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原創BL】夢伊戀解 第七章 紅蠍的試煉 ( 八)新仇舊恨之戰

吉喵 | 2024-05-07 11:59:06 | 巴幣 6 | 人氣 60

連載中外傳 夢伊戀解
資料夾簡介
微BL 年下攻 白月光男主 受 腹黑少爺 攻 背景 科幻 魔法 架空

很快來到考試當天,洛伊穿著白色襯衫跟黑色彈性褲,左右臂各上了黑色彈性蹦帶,還有黑色防火防磨手套,外頭套個黑色短外套,裡面都是防火材質。

他看過女王跟金城對戰的紀錄,女王主要速攻拳擊類型,雖說她沒有跟精靈簽約,但還是看得出她是用火的高手,打鬥的過程還會放出火焰般的衝擊波。

金城課長是水系,他用的方式比較像是以柔克剛,把傷害用水球包裹,轉移力道,但還是只能撐一分多鐘。

洛伊深自己本身不是速度型,但他至少是耐打型的鍊兵種類,就不會被女王的第一招火焰衝擊打飛出去,撐不過五秒通常,就是在第一招就血量歸零。

來的人非常多,春天的大事,來觀看的人本來就很多,但感覺他這場更多來看,他的晉級考試被擺在第三天,前兩天一個人都沒有通過,大多數的人都來看他這個外國人,怎麼被痛扁的吧。

