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出包王女同人】平行宇宙的梨斗人生 番外1

流放者瑪莉亞 | 2021-03-03 14:06:16


前言:

因為要滿足達人條件,就來寫三篇,這是第一篇。

靈感都是突然而來,上次錯失機會了,這次看看寫不寫得出吧。

這番外用了12個小時內不休息寫成,但寫成後發覺,很多文句不能發佈,所以刪掉很多篇幅,變成不怎麼好笑,或

某些古怪感,或是不太好看。

另外累到版也排得不好,敬請原諒

所以,如果看見這幾句就不想看的,直接關掉好了。

(中途還要寫著寫著,寫了一篇講稿,這人真的有毛病)
============================================================
作業曲:

長版(HD)



短版(低清)



影片標題自帶曲名。

=====================================================================


番外1:來自天外的少女


光線透過窗台,照進房內,從柔軟的床上起來。

「嗚哇………」

打了個呵欠,伸一個懶腰。

梳洗好,換了裝束,就預備吃的了。

把天窗開啟,光照射到天窗下的水晶,在水晶旁打起座來。

「同調……」

高度集中,腦海調整,自身與環境同步,通過水晶從光線裡吸收所需能量。

「分解……吸收……」

需要的能量,如風亦如水,就如氣,通過身軀運行起來。

觀桌上餐具,想餐點所需。

「凝……」

印成後,目光所看桌上,餐點成。

「結……」

把能量的回路關閉,水晶的循環回路開啟。

解開座,散開功,提身軀,坐桌前吃餐點。

打開助手的連結,眼前顯示了各地各方新聞,還有今天的日程表。

「嗯………今天有課!要快點了。」

趕緊把餐點用完,然後輕揮右手,所有用具自行清洗。

從房間跑出,經過的出入口自行開關,到了外面,直接意念傳送至教學聖所。

「呼……幸好趕上。」

坐上位置,教師們在訊息長板寫入各類資訊,並講解著本次課題。

進入資訊的入口,一座都城在地上構築。

從天上俯視著它的演化,成為了眼前的大城。

『這次你需要將信,這旨意或諭,傳到這城的主。』

「哈……這不會太難吧?」

『我們相信著你,把信拿好,然後領了行囊,就下去吧。』

「還有甚麼要做嗎??」

『自行決定吧。』

「那我拿點東西走也可以??想帶點手信回來!」

沒有回應,但聽出有愉快的輕笑。

接著眼前的都城,越發擴大,最後在城內的市場上登陸了。

「嗯,這裡挺闊。」

雙腿站立,腳尖使勁打量地面。

市場人聲鼎沸,熙熙攮攮,好不熱鬧。

「啊!這位姑娘,要不要買點豆腐?一磚才幾文錢!」

「姐!姐!買點毛豆吧,看看新鮮的!」

「姑娘!要買玉器嗎?這邊可以算便宜……」

姑娘…姐……

不屑一顧地走開,直至一攤檔前。

「這是?」

「這是咱家店的手工品,木佩。」

「為何不用玉製?」

「因為進不了,玉的貨源受襲,城主帶人封路線,免得又有意外。」

「沒貨源來,那時想想,其實客人要的是雕刻,而非玉,況且,現在這城的玉,

都被那家玉器坊佔了。」

攤主輕嘆,長舒一氣,看向玉器店,又看看攤檔,沉沉的坐在攤旁。

「然後把雕刻的樣式,作成書畫目錄,供客查閱,另掛賣成品,藉此度時光。」

攤主指指那本目錄,將它打開,有林羅滿目的圖案,有文字的,也有植物、動物,
還有景像。

「這……圓字、福字……翠湖綠柳……川丘櫻花……」

「哦……姑娘,鐵定是大家閨秀,櫻花也知道。」

