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05.悄然靜謐

佐渡遼歌 | 2021-12-25 20:00:03 | 巴幣 1108 | 人氣 564


  這裡是一間極為方正的房間,沒有任何傢俱與裝飾的關係,更顯牆面與地板的垂直角度,再加上沒有窗戶的緣故,令人感受到淡淡的壓迫感。
 
  李少鋒用著赤裸的腳跟輕踩著灰白色大理石磚,接著環顧四週。
 
  「啊啊,似乎久違了……」
 
  李少鋒依序凝視著分別位於右方、前方與左方的門扉──深金色門框裡面沒有門板也沒有空間,而是充滿某種持續流動的黏稠色彩,並非固體、液體或氣體,而是異於三者的存在,思索枯腸只能夠想到「色彩本身」這個並不精確的形容詞。
 
  由於隱約覺得自己不趕時間,接下來好一段時間,李少鋒只是楞楞站在右側的那扇門前,凝視著彼此相容揉合流轉、泛著微弱光芒的諸多色彩。
 
  即使想要比較三扇門之間的差異,光彩變化過於迅速且複雜,根本抓不出規律。李少鋒很快就放棄了,許久之後才有些遺憾地轉開視線,轉頭望向位於身後的陡峭階梯。
 
  「這麼說起來,這是……第三次進來這裡吧。第一次是戴上戒指那晚、第二次是破關『詭譎叫聲』的時候,第三次則是現在,然而師父從來沒有提過最初那場夢境會延續下去,這點也是『受到啟發之人』的異常之處嗎──」
 
  李少鋒喃喃自語,腦中閃過是否要挑選其中一扇門踏進去的念頭,然而這份衝動卻沒有上次那麼強烈,接著想起位於地表的神殿廢墟還有不少尚未探索過的區域,頓時果斷轉身。
 
  李少鋒一邊爬樓梯一邊思索夢到這裡的契機。
 
  「最簡單地來想只要破關一場遊戲就會進到這裡,然而破關『神眠村』是三天前的事情了,中間隔了那個沒有人性的訓練,如果說是遲延也未免太久了,然而扣除掉這點就想不太到其他共通點了。」
 
  李少鋒很快就放棄思考,專注爬著樓梯。
 
  樓梯的長度似乎比起上次更長,即使不會感受到疲倦也逐漸湧現煩躁感,途中數次轉頭望著身後深不見底的黑暗,接著突然意識到自己裸著腳。或者說,自己一直以來都裸著腳,連同前兩次的夢境都是如此,卻直到這個瞬間才有一個清楚確切的認知。
 
  李少鋒扭動腳踝。直接碰觸階梯的腳底肌膚傳來光滑堅硬的觸感,用力踩了幾下才注意到感受不到任何塵埃或砂土。
 
  石頭紋理的階梯光可鑑人,完全感受不到時光與歲月的痕跡。
 
  「這個就是突然察覺到異樣感的理由吧……」李少鋒低頭凝視著階梯表面的模糊倒影,不過很快就決定忽視這股異樣感,繼續邁出腳步,往上攀爬。
 
  許久之後,李少鋒好不容易爬到了最上面一階,對著似曾相似的寬敞房間嘆了一口氣,繼續穿過看不到盡頭的筆直走廊,試圖離開神殿。
 
  腳步聲持續迴盪。
 
  有時候像是現在此刻的回聲,有時候又像是從遠處傳回來的回聲。
 
  緊接著,李少鋒抵達了一個極為遼闊寬敞的房間,在踏入瞬間就感受到違和感。房間本身如同先前所見的其他房間,沒有任何傢俱、梁柱或窗戶,只有在正中央擺設著一個正方形平台。
 