他站在考場右側 ,看到正前上方是鍛造坊的工人們還有嘉帕荷,還有土之島的人都過來幫自己加油,卡爾工頭還誇張地拉起布條。

『祝 考場順利 ! 』斗大標題,讓兩側的人紛紛避退。

他環顧四週,感覺除了王主島的民眾跟主教堂的一些人,怎麼感覺在場的有一半的人,都是紅色頭髮的火狐族有男有女。

當他正疑惑時候,二課的課長希冰月推出計時器,隨後站在台上拉開嗓:「現在進行第兩百二十五場晉級考試,考生火之術士『洛伊希特斯』」

希冰月揮手指向洛伊:「考生裝備都準備好了嗎 ? 」

「準備好了。」洛伊舉起手中的鐵槍。

確定之後,希冰月指著右側,從內門出來是穿者,紅色與藍白色相間的祭祀服,一頭鮮豔紅頭髮的女人,只是來的人不是夢利亞莎女王。

「怎麼是妳 ? 」

看著洛伊有些許吃驚的表情,她略感滿意:「我們真的好久不見,兩年多了吧 ? 小洛伊。」

「主考官火之殿主位神官『可迷斯』」隨著希冰月介紹,洛伊感覺四面八方,傳來陣陣歡呼聲。

「可迷斯大人 ! 」

「讓這個不知天高的外國人,瞧瞧我們火狐部落厲害 ! 」

「看到可迷斯大人出來,還不快點棄權 ! 」

此時此刻的洛伊,感受到什麼叫做霸凌。

卡爾本來想罵回去,嘉帕荷卻拉住他:「算了,不要跟狐狸計較,以免拉低我們的格調。」

「我呸 ! 」卡爾又坐了回去。

「可迷斯大人,可真受歡迎。」洛伊陽奉陰違的稱讚。

她確實也聽出來回:「沒什麼,只是聽到我要打倒夏克蓉娜人,他們就情緒高昂而已,小洛伊這次我可真的會全力以赴,你招架得住嗎 ? 」

「我要謝謝妳,勸退女王換了個主考官,我算是因禍得福。」他背後的舊傷陣陣刺痛者。

「雖然,我不比女王陛下,但我可是一點也不想你進入主教堂。」說這話的表情凶狠,她很快又換個笑臉:「進入火之殿吧,我會好好調教你的,小洛伊。」

她抽出紅蓮傘架式十足,面對這樣的挑釁,洛伊並沒有退縮,他也擺好架式:請多指教 ! 」

希冰月喊著:「開始 ! 」打開計時器,其實對象不是女王,就不用計時器,但希冰月還是覺得有必要使用,一方面她是好奇洛伊能撐多久,也想見識前三課課長實力。

兩人開始交鋒,洛伊就很積極的進攻,但進身到一呎,她便揮出紅蓮傘,大量的紫色火焰,形成防火牆洛伊只能往後跳。

她立即算準洛伊會落在那,在那裡的符咒噴出火焰,洛伊只能狼狽的在地翻滾,趕緊把外套上的火焰撲滅。

全場的人都安靜下來,屏息的看著這場考試。

隨後,改由可迷斯主動進攻,只見她的傘片開始高速旋轉,跟鑽頭一般洛伊突刺過去,洛伊鐵槍擋下高速旋轉下,激起強力火花,好重 ! 洛伊重心左腳下的地版被踩裂,洛伊把這力道打出去,只能又往後退,已經退到邊緣。

可迷斯停止攻擊,把紅蓮傘護在身側:「這是夢靨大人親賜的武器,如何 ? 力量很強大吧。」

面對這樣的挑釁,洛伊淺笑回:「真是令人羨慕,讓我好想要破壞掉它呢。」

「那也要你辦的到才行啊。」可迷斯再度朝洛伊,釋放筆直火柱想要他從看台掉下去。

等她一收手,鐵槍居然從左側發動攻擊,她撐開傘擋下這一擊,但人也被這力道彈飛出去,勉強半跪在地上。

人在哪 ? 她眼球飛快搜尋看台,洛伊剛才居然在她身後不遠處,他是怎麼跳過去的 ?

她還沒反應過來,鐵槍又劃出弧線,精準朝她打來,她只能再度開傘阻擋,這次換她位置被洛伊預判,洛伊猝不及防出現在她右側,一記側踢擊中可迷斯的腰部,她在地上翻滾幾圈,勉強站直身體。

「居然敢踢可迷斯大人 ! 」

「快給他教訓 ! 可迷斯大人加油 ! 」

希冰月忍不住吼回去:「火狐族的,再用噪音干擾考生,我直接判可迷斯認輸 ! 」

這時火狐族的人才嚇到噤聲,還有小女孩用手把自己嘴摀住。

這時的可迷斯正想著,他手中的鐵槍,感覺很像三節棍,前端可以直接延伸,利用離心力甩出,這樣很難抓準跟他的間距,這裡可能不適合進身戰,消耗掉他自身瑪那,可能比較有效率。

她想者又往後退,拉成中長距離,舉起手開始大量的揮動傘,大量火焰衝擊波,朝洛伊不停地攻擊,他確實只能不停閃躲,到最後黑色的外套都承受不住紫色火焰燃燒起來,洛伊乾脆把它脫掉扔在一旁。

他身穿白色襯衫,手臂兩側綁著黑色繃帶,身材結實很難想像四年前他是個氣弱的孩子,薄襯衫下的身材非常堅實。

「喔……看的出來,你這些年真的很認真在鍛鍊自己,我都有點心動呢了。」可迷斯半開玩笑的說者。

這只是讓洛伊更加反感,他沉下臉:「拜妳所賜背後的舊傷陣陣刺痛者,最好認真跟我對戰,否則妳會後悔的。」

面對警告可迷斯不以為意,朝他繼續丟出火團,洛伊這次卻不閃躲,讓這些火團擊中自己。

在觀眾席的嘉帕荷不由自主捏起裙子,這些火焰不是開玩笑,招招致命要是一般人早就被燒成焦炭,已經過兩分鐘沒看到洛伊想到什麼反敗為勝的招式,只希望他不要受重傷才好。

等到火焰消失,洛伊還是好好站在原地,可迷斯有些錯愕,但她還是發出更強力火焰波,這次她看清楚了。

洛伊揮動著手中的鐵槍,它上頭的核心居然,在吸收她的火焰。

「這是什麼 ? 我從沒看過這種東西。」雖有聽過洛伊在土之殿,研發自己武器,跟新的技術,但想到這麼快就可以活用在實戰中。

「我為什麼要告訴妳 ? 這種小事,可迷斯大人可以自己領悟。」

他嘴上說的恭敬,實則是在說,妳身為主位神官,連這種事都不知道 ?

