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殘篇 ◼

十二月 | 2022-04-10 20:44:59 | 巴幣 0 | 人氣 23


  泥巴。

  把陷入的腳用力拔出,褲管與鞋子上沾滿溼答答的泥土,一整個慘不忍睹。

  真是災難。

  她毫不掩飾地嘆氣,看來昨晚下了場不小的雨。

  「...........嘻..........................嘻嘻..................呵呵.......」

  咯沙咯沙的細小聲響四面八方迴盪著,再加上若有似無的嘻笑聲,陰暗的森林裡詭譎的氣氛更上一層樓。

  一般人肯定會覺得毛骨悚然,若是再膽小一點的說不定已經哭著逃跑了。

  「哼,裝神弄鬼。」

  然而這對她不管用,這種東西嚇不倒她。

  不過與其是她大膽或無所畏懼,倒不如說她根本懶得理這些瑣碎的玩意。

  更精確的說,她現在處於一種「煩死了別吵,都給我滾開」的情緒下。

  沒錯,她在生氣,而且是夾雜著煩躁的那種。

  起因是她的部下搞砸了事情,偏偏又沒辦法自力收拾,經過幾番兜圈子的傳話遊戲後,消息抵達她這時幾乎已經一發不可收拾。

  所以她才親自出馬,甚至不惜挑上這條需要冒點風險的路徑,一切只為力挽狂瀾。

  開什麼玩笑,鋪陳準備這麼久的計畫可不能在這裡砸了!

  把忠告與警示通通踹進水溝,打從一開始就偏離小路的她唯一目的就是快速前進。但天不從人願,滿地的泥濘反而拖累了速度。

    ———明明沒時間了,這種渾蛋鳥事還接連找上門真是夠了!

  諸如此類的,她在心中怒吼。

  艱難地走了一段路後,她忿忿地瞪著綿延不絕的樹林。耳邊似乎傳來嬉笑數落的聲音。

  「———咬爛你。」

  危險的低語脫口而出,恐怕連她本人都沒察覺到。

  不過區區植物,放著不管就自以為是了—————!

  猛的蹬地,她一躍而起。

  發揮種族優勢,她粗暴又穩穩的落在樹枝上,還不忘朝樹上踹幾腳出氣順便清掉卡在鞋上的泥巴。

  確認在枝幹間的移動沒問題,她感到滿意的點點頭。

  這樣就快多了,也比較乾爽。

  她的心情好轉了一點點,但被當作移動路徑顯然讓腳下的樹木心情差了許多。

  「......哦?」

  周遭枝葉忽然啪唦啪唦震動,彷彿———不,就是要把身為異物的她甩下去,連樹幹都開始蠢蠢欲動。

  她不掩飾地咂了嘴。

  稍稍變好的情緒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速下跌中,甚至比稍早前要更糟了。

  「————好啊,一個個都要妨礙我是吧。」

  飽含殺氣地甩掉武器的鞘,她目露凶光,怒氣值完全是突破極限的模樣。

  一個沸點低的人,因為某項意料外的事件不得不馬不停蹄的趕路,而中途拖累腳步的事不只遇上一個兩個,最後竟然還碰到想用武力阻攔的。

  那麼結果想必不用多說。


  「把你殺個片甲不留————!!」




  若是在場有第三者目睹這份光景的話事後肯定會這麼說的吧:


  ————那是一個有著獸人外型的美麗風暴。


 #  


  「流風!流風你看,是沒見過的新品種、是新品種欸!」

  「噗呼。」

  「誒,你反應也太冷淡。是新發現哦!你看你看,是新品種的魚哦,是沒被登錄過的哦!」

  「噗嚕。」

  「別這樣,也稍微理我一下嘛,把這帶給王城的研究機構說不定還被讚賞呢。唔嗯..........欸,流風流風,你覺得這個能不能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噗呼呼。」