  「……為什麼不見了?」
 
  李少鋒喃喃自語,加快腳步走向平台。
 
  在記憶當中,那裡原本放著一本深黑色的皮革書籍與襯在下方的金色布疋,兩者皆是精緻無比的物品,印象深刻,現在眼前的平台卻空無一物,只有平滑透光的表面。
 
  前兩次的經驗難以作準,然而若不是夢境本身出現變化,就是這座廢棄神殿裡面還有其他人……或者說,還有其他「某種生物」。
 
  李少鋒頓時感到毛骨悚然,反射性地提起護體真氣,環顧四週。
 
  神殿內部依然靜悄悄的,感受不到任何聲響、動靜與氣息。
 
  血紅氣息緩緩溢散,飄蕩在靜謐當中。
 
  「不管怎麼說,在夢境裡面能夠順利提氣真是幫大忙了,畢竟手無寸鐵,穿得也是莫名其妙的單薄衣物,如果連護體真氣都提不起來就感覺完蛋了──」
 
  李少鋒尚未說完就想起那位披著白衣、散發著白色氣息的存在,好不容易累積的些許安心感立即崩潰。
 
  最初的夢境依然在持續,這是瞭望塔工房的學長姊們也無法解釋的奇特情況,只能夠認為是「受到啟發之人」的緣故,再加上此時此刻擁有前兩次夢境的記憶,李少鋒幾乎可以確定最初見到的偉大存在是三柱神的「萬物歸一者」尤格・索托斯。
 
  「尤格・索托斯……」李少鋒呢喃念著神的名諱。
 
  那是被稱為「萬物歸一者」、「無名之霧」、「全知全視的神」、「智慧之神」、「門之鑰」、「唯一且窮極的存在」、「神之嗳」、「真實本身」、「持續反覆之夢」、「領路者」、「守門者」、「太古永生者」的至高存在。
 
  本身由無數發光氣泡堆疊而成,氣泡之間以光線互相連結,時而膨脹、時而縮減、時而增殖、時而破滅,掌控著時間與空間,知曉過去、現在、未來的所有知識,偶爾也會化身成披著面紗的人形,然而仍舊會散發劇烈光芒的緣故,即使是人形也無法確切辨識出祂的容貌。
 
  在戴上晶藍戒指的當晚,自己確實曾經見到符合尤格・索托斯的存在,而且甚至伸手掀開那層白布,試圖窺探後方的真實。
 
  冷汗滑過後背,李少鋒不禁痛罵那個缺乏常識的自己。
 
  在『神眠村』當中親身體驗過「步行的死亡」伊塔庫亞的威壓……或者說千百年前殘存於記憶當中的威壓就清楚知道那是人類不可敵對的存在,唯一能夠做的事情只有趴伏在地、懇求祂盡快離去,尤其尤格・索托斯的神格還在伊塔庫亞之上。
 
  「開玩笑的吧,如果偉大存在真的待在夢境某處,就算可以提氣又有什麼用,面對面打起來豈不是死路一條,說不定光看到就直接瘋掉了,畢竟看過一次和看到好幾次似乎也不能相提並論……話說如果在夢裡面死掉會發生什麼事情?」
 
  李少鋒倒也不是很想得到正確答案,很快就轉換思考方向。
 
  「這麼說起來,當時那個披著白布的發光存在似乎有要給我一把銀色鑰匙,該不會就是銀鑰不久前那則預言提到的『銀之鑰』吧?那則預言的詳細內容是什麼……可惡,想不起來,只記得羽兒糾正過銀鑰的正式名稱是『銀鑰』而不是『銀之鑰』……」
 
  李少鋒理不出個頭緒,只好離開這個房間。
 
  原本寂靜悄然的氣氛再度被腳步聲攪亂。
 
  李少鋒持續行走。
 
  依照前兩次的記憶,房間應該連接著長廊與其他房間,通過之後就會進入一個類似廢墟的區域,可以看見傾倒的牆面、堆積的石礫與荒廢的庭院,這次卻遲遲沒有抵達那個區域。
 
  內心的不祥預感逐漸高漲,李少鋒不願去想神殿本身也會產生改變的可能性,呼吸卻是逐漸急促,腳步也越來越急,不知不覺間就開始提氣飛掠。
 
  灰白色的房間、梁柱與牆壁從視野兩側飛快流逝。
 
  體內的真氣源源不絕,血紅色氣息狂亂湧現,然而即使速度極快,視野所及的景物並沒有太大差異,讓李少鋒產生某種其實自己並未前進的錯覺。
 
  神殿原本就如此寬敞,只是自己前兩次都沒有發現?於處神殿某處的不知名存在發揮了奇妙的影響,改造了神殿?又或者,神殿的時間與空間正在持續產生變化,從廢墟往後倒流回了原本的模樣?
 
