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初神話】第十章 - 地獄

越神 | 2021-11-26 23:09:02 | 巴幣 118 | 人氣 76





第十章 地獄
 


地獄第九層──新生平原。
 
這裡是擁有靈魂的人死後被輪迴系統傳送到天界後會到達的地方,在下界死去的人就像是重獲了新生一樣到達一個未知的新世界。這個空間是一個直徑綿延數里的平原,地面長滿花草,稀疏的樹木,上方就跟天空一樣有雲、太陽,但這裡確實是在地獄內,這個空間只有一個出口,這裡會安排許多的獄使將人們帶至下一個區域。
 
「來!往這邊走!」一位年輕的男性獄使正領著一群人走著。
 
這時一個法陣在不遠處憑空出現,獄使注意到後示意他領著的幾個人先稍等,「有新同伴囉!我去帶他過來!」
 
法陣散發出的光芒漸漸覆蓋住整個法陣,最後變成了發光的圓洞,有人從中被拋了出來。
 
「哇!」一名天藍色長髮的少女從洞口掉出來後還來不及起身,就被伴隨著叫喊聲從洞口接著掉出來的紅栗色短髮少年壓在身體下,他雙手雙腳撐住地面成了一個大字形努力地撐著,兩人嘴唇的距離就只有幾毫米。
 
他們從對方的眼中看到自己的倒影,漲紅著臉頰的兩人都不敢做任何動作。薇媞注意到法爾身後的洞口又有其他人要出來了,急忙雙腳屈膝把身體往下帶,接著一個側翻從法爾身體下滾到旁邊。
 
「噗啊!咳咳咳……」法爾馬上被重壓。
 
「這裡竟然有軟墊,還真不錯啊!」亞他整個人坐在法爾身上笑著說。
 
「渾蛋!快給我下來!」法爾用力起身把亞他從身上弄下去,起身後面向亞他吼著:「你這傢伙是故意的吧!」
 
亞他藏不住笑意地解釋:「才不是,我怎麼會知道你在前面啊。」
 
接著雷娜也從洞口出來,往法爾身上撞去,剛好形成緩衝只有法爾被撞倒在地。
 
「啊!你幹嘛擋在出口啊!」
 
「喵──」虎喵順勢踩著雷娜的肩膀落在法爾身上。
 
最後空藍出來穩穩的站著,「疑?法爾怎麼躺在地上?」
 
踩在法爾身上的虎喵似乎很開心的叫了幾聲。
 
「你們這些傢伙……」法爾躺在地上喃喃的說。
 
而眾人似乎察覺到了其他的視線轉向旁邊一看,剛才的獄使跟他們眼神對上,就這樣對看了好幾秒。
 
「……」
 
獄使看著他們幾人,服裝、行為舉止都不像是剛來到這個世界的人,腦中逐漸釐清現在是什麼狀況,手指慢慢舉起指向他們,「入侵……」
 
話都沒說完雷娜眨眼間已經移動到獄使身後摀住他嘴吧,「沒事沒事,我們只是走錯路而已。」
 
接著獄使感覺一道電流通過身體,還來不及掙扎就失去了意識。
 
雷娜朝獄使原本領著的那群人笑著說:「喂!你們!剛剛什麼事都沒發生對吧!」
 
「是……是啊……剛剛怎麼了……我們什麼都沒看到啊。」其中一人抓著頭對著其他人說。
 
「對啊……剛剛怎麼了……哈哈……哈……」其他人一邊將視線撇向一旁一邊附和著說。
 
「那就好好待著啊。」雷娜繼續笑臉迎人地說著,那群人完全不敢反駁。
 
「……那些人應該不會留下什麼陰影吧。」薇媞笑的尷尬,剛才漲得通紅不停發燙的臉慢慢退了下來。
 
「各位!我們趕緊走吧。」空藍督促大夥抓緊時機行動,畢竟他們現在可是在死神勢力的大本營,這裡充斥著監視用術式,以及迴盪在地獄各處的巡遊者,隨時都有被發現的可能。
 
雷娜拿出空藍給她的玄武盾,並將魔力輸入其中發動能力,把大家罩在以她為中心形成的圓罩內,讓一行人的身影從別人的視線中隱藏,就像隱形一樣,連監視用術式也無法看見他們的身影。但玄武盾的這個模式並沒有防禦效果,萬一遇到攻擊只能閃避,而且遇到特殊種類的偵測術式還是會有被發現的可能。
 
黎明小隊五個人加上一隻動物按照計畫開始往神器的所在處跑去,一路上跑在大家前方的雷娜會時不時地回頭觀看,就像是在關心大家的狀況,是不是都有跟上。
 
「雷娜都會回頭看呢,像是姐姐一樣。」注意到雷娜這一舉動的薇媞笑著說。
 
「啊……這個啊……習慣性動作了,因為不想再發生那種事。」
 
「是跟萊茵有關嗎?」
 
薇媞的猜測讓雷娜驚訝了一下,因為她完全說中了,「嗯,那是我小時候的事了。」
 
「當時鬼神的勢力攻擊了我們生活的村莊『艾薩魯』,當時的我們還太小毫無反抗能力,我本來應該跟萊茵一起逃跑的,但是我在不知不覺中奔跑速度越來越快,沒有注意到受了傷的她跟不上我的速度,等到我發現的時候她已經不見了……我回頭想要找她,但是卻怎麼也找不到,最後,當我終於找到她的時候……她已經死了,那個瞬間我覺得整個人就像是被硬生生撕開一樣……所以,為了不讓當時的事再發生,為了不再經歷那種痛……」
 
