個看起來有值錢的小子去哪了。」身穿野獸皮甲手提大刀的濃眉大鬍山賊四處張望。

「我還以為那個火球術可以讓他失去反抗能力的,我用一下偵查魔法吧。」
另一個法師山賊身穿絨毛斗篷舉起羊頭法杖說著,倘若讓他用出來肯定一下就能找到了吧。

一群山賊,大概四五人,看起來也是因為這個地形而被模擬出來的敵人。
「好像是魔獸和……山賊。」
距離中心戰場還有好一段距離,千行和一旁的夥伴唯說著。

  
  
姓名:千行真我
  
外貌特徵:
  
黑色頭髮綠色眼睛,外觀約二十多歲的青年,腰上有一把刀。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252921

五感敏銳的唯聽到這些陌生的交談聲,也察覺有誰嘔吐的狀態。
唯想,這裡的模擬空間或許和世界樹一樣,是可能對使用者造成直接傷害的設計,所以她決定破壞這訓練,先幫忙使用者要緊。
「我打算去看看使用者的狀況,千行如果知道中止訓練的設定方式,可以麻煩你先停止這些模擬環境和敵對體麽?」
唯一點調整腰間佩刀的角度,一邊問道。
「這應該不是我們這些後來進來的人可以隨意設定的吧。」
千行聳肩,畢竟這裡是方舟其實他還沒改變過場地狀態。
「在那個方向有誰身體不適,如果是義勇軍在訓練中受重傷就不好了。果然我還是去確認狀況吧。」
唯指著翔之夢嘔吐的方向,對千行這麼說完,就左手按著佩刀朝出事的方向跑去。
xxx
翔之夢吐完,重整自己狀態以後,放出了魔力感知,去探查附近的狀態。

『不知道會爆炸的魔物附近到底有多少隻?』
翔之夢警界的注意著這件事情,因為這是他那時僅能得知的線索……

即便實則是,山賊炸飛了魔獸。
結果翔之夢注意到現場除了幾隻跟剛才一樣大隻的魔獸在其他地方以外,還有四五個……人?以及兩個……人?的團體??

『那四五個人跟兩個人,都是也想來此地練習的義勇軍嗎?』
翔之夢疑惑著,然後毫無防備的往比較靠近自己的那四五個人走去,此時翔之夢看到了……

山賊。
翔之夢感到疑惑。

這幾個人是同隊同故鄉的好朋友嗎?怎麼穿著感覺很一致?……還很符合這場地穿著?

原來來競技場選場地,也應該配合穿著來穿啊!真是敬業!
翔之夢佩服的往山賊走去,然後伸出手打招呼:
「你們好!我是0232的翔之夢,請問你們是?」
山賊見到翔之夢自己走了出來每個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怎麼會有獵物這麼蠢的啊!」
「好啦可能是貴族子弟,我們應該好好款待他。」

「動手。」隨著大刀山賊一聲令下,一個跟班舉起槍枝發射捕獵網,而魔法師則是為其附魔麻痺雷電。
聽到山賊所說,翔之夢充滿疑惑。

甚麼獵物?甚麼貴族子弟?

可是再怎樣搞不懂狀況,翔之夢也能辨別甚麼是惡意與殺氣。

注意到一個網飛過來,翔之夢也畫出【圓面】,像是吹泡泡的圓一樣,反補抓捕獵網並變成了飄來飄去的氣球,接著跑開了原本自己的位置,跳上了另一個畫出來的【圓面】快速地飛到了空中。
『那些人是在玩壞人PLAY嗎?』
翔之夢不禁疑惑著,但是想起剛才那股惡意,總覺得對方也演戲演得太入戲了吧!

因為翔之夢實在不喜歡那種惡意的感覺,所以他決定不要理會這些奇怪的人,就把模擬場地讓給他們好了。
攻擊襲來雖然是山賊但也是會分工的五人,混用的豆子霰彈打了過來,子彈飛行速度還是常人無法捕捉的更何況是霰彈。

魔法師操控風元素,從翔之夢的周遭以球型持續內收縮變強,打從一開始就是無死角的牢籠,代價就是他必須站在原地吟唱施放法術。

獵人山賊放出飛鷹追擊,大刀首領則是和另一個大盾山賊維持隊形。
注意到自己被風球包起來,翔之夢無言地回頭瞧了一下眾人。

果然要逃沒這麼容易……
但對方也演壞人演的太徹底了吧……!
翔之夢大喊問著:
「我跟你們不認識吧?你們到底要抓我幹嘛!難不成是想抓我去賣掉嗎?那我可以問問我身價多少嗎!」
在對話過程中,翔之夢對著風球畫出了【叉】的筆畫,叉的筆劃因為可以在與魔法波動共鳴時,產生逆向的波動,因此可以造成抵銷魔法的作用,但翔之夢的魔力之瞳有見到:即便自己把風球打散,若對方繼續用同一招,圍繞自己的風球大概也會很快再出現!