「別囂張 ! 」她發出符咒,在洛伊身旁圍成一圈,朝洛伊發出強力火焰,洛伊卻用鐵槍在空中,揮動數條軌跡,他周圍符咒一瞬間全被打碎。

看著自己得意招式被破,可迷斯真的動搖 :「你怎麼可能,這麼了解我的招式 ? 你不是剛才知道主考官是我的嗎 ? 」

洛伊起身走向她:「沒錯,我確實是剛才知道主考官是妳,但我研究妳已經超過兩年,要說誰最了解妳,我說第二應該沒人敢說第一。」

此話一出,在場所有人愣住,這話赤裸裸的,跟蹤狂才會說的話吧 ?

在場人不禁寒毛直豎,可迷斯舉起紅蓮傘:「你真愛記仇啊。」

確實,我就當作稱讚吧,我幾次差點死在妳手上,我怎麼可能不記恨,可迷斯大人我們就都不用偽裝了,妳有什麼招式就放馬過來。」

這時可迷斯才想起,女王答應跟她交換主考官位置時候說的話:『妳的心思我是知道的,但別覺得妳自己穩操勝卷,因為洛伊那個人可是讓我吃過苦頭的男人啊。』

當時,她根本沒聽懂女王的意思,但她現在確實能理解,現在狀況對自己非常不利。

中距離的法術應該都被他看穿,所有火焰都會被他手中的鐵槍吸收,那這樣只好把他的鐵槍打離開他的手。

確定戰術可迷斯,手中的紅蓮傘再度高速旋轉,衝向洛伊,對方也爽快地接下她的攻擊。

「啊、啊--!」兩人正式,互相用武器純粹的對決,不到五秒鐘來回數十招,精彩的攻防戰,武器碰撞的火花四射。

兩人正打得難分難捨,地上都出現好幾道裂痕,可迷斯發出火焰都被鐵槍上的核心吸收,她只能一直進攻,不然她的瑪那會先消耗殆盡。

一瞬間,洛伊手的鐵槍終於,被打飛出去他正要去撿,可迷斯把紅蓮傘丟在一旁,展開雙臂把洛伊擁入懷中。

洛伊只感覺,眼前一片黑,好像臉碰到什麼柔軟的東西。

在場的男性紛紛喊著:「好羨慕啊。」

因為可迷斯正讓洛伊的頭,埋入自己胸前,藉此隱蔽他的視線,洛伊拼命掙扎,好不容易掙脫。

「再見了,小洛伊。」她瞬間往後跳,四周佈滿符咒,同一時間朝洛伊噴射強力紫色火柱,這是她的必殺技之一非常消耗瑪娜,但還沒有人成功躲過這招。

鐵槍已經不再他手上,這招必殺技他應該擋不住,你這次必死無疑。

符咒噴完火焰,洛伊只是半跪在地上,眼神充滿殺氣:「可迷斯 ! 」

火焰全被他吸收進入,左右臂的寶石內,不只如此他胸口還有一個手掌大的元素寶石,剛才的火焰全被吸收進去。

居然對考生動用殺招,這下真的惹火洛伊。

「開什麼玩笑 ? 你 ! 」可迷斯還沒說完,左臉頰就被洛伊狠狠一拳灌下去,力道到大她摔在地上。

「咳咳……」可迷斯瞬間頭暈目眩,看著搖晃的地板上一滴滴鮮血,她被揍到流鼻血 ?

她……怎麼會淪落到這一步 ?

