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二章 貓與情報與未知

十二月 | 2022-04-10 21:38:52 | 巴幣 0 | 人氣 28


夏上月21日 午14刻56 薩雷近郊

  「哎呀~講得那麼可怕,幸好一個都沒遇上。」

  馬蹄聲規律地響盪,眺望著越來越近的薩雷城,提爾利特在馬背上獨自咕嚷。

  依照昨夜鬣狗的建言,貓人順利穿過了森林。雖然因為一些小事耽誤了點時間,但總結來說節省的時數仍遠遠超出預期。

  那麼,為什麼他現在會是朝薩雷方向前進呢?

  「噗嚕嚕。」

  「好好。我也覺得讓你在十四刻這種烈日當頭的時段跑很過意不去,但再忍耐一下啦拜託。薩雷就快到了,等我打探消息的時候你可以藉著城牆陰影乘涼遮陽一下好不好?」

  「...噗呼。」

  「好乖好乖,馬上就到了哦。」

  說到底就是為了旅途中不可或缺的根本 : 資訊蒐集。

  手裡情報沒及時更新的下場昨天已經體驗過了,雖然想早點抵達洛威伊斯的心情不變,但萬一又遇上什麼事故可實在得不償失。

  一番衡量後,提爾利特便決定稍稍繞路前往薩雷。

  而且————

  「大城市裡的衛兵團,不曉得會是什麼樣呢~」

  帶著這種不明所以的興奮感,貓青年哼著小調策馬前進。



  「你好———」

  「喂!那邊的傢伙快停下,不准再靠近了!」

  氣勢滔滔怒吼著逼近的高大影子是薩雷的城衛兵,灰色毛皮的獵犬外型更增添了幾分威嚇感。

  呃。

  打招呼的手還懸在半空,準備擺出的友好微笑變得有些尷尬,提爾利特拉扯著韁繩讓愛馬流風慢慢減速停下。

  怎麼辦?還沒溝通就被..........拒絕了。

  貓人盡量心平氣和地看著像個刺球一樣豎起毛的獵犬衛兵,雖然對方還沒有講什麼,但......

  「啊,你好。」

  「.........」

  「那個,方便的話我想請問一些事......」

  「.........」

  「呃.........」

  「..........」

  「..........」

  「..........」

  「..........」不我拜託你快講點什麼吧!?別帶著這微妙的氣氛一直沉默啊?!

  「你..........」啊,講話了。

  提爾利特不禁咽了口口水,腦袋裡早就高速做好了各種可能出現的對話的沙盤推演,現在說什麼都不能被拒絕空手而歸啊啊啊啊!

  但開口第一句就完全出乎他推算之外。

  依然像個刺球怒視著他,獵犬以低沉的嗓音詢問:

  「你,哪裡來的?」

  「........啊?」

  「我問你哪個所屬的?」

  不悅地重複了一次問題,獵犬雙手環胸,像是催促般的敲著手指,答答答答答答。

  「噢,那個,本人是米諾城分局所屬第二小隊小隊長,提爾利特.埃塞俄比亞!」

  雖然不知道這問題有什麼意義,但提爾利特還是盡量有精神地回答了。

  然而————

  「呿。」

  卻得到這樣的反應。

  獵犬衛兵方才的警戒怒氣等等全部瞬間煙消雲散,只留下了不耐煩跟..........輕視?

  什麼情況?

  就在貓人還滿頭問號在思索時,獵犬繼續甩出話語。

  「喂,還想在馬上待多久?下來。」

  「哎?」

  又是一個無法理解的要求。

  一個人沒主動下馬而是直接在馬背上開始談話,不就代表他只是暫時停留馬上就要走了嗎?為什麼要..........

