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初神話】第十四章 - 荒土的過去

越神 | 2022-04-17 16:56:25 | 巴幣 4 | 人氣 42





第十四章 荒土的過去
 


亞他低頭喘著粗氣,周遭佈滿激烈戰鬥過的毀壞痕跡。
 
「有種熟悉的異樣感,是『戾氣』嗎?」閻王從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不尋常的魔力,「為什麼一直刻意抑制力量?你使用的是土系術式,在這個到處都是加工建材的地方如果不盡量釋放魔力會很難發揮術式的力量,你無法精準控制這些地面或牆壁讓它們變化型態就是證明。」
 
(不好……比預期的更難對付啊,戾氣都洩露出來了。真不甘心,竟然被發現我是……)
 
「再不用全力的話會死喔。還是說……我太高估你了?」
 
地面一塊塊凸起,亞他將這些石塊砸向閻王,(確實在這種地方難以使用術式,而且因為業火的關係又沒辦法使用近戰攻擊……都被他說中了……)
 
在閻王輕鬆地釋放業火來阻擋的同時,他腳下的地面變成如同捕獸夾向上夾擊,速度雖快但仍被閻王雙手一擋打碎,「扔石頭的伎倆。」
 
部分業火聚集成了一條黑龍開始朝亞他飛竄追擊,亞他不斷從地面拉出岩石來阻擋,但都被一一閃過。他接著踩著從地面升起的大量石柱像在築起一座高塔越升越高,這些石柱像是樹枝不斷穿插交織,亞他在這些石柱上跳躍閃躲著由業火組成的巨龍跟著高塔一起爬升,高度已經達到數十公尺高。
 
「這就對了,給我使出全力!」閻王操控著業火之龍就快追到亞他,「看你要爬到多高!」
 
「馬上就下去找你!」亞他踩在高塔頂端,接著讓塔的底部破裂朝閻王倒下,他踩在岩柱上跟著從高處落下。
 
高塔開始崩塌,即將有大量巨岩從高處大面積的砸落,閻王見狀毫不慌張地用魔力強化身體,接著連續揮出好幾拳,一道道黑色火柱朝上空擊出擊破了巨岩。而亞他落地後身後的黑龍仍然緊追不放持續逼近,牠從空中往下直衝張開嘴巴想將亞他吞噬,整個攻擊範圍已經完全壟罩亞他,毫無地方可逃。
 
「呃!」
 
業火之龍撞上地面,巨量的業火朝四周爆散,整個空間幾乎被完全淹沒。
 
「結束了,看來是我太高估你了。」
 
業火熄滅,留下的只有滿地的碎岩。
 
「真是驚險……」
 
「什麼?」閻王驚訝在剛才那種攻擊下亞他竟然有辦法躲過,(用了什麼方法嗎……)
 
(還好岩石擋住了他的視線才沒被他看見我用空間術式。)亞他在被業火碰觸到的前一刻使用了空間術式躲過攻擊。
 
「不會再讓你躲過了!」正當閻王打算採取近戰攻擊時發現亞他的魔力又漸漸收斂,「那果然是戾氣,你還是不打算用全力嗎?」
 
閻王的話讓亞他打從心底感到厭惡,「哼……你又知道我是什麼人了?」
 
「你那種表情再加上戾氣已經很清楚了。」此刻亞他的樣貌跟平時性情溫和的他有著極大的反差,他的臉上掛著笑意,那種表情就像是沉醉在戰鬥中渴望著更多殺戮、更多鮮血的樣子。
 
亞他在意識到自己的狀態後用雙手朝自己的臉頰用力拍打,(冷靜!該死!給我冷靜一點!沃德亞他!)
 
「魔族貴族在戰鬥的狀態下有時魔力會變得極具侵略性,這種魔力能夠直接對人造成傷害,被稱作戾氣。看來你身上流著……」
 
「給我閉嘴!」亞他表情猙獰的怒視閻王。
 
在看到亞他的這種反應後閻王大致上也猜到了亞他的身分來歷,「逃離了家族嗎?算了!你是誰或是有什麼血統不重要,不管你是為了什麼或是有什麼堅持,都該結束了!」閻王不想再讓亞他有任何閃躲的機會,他直直朝亞他衝去。
 
(堅持?對啊……我有什麼堅持嗎?總是習慣壓抑魔力,雷娜也說過這樣做會有很大的問題,就像把自己束縛住,長久下來就會無法使出原本應有的力量,血統什麼的明明也沒有人在意,早就知道了不是嗎?我到底在幹嘛?這裡是地獄啊!)
 