因此趁風球被打散的瞬間,翔之夢操縱著圓面飛離原本位置,並立刻披上之前大特價的時候買的【無聲消逝】隱形披風,並對著自己寫上『氣息感知消失』,考慮直接來個隱藏再溜掉。
但這樣對方還會回自己到底可以賣多少錢嗎?

話說當他們決定演自己是壞人的時候,應該還沒有詳細到設定抓一個路人要賣多少吧?

只是...怎麼辦....自己到底可以賣多少的這種事情……真的有點讓人在意了....
然而山賊發射的豆彈先到,因為翔之夢沒及時反應,被大量豆子打到身體,那瞬間翔之夢整個痛到不行。
幸好他有低頭,他好看的臉還不至於被打到而瘀青,否則身價就真的要掉了!!


而後雖然翔之夢使用披風隱身能力從圓球打出破口逃離,但這舉動似乎也是十分容易被猜到的事情。
獵鷹趁機俯衝而下掠走了斗篷使其失效,而風球也如翔之夢所想瓦解後打算再度構建,在此時間差中,山賊的豆彈再度廣面打來。
注意到自己周年慶買的斗篷被搶走,翔之夢感到錯愕:
「嘿!雖然這披風真的很厲害啦,但是上面登記的人的名字是我的,你們拿了應該不能用吧?」
注意到豆彈又打過來,翔之夢感到慌張,立刻對自己畫圓產生了圓型的防護罩,並喊著:
「嘿!說好不打臉!不然不是會掉身價嗎!」


「老子是不知道,但是應該可以換一馬車的好酒吧。」
「對,還有一大堆火腿和乳酪!」
山賊們回應著。
「酒跟火腿還有乳酪……聽起來挺好吃的,我也想吃看看。」
在這種情況,翔之夢竟然還會因為敵方吐露食物訊息而認真思考甚至回應,
這是怎樣的吃貨靈魂呢?
但之後幾秒,翔之夢也將注意力放回場面上。
因為不想陪這些感覺奇怪的人,翔之夢對準了那群人寫了:
『大量防狼噴霧的辣椒素氣體』

打算把這些會讓人眼睛、皮膚產生灼熱感的東西,大量產生在那些人附近,讓外面這群無理取鬧的人眼睛無法睜開、流淚、咳嗽、流鼻涕。

因為自己在半空中,翔之夢不太擔心這些氣體會飄上來,因為那些重的氣體有重量。

但擔心氣體仍有飄上來的意外,因此在翔之夢寫完的這幾秒,他拿出口罩帶,並閉上眼,然後用魔力感知代替雙眼看四周!
至於對方為何可以順順回答出,把自己賣掉可以得到甚麼的問題,翔之夢一時間也搞不懂,沒想到這群人要演強盜,演得真的很像!
雖然翔之夢剛剛預知了風牢術會再次施放,卻沒對此做應策,辣椒素氣體被再次聚集的風球連同空氣捲了進去,然後不斷縮小範圍。

但即使可以突破,出去的下一秒獵槍和獵鷹肯定也等著吧,好像可以知道為什麼冒險者都是合作戰鬥了。
翔之夢震驚了。
沒想到噴霧卻全部回來攻擊自己,幸虧自己有做點防護,實在太尷尬了……

看來只能想辦法直接讓那個魔法師不能對自己幹嘛了……

根據自己魔力之瞳雙眼透視所見到的狀況,翔之夢判斷到,法師放這招需要穩定的魔力才行……

因此翔之夢對著五個人腳底下土下方三十公分處畫了圓,使五人腳底下的圓開始晃動,造成地震的感覺。
「地震了!你們快逃,性命要顧!別顧著只想抓我!」
若有成功干擾法師的風牢的話,翔之夢打算趕緊開溜!
地面震動成功中斷了山賊方魔法師的魔法。
但因為翔之夢先前被豆彈打傷,外加自己丟的辣椒氣體的包圍,結果造成傷口上充滿辣椒粉的情況,翔之夢痛得無法控制自己,結果連帶附近自己施展的魔力也開始不穩定,甚至掉下來。

