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歐洲人的穿越事業(5-4)

伊凡凡 | 2021-06-02 01:15:01 | 巴幣 2018 | 人氣 1667



5-4



  「唉唷,人家就是看到你這麼乖乖,忍不住想逗逗你!你也是第一次被追熱飛彈逗吧?」射光飛彈的塗山形柔,終於想起她原本是打算歡迎仁雄。空中廣播後,速度降下的兀鷹直升機,預備降落在炸得坑坑疤疤的停機坪,仁雄見狀射出忍義手鉤繩,釘住穩定盤旋的兀鷹直升機,鋼索收束,被拉上天的仁雄攀上直升機側邊用來掛載武器的鋼架,女駕駛笑吟吟伸手將男人拉進直升機。塗山形柔讓仁雄坐在副駕駛座,繫好安全帶。


  類似的情況仁雄先前就遇過:穿越使者一旦在現實發生戰鬥,系統會生成一個與現實世界重疊的臨時異世界(約90平方公尺),因此機砲發射瞬間,仁雄就穿越了,只是這個穿越比較微型,俗稱進入PVP狀態。90秒未有戰鬥,PVP隨即解除。


  「所以等等到客船妳也要含三次嗎?妳好意思唷,我這種善良百姓妳也要欺負。」坐在副駕駛座上的仁雄,正欣賞著直升機外杜拜的夜景。燈紅酒綠的炫光,美人相伴,大感愉快的仁雄輕笑道。


  「哈哈,你若是善良百姓,姊姊我可就是處女了。穿越使者不都是殺人犯強姦犯嗎?還是帥哥,您的善良定義跟別人不同?」


  「妳說的那些我還真沒印象自己做過。新手進度嚴重落後,以後再說吧!」仁雄不確定這樣的回答是否較真,然而穿越者確實如九尾天狐所言那般醜陋。仁雄一度以為自己不適合,直到最近,他才意識到自己目光短淺。


  「那你想怎麼補進度呀?」塗山形柔饒富興味瞧著仁雄,深邃的眼眸映著微笑的男子。直升機內的男女靜默,他們彼此相視,觀察著對方:


  仁雄看見一個現實世界絕不會出現,至少他想像不出的狀況:隨風飄揚的褐色波浪捲長髮,睫毛細長,有著洋娃娃般精緻臉蛋的纖瘦女子,把駕駛座當躺椅。著一襲雪紡洋裝的她,套著銀色高跟鞋的長腿就蹬在儀表板上的觀景玻璃。就是那種專門曬腿的網紅美照,但她開的是直升機,這應該算危險駕駛?


  一條USB線插在儀表板上。半臥在駕駛座上的美女,其實是用XBOX手把在開直升機,大拇指推方向鍵,食指跟中指按手把左上兩顆。真不知是XBOX手把厲害,還是她厲害。看她那一副悠哉網紅的驕縱樣,仁雄好想朝她頭巴下去。姊姊,太皮了吧!


  塗山形柔眼中的仁雄,則認為這名男子雖無才華,卻是個認真踏實的人。這種人在穿越使者說不定不到5%。他看上去還快要三十歲,在穿越使者好老!


  幸好,仁雄的顏值恰好落在九尾天狐的及格線。從她有靈識至今見過的穿越使者,通通不及格,有的還很噁心,這算是穿越寶目前的缺點吧!在修真世界,道友們是很努力精進自己,為啥這世道是這樣呢?想到這,塗山形柔嗔怒地咬著自己嘴角,好!等等趁仁雄不注意,她一定要去揉他臉。


  一個想揉對方臉,一個想巴她頭,直升機內的男女雖不說話,雙方皆沉浸在這歡快氣氛。不久後兀鷹直升機飛入星光下的海濱,一座打著紫色霓虹光,宛如帆船直立的壯觀建築逐漸接近,舉世聞名的阿拉伯塔終於到了。


