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初神話】第十三章 - 於塵世邊緣

越神 | 2022-03-14 22:30:37 | 巴幣 1004 | 人氣 77





第十三章 於塵世邊緣
 


法爾、薇媞、雷娜三人加上虎喵終於到達了通往第八層的階梯。
 
法爾看著眼前極寬又看不清盡頭的階梯發出了無力的吶喊:「才要到第八層嗎?這鬼地方未免太大了!」
 
雷娜附和著說:「的確是大的可怕,但這裡可是地獄呀,沒有這種規模才奇怪,這只是其中一層而已,第十層開始關押罪犯的地方一定更難想像吧,就算逃離了牢房,也會因為這個過於巨大的空間而迷失方向最後耗盡體力而死,我想那些逃離牢房卻沒能力走出這個死亡迷宮的人,不是累死、餓死,就是被其他兇猛的生物捕食。」
 
「生物?啊,難道!」薇媞看向階梯的遠方。
 
「嘶──!」虎喵也突然全身炸毛對著黑暗的階梯盡頭發出低吼。
 
「對!就像是要從樓梯上過來的那些!」
 
在綿延到看不見底的樓梯盡頭,開始傳來像是動物奔跑的聲音。
 
「來了!」雷娜的手移到御雷的刀柄上做好隨時攻擊的準備。
 
聲音逐漸清晰,身影已經明朗。那是一群大約十多隻的白狼,這整群白狼從樓梯上奔跑而下衝向一行人,牠們的體型比一個成人還大的許多,光是一隻就能夠輕鬆殺掉數十個人。在薇媞肩上的虎喵絲毫不害怕這些體型比他大好幾十倍的白狼,突然就衝到了狼群前面。
 
「啊!虎喵!」薇媞緊張地叫了出來。
 
而這些白狼也像被虎喵給威嚇住的全都停下了動作。牠們先是擺出了疑惑的反應,接著一起朝虎喵攻擊,就像是在對付比牠們還兇猛的敵人一樣群起圍攻。
 
法爾見狀燃起了火拳將快攻擊到虎喵的幾隻白狼揍飛,而薇媞在一旁擊出一顆顆水砲精準擊中數隻狼的弱點,雷娜則踏著輕快的步伐用電流俐落地將牠們電昏。
 
群狼被解決掉後一個男人隨後從樓梯走了下來不爽的說:「像蟲子一樣到處亂竄……給我乖乖當我寵物們的食物啊!」
 
(唉?他是什麼時候出現的?竟然完全都沒察覺到他的氣息,是獄主嗎?)薇媞盯著前方男子的一舉一動不敢大意。
 
「看來是獄主……這裡交給我!你們先帶虎喵繼續前進吧!不知道為什麼這些狼會先攻擊牠,牠再這麼不受控會妨礙戰鬥的。」雷娜說道。
 
「好!」
 
「記住了,我們一點時間都不能浪費!時間拖得越久失敗機會就越大!要是不趁死神不在的這段時間拿到神器……我們說好了吧!就算失去任何人,也要繼續下去……為了這個世界。」雷娜背對著法爾跟薇媞,再次展現了決心。
 
他們每個人心中再清楚不過,當踏上這趟旅程的那刻起,就不可能再回到以前的生活了。或許在更遙遠的以前,早在握起拳頭的那瞬間,一切已然改變。
 
「走吧!」法爾率先往樓梯上跑,薇媞抱起虎喵後也跟著跑去。
 
「從我旁邊通過?未免想太美了!」獄主伸出手朝向旁邊的法爾跟薇媞,接著快速地進行詠唱,一個召喚陣出現在手掌前方,這整個過程只花了不到一秒的時間,接著從召喚陣中衝出了像大蛇的生物,朝他們兩人咬去。
 
雷娜馬上將電流纏繞在全身,高速的衝撞巨蛇,這猛烈的衝擊力將巨蛇彈飛接著撞碎部分階梯而昏厥。
 
橘色的雙瞳瞪向獄主,「你的對手是我!」
 
獄主見狀呲牙笑道:「竟然直接用身體撞,不錯的判斷。我是六獄主──安雷默,給我報上名來,這樣我才能知道是誰即將成為我這些可愛的孩子們的食物!」
 
「灰軍首領──瑟斯.雷娜!」
 
「哈哈哈!妳就是灰軍的首領啊!」
 
「那你該知道……會被獵殺的……是誰才對!」雷娜拔出腰間的御雷衝向安雷默。
 
 
 
