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初神話】第十二章 - 煉獄上的墮天使

越神 | 2022-02-19 22:15:45 | 巴幣 4 | 人氣 56





第十二章 煉獄上的墮天使
 


「那個男的不見了,剛剛一直在我們後面的。」薇媞注意到弗爾斯已經不在他們後方。原本弗爾斯在他們四人後頭一直保持一定距離,像是在監視故意不追上他們,而現在突然消失蹤影。
 
「地獄這麼大,可能打算繞到我們前面吧……」雷娜正想著一行人是不是該分散跑比較好,「空藍,妳剛剛對他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妳以前來過地獄的時候見過他嗎?」
 
「算是見過,但也只是錯身的幾秒鐘而已。三百年前,當時我為了尋求庇護而來到地獄,被死神大人回絕之後,就在剛走出地獄大門的時候遇到了正準備跟七罪一起闖入地獄的他。而我剛才之所以對他那麼說,是因為我透過新世界獲得的情報推論出了弗爾斯當年闖進地獄的原因,大概是為了某個人,所以我才想或許能夠讓他幫我們……」
 
「這樣啊……妳當時要尋求庇護怎麼會是到地獄呢?凡德斯大陸上有那麼多勢力。」
 
「因為第六獄主──佩爾黛絲,她也是天使族的墮天使,曾經的第七天,她就是我原本想說的那個可能會有的幫手,不是弗爾斯。」
 
「咦?既然已經有墮天使加入死神勢力的先例,為什麼妳還會被拒絕?」雷娜繼續追問。
 
「因為佩爾黛絲的墮天是天神承認的。她離開天堂的時間點是初代天神賽普拉大人消逝的時候,當時剛接任天神位置的普休大人同意了她的決定,至於詳細的原因在天使族的任何資料中都完全沒記載,也沒有人願意談論這件事。」
 
「佩爾黛絲是九天的第七天,我記得空藍妳也是第七天吧?她就是在妳之前的人嗎?」薇媞問。
 
「不,佩爾黛絲離開天堂是天歷2年,我成為第七天是天歷800年的事,我的前任者是路西法。」
 
「诶!七罪的那傢伙?」聽到這名子的薇媞不禁驚嘆看向法爾,「原來他是天使族!」
 
「是啊,那混帳是天使族。很難相信吧,七罪的成員竟然是天使。」一直在旁邊默默聽著的法爾開口,「所以我才會對天使族的印象非常糟……」
 
「那麼空藍妳認為佩爾黛絲墮天的原因對我們有利嗎?不然怎麼會想說她有可能會幫我們?」雷娜問。
 
「本來是這樣沒錯,但是這種天真的想法還是不要有比較好。就像三百年前,我當時就是太過愚蠢,竟然會認為成了墮天使後地獄會有我的容身之處,如果我當時沒有來地獄一切就會不同吧,或許地獄就不會被入侵,布雷克斯帝國也不會……你們知道嗎,我當時一直在布雷克斯帝國,那起事件就是在我離開的期間發生的,這都是我的責任,身為天使族,卻因為做了這個錯誤的決定讓一個國家滅亡……我……」
 
「才不是這樣!」薇媞打斷空藍,她的語氣略顯激動,「沒有錯誤的決定這種事!雖然我不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但是沒有人會知道未來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如果能改變當時的決定,結果就會變好嗎?說不定是會造成更慘更嚴重的後果,這些事情沒有人知道!妳只不過是做出當下最合適的判斷而已!所以……不要責怪自己,我們……是伙伴了吧?不要將一切攬在自己身上,多依賴……我們一點吧……」薇媞看著前方奔跑著邊道出了這段話,這些話語像是斥責但其中卻又充滿溫柔以及不捨的心情。
 
聽完這番話的空藍有點訝異地看著薇媞,從她有記憶以來幾乎沒有人對她這麼說過,要她放下這些責任去依靠別人。神聖、莊嚴、強大,畢竟人們對天使族的印象就是如此,身為天使族從出生那一刻起就背負著難以想像的責任,他們乘載著世人的寄望,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天使族的王成了世界的神。
 
空藍知道薇媞說的這番話一點都沒錯,是她一直將自己困於過去,不斷的在原地徘徊,但她也很清楚自己這樣的原因,始終放不下的除了是自己的那份責任感,還有一大因素是那份對「他」的愧疚,薇媞的這些話讓她想起了往事,「薇媞……謝謝妳……」
 
