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三章 貓與推測與追蹤

十二月 | 2022-04-10 21:44:32 | 巴幣 0 | 人氣 20


夏上月21日 晚22刻55 宵光旅館

  「噗哈~~~~~!」

  往軟綿綿的床上飛撲下去,提爾利特打了個滾,用力伸展四肢。

  該說真不愧是繁華且重視旅客的商業城嗎,連普通旅店都有如此舒適的寢具。

  雖說體驗亞勒莫罕見的沙國式旅館也不錯,但要好好放鬆果然還是熟悉的木造建築最棒了。

  抱住枕頭蹭著,換下軍制服的貓人發出滿意的呼嚕聲在床上打滾,徹底享受了一番。

  「流風應該也很高興吧..........上等馬廄耶......」

  歷經連日的趕路,不只騎手本身騎獸更是累積了不少疲勞,幸好這裡也很重視各路座騎,平價的旅館居然有個上好的馬廄。

  真是太棒了。貓青年繼續翻滾,浮現幸福的笑容。

  只可惜這次沒辦法好好參觀這座城市,之後休假要是時間允許肯定要再來逛個滿意。

  滾著滾著、滾著滾著、滾著滾著。

  放鬆身心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等他注意到時,已然是快要換日的時刻了。

  「...........唔。」

  一咕溜起身熄掉燈,提爾利特看著暗下來的房間露出困擾的神色。

  他現在有兩個選項。

  一是就這麼撲下去一覺到天亮,隔天舒舒服服的起床繼續前往目的地。

  二是放棄今晚的睡眠,現在出去調查。

  「唔嗯唔嗯............」

  疑點很多,但明白的事也不少。

  好比薩雷城。就在奧利爾街道上晃蕩的這幾小時大致上確定了因違禁品封城一事是真的,似乎是組織性犯罪的樣子,但是遲遲找不到源頭搞得不管是城衛兵還是住民都緊張兮兮,積了不少民怨。薩雷的衛兵團分局八成是想早早解決吧,加派人手實施這種大規模封城作戰。

  「話雖如此,但根本的方向好像就有點問題......」

  一屁股坐回床上,提爾利特抓過丟在床頭的字條————從那個獵犬衛兵那攔截來的資訊。

  儘管大部分都不能辨認了,不過這上面十之八九寫的是違禁品的來源。也就是說,這次的違禁品「白粉」————是有人刻意從奧利爾輸入薩雷的。

  上街打聽的話肯定會有人知道相關動靜。打著這種如意算盤,在街上邊逛邊問的收穫————卻是零。

  這代表不是自己完全搞錯,就是這個集團有本事能瞞過全城耳目。

  所以提爾利特猶豫了。

  如果是前者,那到頭來全是白忙一場,但若是後者,就算找到了他們的藏身處,孤身一人隨便闖入恐怕也只有被反殺的份。

  根本沒必要多此一舉。

  心底彷彿有聲音如此低語著。

  這是在多管閒事,沒有好處也沒有報酬,最後的結果還有可能讓自己置身險境,何必要插手?

  就跟幾小時前那個獵犬衛兵說過的一樣,你既不是這裡的住民、也不是本地的衛兵團或商人。更沒有接了誰的委託,你只是個路過的旁人,甚至對於這座城市來說,你就跟那來來去去的廣大旅客一樣,不過是個外人過客。