  「──不對,就算有在前進,也有可能是在特定範圍內繞圈。」
 
  李少鋒在意識到這點的瞬間猛然止步,環顧四週,難掩訝異地發現自己又回到了那個極為寬敞、原本放置著深黑色皮革書籍的房間。
 
  盡管如此,這一次卻連平台都消失了,由無數的玻璃展示櫃取而代之。
 
  展示櫃設置在房間兩側、等間隔排列。每一個的款式都相同,高達兩公尺,下方有著梯形金屬台座,由近乎透明的玻璃圍住四面與上方。
 
  李少鋒粗略掃過,每一側各有五十個展示櫃,加起來正好是百個。
 
  「從數量判斷的話會是總數共一百把的Az系列嗎……」
 
  李少鋒凝視著最靠近的展示櫃。
 
  透過微微反光的玻璃,可以看見裡面懸空飄浮著一柄長刀。
 
  「話雖如此,Az系列的武器不像十書,大多已經確認過存在,就連個位數的九兵也有五把已經被找到了,眼前一百個展示櫃內卻沒有任何空缺,全部都擺放著武器,所以是假貨嗎……或者是立體投影?依照外星文明的技術力,弄出假以亂真的投影也不在話下吧。」
 
  李少鋒原路後退,正要離開房間的時候卻突然撞到了看不見的牆壁。
 
  「──诶?」
 
  李少鋒單手摀著受到撞擊的肩膀,愣了好幾秒才愕然伸手。
 
  指尖在一定位置就碰到看不見的牆壁,堅硬強實,無論如何用力都無法向前推進。
 
  「到底在搞什麼啊,情況越來越莫名其妙……不對,第二次進來的時候也和第一次有不少差異,第一次根本沒有辦法踏入神殿內部,所以每一次進來都會有大量變化嗎?」
 
  李少鋒深呼吸了幾次穩住情緒,用手指關節輕敲著看不見的牆壁。
 
  微弱聲響在房內迴盪。
 
  「如果是魔法結界,鼓足氣息撞過去或許可以撞出個缺口,然而如果是偉大存在設置的,做出那種帶有攻擊性意味的行為大概很不妙……總該不會強迫我從下面那道樓梯的三扇門裡面挑一扇進去吧?但是那樣的話,一開始就把樓梯封住不是更有效率嗎?」
 
