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五章 貓與感謝與抵達

十二月 | 2022-04-10 21:54:12 | 巴幣 2 | 人氣 29


夏上月22日 早8刻41 宵光旅館
  把最後一件物品放進行李袋裡,拉緊袋口,結束。

  貓青年轉了轉還在酸痛的手臂,張嘴就是一個大大的哈欠。

  溫暖的陽光從敞開的窗戶灑落。

  「這樣就準備完畢......唉唷、痛痛痛痛...」

  動作太大不小心拉到小傷口,事實上全身都在酸痛的提爾利特小步小步地走近窗戶。

  稍稍探出頭,雖然零星但已經可以聽見陸陸續續準備開店的聲音和往來的車馬了。

  這座城市睡得晚,但睡的很沉,又起得早。

  「所以,才沒發現嗎......」

  靠著窗台,貓人咕囔著。

  不知道該說是幸運抑或不幸,總之真的是睡的像死了一樣,這座城。

  「嗯.......果然還是.......」

  似乎是離出發時間還早,打算再待一下的提爾利特往窗框上趴了下去。

  儘管嘴上說著「還想再戰」、「不甘心啦」、「果然白忙一場」、「說到底她是什麼人」一類的話,但他那樣子卻是極度放鬆,懶洋洋地,享受著溫暖的陽光。

  「是不是真的不該多管閒事呢..........」

  「在碎念什麼呢,嘶?」

  「嗚耶?!」

  發出了怪聲。從一攤化開的東西瞬間恢復成一隻貓,提爾利特嚇得誇張地跳起來轉了半圈,連尾巴都炸毛。
  看向門口,一手扶著門框的頂端,彎身探頭進來的是一名巨蜥。

  而且,這名蜥人他不久前才見過。

  「你是......昨天那家店的———」

  「嘶嘶,沒錯,看來你還記得。我又嚇到你了?」

  「..........是的。那個,下次進來能至少敲一下門嗎?」

  「我有敲啊,嘶。是太輕沒聽到嗎?唔......木門就是不好掌握力道,稍微多用力點就會破了,出力少了又沒效果。」

  「咳、關於那個就先放一邊....」

  看來是剛才過於享受日光,以至於完全忽略了叩門聲。為了轉移話題,提爾利特選擇拋出疑問。

  「說起來,在這種時間過來找我沒問題嗎?」

  「嘶?會有什麼問題?」

  「咦?你不用做嗎,就是....開店的準備之類的。」

  「是在說這個的話,嘶,我早就已經開店了。很早很早,大概是鳴鳥啼叫的時候。」

  六刻就開店啊.....「這樣反倒想問,有客人會在這種時段上面門嗎?」

  「嘶嘶,有的。很多很多,比你想像的要再乘上十倍左右。」

  巨蜥瞇起眼睛。若是沒看錯的話,提爾利特似乎難得地在他的臉上讀出了短短一瞬間的情緒。

  是驕傲。

  那是對自己的店舖感到驕傲又欣慰的感情,彷彿看待血親一般,如此溫柔。

  「在奧利爾,每間店開店時間都有不同的意義。我們不等待客人,相反的,嘶,開了店就一定有客人。」

  「呃,雖然不是很懂差在哪....但我覺得現在應該是重要時段吧,身為老闆的你在這———」

  「沒問題,嘶。」

  這樣好嗎?這個問題還沒說出口,便得到肯定的答覆。

  「現在找別人幫忙顧著了,一個值得信賴的老朋友,嘶,我才離開的。這裡沒有人不重視自己的店鋪。」

  努力讓高大的身子穿過門,踏入房間內的巨蜥店長先是張望了一下,才將視線落在貓人身上。

  那副面孔回到老樣子,看不出任何表情。

  「還是說,有什麼現在我過來你會很困擾的理由?」

  「不,這是沒有。」

  而且不如說完全相反。

  提爾利特仰視著他,吐出疑惑。

  「我倒是想不出為何你會來訪。看起來也不是什麼壞事要通知我的樣子.....」

