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二創小說】假面騎士KIVA性轉衍生---【Lady Crescent】-26.Promise.永遠的誓約

時野理奈.りな | 2021-12-11 00:12:27 | 巴幣 102 | 人氣 20

連載中Lady Crescent
資料夾簡介
我的第一篇長篇作品。 參考2008年的日本特攝劇「假面騎士KIVA」的世界觀及設定而創作的衍生小說。

在那之後又過了幾天,正午時分暖暖的陽光照射在樹葉落盡的楓樹與灰白色水泥地上,紅渡處在小提琴工作室的一樓店面空間,趁著店內沒有顧客的空檔,她拿著乾抹布與玻璃清潔劑,將擺放著Bloody Rose的玻璃櫥櫃以及其他展示櫃擦拭得晶亮無比。

「呼…動動身子就覺得變熱了呢…。」

紅渡將清潔用手套與打掃用具丟進了洗衣間的流理台內,一邊呼氣一邊用手搧了搧開始出汗的臉頰與額頭,為了避免脖子上的吸血鬼咬痕,影響顧客來店的觀感與心情,紅渡從開店到現在都不敢脫下圍巾,在暖氣的加持之下,圍巾蓄熱的效果極其卓越,當她解開圍巾時,彷彿看見一絲白霧裊裊地從她的頸部緩緩向上流動。

這時有人突然走進店內,紅渡見狀趕緊迅速地圍上圍巾並走到前台,準備迎接上門的顧客,只見一頭深藍色秀髮、帶著墨鏡的女子匆匆忙忙地走了進來。

「歡迎光……啊!理花姊姊!妳的身體還好嗎?」

一見到理花紅渡露出了燦笑,並走到門口親自迎接她。

「我沒事,我一從藍天會出來就急著想見到妳,可是前幾天撲了個空……謝天謝地,妳沒事真是太好了…銀月騎士的現身跟名護對妳不禮貌的事…小惠都親口告訴我了,別擔心,我已經先幫妳修理名護那個臭小子一頓了。」

見到紅渡精神滿滿、安然無恙的樣子,理花忍不住心中的激動之情,將少女擁入自己的懷中,而少女也以熱情的擁抱回應理花的舉動。

「莫非…名護先生的嘴角…就是被理花姊姊打傷的?」

紅渡小聲地問道,並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雖然她可以想像身為魔狼族理花,或多或少保有著狂野的本性,但紅渡對於理花會出手打同樣身為美好藍天會成員的名護啟介這件事,依然感到些許意外。

「啊…是啊,畢竟那小子一直以來都真的很欠別人挫挫他的銳氣嘛!」

理花對於毆打名護啟介這件事不以為意,只是從容地拿下墨鏡,拿出拭鏡布擦拭乾淨後將墨鏡重新插回自己的胸前。

「那我該感謝理花姊姊替我揍他一拳嗎……?順道一提,其實我們先前已經和好了。」

紅渡此時想起前幾天名護啟介睜大眼睛、脹紅著臉著急地向自己道歉的笨拙模樣,不禁羞澀地笑了出來。

「是這樣嗎?不過就算小渡原諒他了,我可不會那麼輕易就放過他呢!」

理花捶著自己的胸口大聲喊道。

「對了話說…名護先生有意要將我的學生推薦給美好藍天會的樣子…雖然應該沒那麼快決定,不過我總有點不安…。」

「居然會讓名護那固執的小子刮目相看?小渡的學生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啊?」

理花的視線微微往旁邊一移,並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他叫野村靜希,是一位僅靠肉身就足以消滅吸血鬼的少年…他持有一把魔族滅殺刃,正是美好藍天會過去所使用的武器。」

紅渡思考了一下後緩緩地回答道。

「光靠一把魔族滅殺刃就能夠成功擊倒吸血鬼…?那武器因為不好上手的關係,已經快被淘汰了。雖說名護也有一把,但他也很沒辦法光靠那個就打倒吸血鬼呢……那個名叫野村靜希的男孩,真有那麼厲害嗎?」

理花對此事半信半疑,就她所知,除了紅音也之外,她沒見過第二個能僅靠魔族滅殺刃就成功消滅吸血鬼的人類,連擅長使用魔族滅殺刃麻生百合,也只能跟吸血鬼打得平分秋色而已。

此時紅渡解開圍巾,並將頭髮往後一撥,露出了吸血鬼先前留下的咬痕。

「是真的…昨天我忘記帶裝備在身上…要不是他救了我,我想事情會更嚴重…。」

小渡…妳…就算不想變成新月女爵…也不能不顧自己安全啊。」

理花一看到紅渡左後頸的傷口,一陣難受的壓迫感緊緊地揪住了心口,她心疼地去撫摸紅渡的臉頰,目光則看向擺放於玻璃櫥櫃內的紅音也肖像。

(音也…抱歉我沒保護好小渡…請原諒我。)