  李少鋒疑惑轉頭,再度感受到震撼。
 
  只見原本整齊排列的一百個展示櫃消失無蹤,變回最初的模樣。設置在中央的方形平台卻由一個變成十個,呈現圓形排列。
 
  平台上面依然空無一物。
 
  「這下子完全搞不懂了,剛剛可沒有感受到任何動靜啊……喂!有人在嗎?」李少鋒耐不住焦躁,放聲大喊。
 
  聲音在房間內部反射迴蕩,逐漸模糊、遠去。
 
  李少鋒等待片刻,直到回音徹底消散才倚靠著門框旁邊的牆壁席地坐下,低頭凝視著兩腿之間的灰白色大理石地板。
 
  「該不會最初夢境的考驗其實尚未結束吧?不過讓我看到十書或九兵的幻影都不會影響到精神狀態啊,那又沒什麼恐怖的,反而更接近測試慾望之類的……」
 
  李少鋒喃喃自語,再度抬頭的時候突然注意到十個平台之間飄浮著一顆發光的氣泡,急忙起身。
 
  「咦?诶……诶诶?」
 
  李少鋒保持備戰姿勢,遲疑著是否要散出護體真氣。
 
  那顆發光氣泡以難以捉摸的軌跡繞了幾圈,不疾不徐地飄到李少鋒面前。
 
  氣泡表面極為光滑、虹色流轉,內部呈現類似電漿球的閃動狀態,飄浮在離地一公尺多的高度,用著忽快忽慢的速度持續自轉,偶爾會稍微上下飄動,卻大多維持在相同高度。
 
  李少鋒動也不動地和那顆氣泡陷入僵持。
 
  時間似乎過了很久,又像是只有短暫一瞬。
 
  在逐漸堆疊沉積的靜謐當中,李少鋒率先按耐不住,緩緩地伸手試圖碰觸。
 
  發光氣泡突然激烈閃爍,頓時亮到有如太陽。
 
  李少鋒急忙低頭閉眼,然而那道幾乎要灼傷眼球的亮度卻是越發激烈,急忙伸手在前方揮舞。
 
  下個瞬間,李少鋒突然感受到一股強烈衝擊從右手中指指尖傳來,伴隨著經脈幾乎剝離的劇烈疼痛,大腦被嚴重震盪。
 
  無形的衝擊波倏然爆散。
 
  白色的猛烈氣息夾帶著絢爛亮麗的光彩、輝屑與亮班,無聲狂亂地席捲房間。
 
  李少鋒在瞬間失去了意識。
 
  當李少鋒再度回神的時候並不曉得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艱難轉動頸子環顧四周,用力眨著雙眼才從模糊的視野當中察覺到自己躺坐在房間某個角落,身後理當是牆壁,然而卻什麼都感受不到。垂落在兩側的雙手不聽使喚,掌心朝上,卻連彎曲手指都無法。
 
  轉頭望去,右手手臂呈現某種奇妙的黑紅色,在黏稠焦黑的物體當中隱約透出森白色。
 
  煙霧裊裊飄起。
 
  李少鋒無法理解自己看到了什麼,再加上視野持續出現閃光與紅色污漬,用力眨眼也無法消去,只好試圖先站起身子,卻又在下個瞬間疑惑發覺眼前的視線歪掉了。
 
  「砰」與「啪擦」的聲響接連響起,彷彿有什麼東西倒下又折斷,從被壓著的右手傳遍全身,在腦內持續回響,異常刺耳。
 
  深褐色的液體汩汩流淌、向外擴散。
 
  李少鋒再度用力眨眼,好幾秒後才意識到那些液體是從胸前大洞流出來的。
 
  ──啊、啊啊,自己剛才碰到了那顆氣泡的護體真氣,然後就被震飛了?李少鋒遲來地理解到現狀,並未感受到痛楚,只有彷彿身體內部被掏空似的劇烈倦意,試圖再度起身卻只是在地板掙扎。
 
  發光氣泡依然維持著離地一公尺的高度,忽快忽慢地悠悠自轉。
 
  下個瞬間,一個披著白色布疋的身影毫無預警地現身,半舉起手隨意一揮。
 
  伴隨著布疋被拉動的窸窣聲響,發光氣泡倏然消失無蹤。
 
  那個披著白色布疋的身影不疾不徐地走到李少鋒面前,低頭俯視。
 
  李少鋒抬頭回看,用力眨眼試圖讓模糊搖晃的視野變得更清楚,隱隱約約地覺得眼前的身影似乎與記憶當中有些差別,並未從布疋內側發出光芒,而是呈現一種半透明的模糊感,儘管如此,目前視野內的所有物體都在搖晃、歪斜,或許也無法作數。
 
  那個披著白色布疋的身影沒有其他動作,保持著低頭俯視的姿勢,不發一語。
 
  李少鋒再度嘗試起身,卻依然辦不到,皺眉瞪著的大理石地磚紋路,突然意識到這個感覺在不久前也從曾經感受過……沒錯,睡前自己習慣性地準備運氣走過幾趟心法路子,然而剛經歷完兩天一夜的密集訓練,才剛提氣就感受到一種從未有過異樣倦意,意識隨之中斷。
 
  「原來如此,三次夢到這裡都是在氣息耗竭殆盡、昏睡過去的時候──」
 
 




創作回應

你艾希我吶兒
我幫你開個洞透透氣(歪頭微笑
2021-12-26 02:32:36
佐渡遼歌
XDDDDD
2021-12-26 10:08:43
Ddpaul
十個空的平台,隔天醒來房間多十本書,樓月直接跟少鋒訂婚
2021-12-26 07:33:31
佐渡遼歌
《關於我一覺醒來之後突然獲得了十書這件事情》XDDD
2021-12-26 10:09:32
Darkwolf
都有十書來,就不用管數學及不及格了。 by樓月
2021-12-26 14:06:38
佐渡遼歌
嗯?!
2021-12-26 14:15:18
Ddpaul
樓月和我⋯⋯我們兩要⋯好蒿爽爽!
2021-12-26 18:12:23
露米諾斯 Luminous
修但…
2021-12-26 20:50:5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