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千幻之器

慕戀塵羽 | 2022-02-03 18:39:02 | 巴幣 0 | 人氣 56

第一章 登山遇奇緣

六月,正是炎熱的夏季,又正值午時,艷陽高照,毒辣的陽光將林淵曬的滿身大汗。
“哎呀,真是要命的天氣,真的是捨命陪小人,早知道繼續留在宿舍裡追番了。”林淵小聲嘟嚷的抱怨著。
看前面三個室友,各自勾搭著一位小妞,有說有笑,自己卻是孤零一人,走在山道上隊伍的末尾。
“一群重色輕友的傢伙!”林淵恨恨地瞪著前方的三對狗男女,心中的FFF團之魂熊熊燃起。
抽到簽王的林淵,理所當然地成為孤家寡人,這種聯誼活動第一次的抽籤還是挺重要的,有種命運安排的感覺,然而林淵還站在起跑點就先輸了一半。
這時,隊伍經過一個彎道,所有人都順著山路行走,然而山道旁有塊石碑狀的大石,高約一尺,上面有著紅黃綠三種紋路,在碑面畫出古怪花紋,仔細看,其中構成金黃與翠綠圖紋隱隱發出光芒並且還在緩慢流動,發出一股玄妙的氛圍。
照理說,如此奇妙的景象應該會引起過路人的注意,但所有人卻都視若無物一般,一組一組行人毫不斜視的依序通過,就像是石碑不存在一樣。
正當倒數第二組的兩名男女經過石碑之時,男生發現前方有一根從路旁伸出的樹枝,見到如此好的表現機會怎可放過,男生立馬紳士地向上撥開那根送助攻的樹枝,女生也露出笑容,稍微低頭避過樹枝稍稍加快腳步通過,男生心中一喜,等女生通過,立馬放開樹枝,整個過程視線都在女生身上,完全忘了他們後頭還跟著的林淵。
“哎呀!”
這時,林淵因為無聊正拿出一把鑰匙圈,用各種角度欣賞著他的傑作,沒想到天外飛來一樹枝,將他手中的鑰匙圈抽的飛離了山道,往那奇異的石碑飛去,他一急也往那方向衝去,不小心跌了一交,整個人離開了山道。
“抱歉抱歉,林.......?”前方那剛裝完紳士的男生,聽到聲響,知道要糟,多半是自己那一放手惹的禍,這下看來要被這室友埋怨了,正要回頭,這時林淵剛好整個人離開了山道,裝紳士男突然一臉迷糊,口中的話也停了下來。
“誒?我們後面有人嗎?”這裝紳士男一臉疑惑的跟前面一組的男生問到。
“你是不是中暑了?我們整個寢室三人跟三位美女剛好分三組,哪來後面的人?”
“啊哈哈,也是齁......”裝紳士男訕訕的笑了。
隊伍隨即繼續往前行去,完全忘了他們的苦逼隊友,彷彿他跟石碑一樣在他們的意識裡是不存在的
“嘶~”林淵倒抽了一口冷氣,剛跌倒的時候右手手掌被地上一塊稍微尖銳的石子刮了一道血口,鮮紅的鮮血從傷口緩緩滲出。
“真倒霉。”林淵一邊咒罵起身,一邊撿起落在地上的鑰匙圈,用他的右手扶著那塊石碑緩緩站了起來。
他這時才注意到這塊石碑,不禁一陣錯亂。
“剛剛在山道上哪有這種怪碑,再瞎也不可能無視掉這種這麼有特色的石碑吧?”
他開始打量四周,除了石碑花紋以外整個世界失去了顏色,然而他沒注意到的是,他剛起身時用右手扶著那塊石碑,手上的鮮血卻剛好跟紅色紋路重合,紅色紋路像是被點亮了一般,紋樣開始發光並緩緩流動。
“自檢開始”一道無機質女聲,毫無預兆的出現,嚇了林淵一跳。
“這難道是什麼整人節目嗎?!”林淵在心中腹誹道。
“日之精華......滿溢。”
“.......”林淵無言,靜靜的看她表演
“山林之精......滿。”
“哇~好中二啊!我喜歡。”林淵道毫無感情的誇獎到。
“血脈鑑定......”聽到這裡林淵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
“喔喔喔喔!!來了來了!我到底是什麼血脈!”林淵興奮的喊道。
“......純種台灣死宅。”
“瑪德!這啥鬼東東。”林淵打死也不信這能測得出來,死宅是什麼屬性? ?
