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七章 五獸英傑之事

十二月 | 2022-04-12 22:52:27 | 巴幣 0 | 人氣 34


  那是恍若隔世,又如昨日之事。

  厚重的黑雲翻騰著淹沒天穹,乾澀的空氣,死物縱橫的大地,異形的軍團永無止境地誕生。

  絕望、絕望、絕望!

  蹂躪一切!粉碎一切!啃食一切!漆黑的魔之主不允許任何希望在這陸塊上生根。

  喪失了晝夜的概念,魔之軍勢不曾停歇地進攻、進攻、進攻!碾碎一切,散播絕望創造絕望產生絕望!為了將這大地充滿血與死,奉獻給那位偉大之主!

  可是!

  可是!

  可是!

  啊啊,是的,即使不能生根,沒有土壤、沒有清水、沒有陽光,種子還是發芽了。

  沒錯———那名為希望的種子!



  看哪!那就是第一人,手持戰斧,提著大盾,身披黃金重鎧,與百萬的武器一同矗立於邊境,承載著萬眾期望的邊境守禦者,其為「戰神」!

  身懷失落的血脈,那名英雄的實力深不可測。

  不進攻不後退,那名戰士僅為守衛而戰。

  鈍重的大戰斧將斬斷異形士兵,舉起的銳利盾牌是保護同伴的城牆,也是開闢道路的槍矛!

  六十九日圍城仍無法使他倒下,戰神之名令魔之軍勢聞風喪膽!

  黃金神甲閃爍著榮光————然也!然也!然也!

  那即是曙光,是朝陽,是照亮妖魔們惡夢的黎明!



  聽啊!豎起耳朵傾聽吧,那不絕於耳的戰吼,那謳歌生命的咆哮!

  那就是第二人,誕生於邊境的血汙長河,雪白的不屈狂者,其為「暴嵐」!

  震撼天地的長嘯,那名英雄隨時都歇盡全力。

  粉碎粉碎粉碎粉碎,那名鬥士為戰而生。

  其為傲慢的,其為貪婪的,其為瘋狂的,厚重的石刀為了讚頌生命而高舉!

  戰鬥!廝殺!鬥爭!又有什麼比生命的碰撞更能奪人目光?

  看吧!

  聽吧!

  感受吧!

  那鐵與血交織的戰歌,那贏者全拿的喜悅,那生命的鼓動!

  狂傲即為真理,獻出的右眼僅是前菜!

  直到此身崩壞,暴虐的狂嵐決不停歇!



  啊啊,看啊、看啊、看啊、看啊————快看啊!

  將目光投放於戰場上吧,那騎勇猛的身影即是第三人,縱使年老仍馳騁沙場,其為「破軍」!

  蹄聲踏響大地,那名英雄雖老未衰。

  衝鋒、衝鋒、衝鋒,那名勇士以一騎擋千。

  喝彩吧!

  年輕的士兵們啊,為這位老者的到來獻上喝彩吧!

  那人引領著騎兵隊,橫跨無數血與肉飛散的戰場。

  那是讓異形的魔顫抖的蹄鳴,那是撕咬軍團側腹的騎槍,穿戴輕鎧,頭盔底下的眼神依然年輕!

  歡呼吧!他將開闢出勝利,那僅僅一騎率先衝陣殺敵的模樣宛若鬼神!



  噓,安靜一點。

  聽到那腳步聲了嗎?感受到那柔和之氣了嗎?

  走來的正是第四人,不願戰爭的和平使者,其為「不動」!

  西服領帶長褲禮帽,那名英雄難以捉摸。

  不屈服不投降,那名策士為和平奔走。

  手杖與懷錶,皮鞋踏上的大地充滿血池,隻身一人,但其信念毫不受挫。

  為了締結和平!

  為了根除入侵!

  為了消弭戰爭!

  聽啊,那高吼的信念仍響盪於心中,胸懷大志,昂首前行。

  ———一切皆為光明之時!



  快!

  快讓出路!

  她要來了!

  他們要通過了!

  那率領著大軍的第五人,生死狹縫的徘徊者,其為「白靈」!

  猶如綻放在白骨砌成的山巔上之花,那名英雄高不可攀。

  由死而生從生入死,那名將士與死相伴。

  白之軍隊乃無可動搖的象徵。看哪!刺向天際的骨槍即為亡者的引路旗幟。

  若仍有不甘就跟隨吧,若有意再戰鬥就追隨吧!那以族人遺骨化成的潔白之槍隨時都指向前進之處!

  祈禱吧。

  哀嘆吧。

  悔恨吧。

  橫渡生死的境界,幽白的軍隊將再度震撼群魔!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