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短篇】漂泊於風中之祈願

越神 | 2022-04-10 13:33:39 | 巴幣 6 | 人氣 62





大戰結束後,陰陽眾從上到下不分位階,那些願意向前邁進一步的人,紛紛前往鞍馬山協助修復妖怪之里,雖然還有許多人及妖怪無法互相理解,但這無疑是幾百年來的一大邁進。
 
在休息了幾天後,黎明小隊一行人也準備回到天界。弗爾斯努力地放下對祈的思念,在最後他希望能見祈最後一眼跟她道歉,於是循著她的氣息找到了正坐在長廊邊看著庭院櫻花的她。
 
月光下,退去了陰陽師的衣裝身著一襲淡粉色和服,粉色短髮被風吹的輕輕飄動,淡紅的眼睛正注視著櫻花,靜靜地面無表情的她正是弗爾斯記憶中的模樣。
 
「啊!」注意到弗爾斯的燁櫻被嚇了一下,連忙起身。
 
「等等!妳別緊張!我是來道歉的。」
 
「……」
 
「祈,不……燁櫻,我說完就會離開了,抱歉之前嚇到妳,希望妳能聽我說完……」弗爾斯緩緩走向她身旁,接著轉身望向庭院的櫻花樹,「妳知道地獄嗎?」
 
燁櫻盯著弗爾斯依然對他有所防備,「就是死後的世界吧,在生前作惡的人會到地獄受苦,償還他的罪孽,是個充滿惡鬼、業火燃燒的痛苦之地。」
 
「嗯,下界流傳的內容好像都挺類似的。雖然不完全正確,也差不多了,那些流傳的地獄只是其中一面。其實那裡也有著極為廣闊的草原,有著各式各樣的美景,比這個庭院還要美麗。」
 
「嗯!是嗎!」這番話激起了燁櫻的好奇。
 
「嗯……那是妳所生活的地方……當時妳似乎有什麼苦衷,不願意告訴我妳的事。失去妳之後我決定待在地獄裡,我想更加了解妳的一切,於是我開始學習天界的事物,並埋頭鑽研封印術,我或許是想在這之中找到妳曾經的身影吧……」
 
「現在我都懂了,當時妳所顧慮的事。」弗爾斯捲起了左手的袖子,在他肩膀上的是個三角形的印記,「可以伸出左手來嗎?這是妳託付給我的東西,我希望能把它還給妳。」
 
「這是?」
 
「是一種極為強大的封印術,雖然妳應該用不到,但還是希望妳能收下……」
 
燁櫻有點猶豫的將左手緩緩伸出,兩人的左手掌上下交疊,印記從弗爾斯肩上消失轉移到了燁櫻左手臂上。
 
「我會等妳……」
 
弗爾斯轉身離開後回望燁櫻,這時的他露出了一種令人放心的爽朗笑容,「我走啦!」
 
暖風徐徐的吹來,這個回首的畫面,跟遙遠記憶裡那個模糊的身影交疊,那是內心一直以來的空洞。至今不斷感受到的那股失落、遺憾,不知為何像在找尋著什麼的記憶,如今都已明朗。
 
片段的記憶不斷浮現,模糊的畫面漸變清晰。
 
她突然感覺到有東西從臉頰滑落,不知何時開始淚水擅自的流出,一滴滴不停的落下。
 
「弗爾斯……弗爾斯威爾德……我……我竟然……」
 
她在走廊上不停地跑著,就像找到了一直以來所尋找的至寶。
 
急促的腳步聲停了下來,「弗爾斯……」
 
銀髮男子轉身看著眼前臉頰被淚水浸濕的女子,「燁櫻……祈?」
 
「嗯……我全部……全部……都想起來了……」她用微微顫抖著的聲音說,「你問我知不知道地獄的那句話……不就是在山丘上我對你說的嗎……」
 
一陣酸處湧上心頭,弗爾斯向前一步將她擁入懷中,「終於……找到妳了……」
 
當年在下界的初次相遇、相處、失去,追逐著一絲希望到了地獄,然而最終又再度失去。而後在三百年的時光裡,弗爾斯像發了瘋般的研究封印術、學習各種知識,只為了能更了解祈和她所生活的地方,以及理解輪迴系統的運作找出任何可能找到祈的方法,如今這一切不再是遙不可及的盼望,兩人終於下界重逢。
 
漫天飄散的櫻花瓣墜入池中,但這次漣漪不再侵蝕著回憶。




 


覺得這段跟主題挺契合的,就偷懶把下界篇的一小段拿來投稿……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