空藍這時把她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各位……請讓我再任性一次吧,本來說好要避開跟佩爾黛絲戰鬥,萬一真的遇上也要一起對付……但是,如果真有那個萬一,要是失敗的話一切就結束了,可能一輩子都會被關在地獄,所以……」
 
「她的能力真的很難對付嗎?」薇媞問。
 
「神之天輪,她的能力據說是擁有類似初代天神的力量──壓制,但實際上是如何我也不清楚,關於她的事情我也是從其他九天的口中得知然後慢慢拼湊的。她還是交給我對付吧,我直接去找她!」
 
「直接去找她?怎麼找?地獄這麼大耶!」雷娜覺得這是個糟透的主意。
 
「同為天使族,我能感受到她的力量,雖然還離我們很遠,但她確實在往我們這邊來。放心吧!我有好辦法的!我一定會把術式之書的真名拿到手。」空藍翻開術式之書找了一下,使用了幾個能直接施展的術式,一隻散發金光像是鸚鵡大小的金鳥出現在空中。
 
「牠會帶你們到念斬劍那裡的。」空藍留下笑容後在岔路跟一行人分開。
 
「喵──」在薇媞肩上的虎喵發出了像是擔心般的叫聲。
 
「你也在擔心空藍嗎?放心……她會贏的……」薇媞用手指逗弄虎喵幾下,她的心裡相信著空藍,但還是難掩擔憂的神情。
 
「天使族還真是辛苦啊……」法爾想起了被派駐到他故鄉的那位天使,他當時對待對方的態度好像真的有點太沒禮貌了,沒想到天使背負了那麼多期望,「你們有發現嗎?在每個重大的事件背後都有他們的蹤影……」
 
「咦?」讓薇媞感到詫異的是法爾竟然有注意到某些大事件的關聯,她用一種像在看稀有動物的表情看著法爾。
 
「幹嘛那樣看我?」
 
「沒事!」薇媞搖搖頭微微一笑。
 
「會這樣的吧,畢竟天使族是最古老的種族之一。世人對他們充滿景仰,但對他們的了解卻是呈現極大的對比。」雷娜淡淡的說。
 
其實大家隱約都有察覺到,天使族隱藏了許多的秘密。他們有一種感覺,一種朝向正確的道路前進的感覺,相信這些事在不久的將來終會明瞭。
 
 
 
 
 
一道金色的身影在地獄內高速的穿梭,空藍張開她的四翼毫不猶豫地往佩爾黛絲的方向飛去。
 
兩個人的距離正不斷縮短,她們都感受到對方就在前方高速的往自己接近。
 
就在空藍跟佩爾黛絲擦身的瞬間,周遭的空間扭曲,兩人飛離對方的時候已經到了另一處空間。
 
這個地方既遼闊又寬廣,無法忽視的巨大圓形異空間入口就在此處的地面,它的直徑大約長達五百公尺,上面覆蓋著一個由法陣形成的堅固結界。
 
「這裡是……」空藍環顧這整個空間。
 
「無間。」佩爾黛絲淺淺的微笑著。
 
在兩人擦身的那個僅僅幾毫秒的瞬間,佩爾黛絲施展了術式將兩人傳送到地獄的最底層。雖然已經有所預期,但瞬間就展現出此等實力,空藍她更加的戒備著絲毫不敢大意。
 
兩名天使在空中彼此對峙。
 
「妳應該不介意來這裡吧?這是為了避免煉獄會有什麼狀況發生。」
 
空藍沒有回答,金色跟藍色的眼眸對視,片刻,空氣近乎凝結,下一個瞬間兩人的翅膀同時釋放出強勁的魔力,這股在天使族中被稱作「威儀」的力量猛烈的撞擊在一起掃過整個空間。這衝擊瞬間穿透地獄數層,力量較弱的人一接觸這力量便馬上失去意識,在場的獄使為了不妨礙戰鬥早已退到遠方,留下的都是有實力的強者。
 