理花用複雜的眼神凝視著紅音也的肖像,想起了當時與他的約定,以及他最後的身影。


二十年前左右,理花紅音也站在一座高地上,靜靜凝視著被紅音也化身的闇月騎士為了一舉掃滅大部分吸血鬼,所使用大範圍毀滅性技能.『Wake Up 3』放出大片血紅色衝擊波,導致瞬間焦土化的戰場廢墟。

「…我的生命也差不多要到盡頭了…。」

紅音也輕聲地說,身軀靠在身旁理花的肩膀上。以人類之軀與奇巴特二世訂下契約、接受闇月之力的那一瞬間開始,這股危險的力量就日以繼夜地不斷侵蝕著他的生命能量。

由於這場戰役犧牲了不少美好藍天會以及世界白翼聯合會的成員,讓紅音也中途曾一度想放棄,如今總算堅持到成功討伐了國王,救回了理花真夜以及她的孩子,紅音也認為人生已經沒有任何遺憾了,他此時臉頰紅潤、泰然自若的樣子,絲毫看不出是個陽壽以盡的人。

「吶…理花…有事情想拜託妳,可以嗎?」

「什麼事…?」

紅音也微笑地看著雙眼含淚卻故作鎮定的理花問道。

真夜此時也抱著年幼的吸血鬼王子,緩緩地沿著山坡走上高地,與正在談話的兩人會合。真夜看著紅音也,微微點頭以致救了自己與孩子的感謝之情,即使穿著黑色的古典洋裝遮掩,真夜的肚子看上去又比之前又大了一些。

紅音也用欣慰的眼神看向真夜與其懷中的孩子,然後又轉頭回來看著理花

「如果一切平安順利…再過幾個月…我的孩子也要出生了……可以請妳保護好真夜太牙…與我的孩子嗎?」

紅音也對著理花請求道。

「這種事怎麼能依賴我…?你應該好好的活下去……自己去保護自己的妻子與孩子,才算得上是個男人和父親啊!」

理花再也忍不住了,她大聲地斥責紅音也,罵他是個不負責任的丈夫與父親,但她心中其實是希望紅音也能繼續堅持活下去,即使她知道自己在紅音也心中的地位早已遠遠不及真夜,也僅僅是把自己當成弟兄一般看待,但是紅音也一旦離大家而去,最傷心的莫過於曾與他並肩作戰、朝夕相處的理花自己了。

「…我自己的狀況…我很清楚……理花…我現在能拜託的就只有妳了……真夜她為了追隨我……已經失去女王的頭銜,生命隨時會受到威脅…。」

紅音也低頭嘆了一口氣,拍著理花的肩膀,理花發現他的眼睛周圍已經開始出現了黑眼圈,嘴唇也逐漸失去血色。

「…女王跟你即將出世的孩子我能理解…但太牙呢?那孩子可是純血的王子,是未來的國王,等他即位就是美好藍天會乃至於全人類的頭號敵人。再說,我們魔狼一族長谷川真澄趕盡殺絕,這也是他那該死的父親登銳牙下的命令,如今你還要我去保護他的孩子,音也你到底有什麼毛病?還不如把那孩子交給美好藍天會,從小好好看管。」

理花忍住既憤怒又悲傷的情緒,看向站在離自己稍遠的真夜並皺著眉頭對紅音也問道。

「他是真夜的兒子,也就等同於是我的兒子,我是絕對不會把他交給美好藍天會那些人的。」

紅音也堅定地搖搖頭,理花則是失望地嘆了好大一口氣。人類都是一群意氣用事、不顧大局、死腦筋的笨蛋。

「…我相信太牙…會替人類與吸血鬼開創一個嶄新的未來的…。」

真夜看著自己懷中已經睡得香甜的幼兒說道,並溫柔地撫摸著他圓嘟嘟的白皙臉蛋。

「拜託妳了,理花,能擁有妳這麼好的夥伴,是我此生的幸運。」

紅音也語畢,再度給理花一個友好的擁抱,理花尷尬地看向真夜,見她專注在懷中的孩子並沒注意到這裡,於是偷偷地在紅音也的臉上留下了一個輕輕的吻。

「嗯…?理花…剛剛那個是…?」

感覺到臉頰上傳來了溫熱的觸感,紅音也沒有放開自己的雙手,反而小聲地在理花耳邊問道。

「抱歉,這是最後一次了。」

隨著道歉的話語落下,理花的眼淚也一併如同決堤的水壩一般從她的眼角不斷滑下。

「嗯,我知道,閉上妳的眼睛。」

紅音也近距離凝視著理花透露出哀傷且不捨的眼睛說道,理花也聽話地閉上了雙眼,接著感受到覆上自己雙唇的乾燥與溫熱。

「……!?」

理花渾身顫抖了一下並迅速地張開眼睛,此時紅音也已經背向自己、站起身子往真夜之處走去,彷彿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紅音也…你這個老色鬼…大笨蛋…。」