所幸在約一點五人的高度,翔之夢及時回神停止的墜落,不然搞不好會摔死吧……

嗯……

翔之夢突然有點想念西瓜草莓蛋糕的味道了……
翔之夢現在看起來像是地獄辣椒口味。
 


三方會合


競技場另一邊,唯順著感應的方向跑去,見一些山賊在採集魔獸的素材,而山賊見到唯地靠近,因此二話不說就拔出武器攻擊。
『是敵人就先攻擊,不是敵人這個樣貌也可以賺一份大外快!』山賊如此想著。

幾發淬毒的箭矢飛射而來,持小盾和短槍的山賊則是慢慢逼近。
唯看見山賊模樣的人形智能體對自己發動攻擊,她瞬間就判斷出這些對手不是義勇軍,明顯也和方舟裡的住民們大有不同,因此她能肯定這些是訓練場模擬的敵者,下手自然不必留情。
聞到箭矢上的異味,唯謹慎地舉刀彈開飛矢,卻不減她奔跑的速度,她踩著持盾山賊的短槍躍過他,朝著還未搭箭的那名山賊咽喉揮擊,要將他一刀斷頭;動作後,她著地殘心,應對多變的戰況,以積極進攻為行動基準。
距離角度唯算得精準,在對手反應時的微調也經過拿捏。
就算山賊想拿出毒藥放霧也來不及了,總之擊倒一名。
之後唯回頭擋開短槍手的突襲,當她想一刀刺入對手心窩時,箭手落地的毒藥瓶開始冒出毒霧。
唯屏息揮斬,破除少許霧氣帶來的危害一邊退開,但她盡量不讓短槍手離開毒霧的影響範圍。
注意到唯勢如破竹的攻擊,長槍山賊咬牙仍出盾牌後逃離。
偏過頭閃過丟來的盾牌,唯本能追殺,但此行目的在於救援義勇軍,判斷敵方不再具有威脅,她調息恢復少許體力,放棄追擊槍兵,繼續朝騷動的方位急奔。
然後當唯抵達翔之夢遇襲地點附近,她早早察覺刺鼻氣味,所以預先將防風鏡拉到臉上確保視力。她的腳步輕靈無聲,發現敵方法職的存在,就從後方暗算,刀尖穿背直取心臟;下個目標是使用獵槍者,她維持緊急應對的靈活性。
也許她的動作毫不華麗,但出手時機與速度絕非常人能及,而那柄佩刀本身就具備過分的殺傷、破壞力。
什麼武天使、基路伯、強獸人……
異種菁英軍勢都大量死在她的劍下,何況是由機器模擬的少量純人種山賊,那也不是受過長期專業訓練的戰士。
唯後來到了某個地點,見到山賊五人似乎在追捕什麼東西,
一刀穿心的同時感受到地面開始震動而眾人失衡,借此機會揮刀持槍獵人身首分離,剩餘的法師首領和騎士都倒在地上,準備要爬起來。

空中的獵鷹發現唯,準備伺機俯衝而下。
唯應用敏銳的五感,確保自身在震動的地面不至失衡。
注意到空中的獵鷹,唯在緊要關頭位移,讓那獵鷹重創準備起身的法師首領。
獵鷹俯衝速度超過時速一百公里,撞爛大刀山賊首領時自己也變成肉泥。

至於唯移動之處,是搶來的裝備比較厚重的大盾山賊,她腳勾對方的鐵罐頭腦袋,雖然唯的佩刀完全足以將金屬盔甲當作紙板刺穿,山賊被貫穿腦部之後,至此山賊軍團全滅。

或許吸引了大量注意和地震術的牽制,山賊軍團幾乎根本沒反應軍團就變成亡靈軍團了。
xxx
當騷動整個結束時,趴再圓面上的翔之夢也正巧緩慢的飄落地,就像是他逐漸無力去控制那圓面高度一樣,最後抵達了地板。

如今的翔之夢整個看起來超級狼狽地,頭髮髮尾,也因為參雜了辣椒粉變成淡紅色了……
幸虧翔之夢有套能自動清潔的衣服,因此此時的他也逐漸從地域口味變回本來的純白樣,使他終於可以稍微緩一點有所動彈,只是……