“血脈通過驗證”
“我的老天鵝,這標準是不是太低了啊?”
“開啟密道,請進入千幻府。”話音剛落,石碑地板陷落,出現一階一階石階。
“咕嘟。”林淵吞了一口口水,緩慢走向密道。
林淵一步一頓謹慎地走入密道,如果可能的話他真想弄一籠金絲雀在前方探路,根據他從各種盜墓小說和影劇所學來的知識,墓穴密室之類的地方,可能會有有害氣體存在。
“嘛~既來之則安之,並竟這地方感覺挺高科技的,應該不會有那麼低端的缺失吧。”林淵回想起剛剛那個毫無情緒波動的女聲,便不再猶猶豫豫的徑直向地道深處走去。
密道內空氣不僅不混濁,甚至比山道上的空氣還要來的沁人心脾,腳下石板發出冷澈的光芒照亮了原本略微陰森的道路。
密道內意外的干淨,一塵不染,彷彿有人每日清掃一般的潔淨。
現在林淵十分淡定,在林淵心中有兩個猜想,第一個是室友們聯合起來整他,比如瞞著他報名什麼整人節目,第二個猜想是真的遇到科學無法解釋的奇遇,假如是猜想一的話,那三個牲畜聯手暗算他,簡直是喪心病狂,但是他反而不用著急,因為肯定死不了,他還是相信共同生活了一年多的室友們,畢竟一起生活過。
林淵認為自己正在自己人生的轉折點之上,如果整人節目肯花如此重本,自己肯定會出名的,甚至還有禮金拿,對他只有好處,如果是奇遇,正好遂了他的心願,滿足了他中二的靈魂。
他有預感,如果沒有特殊際遇的話,他的人生就是普通的畢業、普通的就職、拿普通的薪水、過普通的日子,然後普通的死去......
也許,有人說平平淡淡才是真,但是!
“絕不!”林淵握緊拳頭,手上青筋微微浮起,自從高三那年全家一起出遊發生車禍,父母先他一步離開人世後,他在這世上已無其他牽掛,為了一世的燦爛,這點風險,他願意承擔!
大約走了數十步距離,面前出現一扇光滑的石門,沒有任何把手,光滑的能照出林淵模糊的影像,當林淵走到門前一步之距時,石門向上升起,詭異的是石門升起時一點聲音都沒有,石門內是直徑約一百公尺的半圓形房間,牆壁潔白無瑕並發出柔和的光線。
房間正中,有著一座翠綠玉台,其上像是擺放著什麼。
林淵不緊不慢地走向玉台,一邊打量這個房間,隨著距離拉近林淵看清了台上之物的真容。
扇子,一柄羽毛扇,毛色雪白沒有一絲雜色,握柄似木非木,好似帶著歷史的厚重感。
林淵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摸向羽扇扇柄。
“請住爪......”毫無預兆的那道毫無感情波動的女性嗓音在林淵耳際響起,好似一盆涼水從頭澆下,林淵一下子清醒過來,背後沁出一身冷汗。
不知何時,玉台旁站了一個婀娜多姿的身影,一身職業女性裝束,帶著一副眼鏡,正是她制止了林淵莽撞的行為。
“妳是誰?這是哪裡?”林淵問道,對於神秘女子突然出現,他也是吃驚不小。
“對於亂伸咸豬爪並有青年失智症的您,我再次說明,此處為千幻府,千幻的傳承之地。”女子依舊面無表情,但是說出十分沒禮貌的話。
“而我是千幻的器靈。”神秘女子繼續說道。
“......妳不要以為你加了敬語,我就听不出來你在罵我。”林淵沒好氣的說,他仔細的看了看自稱千幻器靈的女子,竟有種超然物外的感覺。
“沒想到您竟然聽得出來!”千幻器靈好似故意一般露出一絲驚訝,反而顯得更加嘲諷。
“......”林淵覺得再這樣下去,事情會永遠沒有進展,只好硬是嚥下這口惡氣。
“我可以繼承千幻?千幻是什麼?”林淵進一步追問。
“根據老不......前主人的安排,Yes!You can!,千幻,千變萬化之幻象,基本上你想它是什麼,它就可以是什麼,但是,只有繼承最初之時才能變化萬千,能附加任何能力,幻化任何型態,從華夏有史以來它出現了數次,每任主人都名動天下。”千幻器靈彷彿無趣了一般,恢復面無表情后淡淡說道,並若無其事的說了句洋文。
“你前主人是誰?隨便講幾個我認識的千幻持有者吧!”林淵無視千幻器靈腹誹前主人的事,繼續問到。
“諸葛亮,字孔明......”
