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2022.05.04異界精靈克萊瑪吉安(中)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6-10 15:09:37 | 巴幣 0 | 人氣 32

文字◆故事與紀錄
資料夾簡介
關於RPG公會是藉內發生的種種故事

翔之夢在逛愛爾蘭魔法道具店時遇到一名精靈,
從一開始魔法道具,到後來去城外時,談論了許多關於自身的事情,
翔之夢也侃侃而談的分享起,一些旅途中印象深刻的精靈亞格,以及龍族的故事。



連結 對應章節
2022.05.04異界精靈克萊瑪吉安(上) ▲初見異界的精靈
2022.05.04異界精靈克萊瑪吉安(中) ▲黃金之海
▲龍與精靈與天使
2022.05.04異界精靈克萊瑪吉安(下) ▲悠久而孤寂的旅程故事

黃金之海

以下請同時開兩個音樂聽:

(1)環境雨聲:
(2)音樂:
感謝聖盔夜風的音樂提供

克萊瑪吉安起步在前,引領身旁之人前行,去往一個他久未踏足的地方。一雙長腿不疾不徐,踏出的步伐安閒自適。路上,並未多言深談,僅僅是與對方隨興地交流著一些簡單輕鬆的話語,談論著天氣、在阿斯嘉特的初見人文奇象等等。

兩位新結識的同行之人行於這不再喧囂的街頭,卻彷彿不為那分沉重、蕭索的氣息所染。不,倒不如說,那份悠揚輕快的緣分之風隨他倆的腳步發散而出,輕撫過了所經過的景色,為其撫去了那陰霾,使其重新亮起原先的色彩。
言談之間,或許能發現,或許不能。
周身的景色、匆匆而過的人影逐漸變得朦朧模糊。
時光與物象共化碎細的雨珠,自倆人的肩上滑落而過。
「嗯,我們到了呢。」
眨眼春秋過。
不知過了幾時,或許不過一時半分,或許已是半年一載。
克萊瑪吉安駐足而立,他眨眨眼,露出如化雪春風般和煦的微笑,伸出一手,為同行之人展示出倆人伴行之路所抵達至的風光。

明明應當是始終並肩於前行之路,腳踏之地並無高低起伏之感。
倆人此時卻已是離出阿斯嘉特不知多遠。周遭不見銀星之都的水道、街景與護牆,取而代之的,卻是輝耀的黃金之海鋪展於眼前。
倆人立於起地約莫六十米的丘陵之頂。周身望去,蔚藍天穹與零散點綴其上、任由清風揉捏成奇趣形狀的雲兒彷彿伸手可及。永恆不熄的燦陽高掛正中,其所投射下的威光卻為倆人身後那青翠古樹給予的庇蔭所掩。

藍空之下,秋黃金野綿延無盡。
目所窮極處,卻是層巒疊起、戴著白淨雪帽的山群,靜靜守望著它們腳下的這一片淨土。高大偉麗的馬駒們三倆為伍,或穿行於等人高的草物間追逐野蝶、與風兒玩耍,或於那幾條蔓伸勾連的清溪旁垂首啜飲,安寧休憩。

即便此際兵燹烽煙連天、絕望闇幕如不絕浪波綿延噬捲——
卻彷彿也打攪不了此片靜好。
精靈負手而立,凝望此景,而後閉上眼,深深吸入一口氣,悠悠吐出。
「許久未至此了呢。」
他低聲道,展露一抹難解其緒的微笑,而後他再次望向同行之人,一伸手,猩紅的長河便隨之舞展於空。

精靈將一件鮮紅亮眼的披風舖展於地,隨後,再一笑、伸手示意,率先盤腿而坐。
雖說翔之夢自從開始發生『被動穿越時空旅行』後,就一直是旅者的身分,而所到之處都是隨機的『時空』與隨機的『地點』,