突然就想起很不好回憶,可迷斯努力的站起來,站直身體擦掉鼻子上的血。

「可迷斯大人,認輸吧,這只是考試,沒有必要為了這個拼命。」洛伊壓下自己怒氣勸說者。

「呵、我偏不要。」她再度伸手,朝洛伊噴出火焰,洛伊側頭閃過。

下一秒就抓住她的手腕,朝她側腰又是一記踢擊,她瞬間又倒在地上。

以肉搏戰可迷斯確實沒有勝算。

任誰都看的出來,可迷斯的瑪那先用完了,但她還是跑離洛伊,再度朝他丟符咒,洛伊把符咒打掉,她率先撿回紅蓮傘,朝洛伊噴射出強力火焰,遺憾的還是被元素寶石吸收,洛伊甚至沒有使用到自己本身的瑪那』。

洛伊走到她的面前,又是一拳她摔在地上,她是主神官怎麼可以,被一個實習生,該死的外國人打成這樣。

「可迷斯大人,投降吧。」

「不要 ! 」可迷斯一回不要,洛伊又是一巴掌,豪不留情打下去,鮮血噴濺在地上。

「可迷斯大人,這是何必呢,結果已經很明顯了,投降吧。」

洛伊嘴上說的恭敬,可是眼神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他表現得非常冷漠,眼底充滿輕視。

