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殘篇 豹.洩漏

十二月 | 2022-04-10 21:57:12 | 巴幣 2 | 人氣 43


  「嘖。」
  

  漆黑的野獸焦躁的踹了屋瓦一腳,細小的碎片騰空飛起。

  「該死的,那老傢伙到底知道多少?」

  粗暴地拉好兜帽,厚厚的鞋底把瓦片踩得嘎吱作響。

  勾在右耳上的魔法道具裡傳出的聲音令她煩躁不已,忍不住又再咂了嘴。

  「總是處理不完......一個個都這樣,要不是我在這...」

  咯啦咯啦咯啦咯啦。遊走在早晨的屋頂間,覺得吵的黑豹轉而跳到這裡常見的砂土樓頂上。

  但那份焦躁卻沒有如此輕易放過她,聽著新傳出的對話,她開始往回走。

  反反覆覆,漆黑的豹不停的在兜圈子。

  當然,沒人看見她的怪異行為。

  「沒多少機會了.......這樣的話———」

  『噗滋』

  「搞什麼.....?」

  一陣雜音,她停下腳步伸手輕壓羽毛狀的魔道具,試圖調整魔力。

  『很好,看來有順利接上。』

  「?!」

  突發狀況再度降臨。

  『嘶,何必如此驚訝?現在的年輕人可真是.......別把人看扁了,小妹妹。』

  「你———!」

  『正聽著,嘶。藏的地方太差,一摸就知道了。然後這點風險也該清楚,有技術與實力的可不止你們。還是說,嘶,就這樣而已?』

  「———該死的薩滿師。」

  被入侵了。怎麼會?怎麼辦到的?在浮現這些疑問之前翻湧的怒火便淹沒了它們,黑豹把牙齒咬得嘎嘎作響。

  『不錯,還能認出是什麼。感謝稱讚。』

  「————」

  『忍耐力不夠,嘶,感情波動都傳過來了,身為善後的人這樣不及格。』

  「————閉嘴。」

  她深吸一口氣,把動搖硬是鎖回心底。

  「少給我廢話了,想幹什麼快說。」

  『滾出奧利爾,嘶。』

  「.........這座城是歡迎所有人的吧,我可不記得有做過什麼要遭強制驅離的事。」

  『不對。』

  另一頭的侵入者傳出失望至極的聲音。

  『不對、不對、大錯特錯。你們總是沒理解,嘶,怎麼可能歡迎任何人。』

  「什麼....?」

  『這裡可是奧利爾,只為開放給商人和過客。而你,嘶,兩者都不是,理當和他們一起驅逐。』

  「————原來如此,把人利用完再丟棄,真是狡詐的商人模範啊。」

  漆黑的猛獸笑了,凶狠的,狂躁的,卻也冷靜的。

  「我會照你說的離開。但是,去除蝨子可不是義務,我也不擅長。」

  『是啊,的確不是義務。』

  「....?」

  『嘶,年輕人,再多點想像力,嘶。這不是義務,不是要求,不是拜託———是命令。』

  彷彿有什麼黏呼呼的爬上後背,令人不寒而慄。

  『我們命令你跟他們消失。』

  又宛如被掐住咽喉,讓人窒息。

  『消失方法是你們的自由,除蝨子不只有趕跑牠們,嘶。』

  視野在搖動,世界明滅的交替著———

  「—————————我知道了。」

  『..........嘶,真意外,掙脫了。』

  一絲訝異的情緒傳來,黑豹隨意抹去滑落的冷汗,呼吸略有絮亂。

  「把除蝨人殺了可不行,薩滿師。你也清楚吧?」

  『玩笑罷了。那麼,為了我們加油工作,嘶。』

  「...........」

  被單方面切斷了,或是說,他離開了。

  「不請自來又說走就走、嗎。」

  黑豹煩躁地嘖了聲,邁開步伐。


  一切都是為了那該死的救濟之日。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