但不知為何,即便自己在這樣狀態下就這麼旅行幾萬次幾億次,在第一個名為『奇蹟』的世界裡的任何旅行卻都沒有太過陌生的感覺,所以翔之夢能享受沿途的一切美好。
但自從脫離那個名為『奇蹟』的世界體系而來到『地球』,甚至來到這片米德加爾特大陸時,翔之夢對所有一切開始有非常陌生的感覺,並且對他來說,不僅是一切認知陌生,整個世界體系的知識都得從零理解起,翔之夢開始多少有一種未曾有過的,也未曾想過的情緒一直包覆著他的內心。

那個情緒名為『鄉愁』。
或許正因為如此,一見到自己熟悉的種族,眼前的精靈,翔之夢倍感親切,即便與自己所知的世界體系的精靈不太一樣,也沒有阻止翔之夢想多加認識,希望交上朋友的念頭。
在相談甚歡的過程,翔之夢跟隨對方來到了一片世外桃源,見到黃金之海、蔚藍天空與野外駿馬的奔騰,那份遼闊與寧靜,讓翔之夢感到活了過來,或許正因為前段日子都被關在樹內,都快讓翔之夢憋死了,但此時那份煩悶感卻似乎一掃而空了。

翔之夢感到非常自在並笑著。
在聽到對方提到『許久未來此』,翔之夢能理解他此時的心情。

「你也是個喜歡自由旅行以及美景的人吧?我也是,先前僅能待在樹內的日子,真是辛苦你了。」
見到對方的邀請,翔之夢也席地而坐了,並拿出了幾塊麵包、果汁,以及自己非常喜歡吃的西瓜草莓蛋糕請對方。

「有興趣配塊蛋糕享受嗎?我覺得目前的風景搭配這個正適合。其他食物也歡迎吃!」

見到對方拿出的西瓜草莓蛋糕,克萊瑪吉安微微偏首,饒有興致的觀察這種尚未品嘗過其味的點心。而後,他一伸手,一只銀盤便出現在倆人之間,與翔之夢所拿出的蛋糕、麵包、果汁等齊置。

銀盤之上盛放著一只銀壺與兩只高腳銀杯,上頭皆有精美繁複的雕花紋路。他拿起果汁壺,為自己的銀杯倒入了果汁。而後拿起銀壺,為對方的杯中傾注了壺中物。
極其清澈的液體隨著壺口傾斜緩緩注入銀杯之中,其中尚有點點微光如星辰般閃爍。隨著液體逐漸滿上,一股奇異清香亦隨之散發而出。那是於清晨拂於原野的微風,是第一朵重綻其美的春花,是初結碩磊而尚未有人得摘其美的夏果。

若然舉杯一飲,便能自那入口的剎那嚐得其清怡芳美。水體入腹,口齒留香之餘,亦潤澤喉舌、清涼沁脾。
「克萊瑪吉安不知你有沒有簡短一點的稱呼?對了,如果你顯簡短稱呼我,你可以叫我『夢』。」翔之夢微笑的開口著。
「較短的稱呼呀——」
精靈莞爾一笑。
自他受命運之風指引,踏上阿斯嘉特後所結識過的人們裡,眼前的這位青年大概是第一位做此詢問者。他神色認真地思索了一會。
「嗯,或許,你可以稱呼我為『拿露恩』(Nailuen)。意思是『無解之思』。」
他看向翔之夢,緩緩說道。
翔之夢點點頭,然後稍稍猶豫了一下,但仍是開口:
「那個……我一直有點好奇想問問,不知你家鄉是個怎樣的地方呢?」
「……雖然我並非不願告訴你,但且容我一問:為何會感到好奇呢?」
克萊瑪吉安詢問著。
翔之夢拿起記事本翻到了精靈樹插圖的那一頁給克萊瑪吉安看,那個圖看得出來是用筆畫的,或許可以從上面人為痕跡看出是翔之夢所繪。
精靈樹有非常多種,有森林內通天的巨大翠綠精靈樹、生長在冰天雪地的精靈樹,由此可知,那世界的精靈樹有很多棵,也因為生長環境的不同,樹也因此長得很不一樣。
翔之夢開口回應著:
「在以前旅行所見到的精靈,他們的領地都有一顆非常巨大的精靈樹,規模大概與目前這個世界樹一樣,並且在精靈樹附近的植物,都有巨大化的趨勢,因為精靈樹僅會生長在魔力充沛的地方,而附近景致也就連帶的,都非常壯觀美麗,但我不知道這世界的精靈是否領地也有一顆通天的精靈樹?又或者……是截然不同的地方呢。」
翔之夢的筆記本內,其中一張精靈樹比較小棵,僅比周遭森林高了點,而附近疑似有結界。