攤主好奇的目光,直直打量我……

「對,那是櫻花,我花了很大的勁,才把它弄清楚。」

他打開衣袖,左摸摸右抓抓,慎重的掏了要物出來示人。

「看看這,就是這片粉色葉子。這就是櫻花葉……」

他看著這葉如珍寶,也讓人好奇是怎麼回事。

但,還有要務在身,只好作罷。

「攤主,把剛剛說的那些圖案備好,要事辦完回來取,認著這身行裝就好。」

「哦!!謝謝。」

告別攤擋,接著,朝都城戒備深嚴的樓廓方向移動。

越過守衛至內院迴廊,正院與前院兩門之間。

竹樹林木左右相迎,風疾疾,林徐徐,天漸昏。

正院門前,一近衛站崗,氣勢如將軍。

「來者何人!」

與他相看,沉默許久。

正當要把襟中信件掏出,感覺有殺氣從四方而來。

近衛秀髮飄動,揮武配槍,擺起架勢,戒備起來。

突然,兩獸龍從地與天襲來,揚起塵沙,沙場滾滾。

天上襲來的有翼,地上襲來的帶冠。

兩龍將我倆包圍,封鎖門前。

正當各方警戒之際,天空襲來的龍,向大宅衝去。

我迅速將信掏出交向守衛。

「快!把信送到城主手!!勿誤!」

「那地龍就交給妳了!務必謹慎應對,需要就喚其他士兵幫忙!信也必定送到城

主手上!」

守衛接過信回話後,追逐著那向大宅衝去的龍。

「好!」

守衛離開,那帶冠的龍向我襲來。

「吼……!」

「來吧!土砂龍……不對…土岩龍?」

像聽到嘲諷,不斷使用衝撞攻擊,摸索其攻擊方式,順利克制。

「看來還是我的功法比較強?那就來最後一擊囉!」

就在這時,有士兵帶著重要人士從前院門入,望過旁道至別院。

此刻,那龍看到機會,用盡自身最後的力量般,直直撞向那人群。

「為甚麼現在進來!?」

雖然身上的裝束帶著保護,但沒使用能量時,就跟一般服裝無別。

能量用至三位,瞬身於人群前,肉身硬扛下那衝撞,而掌法也狠狠擊向那獸的頭部。

其頭部被重擊後,獸提起頭冠,左右挪移,像醉翁般,走至院中土地上,遁地而去。

感覺殺氣消失後,也鬆了一口氣,我倒下了。

躺在一個玉床上,身軀受著玉床的作用,漸漸恢復。

依稀展開眼眸,看見兩人坐著,而那守衛也在旁站立著。

坐著的兩人,左方是光頭,右方武士結。

光頭:「本想是來個男的,怎會來個女呢?真是,想不明白。」

這時候,很想說抱歉……因為其實是兩性俱有的啊。

武士結:「城主,女又有何問題呢?只要是派來解決的,也得信任吧!」

守衛:「大人,那信件是真確無疑啊。」

光頭:「嗯………先讓她養好傷再來見我。如她有三長兩短,就讓看顧者,人頭落地!」

「是!遵命。」另外,兩人發聲回答。

就這樣休養的日子如梭,斗轉星辰,這身軀又活過來。

然後那光頭城主,宣要接見我,隨著士兵帶路,到正院房。

光頭仔細的打量這身,房內眾人也打量這身,然後他們都看著我的臉龐。

一剎光陰似箭,眾人不醒,直至光頭發聲。

光頭:「咳哼……回到正題,感謝信使送信,辛苦了。」

我:「不會。這也只是一瞬而已。」

光頭:「另信內也提了些事情,包括信裡希望我們參考妳的提醒、計劃等等,去解決目前此城、此國面對的首要難題。」

不會吧………

光頭:「當然,信內還說了其他,包括人才、條件等等各項……」

不只是送信嗎………哭啊……

光頭:「還有就是要送妳前往西方?那裡的祭壇?甚麼的,這就有點看不明白了。」

還要是有點語言障礙……怎會這樣……悲從中來……

我:「不不不,那只是說送我回去,不是甚麼西方那裡的祭壇……」

光頭:「哦!原來如此!那請問信使,現在妳有甚麼提醒、計劃,還是建議呢?甚至是其他有的沒的,我們都謹遵吩咐。」

輕嘆……直接說吧?還是真的提醒?

