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腦洞很大的斷尾短篇小說

提姆奧瑟 | 2022-01-23 10:56:25 | 巴幣 4 | 人氣 104


背後傳來冷冽牆壁的堅硬觸感,嘗試晃動被吊高的手臂,卻只是被框啷一響的鎖鏈給勒回原位,徒增肉體的痛苦罷了。
 
跟上一次被抓進來審問比起來,監獄的設施似乎更牢固了。
 
於戲,自從那天以來,多久沒有光顧監獄了。但是那一天對我來說,永遠都像是「昨天」。
 
我早已決定,只存活在那一剎那。
 
「你能說明你臉上的假面是怎麼回事嗎?」
 
桌前的警官翹著二郎腿轉著手中的原子筆,以懶散的眼神盯著我的面部不放。「我們可真是傷透腦筋啦,試圖用電鋸切斷,磨得火花四射,卻搞得電鋸斷裂。用高密度的雷射槍切割,雷射卻反彈射回槍口,不曉得弄壞幾台了。」
 
「那些都不重要,我的日記呢?」
 
「啊,那本已經泛黃的破日記嗎?現在研究人員正在探究那是哪一個年代的骨董。欸,你在上面寫的是哪國語言,什麼文字?在現存的史料當中,沒有一個長得像那奇怪的鬼畫符。」
 
「還給我,我就饒你們一命。」
 
「喂喂,這是俘虜該說的台詞嗎?要是你能夠告訴我們你的來歷,我們或許能放你走。但是應該不太可能吧,因為你可是屔霑陀帝國的秘密兵器。」
 
「快點還我,趁我現在心情還平穩。」
 
「真是不可思議呢,歷史上記載的人類壽命,頂多只到一百多歲,傳說中的仙人也只不過活幾百歲,而你看起來就像來自亙古的過往,來自我們無法想像遙遠的古代,可不是用幾億年就可以說得過去。那本筆記的筆跡甚至無法用衰變測出年分,至少可得知你在很久以前就停筆了吧。」
 
他瞄著手邊的研究檔案,一副興趣濃厚的自顧自地說起來。
 
「彷彿就好像,你的時間在那時候靜止了一樣。你豈止不願意跟我們研究人員交流,甚至連跟本國的人都鮮少接觸,我們抓來的俘虜當中都沒有人知曉你的存在,但是在他們之間流傳了一個似乎跟你有關的遠古傳說。吶,你就用你那雙在面具底下的火眼金睛瞧瞧吧。」
 
他把手邊的文字檔滑過桌面遞到我的眼前,轉向側面吹起口哨。
 
「……胡說八道。」我只看了幾句就不忍讀下去了,「那場戰爭沒有你們想像中的那樣光彩。」
 
「對吧?連老兵本人都否定了。如何?要不要把當時的情況說來聽聽?我願意當你的聽眾喔。」
 
「憑什麼要說給你聽?」
 
「恰好,我可能跟你有些緣分啊。不如說,我就是特地來找你談這件事的。知道嗎?我們家族代代流傳了這樣的傳說。」
 
很久很久以前的過往,人類已經精通了各種無法想像的科技,但是他們卻沒有因此變得幸福。人們可以吃到更美味的飲食,壽命卻一年比一年還要短。人類可以用科技製造出任何的營養素,身體虛弱的人卻增加了。以前,人類懼怕上天降下瘟疫懲罰人類,到了那時,人類卻自己製造病毒,互相殘害,民不聊生,全世界的人類,漸漸不再信任彼此。
 
到了最後,為了掠奪彼此的資源,國王們開始了毫無仁慈的戰爭。戰爭沒有休止的時候。豐饒的稻田變作有毒的焦炭,風光的城市布滿了燒焦的鐵絲與碎瓦。被火焰燒死者無數,遭瘟疫害死者無算,遇刀槍殺害者無邊,見親屬互相蠶食者無量。
 
人們視黃金如糞土,地上只要出現一隻老鼠,瘦得皮包骨的人類皆垂涎三尺,拿著碎瓦互相毆打爭奪僅有的糧食,打到喋血山河,斷手斷腳。一位母親好不容易替孩子搶到了一粒米,卻從回家的路途上被盜賊以琉璃碎片刺傷,卒倒路旁。
 
人們開始不信任科技,化悲憤為力量,轉而修練魔法,以對抗那些惡魔君主。
 
「而聽說那個創立魔法的人,就是我的祖先。面具男,傳說中你好像也在那個魔導騎士團之中。」
 
「……是嘛。那麼,你們有沒有流傳一句咒語?」
 
「……尼陀羅暗.威斯罰阿參.俱呂宇摩訶。至今為止,我沒有對外說過這句咒語,除了你,面具男。」
 
「你……」
 
「怎麼樣,有打算透露一點了嗎?別擔心,這裡沒有錄音跟攝影。」
 
沒想到眼前這個放蕩不羈的警官就是……一直以來都在尋找的。
 
伽菈,我們的兒子,居然活下來了。
 
我們的血脈傳承到現在,不期而遇到了數不清的代數的子孫。恐怕連dna都完全改變了吧,但是。
 
從這句咒語(讓我們一起相信吧),讓我再次從現實中,感受到妳的存在。
 
戰鬥機、坦克、從天而降的飛彈。我感受到敵軍徹底想把我們殲滅的意志。
 
烈火燃燒著被敵兵踐踏的我軍屍體,我忍住復仇的衝動,回頭跟著小隊移動,忍著嗆鼻的煙哨味逃向有屋頂的遮蔽物。
 
「三點到九點鐘方向,一齊射擊!」
 
從觀測員接受到這樣的訊息,下一剎那多方位的子彈就以肉眼無法反應的速度接近,在我改造過的眼睛之下則像是一個一個均速漂浮的泡沫,我迅雷不及掩耳抽出腰間的兩把沒有刀刃的刀柄,注入意念製造出充滿光輝的五角形鋼劍,計算子彈到達我軍各位置的時間,旋開身體用光刀描繪出一道道迴旋與直線的光影。
 
在其他只能用肉眼及耳朵確認子彈存在的隊員猝不及防,準備好要受死;一把把我預先計算好的刀影在他們幾十公尺前閃現,火花在四周圍接二連三迸發。
 
「副隊長!」隊員們逃過劫難而面露喜色,而他們確認我的身姿的時候我已經將兩把刀柄收回刀鞘了。只要我們的觀測員還存活十名以上,槍械飛彈及坦克砲都還熬得過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