而其中僅有一棵精靈樹,色調與其他精靈樹差異很大,葉子為黑紅色。
拿露恩自翔之夢手裡接過了筆記本,先是揚起眉頭,而後一邊聆聽對方述說,一邊仔細檢視起筆記本裡所描繪的畫面。這一幅幅關於異界精靈領地與所謂精靈樹的畫作,顯然使他相當心喜,眼裡的光輝隨著一頁頁的翻動而愈漸增幅。
「我不清楚埃玟尼許一族以外的其他血親,其居地是否與之類似,又是否存在這樣的一株……精靈樹。我能告訴你的是,我等埃玟尼許一族諸血系,與你所見過的、描繪過的這些情景,並不一樣呢。」

驀地,他想到了大黑樹艾溫岱路斯(Ivyndeluth, the Black Tree),隨即搖搖頭。誓言見證者並非是所謂「精靈樹」,而關於他的話題,關於達吉瑪多諾的話題,並不適合此刻的清閒時光中提起。
「……容我好奇,為何這兩棵樹與其他有所不同呢?」
收斂思緒,拿露恩的目光停留在了那兩棵特別的精靈樹上。尤其是那棵有著黑紅色葉子的精靈樹。他凝視那彷彿乾涸血液般的顏色半晌,才轉頭,向翔之夢發問道。
翔之夢疑惑地看著克萊瑪吉安:
「我覺得精靈樹每一顆都看起來不太一樣,像生長在熱帶的精靈樹,就如同周遭樹種一樣,是闊葉樹,而生長在寒帶的精靈樹則為針葉樹,水下也有類似珊瑚樹的存在,每棵樹看起來都差很多。

拿露恩會特別指到那兩顆精靈樹,是因為覺得第一顆精靈樹大小明顯比較小嗎?而另一顆則是葉子顏色看起來異常所以覺得不同嗎?」
講到這,翔之夢微笑開口:
「確實這兩棵精靈樹的情況與其他精靈樹情況不太一樣,這邊就要先解釋那世界的情況了。不知拿露恩能不能看到位於空氣中散布的魔力呢?」
拿露恩點頭,手指向自己那對仿似龍瞳般的金眸:
「埃玟尼許一族能夠看清許多潛藏著的物象。而在我……受賜此瞳之後,看見的,就又更多了。」而後,他舉起銀杯,飲了一口果汁,恭候開解。
聽到拿露恩所說,翔之夢有些好奇:
「潛藏的物象……像是靈魂之類的嗎?」
講完後,翔之夢指自己的眼睛笑著。

由此可看出,翔之夢在暗示自己能看到靈魂。
若拿露恩有開啟魔力視角,或許能看到翔之夢在指自己雙眼的瞬間,眼睛似乎瞬間閃爍了紫色的光芒。



接著翔之夢繼續開口解釋著:
「如果你能看見空氣中的魔力,應該能注意到空氣中,有些地方魔力聚集,有些地方則魔力稀薄,就像是銀河一樣吧?

