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十二章 安撫狼之獸

十二月 | 2022-05-21 21:12:15 | 巴幣 0 | 人氣 40


  槍響。

  時間彷彿凍結了。

  立刻停下的於菟山君。

  被虎僧人揪住領子強迫煞停的提爾利特。

  以及————左手臂綻放血花倒下的狼人。

  「—————」

  瀰漫在三位打鬥當事人中的,是寂靜。

  與其相對的則是圍觀群眾,從碎語升級成熱議,不安轉化成奇妙的興奮感。

  「喂喂,現在這是怎麼了?」

  「蠢蛋,看了還不知道嗎?有人開槍了啊、開槍,還打中了。」

  「欸不是,那個黑色的狼怎麼就倒下了,沒命中要害不是嗎?」

  「什麼啊,已經結束了?」

  「正精彩的還沒開打呢,快站起來啊喂!」

  「另外兩個也不動了啊,搞什麼........」

  議論紛紛。

  觀眾們催促著、疑惑著、討論著,但不管怎樣,沒人希望這場打鬥就此停下。

  人聲混雜著馬蹄車輪聲躁動著。


  砰!


  第二槍。

  然而開槍者絲毫沒有要停歇的意思,對空擊出第三槍、第四槍、第五槍—————直到群眾完全靜默為止。

  場內的凍結隨之解除,捕捉到意外聲響的提爾利特立即轉身查看。

  是馬車。

  不過沒有棚頂,樣式也簡陋得多,更像是為載貨而生。但駕駛台上卻沒有人。

  貓人眨了眨眼,思緒突然有點跟不上那副光景。

  馬車上的確有是人,可那人卻站在原本放貨的車身上,單手抓韁繩另一手持槍,以幾個世紀前的古老戰車駕法駕駛著馬車。

  而且,那匹拉車的快馬還是魔鎧馬。

  圍觀人群飛也似的散開,馬車在提爾利特面前華麗的甩尾,停住。

  駕駛員無聲的跳下車。

  墨黑的軍制服翻飛,那樣式既熟悉又陌生。白中帶灰的毛皮猶如凜冬雪原,優美之獸從貓青年面前通過。

  「辛苦了,做得很好。」

  凜然的女聲。

  同時具有溫柔與嚴肅,錯身而過時她這麼說道。

  「武器已經在哀號,去旁邊休息吧。

  「啊.......」

  衝突又相融,這樣的氣氛帶出既視感,提爾利特只能愣愣地望著她遠去。

  修長的身軀四肢,短吻,利牙,如雪的毛皮帶著點點黑斑,長長的尾巴上有著鬆軟的毛髮。一手握槍枝,那碧藍的眼瞳宛若透徹湖面。

  「恕貧僧無禮,豹閣下,您————」

  「我知道。」

  雪白之豹打斷眉頭深鎖的大虎,那短短的三個字帶有信任與堅定。

  「—————。是貧僧不知趣了,祝好運,豹閣下。」

  「嗯。」

  於菟山君也乾脆的退居一旁。就他的經驗來說,要完美的解決現狀,沒有比這位更好的人選了。

  一次都沒停下步伐過,明確的、直接的,雪豹一步步前進。

  「好了,你還認得我嗎?」

  「——————!」

  狂狼的行為明顯得反常,在地上拖出長長的紅線,整隻狼一路退到餐館旁的小巷口去。可以說是在圍觀群眾劃好的範圍內能到的最遠處。

  不曉得是否因為疼痛的關係,狼人的眼底取回了一些理智的光芒。

  「你——你、你.........你————」

  「嗯,我在聽。」

  兩人隔了一段不小的距離,但聲音卻不可思議的能傳進雙方耳中。

  「不、不是........你不是—————你不是她....」

  「我是。」

  「不.......不可能....不是.........」

  「為什麼不可能?」

  「她不會———她不會在這裡!.......她不會...不會......為了一個人.........」

  「她會。所以我為了你趕回來。」

  「不、不.........不!她那時候不在,不在啊!..........所以、所以————」

  「所以我現在在這裡。很抱歉那時讓你自己面對。」

  「...不對、不是.............她、她不可能開槍,她————」

  「她會。若是為了最好的朋友,她當然會。————絕對不會讓你去那邊。」

  「—————!」

  狼人一顫,身上的黑色從見到雪豹開始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剝落。彎曲的背不再是恫嚇,而是縮起身子的表現,隻手抱頭,他的臉上浮現掙扎拉鋸般的痛苦扭曲表情。

  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

  「不.....別、別過來———別靠近.......槍.....別、你————」

  「如果你這麼希望,那就不要這個了。」

  啪的一聲,槍枝落到地上。

  「為什麼.......為什麼......?你、你是———不.....呃、我————」

  「因為我是你的同伴、你的朋友。不管要說幾次都可以—————我不會丟下你。」

  留下一串單邊的血腳印,雪原之豹終於來灰狼身前。

  「你————」

  「我在。」

  「....呃!閉嘴、閉嘴———!我不、呃.....!...........是幻覺......你不是,你不是真的——他說、他們說,呃!..........不.....不........我的頭....呃、呃......」

  「那麼,要來驗證看看嗎?」

  「嗚呃、啊、嗚啊啊啊啊啊啊————!!」

  這句話成了引爆點。瀕臨極限的狼人倏地高舉右手,朝著手無寸鐵的雪豹一爪揮下。

  赤紅的鮮花綻放。

  雪豹不閃也不躲,任憑尖銳的爪子深深沒入自己的左肩,抓開皮肉。

  但她的表情絲毫沒有變化,連視線都沒移動過,只是注視著灰狼。

  「還挺痛,滿意了嗎?」

  「啊、啊啊.....我不,不是————」

  狼人顫抖著。像一個犯下滔天大錯之人,睜圓雙眼,不停顫抖著。

  黑色早已潰散,灰狼現在再清醒不過了。但此刻的他只想躲回那片黑暗中。

  鐵鏽血味刺激著鼻腔,手爪傳來厭惡又熟悉的觸感。

  又一次。自己又一次————

  「你在怕什麼?」

  然而雪原之豹只是微微踮腳,隻手攬過他的頭頸。

  「又是那些亡靈嗎?」

  「我、我————」

  「我不會叫你別在意他們,他們在那裡是無可改變的事實。所以不要摀住耳朵,死者的聲音本來就不會被聽見;不須閉上眼睛,因為那是已死之人。」

  「—————」

  「死者不該干涉生者,生者也不該為死者所苦。別被帶走了————你是這邊的。」

  「..............對不起........安,我———」

  「我知道。」

  雪豹輕撫著灰中帶白的毛髮。

  「我都知道。然後———抱歉了。」

  「呃————?!」

  強烈的衝擊倏地流竄狼人全身,意識被輕而易舉地吹飛。

  雪豹放開手後退一步,高瘦的身軀便癱軟倒臥在地。

  小小的嘆氣聲從白色的豹人族口中洩漏。

  「晚安,艾澤。」

  祝你這次能有個好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