「死了?可是她……」薇媞想到在火之村的時候萊茵明明就好端端的在那。
 
「是啊,在這之後她突然活了過來,身上的傷也完全恢復,讓我們都嚇了一大跳。因此發現她的能力『九命』,萊茵她的能力是擁有九次生命。」
 
「原來是這樣,還好,太好了!」
 
「這件事也是我成立灰軍的原因之一。話說回來薇媞妳的觀察力真敏銳耶!」
 
「是嗎?我的話應該都是爸爸的關係吧,他從小就教了我很多概念,不過也有很多時候都是靠直覺!」
 
「直覺嗎,也是,在戰鬥中直覺也很重要。對了!空藍,我們的目標是地獄第八層對吧?念斬劍真的在那裡嗎?」雷娜說出了她的疑惑。
 
「這個妳放心,我有用術式之書確認過念斬劍的位置了。目前一切都按照計畫走。」
 
「空藍果然很可靠!」雷娜興奮地伸手攬住空藍的肩膀,把臉頰貼到空藍的臉頰上。
 
「哈啊……」空藍被突如其來的舉動驚紅了臉,「唉!雷娜!」
 
「啊啊!一不小心就……這是妖貓族的習慣!」
 
雷娜移開後接著說:「雖然跟萊茵的外表不同,但我們就像真正的家人一樣,我一直是這麼認為的,要是問我是什麼種族的話,我會毫不猶豫的說,我是妖貓族!」
 
「妳在發現虎喵的能力時明明說自己是人族。」法爾說。
 
雷娜馬上伸手捏住法爾的臉,「你是欠人教訓啊!」
 
「你們感情真好耶!」空藍說。
 
「並不好!」雷娜跟法爾同時大喊。
 
這一刻突如其來的一陣警報聲讓大家繃緊了神經,警報聲持續地響著。
 
「啊!已經被發現了嗎……」空藍馬上將腰間的武器部件組裝起來,那是一把比人還高的金色長槍,平時空藍使用術式將它拆分成幾個部件方便攜帶,組合回去後即恢復成槍刃跟槍柄一體的金色長槍。
 
這把金色長槍是由天使族打造,每一位「九天」都會有專屬的武器,而空藍擁有的是這把「帕尼錐特之槍」,它極其鋒利、堅硬,擁有強大的貫穿能力,搭配空藍的力量是最適合她的武器。
 
其他人也紛紛提高警覺,一邊注意周遭任何的力量流動變化一邊繼續前進。
 
就在不久後眾人前方不遠處出現了一名銀色短髮男子,他充滿殺氣的銀色眼瞳正四處搜索入侵者。
 
「疑?他是……」空藍看著那名男子似乎感到有點眼熟。
 
在他們奔跑時那名男子就像是發現了什麼直直朝他們的方向盯著。
 
「他往這邊看了!」薇媞驚喊,「他應該看不見我們吧?」
 
「不太對勁。」亞他查覺到了四周的空氣變化,「先停下來!」
 
銀髮男子的周遭出現數道的氣流,這些氣流在他手中形成一把銀色鐮刀。這把跟人身高一樣的銀色鐮刀,握柄跟刀身一體成形,刀身接近握柄處有個圓形的大洞。
 
接著男子就像是已經確定一行人就在眼前一樣,精準地朝他們的方向揮下鐮刀,一道風刃朝他們襲來。
 
「往左閃!」在雷娜的喊聲下,所有人同時往左閃避。
 
風刃隨即從他們右側削過,一直到擊中後方道路盡頭的牆壁。薇媞看著沿路地面、牆上留下的深深切痕,「果然不可能這麼容易就拿到神器。」
 
銀髮男子朝一行人的方向走來,就像是知道他們的確切位置,「還不現身嗎?」
 
空藍見狀說道:「聽著各位,既然被他發現了,那我們就強行突破,把玄武盾換成防禦模式,這樣一來雖然會被看見,但玄武盾的防禦也足夠擋下好幾次攻擊……」
 
在空藍說完話的瞬間,一行人的腦中突然一片空白,無法做任何思考,身體也跟著愣在原地。
 
「純白陵寢。」
 
一行人腳下的地面瞬間變成白色平面,而他們的左右及後方升起了三座白色的城樓,後方最為巨大的城樓連接著左右兩座,形成一個ㄇ字型將他們圍在中間。
 
「小孟,別多事!」銀髮男子不滿的說。
 
一個穿著連身白裙,白色長髮、藍色眼睛的少女,從一旁走出來。
 
「這樣快多了!而且我也不想處理這件事好嗎!是媽媽要我過來的!」
 
「佩爾黛絲!她就這麼不信任我嗎?」
 
「這跟信不信任沒關係,是為了防止再發生三百年前的那種事。」小孟斜眼看向男子,「但說實在的,弗爾斯你確實也無法讓人信任呢,嘻嘻。」
 
「妳……」弗爾斯也無法反駁什麼。
 
「好啦好啦!這樣入侵者就解決啦!讓我來確認看看你們是什麼人,看過你們每個人的記憶就知道了。」
 
(算了,這樣也能驗證賀茂忠行那傢伙說的是不是真的。『純白陵寢』能讀取人一輩子的記憶,一生的全部細節都一覽無疑……這還真是可怕。)弗爾斯想起三百年前的往事不禁打了個冷顫。
 
「疑?」法爾他們確實在純白陵寢的能力範圍內,但小孟卻發現自己無法讀取到他們的記憶。就在她感到疑惑的時候,使用玄武盾將身影隱藏起來的一行人輪廓漸漸顯露了出來。
 
「好險啊,差點就在這裡結束了。」雷娜語帶驚險。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