而魔力聚集處,那邊是會稱之為『魔力脈』就像是水脈的概念,而精靈樹的根也會一直沿著魔力脈生長,並在足夠能量的魔力聚集處生長成另一顆精靈樹,因此精靈樹與精靈樹之間大多是彼此有連接的,除了一種特殊狀況:
是該精靈樹產生種子,並帶到地方種下,才可能沒與其他精靈樹有連結。」
講到這,翔之夢指著圖片開口著:
「而結界內的精靈樹那顆精靈樹,便是因為精靈樹結種子,由精靈尋找到那個魔力旺盛處而種下的,而樹之所以不大,是因為僅僅過幾百年而已,但後續那顆精靈樹因為一些原因,所以被龍族燒掉了。」
接著翔之夢指向周圍那一圈巨石結界:
「這一圈底下,有個巨大的洞窟,是龍族聖地,亦是龍族墳場。不過龍族當時有警告那顆世界樹的精靈撤離,所以到是沒人員傷亡,精靈樹也有額外在結一個種子,讓『王族精靈』攜帶離開,並到其他地方種下。」
大概介紹了一點第一棵精靈樹的事情,翔之夢停頓了一下,並看向拿露恩微笑著:
「不知道這邊,拿露恩有沒有甚麼問題?像是想知道龍族的事情?
或者關於那棵精靈樹裡,我有特別紀錄的精靈的故事?
又或者想知道『王族精靈』跟一般精靈的差別?有嗎?」


眨眼、眨眨眼。
踏上阿斯嘉特以來,這名精靈倒是第一次真正完成了攻防交換,自己成了聆聽故事的那一方。他一邊喝著果汁,一邊安靜專心地聽著翔之夢講述的所見所聞,既像個聽說書的聽書人,也像個專心聽講的好學生。

「舉凡靈魂、法力源流,以及其他一時難用言語表述的種種。拜此身所受之力,我或多或少都能瞧見其跡。」克萊瑪吉安先是回答了對方的第一個提問。
「至於你說好奇之事……或許,你能為我講講,那個世界裡的龍……關於他們的事呢。」
克萊瑪吉安的神情裡潛藏著另一絲別樣的心緒,隱晦而難明。「而後,你可以為我講講我的異界血親們的故事。」
說罷,他舉起杯,示意了一下。方才講述如此之詳,想必口舌亦乾了吧。時間尚多,不若飲一口涼飲,再作續談。
注意到拿露恩提到的,關於龍的事情,翔之夢有注意到他眼裡似乎有其他心緒。

翔之夢疑惑著。
難不成拿露恩有認識某位龍族嗎?
對於精靈拿露恩後續舉杯的提醒,翔之夢微笑的點頭:
「我都忘了要喝東西了,難怪口乾舌燥的,謝謝你提醒我喝點東西。」
翔之夢拿起了飲料喝了幾口。



龍與精靈與天使

「恩,就照先講龍族的再講講精靈的順序來吧!關於龍族,是所有種族裡壽命最長的種族,有幾萬年的壽命,而他們再即將死去以前,會去到龍族聖地,也就是那巨石圈底下的洞窟內,
並用盡最後一份力量將畢生的記憶與知識還有意念記錄到一個非常巨大的黑色石碑內。

而他們依照原始屬性的不同,有不同的種類,如闇屬性的黑龍、火屬性的火龍、水屬性的水龍等等的。
雖然每一種龍生活的棲息地都不同,但基本上都被歸類為龍族,並且大部分彼此之間也都有往來,還都能化身成人形,而龍族故事的部分……」
翔之夢思考了一下並開口:
「我目前直接想到的,是關於黑龍『達歐錫斯』的事,但他的事就不僅是龍族本身的事情,還牽涉到……人族啦……旦達爾族啦……火龍『賽洛克希爾』很多面向的事情,會稍稍有些複雜,你有興趣聽下去嗎?」

翔之夢會講到這再次做確認,是因為他不確定拿露恩有興趣聽的部分,是關於龍族的資訊,又或者包含比較偏向龍族個體的故事,所以開口詢問。
「黑龍達歐錫斯麼……或許你能先為我講講他的故事呢。以及,其實只要你想到的,所欲講述的,都可以說,我會聆聽並銘記。畢竟,能夠聽見來自異界的……我等精靈血親與巨龍之故事的機會,可並不多呢。而時間尚早,飲料與食物亦足。」
克萊瑪吉安喝了一口果汁、吃了一點麵包,眨眨一眼、面色悠然。
埃玟尼許一族喜歡分享故事,同樣也樂意聆聽故事。儘管他們大部分時候,講述的都是關人類的微小日常之事。
自從自己離開第一個世界體系『奇蹟』,並來到地球以後的旅途裡,已無人知曉奇蹟的世界體系所發生的一切,知曉的僅有翔之夢一個,但因為他在那世界裡,被動穿越了無數次。