我:「先說說目前問題吧。」

光頭:「好!」

光頭眼神示意,身旁的武士結,武士結站起來,準備開始簡報。

指指身旁的椅子,光頭說了能坐,我便在椅上結了坐,靜聽簡報。

目前,此國問題是妖魔鬼怪,獸佔人間,土匪入城,政教法令不張,不得上行下效。

國君昏庸無能,只重權位,不理百姓,小官打工,大官圖利。

君下,皆為敵人,分門結派,政治爭鬥不止,此等君主,又豈能得用聖賢人。

武士結:「以上……請問還有甚麼問題嗎?」

我:「沒了。」

光頭:「很好!那請問有沒有甚麼……」

我:「有。」

光頭:「那是?」

我:「給我準備旅行的用品,車子、路銀那些。」

光頭:「哈……那很好辦…但目的是?」

我:「人才啊,還有真正的君王。」

光頭:「去找他們?」

我:「對。」

光頭:「好吧!不過說起來,我也想看看這君王與那些人才呢…」

武士結:「萬萬不可!城主,你離開後,誰管理這城啊?」

「我來!」

一位貴婦從後方步行出來,帶著僕人,沉穩地走來。

光頭:「嫣兒!身子無恙嗎?」

貴婦:「好多了,夫君。」

光頭:「這就好了啊,來來,坐這裡。」

貴婦:「有貴客在,還是坐正位吧。」

貴婦就在城主位旁坐下,那是副城主位吧。

「事情在後方,已經聽畢,如夫君真的要前往,我可暫領城主之位,如從前般。」

「但我最關心是嫣兒妳,四女出生後,身子就變虛弱,如不好好回復,這就反而更危險!」

「夫君!感謝對嫣兒的關心,但嫣兒覺得,只要重新執掌城務,就能回復過往的狀態,望夫君成全。況且,這也能完夫君的夢!」

「嫣兒……」

光頭夫妻深深互相凝望。

「夫君……」

眾人看著,有的熱淚滿眶,有的低頭,有的哭得死去活來。

我則繼續打坐,靜靜待他們弄完。

然後你來我往般,最後決定光頭、武士結、近衛與我一同旅行。

會議完後,回房間之際,看見庭園有一群人在。

「那是?」

「練習劍法的是城主的長子,在旁學琴的是次女,在跟嬰孩玩的是三子,那嬰孩就是四女了。」

「原來如此……」

「客人這邊請。」

跟著僕人的步伐,走向房間。

但房間裡,卻見到光頭跟貴婦在。

「你們找我有事?」

「也不是有甚麼主要事,此次來是表達感謝,因為在內院受妳保護,而讓妳受傷,我感到歉意。」

「對,就是因此我才配同嫣兒到這裡。其實妳並不止救了她,還救了孩子們。尤其是我那些子女。」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不必多禮。」

然後三人交流了一下,主要問的是找尋人才旅途的事。

光頭因城主事務先行離去,留了貴婦在這。

「夫君在外,還請多多關顧,雖非君王之材,但是一等一的城主,也是很好的夫君。拜託妳了。」

貴婦跪於地上,懇切請求。

看其禮行,也只好應下。

臨行前的別禮完結,途經市場那手工木佩攤,攤主看見城主一行,不敢怠慢,急忙呈上訂好的東西,把款項付清後,離開這都城。

在路上與城主一行討論了各種事項,尤其是玉石貨源問題,便開始注重尋人的旅途。

光頭與武士結,還有近衛都在隊伍中,近衛負責馬車駕駛,光頭與武士結則騎著馬,隨行還有一小隊武裝的馬隊。

坐在車中,看著都城四周的田地,一邊思考著往後的主要事務,也注意到都城四周勤努的民眾還是存在,只是臉上不是純樸的笑臉,只見勞苦倦容。

直至都城遠去,光頭便指說往其中一個在信上有名的村落去。

回頭再一看,發現都城更遠方的景,有一團龍卷風般的黑氣,沖天而起,不斷旋轉,其天上烏雲密佈,間中風眼頂部,還見得火光雷光交熾,妖氣沖天。

「想不到,這裡世界是此種境況……」

「信使怎麼了?是有甚麼好奇嗎?」

「那黑氣沖天是何種事?」

「那是個古怪國家,行民主,卻是集權,政權厭惡商賈,狠不得將巨富的人撕成肉碎,包括他國百姓。」

「哦……」

「為何你們還會容許這樣的國家存在?」

「擁有同樣力量的國家,害怕互相毀滅,弱小的更不用說吧?」

「況且此世國度,皆同,對吧?」

「信使說得對。」

「敢問信使,此種世能有不同的國度嗎?」

「有,但現在沒有。」

「敢問國度名字?」

「華胥也。」

「?」

光頭與眾人至此沉默。

思考許久,光頭問日:「現在才記起,雖知有越禮數,但信使芳名是?」

看見光頭滿臉疑問。

說起來……我的名是……??

「輝夜(Kaguya)。」

一度聲音,從耳邊響起,突然目光鏡頭拉遠。

『梨……梨佳……梨佳!聽得見嗎?』

『梨斗?』

『終於有回應,剛剛還以為妳當機。沒事吧?』

『沒,沒事,現在好了。』

輝夜……那到底是誰?熟悉的名字?

我的過去?但我是人工智能吧,為甚麼會有夢境呢……搜索一下有沒有甚麼線索好了。



下章待續





===================================


後語:

近日都在看古書,找工作,卻不怎麼找到,不好找啊…。

網上看線上視頻,各種情報介紹,目前在看西琴的書,包括其翻譯的消失的恩基書。

還有諾亞書、西藏度亡經、一些道教未看的經書,還有些佛經(前些日子或幾周前剛讀完般舟三昧經)。

順道也看了春秋戰國的思想書籍,墨家的寫法也幾像現代。

還是遠遠不夠。還有些未學成,如易經等等。

用了12個小時內不休息寫成,但寫成後才發覺。

不能發佈啊,所以刪掉很多段落,變成不怎麼好笑,或某些古怪感,或是不太好看。

不過看到這裡的你,也挺強大了。

感謝各位收看,因作者太累,第一次排版執字完結時,已經疲勞侵襲,所以圖跟連結就不附上了,連結方面,請自行看我的小屋目錄/谷歌搜索查閱。

新版創作,無法使用原圖,所以創作縮圖變大了,下一篇使用回舊版創作介面。

(對啊,巴哈,你的新版創作介面比舊版的不方便,不過新東西要適應,都是這樣吧?但滿足不了要求……)

下一篇出包王女同人見!

另附上 GawrGura - When I am gone.


551 巴幣: 20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