  「流風啊啊啊啊啊啊!你幹嘛害牠跑掉了啊啊啊啊啊!那是新發現欸欸欸欸欸欸!」

  「吡吡。」



  捕捉。

  她在樹林陰影處窺視著他。

  河邊有一貓人一馬,看來是一組騎手騎獸搭檔。

  貓人那方似乎很年輕,好奇又有行動力...........現在甚至要跳進河裡去追那隻長得亂七八糟的大魚。

  至於他的騎獸則是異常冷靜,完全冷眼看著主人的失控行為。

  不過那對她來說都不重要。

  重點是貓人那身衣著,整齊又具標誌性的制服,繡在衣料上的紋飾以對比色詔告天下般宣揚著存在。是衛兵團,毫無疑問。

  她露出嫌惡的表情。

  真是糟糕、糟透了,簡直讓人想咒罵古神大人為何在趕路中還帶來這份厄運,不吉利也該有個限度。

  被勾起的片段回憶閃過腦中,那是———


  「——————」


  瞬間,血色的想法直衝腦門。


  那是一種無預警的衝動,毫無理由、不需要理由、不會有理由,彷彿「一開始就該這麼做」。

  她想衝出去,想舞動手中的凶器朝那無防備的身影劈下,想粉碎那份天真的笑顏、剖開那柔軟的身軀,讓鮮血染紅這條溪流。

  直接撕成肉片或許還便宜他了,應該要先砍斷他的手腳,再把肉一片片削掉,剜出骨頭或許也不錯,總之一定要讓他嘗盡苦痛。


  手不自覺用力握緊武器,血液以異常的速度流竄著,身體在發燙。


  以自己的技術來說絕對做得到,當然還要止血,不能讓他那麼快死掉,要帶走慢慢折磨。那份悲慘的哭號能欣賞多久就是多久,既然都做出那種事,這點後果自然要承擔起,就算不是「他」,應該也能一解心頭的———————不。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不可能消解,怎麼可能消解,非「他」不可,一定要「他」才行,不用這雙手把「他」大卸八塊之前不可能停下,這份怨恨、這份怒火、這份不甘不管吞噬多少局外人都不會消停。


  呼吸急促,吐出的氣息一樣炙熱,視野逐漸被赤色浸染。


  乾脆不要管什麼計劃了,就以這裡為起點,先殺掉他,再一路往東到王城,把見到的仇敵全部殺掉。

  反正本來就沒有同伴,「那群人」也好、「她」也好、‘‘他’’也好,都只會拖累而已。

  沒錯,最初就該一個人的,不用躲躲藏藏,也無須壓抑本性————是了,本性,就是本性。

  捨去理性吧,從一開始這東西就是多餘的,只是個枷鎖,所以委身於內心的本能/野性吧,順從那股慾望,現在、馬上就—————



  『————,———,—————。』



  「—————!」

  身子劇烈一抖。

  明明沒有聽到,明明已經不記得了,明明已經是退色的回憶了,但那個卻像現在仍在耳邊呢喃一般,重複著重複著重複著重複著重複著,比任何咒術都要惡毒,又是最溫柔的囑咐。

  那是深深刻在心頭、凌駕於本能之上的詛咒。

  僅僅是這樣,僅僅是掉色的片段就硬是把屈服的理性給挖起來。

  為了阻止已經半開始動作的身體,毫不猶豫地扭頭往左手腕狠咬下去。

  「———唔!」

  小小悶哼一聲,隨後便嚐到滿口鐵鏽味。

  鮮血灑落,隨即被土壤吸收。

  肉食獸的尖牙完全刺穿了皮肉,直達骨幹,視野中還可以瞥見一抽一抽、無力垂著的手掌。

  陣陣的劇痛傳遍全身,刺激大腦,但眼中的赤色反而漸漸退去,胸口劇烈起伏著。


  差一點。


  她感受著開始冷卻下來的軀體,慢慢調整呼吸。

  就差一點,這幾年來的努力和那份期待就要白費了,在這裡動手的話,一切都將化作泡影。

  這樣不行。

  鬆開嘴,感受異物從身體裡離開的不適感,緩緩沒入樹林的深處。她看都不看血流如注的左手腕,一雙如刀鋒般銳利的眼瞳直直凝視著遠處的貓人。

  更準確地說,是那件制服上的紋飾。



  再等等,再忍一下就好。到了那時,我一定要—————




  「呃?」

  「噗呼?」

  「沒有啦,我沒有要再去追剛剛的魚,只是感受到一股難以言語的寒意.............奇怪?那邊明明就沒有人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