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二創小說】【Lady Crescent】-83.Return Blood.純血回歸

時野理奈.りな | 2022-06-10 22:12:27 | 巴幣 328 | 人氣 147

連載中Lady Crescent
資料夾簡介
我的第一篇長篇作品。 參考2008年的日本特攝劇「假面騎士KIVA」的世界觀及設定而創作的衍生小說。

悄然將冰封於水晶棺材之中的長谷川真澄安置於湖底之後,紅渡立刻與清水綾一同傳送回歸吸血鬼的王城,為了著手準備即將舉行的加冕儀式,身為主教清水綾是片刻也不得閒,毫無喘息的時間與空間。

王城內的下人們也全數都感覺到紅渡身上的變化,她們發現紅渡比起初來乍到之時,身上那一股人類的氣味變得比最初更加薄弱,幾乎快與純血者無異。再加上紅渡將浮現於手背上的城堡紋章視為她與真澄之間的約定,她並不打算遮掩起來,所以下人們一看見了她,紛紛站到大紅絨毯的兩側,對她行單膝下跪之禮: 

「屬下鄭重恭迎大小姐的回歸。」

一方面是她升變成為了城堡,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她貴為王室的一員,原先已經很謹慎行事的管家與侍女們,此刻更是不敢怠慢。

紅渡見了此狀並沒有太多的喜悅之情,反倒悲從中來,因為自己之所以會升變為城堡,是真澄以性命換來的代價,她如何開心得起來。

她心想,若不是夏樹已經完成交接儀式,正在侍女房中休憩,要是讓她看見這樣狼狽的自己,她又會做何感想?

「免禮,都起身吧…。」

紅渡將雙手手掌攤平,輕微地向上一抬,臉色十分平靜。

如果是從前的她,見到這樣的狀況一定會受寵若驚、花容失色,趕緊躲到一旁的門柱後方不願出面,但不曉得是升變成城堡,還是已經領悟到從今以後必須以純血者活下去的自覺,紅渡已經漸漸能欣然地接受他們突如其來的行禮與服侍。

(只要是敢阻礙我們吸血鬼一族發展的人,就都得死。)

這句由主教說出來的話語,紅渡似乎也從兄長的口中聽說過。

(身為國王的職責是找出對人類有所貢獻之人、以及那些背棄高貴的純血者信條叛族者,施以處決。)

紅渡忍不住戲謔般地笑了,太牙總是柿子挑軟的吃,他自己不是也常常忍不住去幫助人類嗎?真是雙重標準的一個人呢。

但她此時在意的是那位操縱修羅刃的主人。

紅渡真澄的口中雖僅能略知一二,但修羅刃乃為魔界的神兵,也許它的特性類似於自己持有的那一柄魔皇劍,應該不會是一般人能夠持有的武器。

而且具有將真澄這種Checkmate Four等級的高階吸血鬼一擊必殺的壓倒性力量,難道是其他魔族的所作所為嗎?

但是就連以迅捷行動與高超的體能著名、在魔族之中也是聲名遠播的魔狼一族也通通不是真澄的對手而慘遭滅門,那麼到底是誰有這樣的實力呢?

她想知道是什麼理由要讓修羅刃的主人非置真澄於死地不可。

侍女們見到紅渡臉上浮現的哀傷之情雖然感到匪夷所思,卻也不敢對她的內心想法多加任何揣測,只是順從著她的命令站起身子,回到一如往常、正立的姿勢等待下一道命令。

「從今之後,紅渡小姐將代替真澄大人的位置,以城堡的身分輔佐國王陛下,並為了我族的榮光奉獻,再加上她貴重的血統與身分,你們可要好好地服侍她。」

「是,屬下遵命!」

侍女們聽見主教的命令之後,每個人都將腰部彎下90度,奉上最恭敬的鞠躬禮。

「妳們幾個,去找出女性城堡的禮服與戰鬥服來讓紅渡小姐試穿,如果沒有她的尺寸,就用她的身型訂做一套合身的。」

「是!」

侍女們異口同聲地回答道,便各自忙去。

此時清水綾則是輕輕地拍拍紅渡的肩膀,露出一個無害的笑容對她拋出邀請:

