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Saligia》Ch.6 Invidia 嫉妒 05

ST:R | 2024-05-07 20:00:11 | 巴幣 10 | 人氣 486


深藍色的休旅車,沿著夜幕低垂的公路緩緩行駛。

路爾斯座在副駕駛座上,手臂懶散地搭在半開的車窗邊緣,他的視線隨著窗外的燈光流轉,投向了遙遠的虛無。剛才的晚宴,言談間的歡笑仍在耳邊回響,但此刻,他的腦中卻彷彿一片空白,連一絲談話的線索也握不住。

他的目光不自覺地轉向亞佛烈德,那雙藏在眼鏡之後的綠色眼眸正如獵人般緊盯著前方蜿蜒的道路。路爾斯好奇,亞佛烈德的心底,究竟藏著怎樣的想法?

亞佛烈德似乎也感覺到旁邊的目光,表情變得更嚴肅。車廂裡的靜寂使空氣中充滿不安和壓抑,路爾斯的家就在前方,目的地即將抵達,他心中現在只有一個問題:

在這夜晚結束前,是否還有話要說?

這份猶豫讓路爾斯尋求對方的眼神,卻碰巧亞佛烈德也在同一時間向他看來,可惜視線的碰撞來得太過突兀,如同兩顆星辰的擦肩而過,驚慌失措的路爾斯立刻把頭轉開,把目光投向了夜色中的模糊風景。同時,亞佛烈德也馬上把視線修正回到路面之上,原來一直穩定地握著方向盤的雙手卻輕微顫抖。

「啊……這不對,應該是剛才那邊右拐……」

路爾斯突然發現亞佛烈德竟然走錯了路,驚訝之下衝口而出。

「抱歉,」亞佛烈德趕緊道歉說:「我剛有點出神,沒注意路。」

「沒關係,反正我也不急著回家。」路爾斯揮了揮手,嘴角那抹微笑卻藏也藏不住。

「那……我們繞道走走如何?」亞佛烈德注意到那個微笑,這才提出建議:「我知道有個晚上看風景的好地方。」

「正合我意,剛吃得太飽,正想去吹吹風。」

路爾斯沒有想太多,只是順從著自己的意願爽快地答應。而亞佛烈德那抹滿意的笑容也似乎證明了這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車速比剛才似乎提升了一點,深藍色的休旅車轉而南行,爽快地經過海德公園之後再折而向西,來到泰晤士河旁的停下來,巨型摩天輪此刻就在正對岸,摩天輪上三十二個景座艙正亮著藍色的燈,宛如一個冰之巨輪懸浮在夜空,湛藍倒影讓河水也染成一整片的藍。

路爾斯下了車,隨手關上車門,輕快地往前小跑了幾步,然後深深地吸了幾口河畔微冷的空氣。不過他也注意到身後那座建築物外的旋轉三角型招牌,路爾斯忍不住偷偷笑了,因為他似乎猜到了亞佛烈德會經常來這裡看夜景的原因。

「怎麼樣?」亞佛烈德慢慢步至路爾斯身旁,遠眺著對岸那閃閃生輝的摩天輪:「從這裡觀賞夜景,還算不錯吧?」

「嗯,超爽的!」路爾斯一臉愉快: 「我最喜歡晚風的感覺,總覺得迎面來的風可以把煩腦都吹散似的。」

「所以你才愛騎電單車?」

「對啊,」路爾斯一提到電單車,眼裡就閃爍著特有的熱情:「騎在上面,那種速度帶來的快感是最真實不過了。」

亞佛烈德笑著點頭:「年輕人應該享受無憂無慮。」 他說著,目光又飄向了遠方:「那你對未來有甚麼夢想嗎?」

「我從來沒想那麼遠。」路爾斯略帶遲疑地回答:「將來嘛,可能還是和車有關吧,大概…」

「可見你真的很愛車。有空我們可以一起去開車兜風。」亞佛烈德隨意地說。

「你忘了嗎?我們之前在安妮阿姨家就說好要一起去兜風的。」路爾斯顯得有些不滿。

「對呢,當時的確是這樣說過。」亞佛烈德輕輕一笑:「謝謝你提醒我。」

「那你是答應了嗎?太棒了!」」路爾斯把興奮完全寫在臉上:「那段路景色超好的,最適合兜風啊!」

「你一談到車就這麼興奮。」亞佛烈德也被路爾斯的興奮所感染,眼神也染上笑意:「那麼車之外呢?還有其他興趣嗎?」

「這個嘛……」路爾斯的眼神游移不定,他努力在腦海深處翻找著某些模糊的訊息。良久,他才勉強擠出一句話:「大概沒有了……」

「你還年輕,應該多去試試不同的東西體驗一下人生。例如有試過晚上在街頭散散步嗎?有試過坐公車或地鐵嗎?」亞佛烈德舉起手,指著對岸那發著藍色光芒的巨輪,「那個摩天輪,有上去看過嗎?」

「倒是沒有,一個人坐摩天輪也沒甚麼意思吧?」路爾斯眼珠一轉,萌生一個主意:「要不事件都解決後,你陪我坐一下?」

「我陪你?真的要我陪你去坐摩天輪?」亞佛烈德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剛才我也答應陪你兜風,」路爾斯把雙眼睜得大大的:「這次換你陪我坐摩天輪,不行嗎?」