  「怎麼會,嘶,商人來訪從不會是壞事,也不會帶來壞事。把手伸出來。別緊張,嘶,沒有要做什麼的。拿去,你的遺失物。」

  「這是———」

  手心傳來冰涼的感受,一個小巧的墜飾被放在手掌上。

  透綠的顏色讓人看著就眼熟。

  鳶形的礦石帶了點立體感,在兩側與下方的尖端上掛有更小的箏形同色礦石、以及細羽。身為主體的鳶形礦石上半部綁著裝飾用的寬短繩,上方的尖端則是連接著長長的掛繩。

  「我做成蜥人族傳統護身符的樣子,希望你別在意。」

  「呃,不會。但這......」

  越看越眼熟。

  這個顏色、礦石、跟這位蜥人族老闆有關、自己曾經持有。怎麼想都只能想到昨晚被打得亂七八糟回來的路上又愧疚心作祟,就把傍晚收到的礦石悄悄還回————

  「........啊!」

  「你想起來了,嘶。」

  「不,可是為什麼?」

  「這是獎勵。」

  或許是盡到了說明與交付的責任,巨蜥一邊把木地板踩得嘎吱作響走向門口,一邊說道。

  「我是不太懂年輕人的多愁善感,嘶,但這座城市絕對不是無情。」

  「咦?」

  「是有意義的。」

  一手扣住門框,正彎身鑽出去的巨蜥回頭瞥向一臉驚訝的貓人。

  「奧利爾會感謝所有試著幫助它的人,這座不眠城將一切都看在眼裡,嘶。」

  「呃!你怎麼知道我.....」

  「誰知道,嘶。」

  蜥人朝他擺擺手。

  「外人也好、過客也好、正確也罷、錯誤亦同,只要行動起來一定會得到某人某地的感謝。嘶,所以,別後悔啊。」

  「—————」

  望著消失在門口的高大身影,貓青年眼底的陰霾被一掃而空,嘴角慢慢的、慢慢的高揚。


  「好的!」


 #

10刻41

  迎著涼風,一匹快馬奔馳在整頓過的平坦路面上,兩旁的景色不停向後捲動,黃褐毛皮的年輕騎手嘴角鑲著笑。

  「喂———跑那麼快是要去哪呢?」

  「哎呀,年輕真好啊,真有活力。」

  「小兄弟這一身,前途無量喔!」

  「哇,好快好快。」

  「可別太急啦,欲速則不達咧!」

  沿路穿梭在外圍村落間,此起彼落的打招呼和叮嚀不斷傳入耳中,但他一次都沒有停下回應過。

  冷漠?不。

  缺乏禮儀?不。

  拒絕溝通?不。

  「♪~~~~~~~」

  提爾利特根本沒聽到那些話。哼著歌,一心一意只想著已經能目視的巨型大都,策馬狂奔。

  周遭忽然暗下來。宏偉的白堊城牆聳立在遼闊的平原上,遮擋住朝陽,創造出的陰影區井然有序地排列著大量等待審查的人士!

  敞開一半的城門略可瞥見內部的繁榮熱鬧,提爾利特轉了個彎,沒有去排在大隊伍後面而是直接靠近城牆。

  更準確來說,是主城門旁邊的小門。

  停住、下馬、叩響木門。這一連串的動作流暢的沒有一絲猶豫。

  門吱呀地打開一個縫,一張狐臉迅速探了出來。

  「哪位?」

  「你好!我是米諾城分局所屬第二小隊小隊長,因為接到調職令所以前來,希望能快點入城。」

  把一早的疲倦與肌肉痠痛通通拋諸腦後,貓青年精神十足的打著招呼。但顯然對面不是很能應付這種朝氣,面色疲累的狐人似乎有些畏縮。

  「啊、那個,通知書跟徽章借一下。」

  「好的,在這裡。」

  「唔、唔嗯........請稍等。」

  接過身份核對所需品後,狐狸迅速縮回門後。

  半响,門這次完全敞開,火紅毛皮的狐狸朝他行了軍禮。


  「確認無誤。提爾利特・埃塞俄比亞軍官,歡迎來到洛威伊斯南城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