「到王座之間去吧,姊妹,現在的妳已經有資格可以進到裡頭了。」

紅渡聽到清水綾的邀請之語後顯然有些驚訝,畢竟她在先前就已經跟登太牙一同進入王座之間,當時登太牙正是以真夜的生命安危做為籌碼來與紅渡「商量」要她成為純血者,為自己效命一事。但清水綾的言語彷彿透露出她對此事絲毫不知情一般,那自己先前受到兄長之命,貿然進入王座之間的事,也就只有她與登太牙兩人知道而已嗎?

不過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總算能透過主教之手揭開那本升變紀錄背後的秘密,知曉安傑羅露希雅這對悲劇雙子的過去、真夜身為女王的輝煌歲月與她成為叛族者流放的這段日子,以及自己之所以被新月之力選上,成為新月之子的原因。

(不要相信太牙美好藍天會…。)

身形較高的褐髮少女跟隨在嬌小的白髮少女身後,沿著柔軟的大紅絨毯前往王座之間的路上,真澄那一句在陷入沉睡前的話語仍然在紅渡的耳邊縈繞不絕,再加上未來也將再見不到,種種悲傷交織之下令她的眼淚再度奪眶而出,順著眼角的弧線滑落頰邊。

那些登太牙對自己的好,讓自己感覺到溫暖的舉動…只是為了得到自己所擁有的新月之鎧魔皇劍…?

…就算是身為新月之子、如今升變為城堡的自己,少女也有絕對自信認為自己將不會成為登太牙的敵人,因為她從來沒有那樣的念頭,但為什麼兄長仍然會有非把力量握於手中不可的想法呢?

難道在吸血鬼一族之中,力量就是一切嗎?失去力量就真的什麼也不是了嗎?

(我必須要變得更加堅強…把真澄哥的部分…一起努力地活下去。)

吸血鬼一族人族之間的這場衝突只是一場開端,今後的情況一定會越來越糟糕,自己也已經無法再回到美好藍天會效命,不過這時候的紅渡仍然相信登太牙的本性,在他的心底某處一定還保留著良知,那怕是已經被黑暗所侵蝕,那也是因為這個殘酷的世界帶給他無盡的苦痛才會導致如此。

少女只是任憑潛意識控制自己的雙腳前進,不一會兒,紅渡清水綾抵達王座之間,那扇刻劃著代表Checkmate Four四大位階的黑檀木門前,原本應該主動開門的清水綾,此時一反常態地向後一步,退到紅渡的身邊,露出不同以往的靜謐微笑,先是望向她左手上的城堡紋章,緊接著說道:

「現在的妳,應該有辦法自己打開這扇門,要不要試試看呢?」

「咦…我…我嗎?」

面對清水綾的提議,紅渡想再三確認自己心底的疑問,她反問清水綾道:

「只要是新生的Checkmate Four都要經過這道考驗嗎?」

「不,不全然,只是妳既是Checkmate Four,又是新月之子,這兩股本應互相衝突的力量,如今同時降臨在妳的身上,這種現象我也是第一次見到。」

「…我還以為妳會怨恨我呢,一個非純血者成為了Checkmate Four…會讓吸血鬼一族蒙羞呢…。」

紅渡臉上的淚痕已乾,彷彿自我解嘲的話語讓身為主教清水綾感到稍微有些尷尬。

的確,回顧吸血鬼一族從創立Checkmate Four制度以來,鮮少有人類與吸血鬼的混血兒成為Checkmate Four的例子,而對鈴木零來說,他雖然是異族之間的混血兒,但本質上仍屬於純正的魔族紅渡的情況無法與之相提並論。

清水綾雖看起來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那其實是貴為主教,做為一族最至高無上的管理者而必須維持的表象,若撇除這身分不看,僅以她私人的情緒來說,紅渡突如其來升變為城堡的事態,其實最令清水綾感到畏懼與不安。