“什麼!?”林淵克制不住的打斷了千幻器靈的講述。
“是的,就是那王八.......那位諸葛武侯。”千幻器靈雖然好像對前主人十分不滿,但又似乎對林淵的驚嘆感到滿意。
“我可以問問他手上的千幻有何種能力嗎?”林淵試探著問。
“本來根據個人隱私不能回答你,但是前主人已經算到你會問所以交代我可以告訴你,白羽扇除了是最上乘道家法器之外,還擁有聯通集體潛意識的能力,能讓使用者或的當世無盡的知識。”千幻器靈回答道。
集體潛意識是甚麼?林淵好奇的問道。
“所有眾生遺忘的記憶、知覺和被潛抑過往。
“這麼牛逼!?那他怎麼還在五丈原病死?”林淵又問。
“劉備最後不懷好意的託孤讓他心灰意冷,所以假死脫身了。然後這老不死跑到海外西方諸國環遊世界,前陣子還跟愛因斯坦那老小子一起研究原子彈。”千幻器靈現在連掩飾都懶得掩飾了,直接擺明對前主人的不屑。
“那他還活著?”林淵懷著一絲期待問,雖然千幻器靈對諸葛亮十分不屑,但是林淵依舊十分希望能有機會跟傳說中的人物見上一面。
“當然活著!不過那混蛋丟下我,升上了更高的次元了。”千幻器靈恨得牙癢癢地。
“這樣啊~那還有其他你能跟我說說的英雄人物嗎?”林淵遺憾的說道。
“嘛~后羿你知道嗎?當年九艘旭日級外星戰艦,遮天蔽日般的龐然大物,還發出高溫高熱,被他一人一弓一頓暴射,被他硬生生全部射爆,那把弓和箭矢也是千幻所化之物。”自從千幻器靈不再掩飾自己的情緒,一人一器靈之間也開始隨意起來。
“......外星戰艦,妳特馬在逗我!”林淵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好了!該說的都說了,現在有兩個方案,一是發揮你的想像力,你想像力多強千幻就有多強,二是讓千幻與現實存在之物融合,此方法除了你貧瘠的想像力之外,還能藉白羽扇之力從集體潛意識中抽取龐大的幻想之力與附加能力,當然,前提是那東西的知名度夠高。”
林淵現在一臉糾結,雖然很想扁那個抖S器靈一頓,但是她說的沒錯。
他,林淵,普通現代大學生,見識十分有限,雖然在電影中看過不少科幻武器,但是對於可以單人懟戰艦的千幻,林淵覺得他的想像力真不太夠。
“嗯?”林淵突然想到,電影不行還有別的方法,他的得意之作,也是讓他踏入這個地方的罪魁禍首,他的鑰匙圈!
他的鑰匙圈是自製的,從3D建模開始到用3D打印機打印出來,都是他一手操辦,為了用到鑰匙圈系內那台高檔打印機他簡直操碎了心,幫指導老師跑腿跑的他狗腿都要斷了!
建模和為了使用那台3D打印機跑腿刷老師的好感度共花了半年的光陰。
這串鑰匙圈是他宅人生的體現,內含他最愛的動漫及遊戲的道具或武器,這東西他太熟了!
“我選擇狗帶......我靠!這句太順口,害我說錯了,我選第二項!”林淵道。
他話音剛落,室內氣氛驟然變得寧靜而沉重。
“擬似人格停止,原初概念抽取,物質置換開始,請交出次世代容器......”千幻器靈毫無表情的說道,用的不再是中文,但是林淵卻完全聽得明白她的意思。
看千幻器靈沒有伸手的意思,林淵直接把鑰匙圈連同他家鑰匙一起放到玉台上。
“容器取得......開始融合,融合完畢。”器靈一手抄起羽扇,舉至面前接著用扇柄往玉台一插,正好插在鑰匙環上。
“打完收工!”千幻器靈作了個收功的動作,臉上恢復輕鬆神情,整個融合過程不到一秒。
“?????”林淵傻眼貓咪。
“你這樣會不會有些草率?”林淵說。
我褲子都脫了,你就給我看這個?整個過程就像那個騷氣大叔唱PPAP的Apple pen那樣,一插就完了?