無論是鄉愁或者是這情況,都讓翔之夢倍感孤單。
即便先前翔之夢來到此世界,與許多人的相遇,並且無數次與他人透露那世界事情時,從未有人繼續深入詢問故事,甚至表示願意聽。

因此聽到克萊瑪吉安有興趣聽聽『奇蹟的世界』的故事,讓翔之夢感到激動不已。
「關於黑龍達歐錫斯,他是一位挺適合當朋友的黑龍,在先前發現有顆精靈樹生長在龍族聖地之上時,是因為他對那株精靈樹的精靈提出警告,精靈族才有充足時間離開,免於遭到龍火的攻擊。而在他參與完那場送別儀式後,他就找了一個洞穴睡覺。

因為龍族壽命很長,因此他們作息與一般種族差異很大,他們一個沉睡,或許四季便過了,而對他們而言,萬物繁盛興衰或許僅是彈指之間,因此黑龍的一個沉睡就過了幾百年時間。
而在這幾百年時間裡,達歐錫斯並沒有料到,他外散的黑龍之力,竟然會與生長在洞窟的『羽葉草』形成了一個名叫『旦達爾(Dandar)』俗稱為『後龍族』的強大種族。

後龍族在成年以前,因為羽葉草的原型與黑龍之力,翅膀是黑色的鳥羽,並與黑龍有著一樣的黑髮與黑眼的外觀,然而在成年後,鳥羽會脫落,翅膀則變為黑龍翅,而他們自稱自己是黑龍的後人,實則也確實是如此。
在黑龍醒來後,發現了這個因自己而起的種族,因此輔佐了他們的文明,傳授知識,並使他們形成了城鎮甚至國家,後續黑龍又進入了長時間的休眠。

然而當黑龍再次醒來時,他見到本該繁華的城鎮變成了一片廢墟,你覺得可能是發生甚麼事情呢?」

當聽見萬物興衰彈指之間的時候,精靈點點頭,似乎頗有感觸。於埃玟尼許這般天賜寶身、擁有脫節於時間之外感知的存在而言,世間春秋恰是如此。甚至有時僅僅一個漫長沉思而過,世間光陰已流逝千載。

而當聽見黑龍之力與羽葉草——草?——結合竟能誕生出後裔時,他揚起眉頭。聽起來很像人類描繪的神話故事裡的情景呢。他又想到了凡世之中誕生的各個神女、精魂,其實也便與此情形類似了吧。
精靈眨眨眼。
經過漫長的時間以後,繁華的城鎮化作廢墟,情況實在過多了。但總歸來講有三。
「天災、人禍,經濟衰褪。不知道會是哪一種呢?」
翔之夢仔細想了想然後回應:「算是……物盡天擇吧?但也算是被波及。」
喝了一口茶以後,翔之夢便繼續開口:
「在那世界的人族是最弱小的存在,長時間受到其他種族的侵略與資源掠奪,因此有某地區的人族轉而開始發展科技,並創造了『夏洛特』這個金屬史萊姆的種族,也正是電極體液化生物。

夏洛特的種族特性,會有自我意識的想要奪取強大種族的軀殼,而手段是先強制寄生,並在短時間內完全佔有軀殼並控制意識,因此當那群人族開始放出這類種族後,他們便很快的找上強大的『後龍族』,並幾乎滅了所有後龍族……

因此在黑龍醒來以後,才會看到王國滅亡的景象。」
翔之夢在講述過程中,有特別將旦達爾用俗名『後龍族』稱呼,因為希望拿露恩可以比較好懂他所說的內容。
「而倖存的後龍族……也造就一個我印象很深的人故事的開始,那個人叫做『亞格』,也是我看過的所有故事裡,另我印象最為深刻的人,也是我先前曾經提過的人……
他一開始是天使,後來成為精靈,最後變得是精靈也是天使的人……」