  走下直升機,位於高空中的圓形停機坪,光線昏暗,風還十分強勁。仁雄倒是很快意識到他身在何處:這圓形平台,老虎伍茲曾在這兒開球,似乎還有F1賽車手跟諸多明星。雖說異世界有更多奇蹟美景,能夠親自見證現實世界的知名景點,仁雄仍是覺得挺不錯的。


  進入阿拉伯塔內,仁雄其實想去門口大廳見識見識,可眼見就要進房,自是先順著九尾天狐安排。


  飯店套房大又奢華,仁雄覺得置身在他曾去過的歐洲皇宮,看著電視機螢幕旁鋪設的金屬反光,他想這不會是黃金吧?光是他所在的大廳,就不知放了幾組沙發椅,還有一架鋼琴。


  餐桌上盛滿的水果籃,則並非來自現實世界。仁雄仔細端詳那籃水果,有北歐神域的伊登蘋果,中國神話的瑤池仙桃、崑崙靈芝,美索不達米亞的烏魯克葡萄,以及……


  「塔爾塔羅斯的石榴,我最近剛收成的。要不要吃看看?」注意到仁雄識貨,塗山形柔笑著問道。仁雄轉身,目睹白衣仙子手捧一把蔬菜,像極豐饒女神,但是,妳拿的是香菜啊!


  「那我要等到春暖花開才能回到地表。還是先等等吧。」仁雄用地獄石榴的典故做回應:希臘神話的冥王黑帝斯為了娶春天女神為妻,就讓她吃下冥界石榴子,吃了四顆石榴子的春天女神,一年有四個月必須待在冥界,她不在奧林帕斯山時,她的母親豐饒女神傷心難過,大地因她的心情變化,才有了四季,所以豐饒女神也叫做四季女神。


  能夠自行種植只有希臘冥界獨有的石榴。加上那籃SSR仙果,若九尾天狐真的如她宣稱,擁有各神界的種植技術,那可真是外掛級別的角色。仁雄肯定,他老婆中最熟悉煉丹術與方術的卑彌呼,做不到這事。難怪卑彌呼在來之前說:仁雄可以把塗山形柔當成什麼都比她優秀一點的姊姊!


  仁雄對這比喻感到無奈。什麼都優秀一點的姊姊,啊不就是拉姆跟雷姆?靠北啊。


  接下來塗山形柔邀請仁雄進書房入座。她想在這私人空間,與仁雄促膝面談。這間全以烏木搭建,深沉靜謐的室內,藏書豐富程度宛如小型圖書館。書櫃間,半空中隨處可見書籍圍繞,形成垂直的漂浮螺旋。同樣的魔法景象卑彌呼的書房也有,就品味上兩女可真是如出一轍。


  「妳喜歡看書?」仁雄隨口說著,此時的塗山形柔哼著小調,正在燒開水煮茶。忽然,有一本精裝書脫離書的螺旋,仁雄沒多想,就將署名法蘭西斯˙費茲傑羅的《大亨小傳》隨手接住。翻開,書頁內夾了某張鍊金術手稿:『人體鍊成,等價交換』署名馮霍恩海姆。筆跡甚為潦草。


  「老實說沒多大興趣。但我和你一樣,保管了許多古老知識。」開水燒開,塗山形柔手打趣在空中玩轉,燒瓶中的水奔騰上衝,再如瀑布流瀉,落入茶壺。小範圍的沸騰水蒸氣,在茶几上顯現一道彩虹。


  「我倒是通通記不得了。」仁雄感慨。不知是塗山形柔是個大美女,或是她太有親和力,仁雄覺得她能夠同理他的困擾:仁雄的妹妹歐周仁舞,在穿越後儼然成了另一個人,其中,最令仁雄不知所措的,莫過於他知道,這才是妹妹真正的模樣。那麼,我又是誰呢?


  「那挺好的不是?若有一天真全想起來,肯定無法像現在這麼悠哉度日。逃避雖可恥但有用。」最後那句是《月薪嬌妻》的日文原稱。塗山形柔在可愛程度上不輸新垣結衣,又那麼聰明博學,長得又激似相澤南,實在是好了不起啊!