 
 
法爾跟薇媞跟隨著金鳥繼續往神器的位置前進,但在進到第八層時薇媞一直覺得似乎有什麼東西持續在注視著她。
 
突然間,一堆身披殘破斗篷的人形生物同時從四周的間隙、角落、天頂竄出,他們的外表像是乾瘦的人形,平時因為會在地獄四處遊蕩而被稱作巡遊者,他們是由六獄主之一的古斯特製造出來,等同是他的分身,這些巡遊者同時具有監視、傳令的作用。
 
「是巡遊者!要小心不要碰到他們,他們會吸取體力。」薇媞警告著。
 
正當兩人打算對付一整群湧上來的巡遊者時,一旁傳來了震動,伴隨一陣一陣的巨大聲響,牆壁被從內側砸出一個大洞,一個全身漆黑的怪物從破洞飛出來砸向法爾,接著整面牆壁被撞碎。
 
法爾閃過後看著煙霧迷漫的方向:「搞什麼!」
 
在飛揚的塵土中的是一個約六公尺高的龐大身軀,棕色的頭髮跟眼睛,暗灰色皮膚,樣貌兇惡,有著六隻粗壯手臂的男人站在他們眼前,他其中一隻手還抓著另一個黑色怪物。
 
「這也……太高大……」薇媞仰望著他。
 
法爾一看到他的外表馬上就認出,「修羅族……」
 
「第五獄主!阿索亞參上!」他把手中抓著的怪物再度砸向兩人。
 
他們躲開後法爾看著那黑色怪物,「這不是……」這怪物就跟兩年前襲擊他村子的那些東西一樣,但是現在的場面已經沒時間讓他去思考,好幾個巡遊者又從空中跳下來。
 
一個沙啞的聲音自暗處傳來:「阿索亞!說了多少次不准隨便破壞!」
 
巨大的男子聽到後臉色一變一副事不關己地說:「哦!是古斯特,有什麼辦法,從下面過來這樣最快啊!你是海爾嗎?語氣一個樣!而且多虧我這麼做才發現了躲在縫隙間的憮!」
 
「憮?!竟然還有躲著的嗎?」
 
「還不感謝我!」阿索亞一掃原先兇惡的樣貌,露出了一副驕傲的神情。
 
看著眼前的兩名獄主法爾已經做好了全力以赴的準備,「竟然一次來了兩個,看來是要來場混戰了吧。」法爾語氣中充滿了興奮與戰意。
 
薇媞看著這個場面深表同感:「沒想到我會這麼說……來大鬧一場吧!」
 
 
 
 
 
無間,地獄的最底層。這個幾千年來一直壓制著煉獄沒有被突破過的地方,如今被毀的一團糟。
 
空藍跟佩爾黛絲都被巨型的觸手捆住無法動彈,如同被蟒蛇抓住的獵物。
 
「這是……什麼東西……」
 
空藍看著一半身軀已經從煉獄出來的這個「東西」,那種樣貌,難以名狀。
 
光是看著牠就感覺到異常的痛苦,身體像是無法承受這種存在般的產生抗拒,兩人的鼻腔充滿了鐵鏽味,鮮血緩緩流出。這,就是煉獄的生物,一切充滿未知。
 
(是牠的特性嗎?光是注視著牠就流出鼻血,跟神獸不一樣……)佩爾黛絲第一次看見牠,她想到三百年前地獄被入侵時想從煉獄出來的應該也是牠,只是當時隨著鬼神的撤退牠也被成功壓制回去,(那時候牠是被鳳凰的力量給吸引,那現在怎麼突然又……)
 
「妳們帶了什麼進來?」佩爾黛絲不禁這麼想,一定是黎明小隊他們帶了什麼擁有神獸之力的東西。但是,有那麼一瞬間她極其希望不是空藍他們的因素,而是另有其人,那個讓她千百年來難以放下的人……
 