  「哎什麼哎,你小子沒理解狀況吧........我,身為薩雷城衛兵的我,憑什麼要抬頭跟你這個米諾來的小鬼講話?」

  「.....?」

  「嘖,我懶得管你聽沒聽懂了,總之下來!不然你什麼都沒得問。」

  「呃、哦.........」

  好吧不管怎樣,總算出現能理解的部分了,這樣對話也算是有進展了吧。

  乖乖下馬,提爾利特重新打起精神看向眼前的高大獵犬,開始問問題。

  「我想請問薩雷城發生什麼事?畢竟你看,封城事件可不常見。」

  「啊?你問這問題,知道之後又是想幹嘛?」

  「耶?」

  好像不經意發出了怪聲,肯定是那個不明所以的反問害的。

  「你又不是這座城的居民還是商人,知道詳細又能做什麼?」

  「我———」

  「啊啊對了,你也是衛兵團。嗅到案件的味道千里迢迢跑過來蹭功勞嗎?哼,不過是菲列迪種,鼻子簡直比尋血犬還靈。」

  「不是———」

  「米諾那個偏鄉要升官很難我理解,要不擇手段搶案子我也理解,但是啊———」

  「呃.......!」

  獵犬冷不防伸手一把抓住提爾利特的領子。由於兩人身高差距極大,這一揪差點沒讓貓人兩腳直接懸空。

  「跨區就太過分了點。這裡是我的轄區、我的工作場所,你,是個外人,我憑什麼要讓你介入?」

  「..........」

  「我就先講明吧,我今天被你們這些外面的菲列迪種弄得很不爽,勸你別繼續在這無所事事的遊蕩了,武器是不長眼的。」

  「...........」

  「然後關於薩雷城,就跟你一路慢悠悠散步過來所聽到的一樣,只是、因為、查緝違禁品、而封城。」

  「............」

  「這是警告,小鬼。你們菲列迪種就愛耍詐,所以........」

  「———————請放我下來。」

  「啊?」

  「請你,放我下來。」

  毫無情緒的冰冷話語截斷獵犬咄咄逼人的氣勢,他一時之間還沒察覺到這是出自於那個嬌小的貓人之口。

  抓住領子的手被對方單手扣住,一股寒意不分由說地竄上灰毛獵犬的後背。

  「方才你的發言已經嚴重詆毀了我個人的名譽。不,不只如此,甚至包含對於菲列迪種的偏見歧視。身為衛兵團,這可是一大失職,我大可之後向上級申報你的行為,這麼一來你八成也會遭到貶職,離開你最自豪的中央值勤區吧。

  另外,雖然不是很想這麼說,但既然你這麼喜歡比拚職位地區的高低,那我也直說了吧,我的確是有在米諾任職,但那已經是前一份職位了,我現在是受了調職令,正在前往洛威伊斯大都的路上。

  本來想說還沒赴任就先不聲張這件事,但看來應該一開始就告訴你的,這樣也不需浪費雙方這麼多時間,你會禮貌的聽人講話,我也能很快打聽到情報然後離開。」

  壓力。

  獵犬衛兵渾身僵硬。可怕的壓力正從眼前這個小小的身軀散發而出,抓住對方衣領的手手心直冒冷汗,那感受簡直就像誤抓了一頭巨龍的尾巴還把他從沉睡中吵醒一樣!

  自、自己到底惹到了什麼?

  好不容易指示手指鬆開他的領子,但貓人空出的右手卻如迅雷般搶先往獵犬的脖頸抓去!