沒蓋到衣服的部分還是痛死……
『算了……我投降……是真的要抓我去賣嗎……?好吧……』

此時的翔之夢已經沒有力氣反抗了,只想睡著。
血振、殘心、確認沒有其他威脅而納刀後,翔之夢降落在唯附近,唯見對方慢慢變回原本的白淨模樣後才拉起防風鏡,露出翔之夢應該認得的臉。
「我們暫時安全了,你傷勢還好麼?翔之夢。」一如往常的溫和笑容,她關心道。
因為翔之夢擅長治癒,醫療這部分處理起來比唯有效率多了,除非翔之夢特別要求,唯才會介入為他醫護。看對方還能說話,只是有些犯睏的模樣,應該沒有立即性的生命危險吧。
說起來千行不曉得怎麼了……唯啟動房卡,試著聯絡千行。
因為翔之夢是整個趴在地上,所以他沒有看到唯,而此時的他心情很低落,沒聽清楚唯說甚麼,只注意到好像是有人在講話的聲音,因此含糊地說著:
「我投降……要賣就賣吧……」
房卡維持撥號給千行的狀態,唯稍微彎下身子,對翔之夢伸出自己的手,苦笑道:
「我是唯,不打算賣你、也不打算傷害你,能站起來麼?」
「咦?」
翔之夢疑惑著,隨後轉身坐了起來,見到唯更加疑惑:
「前輩怎麼在這裡?那五個人離開了嗎?」
但此時手臂還是很痛,翔之夢吃痛的緊閉了眼,隨後立刻拿出金色羽毛筆對自己畫了五芒星的治癒魔法來回復傷勢。

至於那淡紅色的頭髮,因為不是傷,因此沒受影響,至於部分沾著辣椒粉的臉仍是有辣椒粉。

隨後翔之夢才注意到周遭原本攻擊自己的山賊的屍首而愣了:
「咦?他們怎麼了?發生甚麼事情了嗎?」

完全搞不清楚到底發生甚麼事情。
而眼前景象,幸虧翔之夢先前對自己施加幻術的法術關係,因此見到的就是倒下損毀的生化人樣的人,並且因為屍首非常完整,因此翔之夢並沒有感到噁心。
唯看翔之夢還沒打算起身的意思,只好收回手,拿出自己的手帕為翔之夢擦去臉上的辣椒粉,也拂去白髮上的淡紅。
她真不喜歡辣椒粉,不想等會兒自己嗆傷,她猜想辣椒粉沾在翔之夢身上也會讓他不太好受吧。
翔之夢見到唯拿出了手帕,感激的閉上了眼睛讓唯擦。
「如果是說五位盜匪,目前已經不構成威脅了。他們並非真正存在的生命體,而是這訓練場的可設定對手。難道他們不是翔之夢設定的?」
唯略顯疑惑的問。如果不是,代表這裡還有其他義勇軍呢。
聽到唯所說,翔之夢感到訝異:
「咦?剛才那五位都是訓練場模擬的?」
翔之夢嘗試的往屍首看去,結果已經沒看到半點靈魂存在,若是一般死掉的人,靈魂應該不會走的這麼快才是,翔之夢稍稍有些訝異……
「這也太逼真了吧……簡直就是真的人啊……所以……我剛剛要被它們抓去賣了?……那他們是要把我賣到哪去啦!」
翔之夢尷尬地說著。


不過看了看唯,翔之夢終於放心了,並鬆了口氣笑著:
「見到前輩在這邊真讓人安心!」
「雖說我還沒完整試用過這裡的機能,但類似機制,多半是在使用者離開模擬範圍時就會自動解除。至少現在沒事了。」
唯為翔之夢擦去辣椒粉後收起手帕,建議說:
「翔之夢還打算繼續訓練麼?還是先解除模擬狀態,找個地方稍作休息?」
見到唯前輩擦完辣椒粉,翔之夢一臉微笑地開口著:
「謝謝前輩!我現在沒事了,現在清完這些辣椒粉並復原傷口,感覺好多了!」