「呸 ! 」她帶血的口水直接吐在洛伊臉上:「我只要不投降,你就是失格,如何 ? 你要殺死我嗎 ? 」

他擦掉臉上的血跡,撿回自己的鐵槍,站在可迷斯面前居高臨下:「我再說一次,投降 ! 」

「你這該死的夏克蓉娜人,作夢 ! 」可迷斯這是故意的,她想要帶起種族仇恨,洛伊明知道她的用意。

但他還是氣不過,高舉鐵槍:「臭婊子,那妳去死吧。」

眼看就要落下,可迷斯也以為自己死定了,夢靨卻即時出現,伸手握住鐵槍前端,鮮血直流。

洛伊嚇到,立即丟掉手中的鐵槍:「夢靨大人你的手 ! 」

他顯得非常慌張,可迷斯則是看著夢靨,苦笑著說:「夢靨大人,您又來救我了嗎 ? 」

說完就暈過去,希冰月上前:「考生洛伊希特斯,合格 ! 」

卡爾立馬反應過來:「恭喜洛伊啊,可是閨女,他會家暴女人耶。」

「家暴你個頭,可迷斯是他老婆了嗎 ? 」嘉帕荷忍不住罵回去。

「夢靨大人的手需要包紮,我們快去治療。」洛伊眼中只夢靨的手受傷,全然沒有關心重傷暈過去可迷斯。

見到這一幕,夢靨一臉哀傷地看著洛伊:「你真是本性難移,洛伊你給我回去房間,閉門思過 ! 」

夢靨隨後抱起暈過去,可迷斯離開現場。

洛伊知道自己做錯事,收起鐵槍無奈地轉身離開。

觀眾席難得一片安靜,在角落柱子旁穿者黑色制服,紅色短髮狐耳的男子,把剛才的戰鬥從頭看到尾:「這真是,跌破眼鏡的一場戰鬥啊。」

走出會場一顆番茄就不偏不倚砸到自己臉上,是火狐族的小女孩,她顯非常氣憤:「你這個壞人 ! 為什麼你這種人要來當神官,你根本沒有那個資格 ! 」

她的父親趕緊過來抱起自己女兒,連忙道歉:「抱歉,我女兒還小不懂事,你不要放在心上。」

但是那個父親眼神充滿恐懼,不只這位父親其他火狐族的人,看向洛伊的眼神都是充滿恐懼的。

他說要做神官,不是要得到這種眼神……

希冰月即時出現:「你們幹什麼,不要騷擾考生,快走 ! 」

火狐族的人才快速離開,希冰月這才轉頭對著洛伊說:「辛苦了,你快回去吧。」

「謝謝妳。」洛伊道謝完,只能緩步離開,回到自己房間就沒有再出來過。

◎        ◎       ◎

藥草室在陣陣白光下,可迷斯紅腫嚴重的右臉頰漸漸回復,她也緩慢蘇醒,她看著四周發現,江承信跟夢靨都在身旁,對自己實施日之治療術式。

「夢靨大人……我做了一個夢,夢到之前還沒有進來學習術式的時候。」

夢靨睜開眼睛放下手:「抱歉,讓妳又想起不好的事。」

這件事,江承信也有所耳聞,他無奈地嘆了口氣,她是火狐族的女英雄,但她也在今天向自己族人證明,自己並非無堅不摧。

「要說這件事,都是我自找的,跟您與女王都無關。」

夢靨俯下身,把她攙扶坐起來,餵她喝下聖水。

「為什麼,要一直跟洛伊這個孩子,過不去呢 ? 他本來對妳就沒有惡意不是嗎 ? 」

「因為……」她手不自覺揪緊床單:「可能也是我嫉妒他,他輕易就做到,我一直都做不到的事。」

他輕易就在夢靨的心裡留下位置,她一直都在旁邊看著,這可是她花了好幾年都做不到的事,夢靨可是她的救命恩人啊,她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他陷入未知的危險中。

「洛伊的才能是在他了解自己的不足,還有非常善於觀察敵人,他的才華遠遠比不上妳啊。」

「不是這樣的。」可迷斯忍者傷口撕裂的疼痛回:「他是個可怕的人,不只是他是夏克蓉娜人這麼簡單,『那個人』她一直不願放棄洛伊,絕對不是他無意之間救過自己這麼簡單,夢靨大人切勿再提拔他。」

感受到可迷斯的恐慌,夢靨一方面敬佩狐狸的直覺,但還是試著說服她:「四十幾年前,也有神官跟我說,火狐族的人都是白眼狼,尤其是女人都是沒有誠信,隨時會背叛人,當年要是我聽進去,我不就錯失一個火系術士天才了 ? 」

聽到他這樣委婉敘述自己,她一瞬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回話。

「可迷斯大人,就算洛伊真的有那個萬一成為邪教的人,感化他不就是愛娃教的教義嗎 ? 況且妳屢次動殺招,那個人會承受得住 ? 」江承信也忍不住在一旁附和者。

她自知理虧也不再回話,夢靨就讓她在藥草室療傷,讓她這幾天想清楚,自己真正該做的事。

夢中

古雷凡認為得主僕關係,這日子沒有持續多久,在有一天早晨夢靨從他身旁醒來,正要下床整裝離開,他伸手抓住夢靨的手腕。

「這麼早就回去處理公務嗎 ? 」

他回頭說:「我要去照顧我的義女,她這幾天都在高燒不止。」

古雷凡翻身語氣帶著幾分慵懶:「我昨晚已經派醫官去照看她,你待久一點,昨晚也累了吧 ? 」

聽到他這麼說,夢靨左手護者發酸的右手腕回:「大人,怎麼都沒有回去,陪陪夏夫人 ? 」

古雷凡把玩者他的黑色髮絲回 :「她要的是傳宗接代的孩子,與她將軍夫人的榮華富貴,我都給她了,她守者都來不及,怎麼有時間管到我 ? 」

聽到他如此輕描淡寫敘述自己婚姻,夢靨突然覺得古雷凡很可悲,他一個半獸人,居然覺得高高在上一階堂的貴族可悲,真滑天下之大譏。

「先不說這個,那兩個孩子,你要照顧到什麼時候 ? 已經有六、七年了吧 ? 」古雷凡提起的時候,夢靨表情真的有些驚恐。

「這兩個孩子的母親,去到國外旅遊,她託付給我,所以我收為義子,畢竟這個時期真的很多孤兒流離失所。」

很遠的地方嗎 ? 」古雷凡問。

「很遠……真的很遠……」遠到永遠都不會回來。

他哄古雷凡睡著,走到門口回頭看著他的睡顏,小聲地說:「我這裡也是再見了,少爺。」

洛伊睜開眼睛,難掩憂傷,這幾天都被禁足,也不知道自己這樣還能不能進去十課,感覺狀況很遭。

最後一次看到夢靨的眼神,很冷漠且憤怒,洛伊自知一定做了很糟糕的事,夢靨才如此憤怒。現在要他做什麼都行,不要放棄自己就好。
-------------------------------
贏了比賽,卻有種輸了的感覺,關於洛伊真正身世在後面才會揭曉 ~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