  沒有理由。你完全沒有理由去淌這個渾水,就算手中緊握線索也沒有義務一定得去使用它,大可明早把它交給當地的分局然後走人。

  這樣輕鬆多了,不需要以身試險,白忙一場最後也不會耽誤到旅途時間,就算真的遇上了集團也能夠處理。

  期待已久的目的地就近在眼前了,沒必要因為這種事而耽擱—————

  「..........可是,那時他也是沒有理由。」

  宛如與心底的細語對抗般,垂低著頭的貓人口中不自覺洩漏了聲音。



  想起了陳舊的回憶。

         ———————就算退色、就算久遠,也不曾遺忘的炙熱記憶。


  也想到了他。

         ———————就算毫無理由,也義無反顧的身影。



  「————嗯。」

  像是要驅散心中的迷惑,提爾利特大動作但又輕巧的站了起來。

  從行李中拉出另一套輕便的衣物換上,他靜靜的裝配好主武裝的長劍和保險。

  即使毫無理由,他相信這也不是構成放著事端不管的理由。

  「好。」

  提爾利特輕聲推開窗戶,毫不猶豫地踏上窗台翻了出去。

  不過並非往下,而是靈活的往上。

  乘著晚風,他輕巧地於屋頂上著地。

  腳踩這一帶算高的建築,挺直身軀眺望整座奧利爾城。

  弦月一如往常高掛穹頂,無雲的夜空亦無群星。浸泡在墨色中的城市宛若一頭長眠的巨獸,如此安分、如此寂靜,不見任何身影、不聞一絲碎語。

  和白晝時刻的熱鬧喧囂相差甚遠。靜靜的、靜靜的,如同無人的空城。

  「.............」

  無聲無息,貓青年穿梭於房屋與房屋之上。異國風的建物此時也發揮意想不到的作用。

  屋頂寬闊平坦,無須擔心落腳處不夠的問題;一體成形的土石建築,更不存在施力踩踏木造或磚瓦所產生的吱呀聲。

  大腦迅速規畫路徑、身軀與四肢尾巴做出跳躍平衡動作,剩下的雙眼和耳朵也一刻都沒閒著。

  將菲列迪種的利器———獸人中數一數二的夜視能力全開,搭配抖動著捕捉聲音的尖耳,貓人徹底進入搜索模式。

  如果要瞞過以「團結」聞名他城的奧利爾居民耳目,那只可能是在深夜的此時此刻————!


  掃過圓環廣場。

————————沒有。


  掃過大街。

————————沒有。


  掃過小路。

————————沒有。


  掃過暗巷。

———————————————有了!


  提爾利特毫不減速的九十度扭轉方向奔走而去。雖然對腳踝感到抱歉,但現在可不能白白錯失這份大好機會!

  縱使只有短短幾秒,貓人那傑出的動態視力還是看到了。

  一個用黑斗篷把自己包緊緊的身影,和他手上的幾小包東西。

  毫無疑問————那就是白粉!




  真是幸運。

  提爾利特默默想著,現在真可謂被運氣眷顧。

  已經做好空手而回的準備了,沒想到居然命中目標,即便是誤打誤撞也沒有比這個更幸運的事了。

  巧妙的隔著一段距離追蹤,貓人謹慎地行動。

  一路上都還算順利,但卻出乎意料的耗損精神。

  黑色斗篷配上幽暗的環境,不能太過靠近、對象又藏在視野不佳的狹窄小巷中,簡直一眨眼就會跟丟。

  高度集中注意力的副作用便是快速累積疲勞,再加上先前搜索所消耗的體力,提爾利特在各種方面來說都快到達極限。

  說起來........他到底是想去哪裡?

  從開始跟蹤到現在很快就過了二十分鐘,期間黑斗篷完全沒有走到主幹道過,一個勁的在小路與巷子裡左彎右拐。乍看之下像漫無目的地兜圈子,卻又有幾分在找尋什麼的味道。

  「............」

  貓人屏氣凝神,耐著性子繼續尾隨。


  但突發事件總是來的這麼措手不及。


  「!」

  一瞬間,暗巷中的黑衣人與屋頂上的提爾利特四目相交————然後前者便突然以異常的速度狂奔逃離。

  「什.........!」

  簡直如脫兔———不,完全更勝於此。也顧不上什麼隱密行動了,貓人卯足全力追趕上去。但別說拉近兩人間的距離了,甚至還一點一點被拉開。

  太快了吧!

  提爾利特此時實在想哀號。沒有照明又在九彎十八拐的巷弄裡逃竄,究竟是怎樣才會有那種速度的?!

  眼看黑衣人的背影越來越小,貓人心一橫,反手抽出別在腰後的短劍朝他猛力射出。

  短劍劍柄上接著長長的細鍊子,另一端扣在提爾利特的腰帶上。即便沒刺中,只要能纏住那人就可以———

  「好,到此為止。」

  鏗鏘一聲,黑夜中迸出點點火星。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