  「我會幫助你,歐周公子。」茶方入喉,仁雄的眼角餘光瞥見美女眉開眼笑,朝他放電。不久前,這頭狐狸才活像個玩瘋頭的小鬼,開直升機胡亂炸,仁雄想著九尾天狐還真是千變萬化,實在猜不透她下一步。


  她會不再刁難仁雄,和自己簽角色契約?用屁股想也知道事情不會這麼輕易。此趟雖不虛此行,可若無法在這將狐狸精成功收服,回去肯定要被老婆嘴,丟臉!羞羞!


  「妳想怎麼幫我?」跟她講講心事倒是很放鬆。仁雄想著九尾天狐都快能當他的心靈導師了。真可惡,不能只當好朋友ㄇㄇ!?


  「想要我幫你,就要先想辦法把我拐回去。證明給我看吧,鴻運貴人。」這席話令仁雄握著茶碟陷入思索,稍後,他拿出手機,召喚了三枚骰子。


  這骰子是拉斯維加斯員工旅遊時,逢甲分校主任買的。當時仁雄遲遲不願意進入賭場,在賭場歡樂完的同事,討論後就送了這組骰子給他。


  「我聽說很久以前,九尾天狐也曾是祥瑞的象徵。」仁雄將骰子輕投在茶几邊。他丟了三個六。


  「一直都是。除了蘇妲己那賤人。」塗山形柔想到這事不免嗔怒。儘管那蘇姓狐狸是真心愛紂王,封神榜後,人們就不再將九尾視作王者之徵,祥瑞之相。


  塗山形柔將仁雄方才投過的三枚骰子拽在手裡,她也投出三個六。


  「兩個運氣能力者。塗山小姐希望妳我能在運氣分出高下,是嗎?」仁雄問。他感覺不出塗山形柔擲骰時有任何外力介入,就……跟他擲骰時同樣渾然天成。這叫老天爺幫作弊。


  「歐周公子敢賭嗎?你若勝了,我就嫁你為妻,我若勝了,就取走你壓的全部籌碼。」


  「那我該拿什麼下注?在哪裡設賭局?還有,現實世界的博弈對鴻運貴人有限制,這妳知道嗎?」仁雄一連問了三個問題。這時,他擱在茶几旁,隨意晾在桌上的手機,螢幕呈現一片亮白,稍後,無法辨識的字跡一筆一劃寫下:穿越寶正在變更塗山形柔的身分,然而角色契約是否成立,全看這次對決。


  「我想歐周公子不知道,現實世界仍有未受世俗金融法則管控的場域。」塗山形柔的說法令仁雄納悶,想著自己連買樂透,都會有股神秘力量叫他別買。在得知惡魔總裁跟地獄七君的瑪門,惡魔在現實世界的辦事處均設在華爾街,仁雄才曉得市場上無形的手是誰的。


  「歐周公子聽過比特幣嗎?」塗山形柔問道。仁雄恍然大悟。原來是虛擬貨幣……美國聯準會管不到,就是惡魔管不到。不影響惡魔,人類大意志也不會強制介入。


  「以我這句話結束的比特幣價格為比較基準,到今日收盤前,每30分鐘可進出一次,一次現買一枚,僅計算利潤百分比,獲利高者勝,歐周公子能夠接受這樣的博弈規則嗎?」


  「就是……如果後來比特幣價格下跌,比如說跌10%好了,我在這場對賭中的利潤就是-10%,這樣的意思嗎?」由於被人類大意志限制,仁雄對金融商品興趣缺缺,更沒機會瞭解。在一竅不通的狀況下,他還隨便舉個例子反問塗山形柔是不是這樣,問的時候仁雄覺得自己好尬,但這遊戲規則對他確實有點複雜。


  「當然啊。若只是『本多終勝』那多沒意思!難道不是缺乏資本的情況下仍能獲利,這才能稱得上是真正的福星高照?天人合一!」塗山形柔表示她單純想比誰更會獲利,會選擇比特幣這平台,純粹是因為這平台無法可管,加上金額能大些……若跟鴻運貴人對賭,結果喊一台30、50,那也未免太失禮。比特幣目前一枚4萬1千美金,要襯托鴻運貴人的尊爵不凡,塗山形柔還怕不夠呢!