  「噫———」

  獵犬嚇得馬上甩開他後退。不過逼近的影子更快,提爾利特反過來揪住他的衣領,輕輕一躍便踩上他那傾斜後仰的上半身,弓起身子由上而下貼近獵犬驚恐的臉。

  「請容我再次申明,我不過是途經此處,為了接下來的旅途平穩想探聽點情報罷了,沒有任何計謀或是要搶案子的意思。」

  「呃、嗚..........」

  「說到底我們同屬於衛兵團,這屬於正規的情報交流的一環,違禁品種類之類的也在可透漏範圍內,若是你堅持不能告知的話煩請提供理由,不然————」

  「咿.....!」

  「————我只能懷疑你有暗中做什麼不法勾當了。」

  最後一句是靠著獵犬的耳朵低語的。貓青年重新凝視他,只見他的臉孔扭曲成快哭了一樣的委屈表情。

  「是、是、是『白粉』.........薩雷城內正在查緝白粉,就是你們菲列迪種最忌諱的那東西。」

  「哦?」

  「........................嗚咿..........」

  「還有呢?」

  「沒、沒了,沒了。沒有能在透漏的了,上頭告知的也只有這樣而已......!」

  「..........」

  提爾利特表情一沉,頭也低了下去,但那飄散出的壓力卻不減反增。被踩著的獵犬衛兵動都不敢動,冷汗直流,恐懼著貓人接下來的未知行動————

  「我瞭解了,多謝配合。」

  「.......咦?」

  然而出乎獵犬意料的是,抬起頭來的貓人臉上掛著滿意的大大微笑,那份恐怖的壓力也煙消雲散,彷彿一開始就不存在般。

  「你.........」

  「那麼,容我告辭,我還得繼續前往下座城市呢。」

  提爾利特靈巧的跳離獵犬身上。後者只能呆呆地注視著他踩著愉快的步伐回到騎獸身旁,上馬、策馬遠去,久久不能回神。



  「噗呼,噗嚕嚕。」

  迎著風,在薩雷城變成一個小點之後流風像是抱怨般叫了幾聲。

  「唔?哦哦,你說剛剛很浪費時間?哈哈,怎麼會呢。」

  提爾利特開心的咯咯笑著。

  「噗嚕?」

  「是啊。那名犬人,意外地守不住什麼消息呢。明明只要堅持『不能透漏給搜查無關的人士』就好,我也不會為難他啦。那句話也是,他到底曲解成什麼了,那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我可沒威脅他啊。哎呀~真的是,還有這個。」

  拿在貓人手上的是張紙條,看起來有被泡過水又乾掉,整張紙皺巴巴的。

  「雖然有點對不起他,但這個就先讓我借用吧。」

  「噗呼?!」

  「哎唷,別誤會,我可不是偷來的喔。誰叫他剛剛把什麼東西往口袋藏,偏偏又沒藏好露一個角,後來甚至還掉了他也沒發現,所以就先讓我保管咯。」

  「噗嚕嚕嚕.........」

  「哈哈哈,別這樣嘛。真的是重要物品我會確實歸還的。」

  靈活的用一隻手打開紙條。由於泡過水的緣故,上頭不少潦草的字跡都糊掉或是脫落了,但還是能依稀辨認幾個字。

  比如:菲列迪、白◼、◼出,還有————

  「...........欸,這麼說我們還沒決定今天要在哪個城市落腳對吧?」

  「噗呼嚕?」

  「嗯,對啊。就在剛剛,我決定好了。」

  看著字條上的文字,提爾利特的嘴角壓抑不住的泛起笑容。

   
¤ ¤ ¤

夏上月21日 午17刻21 奧利爾城

  「好———」

  「噗呼?」

  「好————壯觀!」

  隨著長長的隊伍穿過大城門,提爾利特總算在太陽快要開始西斜時進入了中央區域的城鎮內。

  然後,便被這副光景所震懾。

  一體成型的土石房屋整齊座落在街道兩側,高高低低的方正模樣讓人聯想起小時候玩過的積木。

  遮陽布與招牌掛得到處都是,放眼望去全是商家、商家、商家。

  進進出出的商隊和往來的旅人將鋪設的地磚踩得軋軋作響,大街上此起彼落的叫賣聲更是彰顯了何謂「熱鬧」兩字。

  「嗚哦~~~~~~~」

  牽著愛馬在街上漫遊,提爾利特雙眼閃閃發光地四處張望。

  好厲害、好厲害!到處都是商家,到處都有沒看過的東西,到處都充滿著不是木造與磚瓦建築的沙國景色!

  這就是奧利爾,這就是——————亞勒莫最大的商業都市!

  貓人的好奇心完全被激起,一刻都不停歇地在視野可及內的各種商販攤位前面探頭探腦。

  不曾見過的物品。先拿起來翻翻看看再說!

  不曾吃過的奇特食物。先買一個來嘗嘗再說!

  不曾耳聞的武器。先試用看看再說!