「牠一定是被什麼給吸引的,妳們幾個帶了什麼有神獸之力的東西?是神器吧!」
 
「難道是……玄武盾?」空藍想到的可能性只有玄武盾。
 
兩人瞳孔瞬間收縮,「嗚……唔……」
 
還未得出結論,一陣深沉極具侵略性的低頻異音直衝腦門,她們從未體會過這種感受,這股同時侵蝕生理跟心理的痛苦。
 
「哈啊!唔……啊──」
 
她們的腦海中充滿雜訊,隱約有個聲音出現,「可恨……螻蟻……死……異界……蟲……」
 
「這是……唔……」
 
「是牠在說……話嗎?」佩爾黛絲忍著剛才被觸手擊中的疼痛,想施展壓制的天輪,但是全身被緊縛著翅膀完全無法展開,現在的她就算使用天輪也對現況沒幫助。
 
「別……想……不可……做……」聲音再度響起,鮮血從她們兩人眼角滲出。
 
「啊啊啊啊──」
 
(不行……繼續下去身體會負荷不了,精神也會崩潰……那是……)空藍瞄到因為被佩爾黛絲打飛而掉在一旁的帕尼錐特之槍,這個距離她剛好能使用術式控制長槍將其射向那生物,但是必須有人將牠的注意力分散。
 
此刻佩爾黛絲身上的通訊水晶傳來了聲音:「佩爾黛絲大人!準備好了!」
 
「馬上發射!」佩爾黛絲令下,一道大面積的光束瞬間從天而降,落在了生物的身上。那是為了對付突破結界從煉獄出來的生物而設置的多道防衛之一,剛好替空藍製造了機會,她馬上進行詠唱。
 
在言靈的作用下帕尼錐特之槍隨之發出光芒漂浮而起,接著槍頭對準那生物爆出衝擊直直朝牠的頭部射去。接連的劇烈攻擊雖然只對生物造成一點點傷,但成功迫使牠的觸手稍微鬆開,空藍順利掙脫了束縛,但抓著佩爾黛絲的那隻觸手仍死命地緊纏並往下一甩,牠打算把佩爾黛絲直接丟進煉獄。
 
(唔……視線……)空藍的眼睛已經快無法聚焦,面對這種未知的存在,最好的方法不外乎是盡速離開此地,先遠離牠的影響範圍。這也是天使族所教導的必須做出的取捨,在必要時馬上判斷該放棄某些人以避免造成更大的傷亡。
 
空藍緊握長槍翅膀奮力一搧,緊抓著佩爾黛絲的觸手被一刀斬斷。
 
「怎麼可能辦到啊!」空藍在內心吶喊,只顧全自己而見死不救這種事她做不出來,在危急時刻她仍然忍住身體劇烈的疼痛以及快要崩潰的意識在觸手甩進煉獄前救下佩爾黛絲。
 
「妳!」
 
空藍的這一舉動讓佩爾黛絲感到吃驚,明明身體就快承受不住,卻救了立場是敵人的她。
 
而那生物為了要再束縛住她們兩人數隻觸手沒有間斷地接連攻擊,觸手高速的掃過爆出陣陣風壓,軀體的更多部分也從煉獄出來。兩人接連躲過攻勢,畢竟天空是天使族的主場,她們非常擅長空中的戰鬥,空藍抓準機會將長槍對準那生物。
 
「漫天光雨!」
 
大量的金色光束朝牠射去,數量之多猶如沐浴在大雨之中,牠的身上被貫穿出數個大洞受到重創。
 
但是腦中的雜訊卻沒有因此而停止反而是比剛才更強烈,影響的範圍也倍增,位在隔了數面牆壁之外的獄使也受到傷害,痛苦的哀嚎聲從通訊水晶傳到了佩爾黛絲耳中。
 
瞬時間金輪突然出現在那生物的側身,下一秒,牠的身體瞬間被輾碎。
 
「別太囂張了!混帳東西!」佩爾黛絲由高處俯視著牠,「三百年前……當時要不是你來搗亂……」
 
看著生物剩餘的下半身以及殘破的肉塊墜回了煉獄之中,空藍跟佩爾黛絲收起翅膀落至地面,她們疲憊地撐著身體,兩人的戰鬥還未結束。佩爾黛絲的眼神依然銳利,空藍依現在的身體狀態若是再受佩爾黛絲的任何一擊都可能直接倒下。
 