原因在於紅渡原型體,繼承自上一代的新月之子安傑羅,兩者都同樣是以荊棘為外表的「蔓陀蘿草」,但是安傑羅並非Checkmate Four,且戰鬥能力的水平也僅是普通程度,即使在奇巴特一世的幫助下暫時獲得新月之鎧魔皇劍,仍然無法發揮壓倒性的優勢來戰勝僅是身著銀月之鎧應戰的露希雅,才會落得同歸於盡的下場。

紅渡的狀況卻與安傑羅大不相同。

雖然她並非純血者,但是她所擁有的新月之鎧是透過真夜直接授予,魔皇劍更是在她尚年幼時就直接封印在她的體內,不管從哪方面看,比起登太牙真夜似乎更屬意於讓紅渡成為國王

難道這就是所謂愛與親情的力量嗎?

人類的情感比清水綾想像中地更難以理解。

…即使那可能不會為董事會的幹部們所接受,但既然真夜都已經成為叛族者,只要登太牙還沒找回闇月之鎧,那他的地位與寶座是一天比一天愈加岌岌可危。

再加上,城堡之力賦予她「王車易位」的強大天賦,若是她像長谷川真澄那般,有著忍受青火灼身也無所畏懼的強韌精神的話,那即使某天耶夢加得再度暴走,也構不成她的威脅。

經過這場衝突之後,戰死兩位Checkmate Four與無數同胞的吸血鬼一族已元氣大傷,而身為國王登太牙卻遲遲不出面處理,D&P董事會之中的那群前朝老幹部裡,也已經開始出現要逼迫登太牙退位的聲音。

登太牙若繼續對力量執迷不悟而恣意妄為,那下場鐵定是非常難堪的,即使是身為前代王女王之間誕生,至高無上的純血之子,但實際上,因為登太牙流落於人類家庭的童年背景,即使在他回歸、完成登基大典,專注地履行身為吸血鬼之王的義務,董事會之中卻仍然有不少反對的聲浪,是身為主教清水綾排除眾怒與萬難,才讓他爬上今天的位置。

(真夜,妳到底想看到什麼樣的未來?是我們要與人類共存?還是為了自尊與榮耀繼續對抗?)

答案似乎都是前者。

「……。」

掛在大門兩側的鐵製火把之中閃燃著青藍色的燭火,忽明忽滅地照耀在清水綾紅渡兩位少女的臉頰上。

「呼…。」

此時只見紅渡深吸一口氣,然後微微地將左手抬起,用手背上的城堡紋章那面朝向緊閉的深色大門,位於門上左下角的紋章跟著發光,大門也緩緩地向內部推去。

「成功了…。」

清水綾靜靜地凝望著向內敞開的大門、微微上升的黑曜石台階,以及位於台階最上方的王座,她在這裡參與了兩次登基大典,以及以證婚人的身分參加了前代國王與女王婚禮,不管過了多久,一想到那個場面,她的心裡還是會感受到不具名的澎湃。

當時身穿暗夜色禮服的真夜,臉上滿溢著幸福的微笑,不曉得是因為身為多年姊妹的自己擔任了她的證婚人,還是對將來的新婚生活有所期待呢?

但是清水綾的心中卻不希望真夜嫁給登銳牙

她的升變比真夜早了幾年,在成為主教後,她便在王城之中輔佐當時年僅30歲左右,剛登基成為國王登銳牙登銳牙見她有些許姿色,便以「練習」為名要求她侍寢,一次、兩次之後,她便明白登銳牙是個不懂憐香惜玉,一心一意只想著自己快活的自私之人。

那些痛苦的夜晚,她不斷在腦海裡描繪著真夜的身影,祈禱著真夜不要成為女王,由自己一個人承受就好,為了能夠讓登銳牙無後顧之憂,她斷然施展禁忌的魔法讓自己終生不育,斷了生兒育女的夢。

她只想要默默守護真夜一人,其他什麼的都可以拋棄,對她來說都不重要。

「結束了,去整理吧,女王還在裡頭,妳可別打擾她了。」

「遵命。」

真夜登銳牙滿月之日下完成初次的結合儀式,負責善後與整理工作的清水綾登銳牙走遠之後,便進到房間內,她看見真夜披著由紅色絲綢製成的薄被,一語不發地看著窗外的滿月啜泣著,手臂上青一塊、紫一塊,身上也遍布各種傷痕,清水綾看了淨是心痛,但她只能強忍著情緒,裝做什麼也不知道,只是逕自打掃著周邊的環境。