講到這,翔之夢的臉似乎對亞格這個人的經歷有非常多的感傷。

「我不清楚如果是這樣的存在,是否還算是你異界血親的範疇呢?」
其實,對精靈而言,既然是異界了,本就談不上血親了呢,僅僅是因為同樣被以「精靈」稱呼之,故此拿露恩才會這般稱呼。也就難談範疇何設。
不過,在聽聞『一開始是天使,後來成為精靈』時,他的表情明顯有了一絲變化。

「或許,你所認識的精靈,我的異界血親們,與我等埃玟尼許一族的差異,並沒有那麼的遠呢。你看起來對於亞格的故事感觸極深。你可願將他的故事分享於我嗎?」
注意到克萊瑪吉安自己講天使與精靈的那段話,表情有一絲變化時,感到有些疑惑,因為先前講到這兩個字的時候,對方也似乎有些反應在,甚至也有特別說出這兩個詞。

「亞格的事情我願意跟你分享,我也很高興你有興趣,不過那個……
因為這算是我第二次注意到了,關於『精靈』與『天使』,不知對你有甚麼特別的意義呢?……之前在店裡聊天的時候,你似乎也對這兩個詞頗有想法的……」
精靈的話,翔之夢還能明白,因為是同種族的,但如果是天使,翔之夢就不明白了,難不成拿露恩的友人是天使?又或者他的種族與天使有關?
還是說……
他有天使的血脈?
因為擔心詢問這件事可能觸及他人隱私,因此翔之夢又補充了一句話:
「那個……如果不方便講的話也沒關係喔,亞格的故事我仍是想跟你分享的。」
「……你的觀察很敏銳呢,夢。」
克萊瑪吉安淡淡一笑,點頭肯定了翔之夢的觀察。
他的目光滑向遠方天際的邊緣,但視線卻超越了那條界線,望向更加遙遠之處,沉浸入了回憶與思慮中,好一會,他才再度開口。
「在許久許久以前,銀月未明、金陽未昇,天空之中尚只有群星繁爍的年代裡,藉由卡杜納(Khadunach)一族——也就是矮人——建造的通天梯,我等埃玟尼許一族來到了大地,並在名為菲爾修斯坦的大陸上首次接觸到了人類。

 為了避免上層界的原形本貌之力灼傷其肉眼與心魂,我等取形於他們想像之中的美好形象,固化而成如今的面貌。而後,光陰流轉,事實變成故事,故事化為傳說,傳說昇為神話。

 在後世,菲爾修斯坦上傳述的人類神話中,他們便稱此為『天使降臨』。畢竟,埃玟尼許身為光之嗣,身受偉力、受鑄寶身,在古遠時代的人類眼裡就如同天之使者一般。
而在首生一族——埃玟尼許之中的長嗣——中,有位名喚阿斯克里歐(Athclio)者,其與洪荒(Fore Ones)海柏琳的混血後裔分裂為三支。
一者與埃玟尼許通婚,繁衍的後裔便成為了法以安(Faian)一族,也就是所謂的空之精靈(Sky Elves)。
一者與人類通婚,繁衍的後裔成為了安琪拉(Angelan)一族。

 此二者皆是菲爾修斯坦上『天使』形象的另一種由來。而許久之前,世間再不見法以安一族的蹤跡,安琪拉人的血脈也已瀕近凋零。
關於他們失落與殞滅的故事承載太多的淚水,使我難以將之傾訴。」
講述完後,克萊瑪吉安再次陷入沉默許久。『天使』會觸動其心弦的緣由,並非一時半刻能說得清。那些關於背叛、屠殺、犧牲的事,並不適合在此際出口。
在翔之夢聽克萊瑪吉安多次提及自己是『埃玟尼許』因此直接將『埃玟尼許』與他認知的『精靈』劃上等號,在聽到精靈的光之嗣是天使,感到有些訝異,因為這與他世界所知道的精靈族與天使族情況不同。
至於『洪荒海柏琳』是甚麼?