“好了,請開始你的表演。”千幻器靈玉手一揮,出現一把巨大的椅子,椅背對林淵,她輕輕一翻落入大椅子上,柔軟的椅身讓她身體微微下沈。
“要怎麼做?”林淵已經連吐槽都懶得講,直入主題問道。
“你這東西挺有趣的,每個挂件都是一種寶物吧?不過我都沒看過。你站到那個台子前面,一樣一樣的用你的想像當作引子、基石和骨幹,之後,通過那個渣男羽扇的渣渣,連結整個世界的資料庫,用集體潛意識去補充千幻,你的想像越鮮明越立體,結果就會更完美,如果你表現的好我就為你轉身。”千幻器靈翹著腳,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一包薯片,一邊吃一邊回答道。
林淵嘴硬道:“妳就等著吧!等等妳的椅子就會被它驚的翻過來!”
說完,林淵信步走到玉台前站定,開始他的”表演”。
異象立刻出現了,在林淵看起來就是各種不同顏色的光芒不斷閃耀,每種光芒都給他不同的感覺,有的溫暖,有的給他無法觸及的超然。
“噗!”千幻器靈剛放入嘴中的薯片被她又噴了出來,然後從椅子上摔了下來。
“你做了什麼?!”她的聲音聽不出驚訝,但是林淵看的出來她的驚慌。
”妳給我先從地上起來,再說話⋯⋯”林淵有點無力的說道。
千幻器靈一邊若無其事地從地上站起來,一邊說道:“這麼多的法則,其中最一般的也是高級光系中還帶信仰的屬性,時光、空間、黑洞甚至連創造之力都有,What are you 弄啥勒?”連大陸方言都出來了。
“給我好好說話!”林淵對諸葛亮有點幻滅的感覺,到底都教給器靈什麼鬼東東? !
“我也不知道,因為我想像力貧瘠嘛!”林淵壞心眼地回答道。
“鼻要這麼小肚雞腸的嘛~”千幻器靈撒嬌道。
千幻器靈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掐指一算,驚慌道:“今天是五星連珠!你還搞什麼搞什麼黑洞之力,茅房裡打燈籠,找屎是吧?”
她話音剛落,千幻上的黑光暴閃而出席捲整個房間。
千幻器靈想起她那無良主人跟她說的最後一句話:“妳的新主人,會帶妳看到全新的風景。”
“諸葛孔明!你這該死的王八蛋!!!!”雖然房間內依然迴盪著這聲超高分貝的咒罵,但傳承之間裡已經沒有任何人影了。
—————————場外分割線—————————
同一時間,在一間公寓房間內,看起來像是一間普通公寓,但是空間像是被放大了一樣,一頭白色大狗趴在一排觸碰顯示器前,他的背上還趴著一隻純黑的貓咪,貓咪的面前還放著一台平板電腦,用大狗的腦袋當作平板架。
黑貓說:“吾主呦~你可以幫我把你旁邊的觸控筆丟過來嗎?”黑貓的聲音是一道慵懶又帶著誘惑女聲。
在客廳的沙發上端坐一位面目清秀的眼鏡女孩,她拿起身旁的觸控筆回答道:“妳不會變回人形嗎?”說完之後,她把手中的觸控筆丟了過去。
黑貓打了個哈欠,說道:”人形胸部太大會妨礙我趴著看平板。”
黑貓伸了個懶腰,懶懶的看著觸控筆在空中畫出一個拋物線,飛向牠們......身後的觸控熒幕。
當觸控筆要接觸到熒幕表面時,突然彈出一個視窗,“偵測到能量穿越界域,是否壓縮此能量?費用將從您下月的薪水中扣除。-同意- -不同意-”
就在此時,觸控筆的筆尖剛好砸在同意鈕上,一切發生眨眼之間。“叮!”眼鏡美女身旁的手機發出簡訊鈴聲,少女隨手拿起一看,“您下月薪水,扣除10000點,作為本次的壓縮費用。”女孩不禁發出一聲悲鳴。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