「辛苦您了,真夜大人。」

真白……。」

真夜的聲音聽起來非常虛弱。

「是。」

「我剛剛…感覺自己身處在地獄一般…我的身體被狠狠地撕裂…完全沒有被愛的感覺。」

「您貴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女王,與國王結緣是您的義務,您沒有拒絕的餘地,請好好休養便是。」

「也是…呢。」

真夜無奈的話語刺痛著綾的心,聽到這裡,其實的內心都已經快被撕成無數的碎片了,但是一旦踏上身為主教的道路,她們兩個便注定漸行漸遠,確確實實地愛著真夜,但是在天命的面前,她僅是一隻渺小的螻蟻,除了遵循著一族的律法,盡著主教應盡的義務,她不敢有多餘的心思想這些兒女情長之事。

更何況,這還是在當時被視為嚴重禁忌的同性之愛,當清水綾一明白自己的性傾向時,便已知無法回頭。

看著那些不應該出現在白皙肌膚上的傷痕,她想伸手觸碰,但身體卻如同結冰一般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真夜繼續啜泣著。

(讓女人傷心哭泣的男人啊…盡是不可靠的東西...真是的,怎麼突然就回憶起這件往事了呢…。)

清水綾往擺放著升變紀錄的台階下走去,接著等待著她的是讓她徹底震驚的一幕…。

紅渡的手中握著不知從何時便召喚出來的魔皇劍,並沒有朝著自己的方向走過來,而是自顧自地走上台階上的那張黑曜石王座,然後將魔皇劍奮力往地面一插,轉身並瀟灑地坐在王座之上。

「從今天起,我將代替兄長登太牙…成為新一任的國王!」

驚天動地的話語從少女的口中說出,窗外的夜空中同時打下一道怵目驚心的蒼藍閃電,接著整個王座之間開始落下由無數血紅花瓣所組成的玫瑰花雨。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亞爾斯特
看樣子,凌還是有人類的情感,只是沒那麼強烈
2022-06-10 22:42:33
時野理奈.りな
這我無法否認,只是從以前就一直壓抑著,沒有很明顯地表現出來。
2022-06-11 00:04:43
中二到爆的特攝宅
原來凌對真夜的情感是姊妹以上嗎(嗚喔~)
不過渡居然想直接稱王啊?
2022-06-10 23:11:20
時野理奈.りな
也只有姊妹以上,才會在真夜即使變成叛族者之後,仍然幫她整理環境。
在故事中前期,太牙探訪真夜隱居的小屋時,也曾提到小屋外面的玫瑰園其實是綾為了怕真夜孤單而親手打造的,她對真夜的愛是無所不在。
2022-06-11 00:07:06
時野理奈.りな
至於渡的稱王,是我想要致敬原場面的安排~
2022-06-11 06:22:51
時野理奈.りな
雖說這部份是這樣,但綾對登銳牙的忠誠度還是有目共睹的,她非常盡忠職守,而且能將自我給抹除。
「將真實的自己與情感給抹殺,為了一族犧牲奉獻」這也許就是她之所以能夠成為主教的原因,總而言之,她雖然是反派之中較有反派色彩的人,卻也令人討厭不起來。
2022-06-11 06:33:48
虚ろな光
竟然變國王了嗎 中間的轉變真大(我繼續補)
2022-06-11 12:45:49
時野理奈.りな
半路稱王是有其他企圖的!
2022-06-11 12:59:46
七夜墨
雖然我沒有看劇情 但在努力學習看別人的寫作方式XD
2022-06-11 12:55:50
時野理奈.りな
希望你能夠從我的作品之中找到靈感!
2022-06-11 12:59:00
七夜墨
靈感我是覺得沒有問題 就是寫作方式不是很優 需要向他人學習 感謝你願意讓我研究:D
2022-06-11 13:01:1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