翔之夢姑且把這位當作是非精靈族的另一族人物,並理解為:精靈族阿斯克里歐與某族名為『洪荒海柏琳』的通婚。

但詢問克萊瑪吉安後,翔之夢得知『洪荒』為種族稱呼。
翔之夢點了點頭,在記事本上畫了圖,因為有太多專有名詞,讓他一時間腦袋有點打結,接著畫完之後詢問著克萊瑪吉安:
「拿露恩……那……不知你所說的,是否是我目前畫的這個樣子呢?」

拿露恩傾首,檢視起翔之夢所畫出的分支圖,看對方竟然如此認真對待他述說的故事,竟然還特地將其畫下、紀錄,不禁揚起一眉,而後點點頭。他伸出一指,輕點在第三條支線上。
「阿斯克里歐與海柏琳的後裔之中,與人類通婚從而建立起的第三支血系,他們被稱呼為『鹿角民 Antlerian』,但他們的自稱則是『摩刻林 Mocklian』,意思是『有角者之嗣 Scions of the Antlered Ones』。他們是在太陽升起後的年代裡,成長最為茁壯的一支血系,是阿斯克里歐與海柏琳的後裔裡最能為凡世眾靈所見的一者。」

他的手指又圍繞著三條血系轉了一個圈,最後定在阿斯克里歐與海柏琳的名字之間。
「阿斯克里歐與海柏琳的血裔開枝散葉、為數者極眾,但這三支血系是其中最為主要、也為人所知者。我曾在人類學者的典籍裡讀到,他們把此三者和其他血系統稱為『梵南納之嗣Scions of Fannona』,以阿斯克里歐夫婦統治的國度為名。

 部分人則稱呼其為『梵南納精靈』或『先裔精靈Fore-Blood Elves』……」
拿露恩眨眨眼,笑著搖搖頭。
「啊,抱歉,我竟然讓故事的分享轉變成了枯燥的學術傳述。」彷彿是以果汁代酒、自罰一杯的意思,拿露恩端起銀杯,喝了一口杯中物。

「回歸原本,你問我是否對『天使』這個詞有所想法。其實,不過是被觸動了一些回憶,從而引發傷懷之情罷了,不必介意。」
翔之夢搖了搖頭回應著:「倒也不會,覺得挺神奇的。」
接著拿起了金色羽毛筆補充了剛才拿露恩所說的。



至於克萊瑪吉安後續提到,對天使有所想法,是被觸動了一些回憶與傷感的事情,雖然翔之夢感到些許好奇,但沒有詢問,因為詢問或許僅是為了滿足自己好奇心,卻會讓對方得揭開傷口的行為吧,除非對方願意開口,否則翔之夢在對方打住後就不會向下詢問了。
「你所提到的天使種族起源,與我旅行的那個『奇蹟』的世界情況不一樣,在那世界裡,天使也與產生後龍族的『羽葉草』有關係,也是因羽葉草在聖屬性充斥之地吸收大量勝能量而誕生的種族,因此他們翅膀是白色鳥羽翅膀,只是,無分成年與未成年,翅膀一直都是那樣的型態,

所以某程度來說,天使的另一個相對存在,旦達爾族才對,也就是那個後龍族,而並非是惡魔族。

阿,說到這,我倒想先跟你補充一下關於惡魔族的事情。」
這次翔之夢就沒有再問克萊瑪吉安是否有興趣,而逕自的說了下去:

「惡魔族起源與後龍族有關係,但這部分還得額外講解另一個特殊的力量,也就是俗稱『永恆之碑』的存在。

永恆之碑是世界意識的部分力量,至於這個力量為何會存在,又是另一個故事了,總之這股力量遍佈各地,不僅強大,型態也非常多樣,可以是人、是事、是物,也可能是一種現象,而永恆之碑有個特性,會受到強烈的意志所吸引。」

雖然翔之夢還沒說完,但他停頓了一下觀察著克萊瑪吉安的反應,因為『永恆之碑』並不是常理所理解的存在,或許對方對這東西會有疑惑吧。
注意到克萊瑪吉安對於黑龍很有興趣,翔之夢再度開口:
「黑龍並沒有因為後龍族的關係,而對人族做任何事情,他僅是感到有些感嘆,並繼續以那個後龍族曾經建立文明的洞窟為沉睡的地方。
後來他就認識了一個火族人,名為『佤冕』,並跟他講述過曾經見到的精靈的事情。