翔之夢突然想起甚麼慌張地開口:
「啊!我特價買的無聲消逝披風被老鷹拿走了!不知道前輩有沒有看到那隻老鷹?」
「如果翔之夢說的老鷹是這一隻……」
唯指向自己看起來是肉泥的老鷹屍體,那裡會有翔之夢的披風嗎?
唯也看了過去,如果看到披風,她就四處觀望、尋找看看。
聽到唯前輩所說,翔之夢也放眼望去,見到那個變成一堆碎鐵的老鷹,然而當翔之夢以透視眼去觀察時,他並沒有看到披風的蹤影……所以不太肯定是那隻老鷹,但當翔之夢看了四周,也仍不見披風……
「這附近我好像沒看到披風……可能得找找了……對了,唯前輩會在這,表示前輩也是要來訓練場練習的嗎?」
唯搖了搖手中的房卡說:
「我只是路過,因為印象中這裡是純白區域,沒想到能看到這些模擬實境影像,有些好奇這訓練場的使用方式才進來看看的,剛好遇上千行。翔之夢還記得他吧?方舟總攻擊戰時,和翔之夢同隊伍的黑髮劍士。」
唯將自己進入訓練場後,注意到可能有義勇軍身體不適,擔心同伴在訓練中重傷甚至死亡,所以才趕來確認、協助排除模擬敵對體的經過,告訴翔之夢。
翔之夢點點頭,而聽到千行的事情,他感到訝異:
「疑?!千行也來了?我當然記得他,我還記得前輩跟他合作無間的事情,前輩跟他用刀都非常厲害!」
「我的榮幸。」唯微笑的回應著。
此時唯撥打給千行的房卡電話終於接通了。
xxx
「妳也衝太快了吧我等等就到。」
千行的聲音從房卡的聲音傳來,大概還在慢慢散步吧。
也許是覺得既然是他人正在用的訓練場就不應該干涉太多吧。
唯聽出千行沒有碰上什麼意外,也放心一些。她說:
「我遇到翔之夢,已經排除他附近的模擬敵對體,我們都沒事。千行附近有其他模擬敵兵麼?」
「一些沒什麼特別的魔獸而已。」
千行簡單的回答:「但一路上的戰鬥痕跡看起來都不是那傢伙的魔法造成的啊。」
「這麼說……訓練場內還有其他的使用者麼……我們等千行會合後,再一起討論下一步動作吧?」
唯的語氣有些困擾,在這種模擬空間,場地被無限放大,再加上這些複雜的自然環境設定,要在這裡找出其他使用者應該不太容易。
只是要用房卡的全義勇軍公開頻道詢問這時有誰在使用這場地,似乎也不太適當。
xxx
房卡電話打完後,唯重新思考了一下翔之夢的披風失蹤問題並開口著:
「如果翔之夢是設定這訓練場的使用者,只要解除模擬訓練模式就能讓這空間恢復成純白的狀態,要找到披風就容易多了。不過這裡似乎還有其他義勇軍……
翔之夢是跟誰一起來到這裡的?可以聯絡對方關閉模擬訓練模式麼?否則我們最好等千行會合後,再一起尋找其他義勇軍和你的披風,這是相對安全的做法。」
「這邊原本確實是純白區域,不過會有剛才那種狀況,算是意外……」
翔之夢回應著,並邊思考邊開口著:
「當時我進來這個訓練場,因為周遭全白,所以一時間也找不到控制器在哪,而當我找到控制器打開的按鈕時……因為沒預料到控制器出來的位置,結果就撞到,然後……

誤按很多按鈕……嗯……我也不確定我按到甚麼,然後場地就產生了,控制器也不見了……」
講到這,翔之夢歉意的開口著:
「所以這場地應該是我開的吧?然後怪物之類的……我也不太確定耶……所以如果要解除訓練模式……可能也得先找到控制器才行了……嗯,那就先想辦法跟千行會合吧,那個……雖然現在還是餘悸猶存,但,真的很高興唯前輩出現在這裡,前輩很讓人安心!」
翔之夢微笑的回應著,看來即便先前與唯只有見上兩面,但在翔之夢心裡,確實覺得唯很可靠,很讓人安心。
控制器不見!原來要找的物件不只有披風,而且聽到翔之夢的設定方式,唯自己都感到有些不安,看來這訓練空間還存在其他危險,並且不那麼容易脫離……
不過翔之夢對自己操刀技術的肯定、和千行默契良好的評價、以及對自己信任和放心的表示,都讓唯露出高興的笑容,那與平時的禮貌微笑表情,還是有少許的差異。
「謝謝翔之夢這麼說。那,接下來……我想千行能順利找到我們的。」唯看向千行往這邊接近的方位,果然沒過太久,他們就看見千行的身影,唯對他投以優雅的微笑,半舉起手打了招呼。

感謝:蘇雪()SENKO(千行真我)

相關創作一覽:
 (蘇雪)

連結 對應章節
2022.05.27不傷與傷的信念抉擇(上) 捕抓翔之夢去賣掉!
▲三方會合
2022.05.27不傷與傷的信念抉擇(中) 傷與不傷
▲各自的決定
2022.05.27不傷與傷的信念抉擇(下) ▲迥異的世界



~歡迎與我一同加入~

也歡迎找我約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