理花摀著自己的嘴,看著紅音也真夜會合、兩人同時轉過頭來對著自己點頭致意的身影,理花只得狼狽抹掉自己的眼淚,撐起體力尚未完全恢復的身子,一跛一跛地走了過去。

理花將寄宿著自己一部份力量的加魯魯笛哨親手交到紅音也的手上後,立即化作一匹蒼狼,在茂密的樹叢中隱藏了自己的身影,佯裝瀟灑地從紅音也的人生中華麗退場。

(永別了……音也。)

晶瑩的淚珠從蒼狼眼中滑落,化作枯黃大地的養分,理花一邊狂奔,一邊看著夜空的滿天星辰,並用盡全身的力氣發出不亞於滅族之夜那天、淒烈且哀傷的狼嚎。

回到現在的時間點,理花意識到自己陷入了回憶,目光仍停留在紅音也的照片上,她連忙將自己的視線重新移回紅渡身上,這時工作室中正撥放著紅音也的小提琴作品集。

「不好意思,我有點分心……妳剛剛有說話嗎?」

理花稍微眨了眨眼睛問道。

理花姊姊,是想起爸爸了嗎?」

紅渡用那雙水汪汪的大眼向上看著比自己高一顆頭的理花,純真可愛的模樣讓理花有點害羞。

「啊…是啊,小渡的觀察力變得更加敏銳了呢……。妳的父親,真的是個很了不起的人啊…作為人類來說,不管是才能還是生命力,他都算是一個很強大的存在。」

理花微笑著回答道,即使過了二十多年也早已釋懷,但每次想起紅音也時,那股油然而生的悸動仍會使理花不禁心跳加速。

「真不愧是爸爸啊……話說既然理花姊姊都難得來了,若不趕時間,吃個飯再走吧?我剛好也有一些事情想問。」

紅渡勾住理花的手臂,像個孩子般地撒嬌問道。

「呵呵…小渡妳真是…可以啊…不過妳知道,自從跟藍天會立下約定不再狩獵人類後,我的飲食一向是很注重營養的……。」

紅渡把大門上的掛牌轉成『請按鈴』後,與理花一同走到了店鋪後面的飯廳,理花優雅地坐在飯桌前一邊滑著手機,一邊看著紅渡從冰箱中拿出一些昨天晚上用剩的食材,簡單地做出幾道味道清淡的蔬食料理。

小渡的手藝,真的進步很多呢。對了,妳想問我什麼呢?」

理花吃了一口紅渡做的鮮菇時蔬並稱讚道。

「其實……我有個吸血鬼的朋友,他好像是Checkmate Four…只是我不確定他是哪一個位階……奇巴特認為他完全沒有攻擊性之外,聖修院系統魔族追蹤器也對他一點作用也沒有,可是世界白翼聯合會白峰先生仍然很篤定的說他是Checkmate Four,所以我很好奇呢…。」

紅渡左顧右盼,確認周圍沒有其他人之後才緩緩地回答道。

「…是不是那個之前把醬料潑到妳身上、害我大發雷霆的那個服務生?聽說妳還為了他變成聖修院戰士啊?真是的,妳跟妳父親都這麼愛逞強…。」

理花嘴裡的飯菜還沒吞下就迫不及待地開始說道。她雖然不希望紅渡與其他吸血鬼太過親近,但二十多年過去,與人類互信互助的吸血鬼愈來愈多,她也稍稍有所改觀了。

「是…雖然我不確定真實情況,但那天我發現他一直握著左手,看起來十分不適的樣子,結果他就被其他的吸血鬼攻擊了,理花姊姊知道Checkmate Four中最容易受到攻擊的位階是哪一個嗎?」

紅渡看著理花不解地問。

Checkmate Four基本上都滿容易受到同族覬覦的,不過妳問哪一個位階最容易的話……是一個叫做王后的職位……不過他是男生吧?如果他真的是王后的話,倒是滿顛覆我的想像的。」

理花拿出隨身攜帶的小冊子,翻到先前給紅渡看過、畫滿紋章的那一頁。

王后是西洋棋中最強的一粒棋子,而Checkmate Four中的王后也正如其名,擁有吸血鬼之中數一數二的強大實力……她的職責是負責抹殺愛上人類的同族,通常會引起和平派吸血鬼的強烈不滿。」