  東轉轉西看看,提爾利特完全沉浸在各種嶄新的未知當中。

  「噗嚕嚕。」

  於是對這樣的貓人潑冷水降溫的工作就落在搭檔愛馬的頭上了。

  看著幾乎興奮到失控的主人,牠非常乾脆的直接朝那顆毛茸茸的頭上咬下去。

  「唉唷!痛痛、痛痛痛痛痛痛!我知道啦、我知道我沒忘記!我有在認真的,你先放手、不是,鬆嘴,先鬆開啊痛痛痛痛!」

  在之後,興奮的貓人被愛馬咬住強制冷靜下來,這樣的循環不斷在奧利爾的市集上重複了好幾次。



  「年輕人,看你這高興的樣子,第一次來?」

  被擺出的亮晶晶又透徹的礦石吸引進以街上來說少見的木製店鋪,剛拿了一個起來看時,一位貌似店鋪主人的人物忽然從店內深處朝提爾利特搭話。

  堅硬的暗褐鱗甲取代毛皮覆蓋全身,圓圓的腦袋向前延伸出厚實的吻部,粗壯的長尾光是掃過地板就揚起陣風。強而有力的四肢長著無法收起的銳爪,再加上那極具特徵性的豎瞳與分岔的舌尖。

  悠然現身的大家伙————毫無疑問的是名蜥人族。

  「啊,是的!我第一次來這座城市。那個...........難道這些礦石不能碰嗎?還是說..........?」

  被看不出情感的金黃豎瞳盯得有些發毛,提爾利特小心翼翼地詢問。

  「嘶?啊啊,我沒那個意思,只是你興奮得很稀奇不禁多看了幾下。店裡擺出來的東西都隨便拿隨便看,我不是那種怕商品被弄壞就不給顧客碰的小氣鬼。嚇到你了吧?不好意思,蜥人族很難有什麼明顯的表情變化。」

  「呃、不會的,你不需要道歉........」

  「咔咔!嗯,果然很稀奇。」

  「.......?」

  「沒什麼沒什麼,我在說別的事。對了,嚇到你的賠罪.......有點怪怪的,這樣好了,你會踏進我的店也是種緣分,就從店裡看得到的東西裡挑一樣喜歡的走吧,嘶。」

  「咦?!這樣好嗎?」

  「從商家要賺錢的角度來說當然不好............但那些都跟我無關。嘶,我的店當然是我做主,就盡管挑吧,不會一出店門就被做掉的放心。」

  「~~~!」

  尾巴興奮的豎起,貓人差點開心到放聲大叫。

  幸運,真是幸運啊!沒看過的事物、嶄新的物品、未知的東西,真的太棒了!

  環顧不大的店內,到處都陳列著漂亮的東西、罕見的東西,越看越想要全部帶走,琳瑯滿目的商品樣樣都在刺激心中的渴望。

  若是要從中選出一個的話———

  「就、這個吧。」

  提爾利特舉起右手,拿著的是一開始拿起來看的那顆剔透的嫩綠礦石。

  「嘶嘶。噢,原來如此啊。」

  「..........?」

  「沒什麼沒什麼,別在意,嘶。對第一次來的旅客我都會這樣說:不管停留幾天都該好好享受,這裡,可是無窮的未知之城!」

  「好的!」

  貓人漾出大大的笑容,像個小孩似的蹦蹦跳跳地走出店外。

  但過了三秒又忽然折回來,背景音還有不高興的馬鳴聲。

  「怎麼了?忘記東西?」

  「哈哈,沒有沒有,只是突然想起而已.......雖然可能有些唐突但我能問件事嗎?」

  「嘶?你說。」

  「請問最近有聽聞可疑人士或集團潛伏在城內的傳聞嗎?像是........他們有個菲列迪種首領之類的。」

  「唔嗯............」

  巨蜥老闆認真的思考幾秒後,給出貓青年確信的答案。

  「沒有,嘶。像這種玩笑般的故事至少我可從來沒聽過。」

  「..........」

  那沉默下來的平穩樣貌簡直與剛才判若兩人。凝視著低頭沉思的提爾利特,蜥人的長舌不自覺的吐出又收回,並在內心重新修正了對這名年輕衛兵的評價。

  原來如此,的確是可以「期待」的。

  「所以.....發生什麼事了?」

  「...........不。沒有哦!」

  重新抬起的臉龐上不見任何憂心的模樣,再度掛起了快活的笑臉。

  「那不過只是旅途傳言而已,什麼事都不會發生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