亞他的手伸進口袋拿出了一團布料,他抓住一角後往閻王扔去,在空中原本綑緊的布料慢慢鬆開,有個東西從布料中被甩了出來,原本毫不猶豫往亞他衝的閻王在看見那東西後為了避開而馬上變換動作向左側身閃避。
 
就在閻王閃避的那一刻亞他抓準時機施展空間術式將閻王一落地的左腳踝給定住,「唔!空間術式!」
 
接著他釋放出大量魔力發動術式,閻王腳下的地面瞬間裂開,「我剛才可不是隨便從地面拉出岩石,那些都是主結構體!」
 
整層地面結構完全毀壞,隨即整片破裂,碎片墜落而下,破碎範圍之大完全無法跳到旁邊迴避,更何況閻王一隻腳又被束縛住,兩人就這麼往下掉落到漆黑的洞中。
 
「原來,剛才就是用空間術式躲過的吧!你現在弄碎整層地面只是掉到下層而已,完全沒意義!我馬上就會追上你!」
 
「我才不是要把你甩開!」周遭掉落中的地面碎塊直接往閻王飛去,重重堆疊的石塊將他困於其中,亞他接續施展空間術式加固了困住閻王的石塊,最後變成一個立方體懸浮於空中。
 
「雖然我不會封印術,但空間術式的這種用法也是相同概念,希望這能把他困久一點。」亞他乘著其餘石塊從洞中飛回原本的地方,看著弄出來的大洞亞他自己也覺得有點誇張,「剛才還把冥石給丟出去了……其他人身上的應該都還在吧……」
 
亞他繼續往神器的所在處趕去。
 
 
 
 
 
「咿呀!真是夠了!啊啊!好噁心!」看著滿地的蟲屍有些還在爬行或是蠕動著就讓人渾身發麻。
 
「噁心噁心,好噁!」雷娜渾身雞皮疙瘩,她不斷對付安雷默召喚出的各種昆蟲發動的攻擊。
 
安雷默為了對付雷娜的雷屬性術式而採用體型龐大攻擊力強的魔獸做為攻擊主力,再搭配數量多有著抗雷屬性的昆蟲作為輔助來擋下雷系術式,這種戰術不僅能減少召喚獸的傷亡還能對對手造成心理上的壓力。
 
看著雷娜的反應安雷默繼續畫著召喚陣,「這方法真有效。」
 
「渾蛋!你這……你這……你死矮子!沒錯!噁心的死矮子!」
 
「蛤!妳說什麼鬼!」那句話戳中了安雷默的怒點,「看來要介紹一些更『可愛』的孩子們給妳認識啊!」
 
「咿咿咿!」雷娜一想到雞皮疙瘩又再爬了全身一輪,「你!你有種就用更強的魔獸啊!不要用這些弱小的蟲子!」
 
「弱小?哈哈哈哈哈!這些成群結隊的昆蟲戰力可不會輸給魔獸啊,速度快數量多,用來當妳的對手再適合不過了!妳沒看過這些魔獸跟昆蟲吧。」
 
「……這些是你養的嗎?」
 
「是我細心呵護養大的,怎麼了?突然感興趣了?想養?」
 
「誰會感興趣啊!你有病啊!」
 
雷娜做了個深呼吸冷靜一下情緒,「那些確實都是沒看過的東西,是荒土的生物吧?」
 
「……」
 
「是從『蠅王城』帶來的嗎?」
 
安雷默眼神瞪大。
 
「我的夥伴中有人是在荒土的某國家出生的,多少也聽過關於你的事。可以告訴我嗎?有關於你『曾效忠之人』的情報。」
 
「哼!憑什麼要給妳情報?」
 
「有什麼不行?你們現在是敵對立場,還是你仍然對……別西卜……」
 
「沒那種事!」安雷默打斷了雷娜,「我現在是地獄的六獄主之一,純粹沒必要告訴一個入侵者她想知道的事!」
 
地面上的召喚陣發出光芒,像樹根的東西沿著地面往雷娜快速蔓延過去。
 
「跟妳介紹一下,那是『爬藤』,同時是植物也是生物。」
 
一旁3、4公尺高的魔獸也開始了動作,雷娜將短刀指向魔獸從刀尖放出雷電,但馬上被一整群的昆蟲擋下,接著蟲群空出一個縫隙其中一隻魔獸直接從這縫隙中揮下一爪。
 
雷娜向後跳開閃避,在地面上的爬藤沒有給她喘息時間馬上圍困她,這使得她必須一直不停的移動來閃躲,這些爬藤就算被砍斷也會很快的再繼續生長,雷擊、斬擊都沒什麼作用。空中的蟲群、大型魔獸、地面的爬藤不間斷的接擊,幾乎沒有一處是可以落腳超過1秒。
 