「…媽媽是因為和爸爸相愛,被吸血鬼的王后追殺……才離開我的嗎?」

紅渡指著書上畫著的王后紋章並皺著眉頭問道。

「呃…小渡…其實妳媽媽……真夜她是……」

『叮咚…!』

理花欲言又止,正當猶豫該不該告訴紅渡真相時,前門的門鈴突然響了。

「有客人來了,不好意思,我先去應門,理花姊姊先慢慢吃吧。」

紅渡急急忙忙地站起身並圍上圍巾,快步走向玄關,透過門上的防盜孔看見了一名金髮碧眼、穿著雪白斗篷的男子,正是先前與自己共同作戰的白峰天斗,連忙開門讓他進屋。

白峰先生……今天不用工作嗎?」

紅渡好奇地問道,只見白峰天斗不疾不徐地走到玻璃櫃子前,凝視著那一把紅音也所做的名琴.Bloody Rose,並且注意到上頭寫著的兩個名字:真夜紅音也

「今天是我難得的休假日呢,難道紅渡小姐連我休息的時候,都要趕我去工作嗎?」

白峰天斗微微一笑,轉頭看向紅渡,並對紅渡開了個看似指摘的黑色玩笑。

「呃……我不是那個意思……對不起,只是白峰先生總是穿著戰鬥服,是我誤會了。」

紅渡抓著自己的圍巾,尷尬地低下頭去向白峰天斗道歉。

「跟妳鬧著玩的…我只是想確認妳是不是已經康復,才過來找妳的。」

白峰天斗走到紅渡的面前,輕輕拍著她左邊的肩膀,卻不慎打到紅渡的傷口。

「啊…好痛…。」

為了閃避疼痛的反射動作讓紅渡不自覺地後退幾步,並摀住自己的左後頸,白峰天斗立即意識到事態有異。

紅渡小姐,妳的脖子……是不是受傷了?」

面對白峰天斗的疑問,紅渡不知道要用什麼理由掩飾過去,只好解下脖子上的紅色圍巾讓白峰天斗看個仔細。

「這是…吸血鬼的咬痕……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昨天嗎?」

黑紅交錯、既像灼傷又像刺傷的傷口讓白峰天斗不禁皺起眉頭,紅渡則是一五一十地將昨天的事發經過都告訴了白峰天斗

「我了解了…看來紅渡小姐在吸血鬼的眼中與尋常人類沒有差別呢…對了,我其實從進屋之前,就感覺到妳家後面有一股不同於吸血鬼的魔族氣息……那到底是什麼?我去看一下…妳在這裡等等我。」

白峰天斗將頭轉向後門飯廳的位置,露出了警戒的表情,接著快速地往後門走去,紅渡趕緊跟在他的身後急忙想要解釋。

「等等…白峰先生!那是我爸爸的老朋……!」

紅渡話還沒說完,通往飯廳的門就被白峰天斗用力打開,只看見一位身材高挑、穿著迷你短裙與高跟鞋的藍髮女子正背對著自己,一邊吃飯一邊悠閒的看著電視,絲毫沒有理會後方的騷動,意外日常的情景讓白峰天斗不禁感到疑惑。

「唉呀呀,大老遠就聽到你們吵吵鬧鬧的聲音了,看來我被狙擊了呢,呵呵呵……。」

理花從容地放下碗筷轉過身來,用手托著自己的下巴並翹起二郎腿,用她澄澈且雪亮的黃色眼珠由上往下將白峰天斗全身迅速地瀏覽過一遍,而紅渡則是站在白峰天斗的身後,神情緊張,連圍巾都忘了圍上。

「你是昂海的兒子吧?我記得你那時候還只是個菜鳥訓練生呢…五年的時間居然這麼快就過去了……嘖嘖,歲月不饒人啊……。」

理花看著白峰天斗的碧藍色眼珠,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說道。

「原來是理花小姐…好久不見…方才莽撞了,真不好意思。」

白峰天斗連忙將右手放在胸前,紳士地向理花鞠了個躬。

「別在意,受到先前滿月的影響,我的魔狼之力還沒辦法穩定控制……不過…想不到世界白翼聯合會居然會派你回來,名護那小子一看見你肯定很慌張吧?趁這個機會多挫一下他的銳氣,別讓他太自滿了,他前幾天還欺負我們小渡呢!」

理花惡作劇般地對白峰天斗使了個眼色說道,然後又看向站在他身後的紅渡,並朝她揮手,要她過來自己的身邊坐下。

理花姊姊…認識白峰先生?」

紅渡喝了一口溫水後,看著理花問道。

「在這領域中,誰沒聽過昂海他有個優秀的兒子呢?」

理花小姐過譽了……跟美好藍天會紅音也先生相比,我還差得遠呢。」

白峰天斗微笑著走到紅渡的對面,主動拉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而理花一聽到紅音也的名字,趕緊用筷子夾了一口菜放進口中咀嚼,並將視線移到電視上裝作什麼也沒有聽到。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