「百式天書。」
 
「咦?什麼?」
 
佩爾黛絲的身上已經感覺不到任何殺氣,魔力也完全消失。她坐到地上單腳屈膝喘了口氣後望向空藍,眼神已變得柔和許多,「妳想知道術式之書的真名對吧?除了對付我以外妳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問出術式之書的真名,這樣才能夠取得卡拉迪亞,最後再逃出地獄。」
 
「妳都知道了……」
 
「太明顯啦,看到書的時候就大概知道妳們的計畫了。」
 
空藍一驚,原來在剛才的戰鬥中已經被看到身上的術式之書,「那……妳願意加入……」
 
「別說傻話了!妳啊,到底在想什麼?太天真了!剛才竟然選擇救我,對你來說我可是敵人。」
 
「是嗎?我覺得妳不是。」
 
「妳真是……算了……不得不說妳真是很有趣,強大卻又這麼天真……就告訴妳吧,關於百式天書的事。」佩爾黛絲會心一笑的嘆了口氣,「百式天書就是術式之書的真名,是現任天神普休用他的能力將他的筆記本製成神器時賦予的名子,因為是用他的能力創造而成,所以能夠自動蒐集世上包含種族秘術、獨創術式等所有種類的術式資訊,而在源之力跟真名的搭配下就能夠直接施展某些術式的原因是因為能事先將所需材料取得後放進書中,這就是七武之一的術式之書。但是,妳現在就算知道了術式之書的真名也無法解開卡拉迪亞的封印,這樣說妳懂吧?」
 
「嗯,是特殊封印術,必須有『鑰匙』才行,這點妳就不必擔心了,我們自有辦法。不過術式之書既然是天神大人的筆記本,那為什麼……」
 
「真是……妳都已經墮天了還稱他天神大人啊。」
 
「嗯……」
 
「是啊,其實只要普休使用他的能力隨時都能把東西搶回去,我搞不懂他怎麼會一直讓術式之書流落於天堂之外,就連其他神器也是……不過都已經千年沒見了,神也是會變的吧……」
 
「是特曼斯背叛的關係嗎?」
 
「或許吧,我算是看著他們長大的,他們兩個怎麼會變成如今這樣……這一切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佩爾黛絲的眼中滿是失落與對現實的無力,「妳問我鬼神是什麼對吧,妳有想過嗎?妳想要知道的真相其實都指向同一件事……卡拉迪亞並不是被創造來殺死鬼神的。」
 
「?!」
 
佩爾黛絲低下了頭,白色的長髮遮掩住了藍色眼眸,「是為了絲諾蒂,我墮天的原因,是為了不再有第二個像絲諾蒂的受害者。」
 
佩爾黛絲突然坦白的這些話讓空藍一時之間無法理解,「妳到底在說什……」
 
「如果妳們繼續在這條路上前進的話終究會知道的,在不久的將來妳們就會知道這一切的因緣。快走吧!趁我還沒改變心意。」
 
雖然仍有許多想問清楚的事情,但現在身處的地方可是地獄,其他人的戰況也不知道如何,既然已經達到現階段的目的那就夠了,想到這裡空藍便展開翅膀飛離。
 
「答應我!」佩爾黛絲的聲音從空藍身後傳來,「用卡拉迪亞殺死絲諾蒂身上的鳳凰!幫我拯救絲諾蒂……那是這個世界欠她的!請幫我們……完成這千百年來的心願……」佩爾黛絲站起身語帶哽咽的喊出了這句一直藏在心底的話,這道千百年來一直無法癒合的傷。
 
從天界大戰以來天使族一直保護著人們,那保護著世人的天使又會有誰來拯救?她不知道為何要向空藍說出這些,是因為同為天使族所以認為她能理解嗎?又或許是在她的身上看到了當初的自己。
 
空藍轉身回望著佩爾黛絲點了頭給予承諾,此刻空藍心中滿是複雜的情緒,(所以……妳才將自己囚禁於世界邊緣嗎……一直在這地獄深淵守著煉獄……佩爾黛絲……我又跟妳有什麼不同……)
 
佩爾黛絲望著遠去的空藍,「天真的人……是我才對……」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