  「好吧,妳若只是想比誰運氣好,那我接受挑戰。嗯……那如果我輸了,妳想從我身上拿走什麼?」仁雄接受了這場他完全不熟悉,毫無概念的短線投資。隨之而來的下個問題是:除了進出比特幣實際盈虧的資金,我真正的風險是?


  「當然是隨便你喊。你認為什麼樣的籌碼,與你想要贏得的獎勵同等,你就投啊。若覺得我不值這個價,那也無妨,你勝了我依然會嫁給你。」這話帶有的契約強制性,仁雄光看手機白光中的激昂波紋就能知道。


  「哦,我明白了。」仁雄從未在角色契約上費心。他先前只聽說過若契約太嚴苛,從宇宙中撈出願意服從的角色難度倍增,因此大部分穿越使者,即便後來知道契約可議,也仍維持最初的定型化契約,時間一久,大家也幾乎要忘了這事。


  「那麼,我要妳這輩子在賭局結束後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愛我去努力,妳敢賭嗎?」仁雄沉聲。


  「……你願意下什麼注。」塗山形柔有點錯愕,片刻,仁雄開口:


  「我,歐周仁雄,鴻運貴人,遠古的印度仙人大雄仁波切,在這裡,賭上我的──


  要得到妳的愛得拿什麼來賭?再次咀嚼話中深義,仁雄在立誓時陷入躊躇。他意識到跟九尾天狐索求的內容物過於沉重巨大,以致於一時想不到該拿什麼下注。


  「這場賭局,我賭上我的性能力。若這場賭局我輸給妳塗山形柔,我歐周仁雄將永遠失去性能力。我再加碼,這輩子我只賭這一次。贏了,我要得到妳的愛。


  「這……若讓印度仙人失去性能力,小狐女會不會直接被人類大意志修正,刪除啊?」塗山形柔有點尷尬。哇賽,他壓身家!?這男人瘋了吧?


  「印度仙人那麼多個,更何況我現在只是轉生小輩,就這樣吧,妳要不要賭?抱歉我與老婆們的羈絆,不是我一個人說的算,所以,這就是妳可以從我個人身上拿走最重要的東西。」鴻運貴人認為跟老婆的羈絆比他的性能力重要?這,怎麼可能?塗山形柔有點混亂,她狂想著這對仁雄是可以放棄的東西嗎?但,即便是這樣,印度仙人的性能力,唔。


  「那……讓遊戲開始吧。」和先前怡然自得的態度相比,塗山形柔明顯變得消沉,她還勉強擠個微笑,想掩飾發生在她身上的異樣。接著,她教仁雄如何用手機註冊比特幣錢包,兩人同時買下一枚比特幣,以性與愛作注的博弈隨即開始。


  「我要賣出。」比特幣的價格尚未變化,仁雄率先進行操作。


  獲利0%


  「我去一樓轉轉。記得看新聞。」仁雄說完就起身離席,留下錯愕的塗山形柔獨留書房。仁雄搭電梯下樓。


  稍後,知名電動車品牌特斯拉CEO,伊隆˙馬斯克在推特宣布:比特幣在挖礦過程消耗大量石化燃料,這將促使全球碳排放更加嚴重,出於對環境的擔憂,特斯拉將暫停使用比特幣購車。


  宣布消息的一分鐘內,比特幣價格暴跌5%,並在二十四小時內下跌14.10%。





創作回應

狐尼敲級可愛
"將暫時使用比特幣購車"??
2021-06-02 13:00:45
伊凡凡
錯字已改,謝謝
2021-06-02 13:15:39
REXRaguna
太狠了比特幣
2021-06-03 08:39: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