面對擁有六翼的佩爾黛絲,空藍的威儀漸漸被壓制,雖說對於防禦佩爾黛絲的威儀感到吃力,但她仍面不改色地撐著,展現出了沉著不慌的氣勢。
 
終於,能量的流動停止。
 
佩爾黛絲收起威儀開口問:「有這種程度,不會是十二天之一吧?可以告訴我妳為什麼會墮天嗎?」
 
「那妳墮天的原因呢?被天神大人所認可的墮天使。」
 
「真是的,不要擺出那麼嚴肅的表情嘛,天使要保持笑容啊,不是這麼教的嗎?」說完佩爾黛絲對空藍展現出溫柔的微笑。
 
「真抱歉,我天生就這樣,對我來說保持笑容或是要做出什麼開朗的表情非常困難。」
 
佩爾黛絲聽完擺出同情的表情,「诶──原來是一位面癱天使啊。那妳一定過的很辛苦吧。」
 
「這就不需要妳來擔心了。」
 
佩爾黛絲看空藍似乎非常警戒著她,不願意透露任何訊息,「那好吧,就由我先回答吧,不然一直僵持在這裡也不是辦法嘛。我墮天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對他們失望了。」
 
「是嗎?那真是剛好,我也一樣。而我是九天的第七天。」
 
「嗯──」佩爾黛絲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對啊,都忘了現在是九天了。那妳們的目的是什麼呢?竟然冒著那麼大的風險從靈薄獄闖進來,是為了救人嗎?不,應該是想要神器吧?」佩爾黛絲雖然保持微笑,但從她的身上不斷傳來令人感到壓迫的氣息。
 
「妳猜的沒錯,為了念斬劍,為了打倒冥王跟鬼神。」
 
這句話一出,佩爾黛絲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妳知道『賢者的遺產』嗎?」
 
「賢者的遺產?那是泛指賢者所留下的各種神器、術式,為什麼這麼問?」
 
「妳也不知道……那我問妳,鬼神是什麼?又是為何而誕生?」
 
(她說我不知道……難道賢者的遺產指的是別的東西嗎?)空藍試著想理解佩爾黛絲藏在話語中的意思,但是對於她問的這些問題即便是身為九天的空藍知道的真相也非常有限,「我知道鬼神是人們過多情感的聚合體,至於他為什麼會誕生在這世上的原因……妳果然知道一切的真相吧!告訴我!為了能將那種存在消滅掉……」
 
「看吧!」佩爾黛絲突然震怒,她身上的魔力急遽的膨脹,「抹去歷史!將不利於自己的事全部消除,這就是天使族一直在做的事!妳根本什麼都不懂!鬼神他必需存在!」
 
金色的巨輪突然出現在佩爾黛絲身後,她的手向前一舉,空藍隨即被一股無法抵擋的力量正面擊飛重壓在牆上。
 
「唔……赫啊……厄啊……」
 
「我告訴妳!鬼神就是因為天使族才會誕生的!這一切都是天使族的錯!」
 
「妳說……什麼……」這股將她壓制在牆上的力量讓她快喘不過氣,這壓力像是從四面八方而來罩住她全身。
 
「不敢置信嗎?還是說妳不願意相信?妳都墮天了……難道還天真地認為天使族所做的一切是為了世界?」
 
「我……」
 
「天使族的歷史,遠比妳所知的更加黑暗!」
 
轟──
 
一聲巨響,像在回應佩爾黛絲的憤怒。但那卻是一條巨大的灰綠色長條物體從結界內部突破的聲音,它穿透了結界直接擊中在盛怒下來不及防禦的佩爾黛絲。原本在空中的金色巨輪消失,壓制在空藍身上的力量也跟著散去。
 
「那是……」空藍看這情況知道大事不妙,不管從煉獄出來的是什麼,對所有人都會是威脅。
 
像是章魚爪子的灰色觸手數量開始增加,這些粗大的灰色長條物猛烈的甩動破壞結界。在猛烈的攻擊下結界的裂縫不斷擴大,負責維持結界的獄使此刻為了不妨礙戰鬥而在遠處,根本來不及回來做出應對。最終,結界化為粉碎,沒了壓制的力量這個巨型生物的一部份開始從這連接著煉獄的異界洞口出現。
 
章魚般的頭部有著兩個細長的眼睛,剛才的那些灰色觸手就長在牠臉上,而牠的後方有一對像蝙蝠的尖刺翅膀,還無法確定是否長在牠背上。雖然這灰綠色的未知生物僅僅露出一部份的身體,但已經能推斷出全身體型會有多龐大,這種體型雖不如神獸時期的那些神獸,但也夠巨大了。
 
在這短短的幾秒鐘,局勢變得難以預測。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