火族本來並不會遇到精靈,因為他們生活在火山熔岩區域,而精靈則是生活在森林的區域,沒想到有一天,佤冕竟然與一位精靈結伴同行,並出現在他沉睡的洞窟附近還跟一位剛成年的火龍打鬥。
會有這事情就得從火龍的出生講起了。
那位火龍在出生以前,龍蛋不知為何墜落至火蜥蜴的窩,在成年以前的火龍猶如火蜥蜴一般,沒有翅膀,僅是體型比火蜥蜴大一點,而火族人他們都會馴化火蜥蜴作為坐騎,因此也馴化了那隻火龍。
火龍因為自小生活在火蜥蜴堆中,因此一直以為自己是火蜥蜴,並在後來成為火族人的坐騎,名為『赤焰』,被火族人視作是『火蜥蜴之王』的高級坐騎。

某日赤焰經過黑龍洞時,因為接觸到黑龍的龍痕,感應到甚麼,而使他強烈意識到自己不該是被馴服的坐騎,而是非常高等的存在,因此打算逃走,並打算以他噴出來的火打算逼退火族人。
火族人是非常耐高溫的存在,不僅生活在容顏地帶,甚至還能在岩漿裡游泳,也不怕火蜥蜴的火焰,然而,赤焰不是火蜥蜴,赤焰是一隻火龍,而龍焰則比岩漿高溫更多許多,因此燒死了人,最後慌亂離開。

而赤焰燒死人的人,是佤冕的父母。
自那之後,赤焰開始長出了翅膀,逐漸成為了成年了龍,但當時他燒死人並非他所願,因此他就經常在黑龍洞外徘徊,等待著火族人來復仇,也就演變成後來達歐錫斯所看到的情況了。

佤冕後續對於父母並非死於火蜥蜴之手,而是強大的火龍之手,稍稍感到欣慰,而達歐錫斯也在見過赤焰的樣子以後,清楚赤焰可能是誰的小孩而收他為徒,並給了他一個新的稱呼『克洛希爾』但其實是從火龍他原名所改的,火龍原名為『賽洛克希爾』,至於改名的原因,我就沒有記得那麼清楚了。」
講到這,翔之夢稍稍瞧了克萊瑪吉安一眼,然後提及:
「因為達歐錫斯是龍,因此他活了非常非常久,但在『克洛希爾』的這件事情發生時,他已經見過亞格第三次。
第一次他見到亞格時,亞格是天使,而達歐錫斯則以龍身翱翔於天空。
第二次是他以人姿態,注意到亞格既是天使也是精靈的模樣,因此在他第三次看到亞格後,就決定去好好認識對方,想知道為何亞格活這麼久,為何他種族變了。

但也是在第三次見面,才得知亞格的事情,與自己有間接的關係。
其實我會記得黑龍達歐錫斯的事情,是因為他是亞格故事裡,亞格非常要好的朋友,因為,亞格活得非常非常久,而讓亞格一直能去找的人,也僅有生命非常長的龍族而已。」
講到這,翔之夢微笑的開口詢問著:
「拿露恩,之後的故事我就會講回亞格的事情摟!那目前聽完有甚麼疑惑呢?」
克萊瑪吉安搖搖頭,喝完了杯中的果汁,而後用銀壺為自己倒了一杯飲料,再取用了一些麵包。
「聽到這邊,我也又好奇回亞格的故事了。便請繼續說吧。」
「嗯。」翔之夢點頭。

感謝:聖盔夜風(克萊瑪吉安)

連結 對應章節
2022.05.04異界精靈克萊瑪吉安(上) ▲初見異界的精靈
2022.05.04異界精靈克萊瑪吉安(中) ▲黃金之海
▲龍與精靈與天使
2022.05.04異界精靈克萊瑪吉安(下) ▲悠久而孤寂的旅程故事



~歡迎與我一同加入~

也歡迎找我約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