「他的能力有什麼弱點?告訴我敵人的情報對你沒有壞處!你拒絕告訴我只是讓你的立場變的更奇怪!」雷娜依舊不放棄的追問。
 
「還能提問,看來數量還不夠多!告訴妳!我曾效忠的是『貴族』,即便別西卜還活著,『體制』仍然已經消失,我跟他們已經毫無瓜葛,生死與我無關!」安雷默手指著雷娜,「給不給妳情報是兩回事!我要做的只有全力的捉拿妳這個入侵者!」
 
(沒錯,我會守住這個地方,本來就沒必要跟入侵者多說什麼!)
 
雷娜停下了動作不再閃躲,「好吧,我明白了,開戰吧!」她的雙腳發出電流。
 
「那對爬藤沒用。」
 
往雷娜襲去的爬藤在快碰到她的腳時突然縮了回去,爬藤感受到雷娜的周圍溫度正在升高。術式的型態改變,她用電流加熱接觸到的地方使得溫度高到可以造成傷害,接著蹲下身子雙手緊握雙刀貼於地面,全身纏繞著電流讓她看起來就像妖貓族。
 
「雷鳴戰貓。」
 
雷娜雙腳用力一蹬衝了出去地面被踏的破碎,瞬時之間雷光四起。她在整個空間高速的衝刺,她的四肢著地用著如同貓一般的動作移動,衝刺的速度不斷加快,(對付野獸就要用野獸的戰鬥方式!用這招會造成身體很大的負擔,速戰速決吧!)
 
御雷的刀刃將爬藤切的粉碎,高熱將切口燒焦阻止了牠的再生,蟲群在面對此等速度也完全無法抵擋,有一大半已被斬殺。
 
雷娜衝到魔獸面前幾步的距離踏地躍起,她的右手由下往上向前一斬,一道電流從御雷的刀刃方向延伸擊出砍在了魔獸身上,「雷帝劍!」
 
雷電形成的大斬擊發出轟隆巨響,劃過的地面直接破碎,電流的形狀像是一把巨劍由下而上將魔獸重創,鮮紅液體從傷口噴出,這招強烈的電流斬擊讓巨大的魔獸昏厥倒下。
 
雷娜接著站穩身子將雙手朝前平舉,御雷的刀刃面下,電流在兩把刀之間聚集,這形成了一股強烈的磁場,能量持續升高將空氣分解成電漿。
 
「電磁砲!」
 
極高的能量從兩把刀之間射出,所接觸的物體直接氣化燒熔,安雷默眼前只剩下炙白的光芒。
 
空間瀰漫著焦味,雷娜的雙腿滲著鮮血,「呃……集氣才不到3秒吧……好痛,之後要記得別在雷鳴戰貓後接著用電磁砲。」
 
「我好像太小看妳了,竟然做到這種程度。」安雷默慢慢站起身。
 
(不會吧……被躲掉了?時間不夠,範圍跟威力都不夠大……)雷娜看著自己腳上的傷不知道還能不能再撐過一次術式,同時她看見了自己的倒影出現在地面上。
 
「咦?水?」
 
不知道什麼時候,薄薄的一層水佈滿整個場地,幸運的天秤正往雷娜傾斜。雷娜面無表情看向安雷默,接著露出微笑。
 
這場戰鬥結束,安雷默在失去意識前看到的是令人戰慄的笑容以及一陣由腳傳到全身的痠麻。
 
看著安雷默倒在地上無法再戰鬥,「你不會有事的,我可是有控制力道。」
 
雷娜撕下衣服的部分布料綁在雙腿的傷上,在稍做包紮後離開了此地,她踏著迎面而來順著樓梯不斷往下流成小瀑布的水往上走。
 
「是薇媞嗎……」
 
(呃……輸了……運氣不好……不對,要是她的充能時間再長一點,正面被電磁砲那種東西打到……或許這是某種程度的幸運……灰軍首領……)
 
安雷默回想剛才戰鬥的過程,心裡一直有個疙瘩,讓他連雷娜他們入侵的原因也沒在想了。
 
(不想說啊……為什麼?我為什麼不告訴她別西卜的事?難道我……真的還是……)倒在地上的安雷默正思索著自己也不知道答案的問題。
 
(話說回來……這些水是哪來的……全身都溼透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