「不是呢,」亞佛烈德笑了笑,似乎早已經接受了這份突如其來的邀請:「請讓我期待著。」

「那就是我們的第三個約定了。」路爾斯得意洋洋地舉起三根手指:「去牛津兜風,跟大家到酒吧慶祝,」

每說到一件事,路爾斯就低下一根手指,最後只剩一根,他突然指向亞佛烈德。

「還有摩天輪,你已經答應要陪我了。」

「嗯,我會緊緊記住的。」亞佛烈德眨眨眼,臉上露出了相當罕見的疑惑眼神:「不過這種約會場所,一般不是應該跟女朋友坐嗎?」

「那來的女朋友啊。」路爾斯漫不經心地將雙手枕在腦後:「你也知道,我對女性沒興趣。」隨後他又調皮地問:「你應該挺受女生歡迎的吧?來說說看,你交過多少女朋友?」

「只是短暫的幾段情,」亞佛烈德出乎意料地認真回答:「現在想起來,似乎從來沒有真正認真戀愛過。」

「所以我有時候真的挺羨慕亞倫的,找到一個合適的人,能夠全心投入地去愛她。他當年為了她還領養了隻貓……」

亞佛烈德陷入回憶的漩渦,臉上浮現一抹苦澀的笑容,那笑容彷彿訴說著無盡的思念和遺憾,讓路爾斯心中也泛起一絲酸楚。

「貓?」路爾斯念頭一動,便問:「那隻貓現在怎麼樣了?」

「牠失蹤了,就在我弟弟離開我們的那段時間。」亞佛烈德的聲音裡帶著些許悲傷:「當天亞倫本來是要帶貓去看獸醫的,結果他和貓兒一同下落不明……涅布拉的話,怎麼找也找不到。」

「牠叫涅布拉?」路爾斯一時好奇:「你有牠的照片嗎?」

「你想看嗎?」亞佛烈德對他的反應有點意外。

「嗯。」路爾斯直點頭:「可以給我看看嗎?」

亞佛烈德沒回答,卻是直接從錢包裡拿出一張照片。路爾斯看到的是一個幸福美的小家庭。照片中央站著一位時尚優雅的女士,兩旁是笑容燦爛的男孩。戴著眼鏡的是年輕的亞佛烈德,另一邊的男孩懷中緊緊摟著一隻毛茸茸、頭很大的貓咪。三人之間流露出親密無間的笑容,讓人感受到濃濃的溫馨。

「這是我的母親,珍妮特。」亞佛烈德注意到路爾斯對照片中的人產生好奇,便開始介紹:「這是我的弟弟亞倫,他懷中的,就是涅布拉。」

路爾斯細細端詳著這張溫馨的全家福,內心不禁湧起一陣驚訝。照片中的母親看起來是如此年輕,宛如姐姐般的容貌,完全不像是孩子們的母親。而亞倫的模樣,雖然路爾斯先前已多次聽聞其名,卻是初次得以一睹其真面目。不過,亞倫的外表倒是與路爾斯想像中的十分接近。

念頭在路爾斯的腦海中閃過,他突然想到,或許自己能為亞佛烈德做點甚麼。

「亞佛烈德,聽我說。」路爾斯直把興奮寫在臉上:「我有一個朋友,他叫JM,是個偵探。如果找他幫忙的話,一定能把涅布拉找回來!」

「JM?」聽到這個名字,亞佛烈德腦中浮現的卻是那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男人。

「沒錯,他原本只是我父親僱用來監視我的人,」路爾斯說到此處,眉飛色舞,顯然打從心底認為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但現在已經不同了,我們是朋友,有任何事都可以找他幫忙。」

「看來你很信任他啊。」亞佛烈德卻垂下了頭。

「那當然。」路爾斯自豪地說。

「能與身邊的人建立起如此堅實的信任關係,這不是很好嗎?」亞佛烈德由衷為路爾斯感到高興,但他說這番話時的神情,卻讓路爾斯覺得他顯得更加寂寞。

「你也可以啊……」路爾斯刻意壓低聲音,像是在自言自語般地說:「例如找個對的人,好好享受一下戀愛……」

這句話雖然輕聲細語,卻清晰地傳入亞佛烈德的耳中,他同樣低聲回應,彷彿也在與自己對話:「不行呢,我現在根本沒有心思去想這些。」他的語氣中透著淡淡的哀傷,「而且像我這樣的人,大概無法給對方幸福吧,沒有資格去奢望愛情。」

亞佛烈德的自我否定讓路爾斯心中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情感,他不知道自己今晚已經說了多少胡言亂語,只覺得一股衝動驅使著他想要反駁:「你又不是他們,怎麼知道對方會不幸福呢……」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尷尬的氣氛,亞佛烈德為了打破僵局,試圖轉移話題:「別一直說我的事了,來,聊聊你的吧。」

「我的話,現在似乎也沒法戀愛呢!」路爾斯突然正色地凝視著亞佛烈德:「因為我喜歡的那個人,他說自己不打算談戀愛。」

這句話如同一顆原子彈在兩人之間爆炸,震撼了亞佛烈德的內心,連路爾斯自己也為之怔然。

「你……」亞佛烈德的悸動從內心傳到唇邊:「……是指我嗎?」

路爾斯的心跳猛地加速,他的手不自覺地握緊了,冷風吹過,他的身體微微顫抖,不知道是因為氣溫,還是眼前的人。他想要傾訴所有真心話,想要將內心的渴望展露無遺,但是喉嚨卻像是被甚麼堵住,話語變得含糊不清。

「是,抑或不是呢?」路爾斯只得轉過臉去,試圖以看似無關的經典名句,隱藏那一刻的情感:「那是一個問題。」

「哈姆雷特嗎?」就像配合著路爾斯似的,亞佛烈德的語氣中也帶上了一抹玩笑的意味::「我可不喜歡裝傻的人。」

「時間不早了,回去吧。」說完,亞佛烈德便轉身離去。

路爾斯只能用撇嘴來掩飾他的失落,並隨著亞佛烈德默默地回到車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